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富士康小說網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靈鯉都市行-第2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哪都行,所以李青隨手一揮那一團泥水就不知道飛哪去了。

李青剛才使用的是一個名為醴泉術的靈法,它的靈訣并不難,但因為需要溝通地下水脈,所以實際操作比較繁瑣,好在錦川向來以山水秀麗聞名,地下水脈十分豐富,因此當她捏起醴泉訣的時候很容易就做到了與水脈的溝通。

看著被清理的干干凈凈露出土地的地面,黃麟嘖嘖了半天,陳刀則默默地把自己背的那一份宿營工具給放在了地上開始整理。

即使有一個昏迷的人,三個人的效率也還是很高,不到二十分鐘,宿營地就搭建好了,把趙嘉靈弄進帳篷里躺著,李青和黃麟陳刀二人坐在外面看星星吃宵夜,如果忽略掉時不時的余震,那就完美了。

決定睡覺之后,陳刀一溜煙就鉆進了帳篷,黃麟也跟在后面準備進去,當他正準備從里面把帳篷的拉鏈拉上的時候,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把腦袋伸出來叫住了正要進帳篷的李青。

“知音。”

李青轉身看著他從帳篷里露出來的一個腦袋:“怎么?”

“你這個同學是不是對你有能力的事一點都不知道?剛才她嚇得不輕啊。”之前那個女高音其實也把他給嚇了一跳。

“嗯。”

“可是我覺得你還是給她講講比較好。”

“為什么?”

“不知道,我只是有這個感覺,讓她了解一些我們這個世界的事,對你對她,都有好處。”

“……我會考慮的。”

聽到李青沒有拒絕自己的提議,黃麟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呲著牙說了句:“知音晚安!”然后就那腦袋縮回去拉上了帳篷的拉鏈。

李青則蹲在帳篷前發了一會兒呆,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想剛才黃麟說的事,等到他們帳篷里的燈都熄了,她才嘆了口氣鉆進自己的帳篷,一進帳篷,就被兩顆湊得非常近盯著她的漆黑的眼珠子給嚇了一跳。

“靈靈?!你什么時候醒的,嚇我一跳!”李青拍拍胸口,像是真的被嚇到了的樣子。

趙嘉靈是什么時候醒的?剛才黃麟的話是不是被她聽到了?李青仔細地分析著她的表情,想要從中尋找出蛛絲馬跡。

或許是光線太暗的原因,趙嘉靈此時的表情就像被蒙在了一層紗里一樣看不真切,臉部的線條都有些模糊,一雙眼睛就像兩顆陳年的黑色珍珠,雖有光澤,卻無神采,李青無法從她的表情中得到哪怕一絲的訊息。

趙嘉靈沒有回答,只是盯著李青看,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李青又小聲叫了她一次,還伸手在她眼前揮了揮。

“靈靈?”

趙嘉靈眨了眨眼睛,依舊沒有什么面部變化,動作非常迅速的躺回了原位,閉上眼睛。

“很晚了,趕緊睡吧,明天天亮就得起床趕路呢。”

李青愣了愣,默默地關燈睡覺。

躺在趙嘉靈旁邊,盯著帳篷頂,李青皺了皺眉。

剛才和黃麟的對話,她好像真的聽到了……嘖,這下可麻煩了。

正文 第二十四章 趙嘉靈的回憶

躺著的李青毫無睡意。

原本她就不需要像普通人類一樣每天保證7個小時的睡眠,憑她有靈體的體質,一年不睡覺都沒有問題,但是自從她進入李家開始扮演李青這一人類角色之后,她已經習慣了人類的生活方式,每天睡上一覺似乎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但是今天不同。

睡前黃麟的一番話讓本來就對趙嘉靈心存愧疚的她終于開始正視這個問題了。

趙嘉靈還小的時候,她可以欺負她年幼不懂事,偶爾露一手也不會有什么麻煩,等她漸漸長大,李青就再也不敢當著趙嘉靈的面表現出非凡之處了,每一次都會盡量避開她,實在不行就像之前一樣把她給弄昏,或者事后消除記憶,但這畢竟不是長久地解決辦法,趙嘉靈已經成年,加上她本來就非常聰明,各方面的能力都已經有了跨越式的進步,想瞞,已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其實在趙嘉靈還小的時候,李青曾經想過與她分享這獨一無二的秘密,她其實很想有一個人能夠理解她所身處的環境,卻又怕趙嘉靈一不小心給說出去,于是就想等著她再大一點了再告訴她,這么一拖,就拖到了兩人分別,想告訴她也沒了機會,后來又遇到了黃麟等人,她就把這回事給拋到了九霄云外。

現在趙嘉靈已經完全有了獨立意識,如今的時機也非常成熟,那么,該不該把她帶入這個與普通人世界完全不同的世界呢?

