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富士康小說網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靈鯉都市行-第3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我李家有什么企圖?”

“啊?什么什么東西?”李青的腦袋完全沒有跟上李桐那跳躍性的思維,被突然的質問弄得有點懵,腦袋都沒有轉過筋來。

李桐提高音量又重復了一遍:“我問你,你到底是個什么東西?進我李家,有什么企圖?!”

正文 第四十四章 編故事

“你到底是什么東西?到我李家來有什么目的?不要試圖欺騙我,我知道的,比你想象中的要多!”

接著,李桐瞇著眼睛把李青在他記憶海中看到的景象非常詳盡的講述了一遍,然后盯著她,不再說話。

面對質問,李青體會到了什么叫啞口無言,微張著嘴卻什么話也說不出來。

辯白?

李桐雖然沒有弄清所有始末,可已經掌握了非常重要的證據,在事實面前,所有辯白都是無力的。

編故事?

就像剛才一樣,一個謊話要用一百個謊話來圓,故事好編,可是絕對不會有和事實一樣毫無漏洞的故事,只要被發現漏洞,李青相信李家人不會那么容易輕易放過她。

那么,講出事實?

先不考慮會不會有人相信一條魚可以活上萬年這件事,講出所有事實就等于把自己的底牌與一切弱點暴露給了別人,雖然李青自詡天下無敵,特別在有了那么多靈晶儲備之后,她的自信心空前爆棚,但是就連那么多的大能都會死于非命,更何況自己?

呆愣了好幾分鐘,李青想了個折中的辦法。

最不容易被人拆穿的謊言就是參雜了事實的謊言,一半事實一半謊言對于一般人來講很難辨別真假,而且她還有一大利器,那就是普通人對那個靈力世界的不熟悉,有些事就算她胡編亂造,普通人也沒有辦法去查證,她說什么,就是什么。

李青慢慢地低下頭,擺出有口難言的表情,一張臉把各種糾結之情表現得淋漓盡致,任誰看都會覺得她接下來要說的話是她這一生最大的秘密。

“我要說了……你不能跟家里人講……不然我死也不會說的!”

“我答應你,你說吧。”

李桐在心里微微松了口氣,下一秒又把心提到了嗓子眼,等著李青接下來要說的話,既期待,又有些害怕,卻又不能表現出來,只能努力死板著臉,不露一絲一毫的情緒在臉上。

“事情要從我很小的時候說起。

大概三歲的時候,我每天都會夢見自己變成一條小魚在非常寬闊的水里游來游去,怎么游都沒有盡頭,突然有一天,我終于看到了一個與往常不同的東西,那是一個非常高大的石門,立在水面上,發出耀眼的光,我費盡心思想要跳過去,每一次都被一只手攔下來,然后有一天,我在夢里聽到了一個聲音。

‘你還是這么執迷不悟,你永遠跳不過這龍門的,死心吧!’

這個聲音在很長時間里變成了我的噩夢,每天晚上都會夢到,然后被嚇醒。

當我以為我會一直做這個夢下去的時候,我聽見了我自己的聲音……不對,是那條魚的聲音。

‘我立志化龍,任誰也不能阻擋,既然這一世不成,那就下一世,若還不成,無盡輪回,總有一世是我的機會!’”

講到這里,李青停下來抬頭看了一眼李桐,見他雖然擺著一副撲克臉面無表情,可是眼神卻把他的不可置信透露的徹徹底底,可見被震撼的不輕。

于是她繼續編故事,努力地把故事講得聲情并茂,增強可信度。

“從那天起,我每天夢見不同的人和不同的事,可是夢的主角一直沒變,就是一條小青魚,直到某天,我又聽見了那條魚的聲音。

‘靈鯉的身體終究有所限制,或許我可以嘗試投胎其他的生靈?’

然后我的夢就更加離奇古怪了,雞、猴、馬、鹿、豬等等不同的動物相繼出現,然后有一天,我夢到了自己。

那會兒我還小,一連做了那么久的夢才在那一天明白,原來那條魚最后一世的投胎,就是我。

當我明白了這一點,我便無師自通了很多東西,比如變成一條魚的樣子,還有在水里自由呼吸的本事。

那會我雖然小,也知道這些事不是可以隨便說給聽別人聽的,所以誰也沒告訴,那天如果不是看到你真的快淹死了,也不會變成魚去救你,我不知道為什么你那個時候明明沒有意識卻可以得知那天發生的事,但是我很感謝你沒有告訴其他人,我不想變成實驗臺上被人切片研究的小白鼠,也很努力的作為普通人活著,雖然是那條魚的投胎轉世,可我對跳龍門的事情一點興趣也沒有,只想以李青這個身份過好這一輩子而已。”

