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富士康小說網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靈鯉都市行-第3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把那團灰灼燒了大概四五分鐘,木卜的手突然緊握成拳,把那團火給抓在了手掌心,一縷縷游離的火焰從他的指縫中冒出然后熄滅,看的李青自己的手掌心都覺得很疼。

等火焰全部熄滅,木卜手心朝下松開了拳頭,一把暗紅色的細沙憑空從他的手中灑向地面,在細沙形成的“幕布”上,李青恍然看見了幾個情景的鏡頭,但隨即因為細沙撒完,景象也就消失了。

剛才那是什么?

李青好奇的看著木卜依舊伸著的手,然后又看看地上那一層細沙,忍住問話的沖動,等著木卜主動解答。

“他的心理防線非常堅固,我能看到的東西有限,不過能確定的東西有幾點。一是他確實是一名吸血鬼,也就是他們自稱的血族,不過不是直系血裔,而是一個旁系的成員;二是這位名叫周玉蘭的小姐是他唯一的‘血親’,也就是先天吸血鬼通過一種特殊方式讓普通人變成的吸血鬼;三是他們來z國的原因是他們在ydl本部惹了大禍,遭到了家族長老會的絞殺,所以逃到了吸血鬼禁區的z國。”

“真的是吸血鬼……”吳非面沉如水,盯著昏倒在那邊的安東尼看了好一會兒,然后看了一眼木卜左手上的頭發,“再看看這個吧,看完了我就去把這件事通知給老大。”

“嗯。”木卜把左手上的頭發放到了右手手心,重復了剛才的程序,或許是因為頭發長度不同的原因,周玉蘭頭發燃燒后的灰燼明顯比安東尼多,木卜盯著那團火看了比剛才更長的時間,撒下的細沙也要多出將近一倍,只是顏色比安東尼的要淡,只有淺淺的一點紅色。

這一次的細沙幕上,李青看到了非常多的鏡頭,情節雜亂無章,其中甚至有自己小的時候的樣子,但也只是一閃而過,如果不是她本人的話她根本不會注意到。

“這位的心理防線非常薄弱,如果花時間的話,我可以把她經歷過的所有事全都看一遍,剛才的讀取我挑選了幾個重點。首先是她二代吸血鬼的身份,她是自愿變成吸血鬼的,因為她非常愛這位吸血鬼先生,至于愛上他的原因,大概是一出英雄救美的戲碼,我沒有仔細看,不過應該差不多。這位小姐童年過得很不開心,在青少年時期更是遭受了非常大的心理打擊,整個人的心神差點崩潰,直到遇到這位安東尼先生為止,現在她很開心,不過因為身份原因生活的非常小心翼翼。”說完,木卜拍了拍雙手把手掌心剩下的一些細沙拍散掉,然后看了一眼吳非,“你現在可以聯系老大了,周玉蘭昏睡時間或許很長,但是安東尼很有可能半個小時之后就會醒,如果不趕緊處理,可能會有麻煩。”

聽到這話,吳非眉頭一皺:“這么快?”

“他雖然是旁系,但也天生就是吸血鬼,體質與一般人不同,能迷倒他一個小時已經很不容易了。”

“好吧,我馬上聯系。”說完,吳非便掏出手機走到一邊撥號去了。

至于李青,她被剛才木卜的一番話給弄迷糊了,腦袋現在還轉不過彎來。

童年過得很不開心?

青少年時期受到過重大心理打擊?

心神差點崩潰?

這些話使用來形容這位從小就被家里人看做混世魔王的奇葩小姨的嗎?!完全無法和傳說中的形象對上號啊!在她們一家人看來,這位小姨應該走的是御姐女王范不管到哪都能有本事把世界掀翻個個兒笑看人世間所有凡人的人,怎么在木卜的描述下卻變成了和小白菜一樣的“林妹妹”?

左思右想,李青覺得好像不太對,于是伸手拉了拉木卜的衣角,低聲問他:“木頭,你剛才看到的都是真的?”

木卜揚起一個傲嬌的笑容,又把他的大白牙曬了出來:“當然是真的,我想看的東西要么看不到,要么看到事實,絕對不會有看錯的情況出現,這樣的天賦全天下獨此一家!”

“可是……”看到他一臉的自信,李青欲言又止。

“可是什么?”木卜的笑臉上帶了點疑惑。

從他發現這個技能開始,他所看到的東西就一點錯都沒有,這是被無數人認證過的強力技能,所以他對李青的表現非常在意,因為一旦有一次出現問題,那么之前再多的完美都會破滅,這對他來講不亞于世界的崩塌。

“是這樣的,你剛才不是看到我小姨的曾經,說她童年過得非常不快樂,青少年還曾遭受打擊嗎?”

