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富士康小說網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靈鯉都市行-第2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唬住了。

他說:“李將軍好,我叫張廿,是洛神府第七百九十八代傳人,受陸文東所托前來幫您的孫女看病。”

洛神府?還第七百九十八代傳人?這小子直呼陸文東?

李啟之把即將脫口而出的國罵咽回了肚子,決定先看看再說。

張廿一出手就震住了在場所有人。

他站在李青的病床前,雙手平伸,十指微動,就見一道道肉眼可見的白光從他的手掌中朝李青的身體擴散開來,不過十幾秒的時間,李青整個人都被包裹在了白光中。

那一絲絲的白光并不是固定住的,有一些飄散開的沾到了旁邊人的身上,那人便會感覺到一陣由骨子里發出的輕松感,感覺就像整個人輕了十斤一樣,李啟之因為年紀大感覺更甚,幾乎是接觸到白光的瞬間,他就清晰的感覺到身上有些地方的變化。

身處白光中心的李青用神念把這個叫張廿的給來來回回掃了個遍,最后得出他跟黃麟是一伙的的結論,而他所用的能力,和一種名為“萬木回春”的靈法有異曲同工之妙,說生死人肉白骨有些夸張,但是救回只剩一口氣的人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在這之后,張廿全程跟蹤了李青的治病過程,當然,因為本來就什么病都沒有,李青兩天就出院了,兩人的相識也就僅僅限于那兩天而已

正文 第十七章 廢墟

其實李青對張廿的能力特質非常感興趣。

在以前的有靈界,大家都有一個共識:水是萬物之源,它能滋養萬物生生不息,更有水之精華“原水”,僅一滴就能達到白骨生肌的功效,幾乎所有的水族在靈法一道上都朝著可以使用類似“萬木回春”的大招的方向努力著,所以,當張廿使用能力的時候,李青恨不得把他給拆開了來研究,但無奈當時在病房的人太多,只好作罷。

這一次又在這里相遇……李青在心里笑開了花:總會有機會慢慢研究你的,不弄出個所以然來決不罷休!

張廿出現的時候,絮狀物的密度已經明顯有所下降,而且速度非常快,看樣子再有個幾分鐘就會完全消失,李青悄悄打開靈物口袋朝里瞄了一眼,隨即被里面一堆亮晶晶的靈晶晃花了眼,趕緊把口袋關上,沖阿凱和張廿笑了笑:“我忙完了,我們出發吧。”

沒等兩人回答,李青指了指倒在一邊的趙嘉靈,笑嘻嘻的又說了一句:“誰來背她一下?”

等四人走出山里,看到洪川縣城的邊緣時,時間已經接近正午十二點了。

這條小路的出山口連接著一塊挺寬闊的農田,此時聚集了不少從縣城中跑出來的居民,除了小孩子還有精力東跑西跑之外,大人們大多滿面愁容,還有不少人躲在沒什么人的角落嗚嗚哭得傷心,看的李青心里一沉,不由想起了昨晚那個村子。

大多數看到四個人的人都會投來探究的目光。

這四個怎么看怎么都像大學生的兩男兩女從山里走出來,一個女生明顯是昏過去了,被一個男生背著,另一個女生倒還比較正常,只是一看就不像個南方姑娘。最奇怪的,就是那個懷里抱著一只小白兔的男生,高高瘦瘦的看著也不像不正常,但是那一臉弱受的微笑配著那兩個淺淺的酒窩,再加上懷里那只兔子……兔爺吧這是?

興許是被類似的目光看得習慣了,張廿一眼就看出來這些大叔大媽們在想什么,頓時嘴角的微笑一斂,大大的眼睛也瞇了起來,臉的角度往上微微抬了抬,不過兩秒,渾身的弱受氣質頓時蕩然無存,連帶著那只小白兔這個時候看上去也沒那么可愛了。

被唬住的大叔大媽們看到張廿這個樣子還以為剛才只是眼花,又看了幾眼之后收回了目光。他們現在可沒有多余的閑心去關心陌生人,如果再沒有救援隊,一個縣城的人吃住都會成問題,縣醫院那岌岌可危的大樓里能被搬出來的醫療器械已經被搬得差不多了,全部放在一個廣場上,小小的廣場上擠滿了活人死人,哭天搶地的人不在少數,從地震到現在一直沒停歇過的醫生護士連走路都在飄還依然堅持在救死扶傷的崗位上。