說完,李青以非常懇切的目光盯著李桐看,咬著下唇顯得可憐兮兮的。

剛才講的故事中,李青非常聰明的模糊掉了幾個真實的細節。

首先就是她并非李家親生女兒這件事。

她不知道李桐清不清楚這件事,所以她沒有提,而是強調了她是那條魚的投胎這個重點,如果李桐不知道她并非親生而把她所講的故事腦補成一條魚投胎到李家的話那就最好不過了,如果知道,那么這個故事的重點就在于她是人類這點上,只要是人類,那就什么話都好說,非吾族類其心必異這件事從古至今在整個宇宙都是通用的。

再有就是她的能力。

她在故事中不斷的強調一世又一世輪回的情節,只在最后提到了似乎非常雞肋的兩個能力——化形和水下呼吸。這兩個能力都是在那一次救李桐的時候所展現出來的,她不說,他也知道,而當她在一大段的講述后把這兩個能力補充出來的效果和李桐自己腦洞大開的效果完全不同,至少現在,她在李桐心里的危險系數已經無限的降低了。

最后就是她的目標。

李桐會質問她無非是因為擔心一個妖魔會給李家帶來危害,于是她在最后強調了想要平淡生活這一點,還拉了個不想跳龍門的理由來做遮掩,顯示真實性。好在她從小到大一點壞事沒做,還非常盡心盡力的為李爸一家除病消災,更是為這個說法作了證據。

如李青所料,李桐的目光漸漸柔和下來,雖然板著臉,但是剛才質問她時的那股銳氣已經消弭殆盡,想必即使有所疑惑也已經在心里認同了她的說法。

正當他要開口說話的時候,外面突然變得非常嘈雜,大家都在高聲的議論著什么,感覺像是發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車內兩人對視一眼,同時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好奇。

正文 第四十五章 奇異光柱

李桐躺在擔架上還打著點滴,沒有辦法去確認情況,只好讓李青去看。

“你去看看外面發生什么事了,不準趁機逃跑,你要敢跑我就把所有的事都將給爺爺聽!”

“好!”李青丟下一個字就跳了出去,速度快的就像后面有人在追一樣。

一出卡車,李青就發現了讓大家高聲討論的源頭。

在縣城西邊偏北方向的一座山后面,一道非常粗的深紫色光柱直射天空,光柱的正上方聚起了非常多的烏云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在紫色光柱的照射下顯得詭異非常,好像通往一個未知的空間。

看到這般景象,李青如遭雷擊。

此情此景,和龍門開啟的景象實在太相似了!

難道說九天和這里的通道再度連接了嗎?如果順著光柱向上,她會不會就可以到達萬年前就想去的有靈體天堂九天了呢?

這么想著,李青癡癡的朝前走了幾步,右手無意識的抬起朝光柱的方向抓了一把。抓了個空后方才回過神,趁周圍的人還沒有注意到自己失常的舉動趕緊把手給收了回來。

盯著那個一直都沒有變化的光柱,李青咬了咬牙:不行,光是呆在這里猜是沒用的,她一定要去那里看個究竟,可是李桐這里要怎么處理?

想了想,李青回到了卡車上,盯著李桐說:“出了點狀況,我要離開一段時間,你沒法跟著我去,就在縣城里等我回來吧,我不會偷偷跑掉的。”

李桐瞬間頭大:“你又要去哪里?”

“離這不遠的山里,應該不會用多少時間,那里似乎有對我來講很重要的事發生了。”李青表情嚴肅,聲音不自覺的壓低了幾分。

看一眼才滴了不到一半的葡萄糖,李桐考慮了一下扯掉點滴跟她一起去的可行性,覺得好像不太可能,于是無奈的嘆了口氣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個黑色的手機遞給李青:“你果然不是個省心的……拿著這個,里面已經存好了我還有你哥以及爺爺三個人的電話,保持聯系,不準去危險的地方!”

拿到手機,李青眼睛一亮!她在李霖那里見過這種手機,李霖用的時候遮遮掩掩,她猜到是機密用途的手機,于是也沒有過多關注,李桐說隨時保持聯系,也就是說這部手機的信號經過的不是民間一般通訊運營商,那么用這部手機應該能和黃麟聯系上了?