“沒錯,這里面有什么問題嗎?”

“我雖然見我小姨的次數不多,可是她的事情我媽媽還有爸爸給我講了不少,從他們講的內容來看,青少年時期遭受過打擊沒有我不知道,但是童年不開心這一條應該是不成立的。因為她小時候非常活潑好動,還曾經讓家里人頭疼過好一陣子。”

木卜笑吟吟的表情瞬間收斂:“你把情況說詳細一點,這對我來講很重要!”

點點頭,李青開始講述她從父母那里聽來的故事。

正文 第十三章 荒謬的猜測

故事不長,很快就講完了,木卜聽完整個故事之后皺著眉頭右手抬著下巴冥思苦想,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而這時,那邊報告完畢的吳非掛掉了電話回到二人身邊,當他看到木卜擺出一副思考者造型的時候,頗為詫異,問他:“想什么呢這么認真?”

誰知道木卜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思考上,完全沒有聽到吳非的問題,便沒有回答。

吳非看向李青。

李青就把剛才的事簡短地說了一下,然后問他:“木頭之前真的沒有出過錯嗎?”

吳非點頭,神色很是鄭重:“他從進隊至今一共十年,使用能力看到的東西沒有一次出過錯,他的能力很特殊,要么因為破不開對方的心理防線看不到,要么就看到那人心里最真實的一面,所以至今為止,我們大家對他的能力是百分之百的信任。”

百分之百的信任是什么概念?這對于木卜來講除了是一個榮耀外,更是巨大的壓力,因為他需要一直保持這個百分之百的正確率,無論使用在多次也不能出錯,只要出一次錯,哪怕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錯誤,也會讓他之前在大家心目中辛苦建立起來的堅壁般的信任崩塌,以后他再使用能力,別人第一反應就不會是“啊,木頭看到的絕對沒錯!”而是“木頭這一次看到的會沒錯嗎?”,這兩者之間的差別只可以用天差地別來形容。

瞬間想到這一點,李青有些后悔去質疑木卜所看到的內容了。

畢竟人家之前有百分之百正確率作保證,而她對小姨的了解不過是父母的只言片語,以及多年前那兩次短的可憐的見面時間,她完全無能憑借那些東西來判斷小姨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只能憑主觀臆想在心中塑造一個虛擬的形象,這對木卜來講是非常不公平的。

似乎感受到了李青的歉意,木卜從沉思中回過神來,在看到她一臉的對不起時突然笑了出來:“你怎么這個表情,太好笑了!”

扯扯嘴角,李青小聲的對他說:“對不起啊,我對我小姨其實一點也不了解,不應該質疑你的能力的。”

木卜倒是看得很開,語氣中甚至還帶著幾分感謝的意思:“你哪有對不起我,我倒還要謝謝你呢。這么多年來我對我的能力已經形成了一種近乎于狂妄的自信,我自己都知道這是非常不好的,老大提醒過我很多次了,但每次看到的東西都被驗證的時候我就會把老大的忠告扔在一邊然后沾沾自喜。剛才你給我講我看到的東西或許有問題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了老大之前給我說過的一句話,他說:‘等你出錯的時候才會明白,你現在的自信是多么的可笑。’之前我一直不懂,直到剛才,我忽然有些害怕,如果你說的是真的,我看到的卻是是錯誤的,那我該怎么辦?”

聽他這么說,本來就有些歉意的李青更加覺得自己不好意思了,正要再說什么,卻被木卜一把攔下。

“想說什么等這件事結束之后再說,如果我真的錯了,我會感謝你的,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再確認一次我看到的東西。”

說完,木卜又在周玉蘭身上拔了根頭發,為了保持看到東西的真實性,他還特意選了一根才長出來不久還比較短的頭發。

重復之前的動作,木卜很快又在地上撒了一層細沙。

然后他抬起頭看向吳非和李青二人,正色道:“除了剛才沒有注意到的細節之外,我看到的東西跟前一次基本一致,也就是說兩次的結果是一樣的。那么這樣就有兩種可能:一是我看到的確實沒錯,只是這個人本身不善于表達自己的情感,導致家里人都感受不到她的情緒,所以李青才會覺得我看到的東西和事實有出入;二是我的能力被什么東西給蒙蔽了,看到了錯誤的記憶,這樣子的話就證明我的能力也不是百分之百全對的,我能力的克星或許出現了。”