一路上,阿凱還有李青看到這些景象連話都說不出來,李青更是幾次紅了眼眶,但又強行忍住了沒有掉眼淚。

她很慶幸剛才沒有喚醒趙嘉靈,如果這個時候被她看到這些,說不定會直接哭昏過去——她一直是個情感非常豐富的女孩,以前兩人一起練鋼琴的時候,老師就發現了這一點,夸獎李青是“彈的非常好”,夸她就是“彈的很有感情”,這一點是李青不管在人類社會生活多久都沒法學會的。

進入縣城后,李青差一點沒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緒。

以前安穩生活的時候,她從來沒有想過一個城市可以亂成這個樣子,到處都是垮得只剩下一面斷墻的房子,許許多多雙目無神的人在廢墟中用已經鮮血淋漓的雙手不停地刨著,也不知道下面是埋著他們的親人還是愛人,偶爾見到一只灰撲撲的狗,也是用小爪子在磚瓦間不停地扒拉,邊扒拉邊發出“嗚嗚嗚”像哭一樣的聲音。

一個五六十歲的老大媽跪坐在一間垮掉的商鋪外,神色木然,嘴里不停的用聽不懂的方言說著什么,一邊說,一邊用雙手在眼前比劃,就像眼前站著一個人一樣。李青眼尖的看見大媽腳邊放著一個玻璃已經碎掉的鏡框,但里面的照片還保存得很完整,照片上,一家三口還有這位大媽一起一共四個人,坐在一個非常整潔的店面前笑得非常開心,店門上寫著“興旺副食”的招牌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興旺副食”的招牌還在,但是已經被撕碎成了幾片散落在距離大媽幾米外的地方,里面的日光燈管斷成了幾節,斷裂處沖著天空,發出慘白的光,看得人從心底里冒出一股寒意。

李青瞇著眼往天空看去。

明明是正午,懼怕陽光的神魂不該出現的時候,天空中卻飄著不計其數的代表著神魂的光點,它們總是在一個地方盤旋著,不肯離去,有一些還圍繞著廢墟間的人們上下飄飛,想來是舍不得這個世界還有他們的親人吧,就連那位大媽身邊,也漂浮著兩顆小小的神魂,它們一會兒在大媽身邊轉幾圈,一會兒又在商鋪廢墟的某個角落轉幾圈,像是有什么話……等等!

李青把神念朝那兩個神魂一直流連的商鋪角落探去。

照片上明明是一家三口,可是這代表死者的神魂卻只有兩個,那么,很有可能廢墟下還埋著一個活人!一定是那兩個神魂想救人,卻苦于無法和活人溝通,才遲遲不肯消散吧。

果然!李青的神念探查到了一個非常微弱的生命體,就在那個角落里!

一把抓住還在朝前走的阿凱和張廿,李青朝兩人指了指那個角落:“那里還有活人,趕緊幫忙挖出來,再晚點說不定就沒救了!”

阿凱愣了愣,看向張廿。

張廿則微微皺了皺眉:“我們沒有那么多時間……”

李青看了他一眼,連話都沒聽他說完,就轉身朝那堆磚瓦走去,用行動表示自己的堅決。

阿凱的視線在張廿和李青身上轉了幾個來回,然后背著趙嘉靈跟了上去。

張廿見狀,無奈的嘆了口氣,抱著兔子默默的跟在三人后面,做好了隨時搶救人的準備。

把趙嘉靈靠放在一根柱子邊,阿凱挽起袖子就開始清理那一堆瓦礫,李青則是邊清理邊用神念不停地查探廢墟的結構,保證他們不會因為不小心動了不該動的部分導致二次垮塌把本來還活著的人給壓死在下面,那他們就白忙活了。

那位疑似失心瘋的大媽很快就注意到了那三個在家里廢墟上刨磚頭的大學生,連自言自語都忘了,呆呆的看著他們,原本死灰一片的眼睛亮起了一點點光芒。

正文 第十八章 神跡

因為是街邊商鋪,所以樓并不高,也就兩三層,倒塌下來的磚瓦看上去很容易清理,但是實際動起手來,李青才發現不是那么容易的。

清理磚瓦的時候如果一味的用蠻力,不僅會很快消耗體力,還會一不小心傷到手,之前看到的那些雙手鮮血淋漓的人們大多是這樣受傷的。李青三人分工合作,很快就挖出來一整面墻,下面墊著一根鋼筋水泥的橫梁,根據神念探測到的情況,橫梁下方的一堆雜物中,就埋著那位幸存者。

李青試圖從縫隙中看里面的情況,但只是在做無用功,又試著朝下面喊話,喊了好一會兒也沒人回應,推測是昏迷過去了。

大媽顫顫巍巍的從地上爬起來,走到三人身邊,拉住李青的手,用布滿血絲的眼睛望著她,問:“我兒子兒媳還有孫子,都在這下面吶,你們是來找他們的嗎?”