見剛才還一臉嚴肅的李青拿到手機后就笑嘻嘻的,李桐猜到她可能會用它來和別人通訊,于是又多說了一句:“這部手機的號碼是加過密的,給別人打電話時,除非對方通訊錄里有你的號碼,他們看到的只會是一片空白,你用的時候注意點,不要把號碼隨便告訴別人,以后這部手機就是你的了,好好用。不要弄丟了。”

表情閃過一絲詫異,李青捏著手機沒有說話,點點頭轉身離開了。

這種手機按理說是在國家有備案的,每一個手機都有追蹤,怎么會輪到她來用呢?不過既然已經給她了,那就證明肯定沒有問題,她拿著用就行了。

捏個水鏡術和輕身術,李青快速朝著光柱所在的位置奔去,一邊跑一邊拿出原本的手機查詢黃麟的號碼,然后用黑色手機撥了過去。

聽到通話正在連接的提示音時,李青心里輕松了不少,只等著他接電話把事情交代了就趕緊去探索光柱的秘密。

提示音只想了四聲就接通了。

“……”雖然接通了,可是話筒那邊一點聲音也沒有。

李青知道應該是黃麟心存疑慮,等著這邊的聲音,于是先開口:“阿黃嗎?我是李青。”

“啊!知音!知音你在哪啊,我們等了你好久都沒有消息已經先走了,馬上就快到630基地了,你需不需要我去接你?”

“不用,我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傳送到了文川,現在在縣城里,你們倆好好把靈靈給送到她爸媽身邊就行了,不用管我。”

“嗬,文川?!跑到那么遠的地方去啦,那你在文川等著我們吧,我們把你同學送到基地后就去文川找你好不好?”

“你不去跟你大哥他們會合嗎?我哥哥他們找到這里來了,我這次跑出來家里差點沒罵死我,估計不能在這邊和你們碰面了,等回學校了再見吧。”

“哦……那好吧,那你自己注意安全啊。”

“把電話給靈靈,我跟她說兩句。”

“好,你等下。”

話筒那邊傳來一些雜音,想來是在交接手機,兩秒鐘后,趙嘉靈的聲音傳了過來。

“青青!我好擔心你啊,如果不是他們說再不走就晚了,我還想等著你來呢!”

“不用擔心我,我現在過不去,他們倆會負責把你安全的送到,你找到叔叔阿姨之后再讓他們離開,一定要注意安全,等我們都回學校了之后我再給你解釋最近發生的事好嗎?”

“嗯!你也要注意安全!”

“那就這樣了,拜拜。”

“拜拜。”

掛了電話,李青把手機塞進靈物口袋,看一眼還有很長一段距離的光柱,腿部用力,輕身術結合空閃,更加快速的朝那里趕去。

當李青趕到之前看到的那座山的山頂時,她發現光柱似乎在一點點變細,因為她已經離它近了很多,可是在她看來光柱的粗細卻沒有變化,那么只有它在變細這一個可能了。

看著被樹林給遮的嚴嚴實實看不清虛實的光柱底座,李青瞇了瞇眼睛捏起輕身術在幾棵大樹的樹梢上腳尖輕點張開雙臂像只大鳥般朝山下飛去。

等到了光柱所在地,李青愣住了。

在非常遠的地方看到的大概有七八十人合抱粗的光柱近看居然只有三人合抱粗細,在光柱與地面接觸的地方像一面浸在水里的紫色鏡子,至于天空,李青抬頭除了黑壓壓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被遮的像黑夜一樣。

最吸引李青注意的,不是光柱,而是光柱周圍分布的一圈靈紋,這些靈紋中李青一眼就辨認出了她剛剛才學會的那種奇特靈紋。

這些靈紋和神宗所里的靈紋出自同一人之手。

換句話講,這個光柱和女媧有關。

女媧到底是什么生物李青到現在還一頭霧水,因為在她的記憶中,有靈界并沒有人身蛇尾的部族,在有靈界那樣一個注重血脈純正的地方,這樣明顯屬于雜交品種的生物不可能會有機會發展成為一個部族的。

盯著地面上的那塊紫色的鏡子,李青已經明白了光柱通往的不是天上,而是地下,也就是說它和九天完全沒有一點關系。

看來想要解開心中的疑惑,她還得下去一次才行。

這么想著,李青一步踏進了光柱中。

正文 第四十六章 青神大人

李青緩緩睜開眼睛,打量著自己所處的環境。

這是一個灰色的密封空間,怎么看怎么像當初自己沉睡時所呆的那個禁制內部,歪著腦袋思考了一會兒,李青伸出一根手指從上到下一劃!一個可容一人出入的口子憑空出現,她沒有絲毫猶豫,一腳踏了出去。