李青很矛盾。

時間很快過去了兩個小時,夜深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地震的原因,本該有蟲鳴的山里此刻異常寂靜,躺在帳篷里,李青越想越煩躁,想睡也睡不著,憋了一肚子想說的話,最終也只能化成一口嘆息,在安靜的夜晚顯得非常刺耳。

突然,躺得好好的趙嘉靈一個翻身,伸手抱住了李青,然后又不動了。

本來有些煩躁的李青瞬間僵硬了身體。

趙嘉靈是醒了還是只是翻個身?李青瞪著眼睛動也不敢動,好幾分鐘過去了,才終于吐了口氣,確定她只是睡著了翻個身而已。

可就在這時,一個聲音低低的在她耳邊響起。

“青青……”

聽到這個聲音,李青瞬間全身汗毛都豎起來了,沒敢出聲。

“那一次我掉到湖里,救起我的,真的是你嗎?”

李青還是沒說話。

趙嘉靈似乎也沒想得到她的回應,只自顧自的說著,就像是在說夢話一樣,但是李青知道,她絕對是清醒的。

“被救起來的時候,我真的以為是湖里的魚仙,但是那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我夢見,我掉進湖里的時候,你也跳了下來,我越沉越深,你想抓住我,但是怎么抓也抓不到,反而離我越來越遠。我當時不知道為什么,居然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在做夢,所以也不著急,就算快沉到湖底了也沒有覺得難受,然后我就看到了一道刺眼的青綠色的光芒,你變成了那條魚仙,速度飛快的潛下來托住我,然后把我救到水面上,露出水面的那一剎那,我就醒了。然后我就想啊,我一定是白天的時候被嚇壞了,希望你來救我才會做這種夢,所以也沒有敢跟你講,一直一直藏在心里。”

夢?李青默然。

靈力與天地玄能會互相影響,白天的時候她在趙嘉靈身邊運用了靈力,晚上受到天地玄能的影響,趙嘉靈做到和真實事件相關的夢是非常有可能的。

李青盯著帳篷頂,幻想如果那一次趙嘉靈把夢的內容給她講了,她會不會把事情的經過如實的告訴她呢?

答案是可能。

如果那天趙嘉靈真的講了她做的夢,李青絕對會趁熱打鐵的把事實確定下來,然后再潛移默化的改變趙嘉靈的世界觀,一步步把她帶入一個對普通人來講非常不可思議的世界。

但是,過去已經是事實,現在再怎么假設也沒用,改變不了發生過的一切。

在李青胡思亂想的時候,趙嘉靈的講述還在繼續。

“青青還記不記得那一次學校郊游?初一那次。”

一提初一,李青立馬就知道趙嘉靈說的是哪一次了。

那會剛上初中不久,老師為了讓同學們盡快相互熟悉策劃了一次秋游,一個班的學生由老師帶隊,上山去一個大型的菊花花圃欣賞菊花。

但是由于那一年的秋天比往常要冷的原因,原本那個時間應該開得正艷的菊花都快開敗了,大部分的菊花都是蔫蔫的,看的趙嘉靈悶悶不樂,從進了花圃后就沒說過話,李青為了讓她打起精神,把她拖到一個角落指給她看一朵花瓣都萎縮了的菊花。

“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和它一模一樣。”

趙嘉靈盯著那朵花,一言不發,癟著嘴像是要哭了。

李青趕忙把下面的話說完:“你要是打起精神來,笑一笑,我就給你變個魔術,讓它也和你一樣打起精神怎么樣?”

趙嘉靈瞪著大眼睛問她:“真的嗎?”

“真的!”

馬上,趙嘉靈就努力揚起嘴角,扯了一個難看的笑出來。

“這樣行嗎?”

“行!你閉上眼睛,數三秒再睜開。”

“一……二……三——!”