大媽那帶著濃重地方口音的普通話讓李青分辨了一會才明白她說的內容,然后拍了拍她的手回答她:“是的,大娘放心,會有好消息的,我們會盡力救人出來。”

大媽一聽這話,已經哭腫的眼睛里又泛起了淚光,忙不迭的點頭,松開了拉著李青的手,在一旁幫忙揀點磚頭什么的,雖然沒幫上什么忙,但看的李青三人心疼不已。

現在的問題就是這一整面墻和那一根橫梁該怎么搬的問題了。

他們三個人是肯定沒有能力把這一整面墻給抬起來的,但如果只是從側面掀開,就會壓到那根橫梁,橫梁一動,橫梁下面的人絕對會被旁邊的一堆垮下去的磚瓦壓到,到時候就沒救了。

墻面、橫梁、碎磚瓦這三者正好在這間店鋪的這個位置形成了一個狹小的穩定空間,而那位幸存者就在這個小小的空間里,一息尚存。

李青皺著眉仔細的在腦海中模擬各種方案,但又被一一推翻,二十分鐘過去了,一點進展也沒有。

張廿把一塊大的水泥塊人到了幾米開外的地方,然后拍了拍手上的灰,盯著那根就在他腳旁的橫梁,小聲的嘀咕:“如果杜九在就好了,他一個人就能掀翻整座大樓呢。”

阿凱看了張廿一眼,贊同的點了點頭。

他們十多個兄弟里面排名第九姓杜的那個家伙天生神力,小學的時候為了救同學一把推開了朝他同學撞過去的大卡車,把他的同學給嚇昏過去了,大卡車司機以為見了鬼,跳車逃命,結果摔斷了腿……如果當時不是老大的那位管家正好看到,杜九說不定已經被人當做異類給處理了,他們現在遇到的這個問題在杜九看來就是揮揮手的事,可惜人這一次沒有跟著老大出來,他們也只能想想。

看了一眼張廿,李青咂巴咂巴嘴,翻了個白眼。

力氣大又怎樣,這可不是光靠力氣大就能解決的問題,下邊埋著人呢,又不是讓你當推土機。

又想了一會兒,李青發現除了把那面墻給抬起來之外別無他法,于是她推了推在旁邊晃晃悠悠撿磚頭的大媽,跟她講:“大娘,能去找幾個力氣大的人來幫忙嗎,我們三個沒有辦法把這個抬起來,會壓到下面的東西的。”

大娘抹了抹眼淚,點點頭朝旁邊去了。

感覺到廢墟下面的生命越來越微弱,李青問張廿:“你能不能隔著東西治療人?下面的人快不行了,我怕他堅持不到我們把他救出來。”

張廿盯著李青指的地方看了一會兒,面露難色:“我沒試過,之前都是直接對需要治療的對象施展能力的,還沒有嘗試過隔著墻,因為看不到人,我不知道該往哪放能力。”

“就這里。”李青撿起一根木棍在一個地方畫了個圈,“這里往下,大概一米半的位置,能不能試一次?”

估摸了一下李青說的位置,張廿點點頭:“我試試吧,也許可行。”

阿凱負責望風,不能讓普通人看到這太過超現實的一幕,不然會引起不必要的混亂,李青則用神念時時關注著廢墟下的情況,生怕出了意外。

一絲絲微光慢慢的從張廿的手心滲透進廢墟中,他小心翼翼的把握著一米半的范圍,第一次在看不到對象的情況下施展能力,不過幾秒,額頭上就沁出了絲絲汗跡。

當那幾縷光芒深入廢墟下,李青清晰地感覺到了地下那位幸存者生命力的增強,雖然不太明顯,但確實有效,讓她大舒了一口氣。

涉及到自家親人的生命,大媽找人來的速度很快,幾分鐘的時間就拉了七八個人來,每個人都是灰頭土臉的,看樣子都和廢墟做過斗爭。

阿凱踢了張廿一腳:“人來了。”

張廿急忙收手,站起身來。

李青也站了起來,朝張廿在大媽等人看不到的位置比了個ok的手勢,笑了笑,示意他起到了作用。

張廿這才松了一口氣。

讓三人沒有想到的是,大媽帶來的人不是立即幫忙,而是第一時間質疑三個人的身份,當然還有靠在一旁懷里抱個兔子昏迷的趙嘉靈。在他們看來,這四個學生模樣的人實在太可疑,又不是縣城里的人,不會是為了好玩來湊而鬧的吧?