“啊啊啊啊——!!”一聲刺耳的尖叫在李青耳邊炸響,差點把她給震聾了。

條件反射般,李青朝尖叫的物體一掌扇了過去。

“轟——!”可憐的家伙被一巴掌扇飛了十多米遠,撞上了一根石柱才停下來,隨后被斷成兩截的石柱砸了個正著。

自己的一巴掌什么時候有這么大威力了?!李青看著不遠處的斷柱目瞪口呆,然后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沒有絲毫異常的手掌,覺得是在太奇怪了。

但是下一秒,她便被自己所處的環境給吸引住了注意力。

這是在水底,而且靈氣非常充足,雖然比不上和九天斷開聯系之前的有靈界那么濃郁,可是和現代那靈氣枯竭的情況相比絕對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伸手抓了抓身前的水,感受著水流從指間穿過的靈動,一種淡淡的熟悉感從心底泛起,讓李青有種恍若隔世的錯覺。

這是哪里?為什么會覺得有些熟悉?

突然,不遠處傳來非常嘈雜的聲音,就像十多個人在吵架一樣,這些人似乎正在激烈的討論著什么接近這里。

李青皺著眉捏起一個御水訣做好了防衛的準備,等著那些人接近,雖然不明白自己到了一個什么地方,但只要有人,那一切都好說,就看這些人會不會給自己問話的機會了。

李青所處的地方是一個位于水下的大廳,大廳的裝潢和擺設顯得非常簡陋,與鯉族之前偏好華麗到處都是金光閃閃的風格幾乎完全相反,嘈雜的聲音從大廳正門外傳進來,似乎再有個十多秒,那些人就可以推門而入了。

李青右腳微微后錯,捏著御水訣的手蓄勢待發。

“咔吱——”大門被推開了,一群魚鱗怪人吵嚷著沖了進來,然后在看清李青的一瞬間像被按了暫停鍵一樣突然停下,整個大廳頓時變得鴉雀無聲。

一秒……

兩秒……

三秒……

打破寂靜的,是剛才被李青給扇飛的不明物體。

“哼唧……爺爺救命啊……”虛弱的哭腔讓人一聽就明白,那似乎是個年齡不大的小姑娘。

這語言……她沒聽錯的話,是有靈界的語言!李青瞪大眼睛驚訝于剛發現的事實,卻又因為小姑娘的話老臉一紅,欺負一個小姑娘讓她覺得很不好意思,但是她沒有動,而是靜靜的看著這些“人”準備做什么。

這些“人”……

李青微瞇著眼睛仔細的打量著他們,覺得他們的樣子越看越眼熟,但是又找不出眼熟的原因,于是大腦高速運轉,企圖想起是怎么一回事。

聽到被壓在石柱下的人的聲音,魚鱗怪人中為首的那位“啊”了一聲后撒丫子朝那邊游了過去,整個人以一種非常奇怪但是又顯得非常和諧的姿勢速度非常快的竄到了石柱前,長著蹼的手輕輕松松的搬起斷柱往旁邊一扔!

“哎喲,乖乖,怎么傷成這樣了,快讓爺爺看看,嚴不嚴重。”

一群人居然就這么把李青這個大活人給晾在了那里,全都去關心那位被扇飛的小姑娘了,讓李青非常無語。

“乖乖是怎么被傷成這樣的?”

“我就跟往常一樣守著宗石,結果里面突然出來個人,我嚇了一跳,然后就被打飛了,撞斷了石柱。”

聽小姑娘這么解釋,大家這才想起大廳中還有李青這個異物,于是一起轉頭看向她,十幾雙眼睛同時看過來的感覺讓她覺得頭皮發麻。

李青沒有說話,她等著這些人先開口,這樣才好把握住話題的主動權。

誰知道這些人也都沒有先開口,只是靜靜的打量著她,好像在思考著什么,就見那位小姑娘的爺爺眼睛越來越亮越來越亮,那詭異的眼神看的李青有些毛骨悚然。

“請問……您是青神大人嗎?”

青神大人?那是什么?

李青搖頭:“不是。”

可是老頭卻笑了,邊笑還邊激動的抹眼淚:“哎呀,看我這腦袋,青神大人是我們對大人的尊稱,大人不知道是當然的,我們等了一萬年,終于等到大人出關了,青神大人啊!”