當趙嘉靈再睜開眼睛的時候,剛才還蔫蔫的菊花瞬間變成了盛開的樣子,花朵沖著她的方向,就像是在對她笑一樣。

“哇——!”趙嘉靈立即變得開心了,圍著那朵花又蹦又跳。

腦海中瞬間劃過那天的情景,再聯想到剛才趙嘉靈的話,李青有些疑惑:這一天里,難道也發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

于是她等著趙嘉靈接下來的內容。

“那一天我是真的很開心,因為我覺得我看到了奇跡。所以當我們要離開的時候,我決定去把那朵花偷偷摘下來帶回家,怕你說我不愛護花草,所以給你講我去上廁所了,然后偷偷跑到了那朵花的位置。”頓了頓,趙嘉靈的聲音變得更加低沉了,“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李青暗暗嘆了口氣。

她能看到什么?無非是一朵枯敗了的花。

因為只是為了讓那朵花綻放一下,所以李青沒有用靈氣補充的方式讓它恢復元氣,而是只用了一絲絲靈氣刺激了它所擁有的全部生機一次爆發,然后造出了曇花一現的效果。她沒有想到,趙嘉靈會在即將離開的時候折返去摘花,那個時候的那朵花,想必連葉子都已經枯黃了吧?不知道看到它的時候,趙嘉靈是什么反應?

李青閉上眼睛,等著趙嘉靈的下文。

正文 第二十五章 露一手

“青青……這樣的事,這么多年,發生過好多好多呢……”

出乎意料的,趙嘉靈沒有說那一天看到的景象,而是換了一個話題,聲音依舊低低的,如果不是在李青的耳邊,她也許根本就聽不到。

“所以我一知道錦川地震的消息,第一個就想到了你,覺得你一定,一定會有辦法的……果然……連救援隊都沒有辦法進來的洪川,我們居然可以先到……青青,你不想說沒關系,我已經裝傻了那么多年,再裝一輩子也是可以的。”

聽到趙嘉靈的這番話,李青心頭一熱!想要坦白的話差一點就要脫口而出了,卻又硬生生的忍住,伸手拍了拍趙嘉靈搭在自己身上的右手,只說了一句:“很晚了,明天還要起早趕路呢,睡吧。”

趙嘉靈沒有回答,保持著抱著李青的姿勢一動不動,似乎是已經睡著了,但李青的神念分明看到,她緊閉的雙眼微微濕潤,不一會兒就流下了兩道淚水,浸入了枕頭。

知道趙嘉靈誤會了自己的意思,李青也沒有解釋。她并不打算一直瞞下去,這一次的旅程不知道還有多久,她隨時都有可能顯露出不凡,不可能次次都能避過趙嘉靈,因此她打算順其自然的發展,不要一下子全盤托出,而是一點點的把那一個世界的東西展現給趙嘉靈看。今晚也確實不是說話的好時候,所以一切得等到天亮了再說。

第二天一早,大概五點半的時候,李青翻身坐起,推了推一個晚上沒有換過姿勢睡覺的趙嘉靈。

“靈靈,該起床了。”

趙嘉靈慢慢地睜開眼睛,明顯睡意不足的看了一眼李青,眼神中盡是迷茫,但很快,她就清醒了過來,像是想起了什么般迅速移開視線,然后從地上爬起來使勁揉臉,想要盡快擺脫睡意。

已經在心里打定主意真實面對她的李青看到這一切覺得這一幕實在太好笑了,畢竟是自己從小看著長大的,有的時候李青看著她就像看自己的女兒,趙嘉靈的一舉一動都覺得可愛,當然,這樣的想法絕對不能讓她知道,不然她非炸毛不可。

等收拾好出帳篷,兩人發現,另外那個帳篷的兩人也恰好把頭探出來。

黃麟看了一眼李青身后的趙嘉靈,拎起一個水壺說:“我去找找看附近有沒有山泉,好洗臉刷牙。”

李青揮揮手:“不用,這件事交給我。”然后蹲下身,左手支地。

看到這個眼熟的動作,黃麟瞬間明白了李青的意思,看一眼似乎還是一無所知的趙嘉靈,用眼神詢問李青到底怎么回事。

李青微微搖頭,示意他不用管。

黃麟默默的走到一邊,靜觀其變。

當看到李青莫名其妙的蹲下的時候,站在她身后被堵在帳篷門口的趙嘉靈瞪著眼睛盯著她,不知道她是要準備做什么。

李青右手五指微動,醴泉訣逐漸成形。

“噗。”

一個挺輕的聲音從兩米外傳來,趙嘉靈把目光移向聲音來源處,只見小小的營地邊緣突然出現了一個泉眼,一股手腕粗的清泉從地下噴出,黃麟不知何時把刷牙杯端在手里朝那個突然出現的泉眼走了過去。

“真方便,我先刷牙啦。”

李青保持姿勢大概十秒左右,確定那個泉眼短時間內不會消失才松開支在地上的手,回頭看一眼有些呆傻的趙嘉靈,拉了拉她的衣角:“傻了?還不趕緊抓緊時間洗漱,我們還要趕路呢。”

低頭看看還蹲著的李青,趙嘉靈的腦袋有些轉不過彎,呆愣愣的轉身從包里翻出牙刷牙膏朝那個不斷噴水的泉眼走過去,短短兩米的距離,她居然都走出了同手同腳。

早飯是黃麟兩人帶的罐裝八寶粥,四人三口兩口吃完,飛快的收拾好東西,準備出發。

走之前,趙嘉靈還回頭盯著那個已經沒有再噴水的泉眼看了好久,不知道在想什么。

走在路上,李青挑著眉不停的注意走在她斜后方的趙嘉靈。

嘖,居然忍到現在都還沒開口問,是不是被嚇傻了?