沒有料到大家居然會是這樣的想法,李青愣了一下。

反應最快的,是幾個人中年紀最大的張廿,他幾步走到大媽身邊,對著這些人解釋道:“我們都是南山大學地質學院的學生,本來是來這里做作業的,沒想到碰上了地震,剛才經過這里,我們的儀器對這里起了反應,我們覺得下面可能會有活著的人,才來幫忙的。”

說完,張廿回頭示意李青拿學生證出來當證明。

李青嘴角一抽,她到哪里去找南山大學地質學院的學生證?但是她沒有表現出來,而是走到趙嘉靈身旁,在書包里翻找,不一會兒,她就拿著四張學生證出來了,遞到為首的一個大叔眼前。

學生證的封面上清晰地寫著南山大學的字樣,還有校徽,翻開看,里面分別是四人的照片和學生信息,按照學生證上所述,他們確實都是南山大學地質學院2005級的學生。

南山大學的名頭是非常唬人的,大叔一臉信服地把學生證還給李青,朝身后一揮手:“走!給高材生們幫忙去!”

這一幕看呆了阿凱和張廿兩人。

在他們眼里,李青從包里拿了四張卡出來,有銀行卡、食堂飯卡還有兩張是飾品店的打折卡,遞給大叔看了一眼之后,大叔就稱呼他們為“南山大學的高材生”了。

這簡直是神跡!

正文 第十九章 生還者

雖然有人幫忙,但是把那一整面墻給抬起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幾個人圍著那面墻討論了半天,還嘗試著搬過一次,但是最終以失敗告終,還非常危險的讓那根橫梁往下壓了幾厘米,嚇得李青急忙喊停。

在大家著急的想著辦法的時候,余震再次來臨,轟隆隆的聲音伴隨著一陣搖晃讓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一不小心把可能生還的那位幸存者的生命給奪走了。

李青不停地用神念分析著每一個角落的結構,這可難壞了身為文科生的她,每一個地方的變化都需要不停地進行預想,好半天也沒算出個所以然來。

剛才那一下余震把趙嘉靈從昏迷中給晃醒了,當她迷迷糊糊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懷里多了一只兔子,很乖巧的一動不動,抱在懷里非常暖和,但當她把視線轉向正前方的時候,被眼前的景象給弄懵了。

大片大片的廢墟中立著幾個危樓,零星的人影在廢墟中游走,像極了喪尸大片中的場景。

我這是在哪?穿越了?

抱著兔子,趙嘉靈有點神魂出竅的感覺,完全不知道現在是個什么狀況。

突然,她身后傳來一個陌生男生的聲音:“李青,不然我們從這邊開始用力吧?這邊沒有壓到那根橫梁,從這邊抬的話應該對下面的壓力會少一點。”

李青?

趙嘉靈回頭,就發現自己靠著的是一家店鋪殘余一半的門柱,而李青和阿凱則和一群人一起在這家已經倒塌的店鋪廢墟上圍成一個圈到處指指點點,看樣子是想抬起那個看上去非常重的墻。

等了一會兒,趙嘉靈發現沒有人注意到自己這邊,只好出聲喊道:“青青!”

李青正在用神念對一個斷成兩半卡在橫梁下方的預制板進行分析,被趙嘉靈這么一喊,猛然一驚!

怎么趙嘉靈這會兒就醒了?她之前下手挺重的,還以為沒個半天人醒不了才把她放在那里沒有管,她要是這會說點什么說漏嘴了,剛才的努力都白費了!

于是李青三大步從廢墟上跨到趙嘉靈身邊,小聲的對她說著什么。

“什么?!這里就是洪川?!!!”不知道聽到了什么,趙嘉靈的語調突然拔高,把還在那里嘗試著抬起橫梁的大叔給嚇了一跳。

趙嘉靈此時已經沒有什么精力再去聽李青接下來說的內容了,呆呆的看著這推土機過境般的縣城,兩行眼淚刷的一下就流了下來。

縣城已經是這樣了,那么爸爸媽媽在的基地會好到哪去?

見到趙嘉靈的樣子,李青當機立斷又是一個手刀!

扶著趙嘉靈靠好,李青沖聽到聲音走過來的張廿擺了擺手:“等她再睡會兒吧,到了地方再喊她起來。”

趙嘉靈醒來對于在場的眾人只是一個小小的插曲,除了李青,基本上沒有人對她投入多余的關注,而此時,那面墻的著力點終于被確定下來了,包括阿凱和張廿在內的七個男人圍著那面墻分別站在了七個不同的位置,隨時做好了用力的準備,李青還有兩個女性居民則負責穩住那根橫梁,一群人在自己的位置上都做好了準備。

“一…二……三!嘿喲——!”