看著都快匍匐到跟前的一群人,李青松開了手上捏的靈訣伸手止住了他們繼續向前的動作:“你們先等會兒……什么青神大人……能給我先解釋一下么?”

老頭激動的點頭,開始了他的講述。

他們是有靈界鯉族最后的血脈,曾經整個有靈界都非常有名的鯉族在萬年后的如今已經式微到了極點,連洛水鯉族大本營都被其他族強占了去,整個組群僅剩下不到一百人,估計再有個兩百年左右,他們就得正式滅絕了,而因為與九天聯系斷掉的原因,有靈界的靈氣漸漸稀薄,鯉族的有靈體都已經不能夠完全的啟靈了,相對于萬年前的先輩,他們只能算是半成品,實力低微,族群衰敗,只好龜縮在這一條沒名字的洛水支流角落里茍延殘喘,他們唯一的希望,就是傳說中萬年前的一位獲得了龍族傳承的沉睡先輩,青神大人。

因為沉睡,青神大人自封進了一塊禁制石,外力無法破開,只有等著大人自己醒來,鯉族的后代們一代又一代的守護者這塊禁制石,為了方便給后人講述鯉族曾經的輝煌還給它取了一個名字叫“宗石”。

萬年的時間過去,殘存的鯉族后輩們都已經對青神大人的蘇醒不抱希望了,就連守護宗石的人都從最開始的由族內第一高手組織衛隊保護,到后來的抓鬮,輪到誰誰就非常不情愿的來看著。一塊破石頭而已,他們沒有在幾次大遷徙的時候把它丟掉已經非常給面子了。

誰能想到一萬年后,青神大人真的蘇醒了,還帶著隨手拍飛年輕一代最強者的實力!

一想到現在這個無人問津的小族有可能重回萬年前的輝煌,這位當代鯉族族長就忍不住老淚橫流,用泛著水光的眼睛盯著越看越高大的李青,崇敬之情溢于言表。

李青整個人早就在老頭的講述中斯巴達了。

青神大人?沉睡萬年?鯉族后輩?

她這是穿越回了幾萬年前嗎?!

正文 第四十七章 陌生的有靈界

在逛完整個鯉族居住地后,李青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她完全沒有想到以前那個居住在金碧輝煌的鯉族大本營的鯉族現在居然會落魄到一整個族群的人都擠在一個一塊裝飾用的水晶都沒有的大雜院里,這條河的深度寬度連洛水的五分之一都沒有,抬頭就能看到透過河面照射下來的陽光,巨大的心理落差讓李青差一點哭出來。

但是她忍住了,她現在是鯉族的青神大人,就算不能保持住大山崩于眼前也面色不改的氣度,至少不能讓把希望寄在她身上的族人后輩們看到她的淚水。

深吸一口氣,李青問恭恭敬敬的站在自己身邊的現任鯉族大長老,也就是剛才被她給扇飛的小姑娘的爺爺:“洛水大本營現在是被哪一族的人占著?”

“回青神大人,占據我鯉族祖居之地的,是白?族的人。”

“白?族?”李青眉頭一皺,“這是什么族,我怎么沒聽過?”

“回青神大人,白?族是七千年前崛起的新興族群,由白山人族和澤?族兩族交合而來,如今是有靈界有名的大族,地位較之萬年前我鯉族有過之而無不及。”說到這白?族的時候,這位老人言語間多有憤恨,當然,更多的是對鯉族衰敗的深深無奈與自責。

聽到這樣的解釋,李青一愣,轉頭瞪著眼睛盯著老頭一字一頓的問:“雜、交、族、群?”

在以前的有靈界,性質完全不同的兩個族群相通產下的后代絕對是兩族共有的恥辱,不抹殺掉已經很給面子了,那還能容得下孽種發展壯大?難道說隨著時間的流逝,大家的認知也都不一樣了嗎?

聽到李青把剛才那番話的重點定在雜交族群上,老頭明顯沒有反應過來,呆了好一會才恍然大悟,隨即慢慢地給她解釋原因。

“青神大人有所不知,有靈界和九天的聯系斷開以后,有靈界的靈氣就漸漸的開始變少,以前那樣粗糙的修煉方式已經無法適應這樣的環境了,所以各個族都開始摸索新的修煉方式來適應環境的變化,自青神大人沉睡后大概一千多年的時間,有靈界各族不斷地探索改進,最終發展出了現在這種修煉方式的雛形,其中以人族的修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真人游戏名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