其實李青猜得很對,趙嘉靈是有點被嚇著了。

她有點沒搞明白,昨天晚上的時候,李青的意思分明是不打算讓她接觸那個似乎與普通的生活不太一樣的世界,被拒之門外后,她已經做好了裝傻一輩子的打算,還很傷心的哭了好一會兒。

可是剛才那是怎么回事?

剛才那個,分明是她一直想要探索確認,卻一直被李青藏得很好的能力。

為什么會當著她的面展示出來?李青這是在炫耀,還是在試探,又或者是明知道自己已經知道些什么于是索性不躲了?

趙嘉靈的思維有些混亂,連要趕路的事都忘了,只是機械的跟著三個人走,連地圖都沒有拿出來。

早上八點半左右,走在最前面的陳刀突然停了下來,指著前方不遠處的一個山坡說道:“那里就是公山梁,過了公山梁就是公山坳,630基地就修建在公山坳里,我們已經離那里不遠了。”

他的聲音驚醒了一直沉浸在混亂思緒中的趙嘉靈,讓她又驚又喜,幾步上前看著陳刀指的方向,一臉喜色。

“但是。”陳刀語調一轉,連眉頭都皺了起來,指著公山梁的手指微微向下移動了一些,“你們看那里。”

三人的視線隨著陳刀的手指向下移動,然后被下面的景象給難住了。

他們站的地方是公山梁對面的一個小山包的山頂,小山包和公山梁之間原本有一個并不寬的溪谷,水不深,又有基地的人修筑的小橋,過去并不難,但是,一場地震讓山坡塌方,橋也垮了,和掉下來的石塊泥土一起全都堵在了一個窄口處,經過兩天的時間,公山梁和小山包只見出現了一個不小的堰塞湖,呈長形,把四人前進的路線給堵了個嚴嚴實實,如果要繞,保守估計比直走需要多出將近三個小時的時間。

三個小時對于此刻已經心急如焚的趙嘉靈來講實在太長。

忽然,不知為何,她聯想到了不久之前的那一幕,于是把目光投向了李青。

接收到趙嘉靈的目光,李青微微一笑:“走吧,我們下去,一個小湖而已,難不住我的。”

看出來有問題的兩個男生視線在兩個女生之間轉了幾個來回。雖然不太明白發生了什么事,黃麟和陳刀還沒有傻到會開口去問的程度,見問題解決,便安靜的跟在李青身后,下山朝堰塞湖走去。

正文 第二十六章 漩渦

上山容易,下山難。更別說還是塌方嚴重的山坡了,四人小心翼翼的走到堰塞湖邊的時候,太陽已經漸漸攀上頭頂。

趙嘉靈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李青,看她會做出什么驚天動地的大事來。

面對著不算小的堰塞湖,李青雙手前伸,像憑空抓著一個籃球一樣,然后兩只手以一個奇特的頻率不停地抖動,就像抽了羊角風一樣,看的黃麟無語到差點捂眼睛不想再看下去。

大概五秒左右,李青虛抓的球體中充滿了淡淡的白霧,隨即她把那一團白霧向前一推!右手以極快的速度捏起一個非常復雜的靈訣,左手成刀向下一劃!

那團白霧在她左手手掌前形成了一把刀的形狀,隨著她的動作向下一劈,堰塞湖從中間被分成了兩個部分,露出了一條足以讓人通過的通道,只是那雜亂的湖底看上去不太好走。

“走!我堅持不了太久,我們需要加快速度。”說著,李青率先朝那條路跑去,右手捏的靈訣依舊穩穩地保持著。

四人以盡可能快的速度在亂石叢生的湖底間穿行,沒一會兒就走了一半左右的距離。

跑在最前面的李青突然停了下來。

緊緊跟著的三人急忙急剎車,黃麟一個沒注意直接撞到了陳刀身上,還好陳刀即使調整了右手那把刀的位置,不然他絕對有可能會被誤傷。

李青皺著眉在那里站了十多秒,然后回過頭看了身后的三人一眼,說道:“你們先過去,我發現了點東西,等我一下就好。”