“哐——!”

那面墻終于被扔到了一邊,而橫梁的位置只是稍微挪動了一點點,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氣。

因為倒塌得過于劇烈,這跟橫梁四分之一的位置被砸彎了埋了一部分在磚瓦雜物間,搬開它的難度只比搬開那面墻的難度少一點,只因為需要用到的人沒有那么多,不過好在剛才李青就已經把這里的結構狀況摸得一清二楚,只要操作順利,下一步就是把人給挖出來了。

指揮三個人抬住橫梁沒被壓到的那一頭,李青全神貫注的注意著廢墟的動向。

“一…二……三,抬!”

“嘩啦——!”

橫梁也被正確清除。

“趕緊來清理!人就在下面!”李青說著,就上前去抬那塊被壓成兩半的預制板,其他的人也都沖了上來幫忙清理雜物,清著清著,副食店的大媽突然就不動了,頓了三秒之后撲在剛挖開的一個口子上就嚎啕大哭:“我滴兒啊——!”

在場眾人見狀連忙把她給拉開,然后在她撲到的地方看到了半個露出來的手臂,已經僵硬冰涼了,看衣服,確實是個男人。

大叔看了李青三人一眼,像是想說什么,但是看到他們沒有停下來的手,嘆口氣什么也沒說,也繼續清理著雜物。

沒過一會兒,大媽的兒子的背部就基本上都露了出來,可以看出,他是呈跪趴的姿勢死在這廢墟下的。

朝著男人被埋的地方喊了幾句話沒有回答后,有幾位來幫忙的人已經打算停手了,他們覺得,再挖下去也不會有結果,還不如留著精力等到救援隊來了再去救活人。

但是李青堅持下面肯定有幸存者,大媽又在那里跪著給他們磕頭,求他們一定要幫幫忙救人,他們這才不情不愿的繼續清理工作。

果然,沒過多久,大家又有了新發現。

在男人身下,露出了一抹亮色,像是他老婆的裙子。

看來這個男人在生死一瞬間把自己的老婆給護在了身下。

猜到這一點的人們全部都沉默了,一聲不吭的把好不容易挖出來的男人給抬到了一邊,大媽撲在兒子身上哭得差點昏死過去,李青趕緊讓張廿隨時注意她的動靜,小心她出意外。

然而,男人老婆的身體也僵硬了。

但是大家都沒有停下手里的動作,讓他們有理由繼續清理的原因就是,這個女人的姿勢,也是背部朝上跪趴著的。

有了男人的例子,他們很容易就猜到,女人身下可能就是他們的孩子,照這個情況看來,這些大學生說的幸存者,多半就是那個現在還沒有影子的小孩子了。孩子總是能更容易激發起人們的保護欲,所以當大家想通了這一點,根本不用人提醒,就不約而同的加快了手里的動作,希望可以從這一點希望中看到結果。

但讓所有人都失望的是,女人身下趴著的,是一張木質的矮桌。

李青沒有管其他人是怎么想的,把挖出來的女人往旁邊一推,使出了吃奶得勁扳著矮桌的一邊往上一抬!

“啊!真的有活人!”有人驚叫著沖了過來。

李青癱坐在一旁,看到被眾人抬出來的那個小小的身影,終于松了一口氣。

正文 第二十章 陳刀的刀

李青等人完全不會想到,他們進入洪川縣城后的一舉一動都在幾個人的眼皮子底下。

還是那棟人去樓空的銀行大樓,一間沒人的空曠辦公室里,四個人正目不轉睛的盯著半空中飄著的那個全息影像看得津津有味。

如此高科技的全息影像本應該只在科幻電影中出現,如今就這么清晰地展現在這里,估計會讓那些研究者們吐血吧?但仔細看看,這個個房間里沒有一臺像是播放這個影像的工具,房間里除了這四個人之外就只有散落一地的紙張,以及東倒西歪的桌椅。

當看到李青把木桌掀開,一群人七手八腳的把小男孩給抬出來時,黃麟感動的淚流滿面,一邊抹眼淚一邊說:“知音真的是個大好人,果然是我的知音啊,行善積德,感天動地!”說著,回頭看了看在場的其他三個人,想要得到他們的贊同。

吳非注意到了轉過頭來的黃麟,敷衍的給了他一個贊同的表情然后就又把注意力放在了影像上。

坐在最角落,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真人游戏名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