說完,她取下背上的背包遞給趙嘉靈,示意她幫忙帶走,然后捏著靈訣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等著三人離開。

三個人很快就到達了公山山腳,公山梁就在眼前,但是趙嘉靈沒有急著往上爬,而是回頭盯著站在湖中心的李青,不知道她準備做什么。

只見李青放下了舉了一路的右手,下一秒,分開的湖水瞬間恢復了原位,把李青給淹在了湖底。

“啊!”趙嘉靈驚叫出聲,不可置信的用雙手捂住了嘴巴。

黃麟和陳刀兩人也是一臉的震驚,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兩人相視一眼,都看見了對方眼中的不知所措。

“我們……該怎么辦?”

“等著吧……她應該沒多久就能出來……”

“那我們得等多久?”

“……不知道。”

“……”

之前因為有堰塞湖的湖水阻隔,所以李青站在湖邊的時候并沒有什么特殊的感覺,只是按照之前的想法捏了一個陰陽訣,配合靈力將湖水分開,好分出讓四人行走的通道,誰知到湖水一分開露出湖底的時候,一股奇異的感覺從她心底升起,一開始的時候以為是使用了陰陽術的原因,可是等到走到湖底中心的時候,那種奇異的感覺越來越強烈,讓她實在無法壓抑好奇的心理,于是選擇讓三人先上岸,她留下來好好探索。

看到三人平安走到對岸,李青很自然的收起了陰陽訣,被分開的湖水沒有了阻隔自然恢復原狀,那種瞬間被淹沒的感覺讓李青從心底升起一種愉悅感,腰一扭,李青變換了一種形態,朝異樣感的源頭游去。

如果此時的李青被趙嘉靈看到,說不定會大叫一聲“妖怪啊”然后昏過去,因為李青此時的樣子赫然是曾經的鯉族美女的形態,當然,在現代人類看來,所謂的鯉族美女除了“怪物”二字,再沒有其他的形容詞可以用來形容她的長相了。

李青在水里的速度非常快,幾乎是眨眼間,她就找到了異樣感的源頭。

李青仔細的看著這一塊區域,但是這一塊區域似乎和其他地方的湖底沒有什么差別,同樣的亂石嶙峋,泥沙鋪了厚厚的一層。

想了想,李青揮手用靈力清理起了這些石頭,一時間,她周圍的水域被攪得渾濁不堪,泥沙隨著水流上下翻騰,伸手不見五指。

好一會兒,湖底才勉強恢復能見度。

李青眼睛一亮!

她看到了一塊青石板,青石板上刻著復雜的花紋,看上去有些年頭了。

經過這一兩天的觀察,公山附近出產的石料全部是大理石,絕對不會有青石板的材料出現,因此這塊青石板不會是本地自然形成的,再加上上面刻畫的那些線條,李青覺得自己肯定是找到了什么重要的東西。

她湊近看了看。

咦?不對啊……

李青的手指順著石板上的花紋摸索著,越看越疑惑。

第一眼看到這些花紋,她肯定它們是一種靈紋,可是當她仔細地對它們進行分析的時候卻愕然發現,她所熟知的靈紋公式根本無法對它進行正確解析,卻又似乎有那么一兩個地方還是符合公式的,這樣看著有種拿漢語拼音去閱讀英語文章的奇怪感。

這些靈紋是誰留下的?為什么無法解析?

李青猶豫了一下,然后揮手將整塊石板塞進了靈物口袋,準備等有空了再仔細研究,上邊還有三個人在等著呢,不能花太多時間。

長四米寬三米高半米的青石板一塞進靈物口袋就幾乎占滿了整個口袋的剩余空間,李青只得把那一堆靈晶放在青石板上,免得被壓壞了心疼,完全忽視了靈晶硬度堪比鉆石的特性。

正當她準備離開的時候,一股強大的吸力從剛才青石板的位置傳來,瞬間把一點防備也沒有的李青給吸了進去。

岸上的三人打定主意在原地等著李青出來,于是找了一塊大石頭坐著休息,面朝堰塞湖方向的黃麟負責觀察湖面情況。

三個人屁股還沒坐熱乎,就感覺到一陣輕微的地動山搖。因為早就習慣了這段時間時不時出現的余震,三個人沒有一個人對這一陣搖晃投入關注,各自做各自的事。

黃麟閉著眼睛大了個大大的哈欠,然后拉過背包放在背后當靠背,當他把目光在一次放到湖面上時,被看到的景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真人游戏名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