說到這最后一句的時候,木卜明顯有一些不甘心,但被很好的掩蓋在了他的大白牙之后,一閃即逝。

“我們可以這樣想。”吳非突然接過話,看著那邊躺在地上的兩人,若有所思,“之前你的能力沒有出錯,是因為你施展能力的對象一直都是普通人,個別有異能的,他們也是人類,但是這兩位不同,一位是吸血鬼,另一位現在也不是純種的人類了,或許這就是問題的關鍵。”

聽到這話,木卜眼睛一亮:“沒錯!既然身為非人類,那么他們絕對會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我記得我師父曾經告訴過我,這個世界上有一種玄術是可以人為篡改記憶的,只要施術者能力夠強,他可以隨心所欲的為受術者灌輸他所想要對方擁有的記憶,只是這種玄術因為施展要求繁多難度太高,早在非常早之前就已經失傳了,所以我才沒有往這方面想,剛才大哥你一說,我忽然有另一個猜測。”

“什么猜測?”

“因為缺乏這方面的資料,所以我們不知道一個吸血鬼把普通人轉化成吸血鬼需要什么條件,對雙方會不會有什么影響,那么我就可以猜測,在這樣的轉化過程中,吸血鬼會不會從始至終掌握著被轉化者,這樣的掌控包括了生命,甚至是思想?如果包括的話,那么這一切就可以解釋了——

這位安東尼先生無法改變自己的記憶,所以我能夠看到部分真實的想法,而他的妻子卻因為被轉換成吸血鬼的原因,不知不覺的被他給掌控,心理防線被破壞,所以我能很容易的看到她的一切。安東尼為了讓妻子更加依賴自己,于是為她編造了一部分虛假的記憶,讓她覺得他是她最可靠的人,這樣的話無論如何他也不會背叛自己,永遠也不會離開。”

木卜說著說著,自己都被這個猜測給嚇了一跳。

一開始他只不過是有了一點想法,但是隨著接下來的講述,他把更多的猜測慢慢展開的時候,連他自己都覺得這個猜測簡直太過荒謬,但就是這樣荒謬的結論卻有一種異常的和諧感,好像他說的就是事實一般。

李青瞪著眼睛,微張著嘴巴聽木卜把他的猜測毫不滯澀的講了出來,心里只覺得這個人實在太聰明,只憑一點蛛絲馬跡居然可以推理到這個地步,福爾摩斯如果真的存在,恐怕也就這個水平了吧?

難道事實真如他所猜測的一樣?

正文 第十四章 拼湊事件

吳非靜靜地聽著木卜的猜測,沒有出聲,而是皺著眉思考著什么。

按照木卜的猜測,安東尼會對周玉蘭的一切具有影響力,或許早在很久之前周玉蘭就已經不再是李青他們一家人所熟悉的那個人了。

但是。

雖然吸血鬼從不涉足z國境內,這并不代表國內的異能人士對吸血鬼一無所知,畢竟他們在那個相對于普通人來講光怪陸離的世界中占有相當大的比重,只是因為互相之間沒有交集所以沒有詳細的資料罷了。

在吳非的記憶中,他從來沒有看到過有關于吸血鬼可以操控自己血親的相關信息,反倒是他聽說過很多吸血鬼被自己的血親背叛然后死無葬身之地的故事,這一點對木卜的猜測并不有利,一個被“主人”操控著包括思想記憶在內的一切的人會去背叛“主人”嗎?

等等!

吳非腦海中突然有什么東西一閃而過,但由于消失的太快他完全沒有抓住,只覺得剛才那閃過的靈感似乎非常重要,很有可能就是解開問題的關鍵。

就在吳非冥思苦想的時候,木卜和李青繼續著剛才的猜測。

“按你所說,你的小姨曾經是一個非常活潑的人,青少年時期留學多個國家,期間也不是沒有回過z國,每次回國都表現得非常正常,直到她和這位安東尼先生結婚與家中的老人鬧僵為止,她都沒有表現出和我所看到的東西有關的情緒,對吧?”

“沒錯,我外婆家應該還留有一些老式的錄像帶,那里面還記錄著小姨小時候在家里玩鬧的鏡頭,我還小的時候,因為小姨出國留學,每當有家庭聚會她回不來的時候外婆就會播放那些錄像來看,后來因為電子產品更新換代,錄像帶被淘汰,影碟機壞了也不能再修,外婆才沒有再把它們拿出來過。”

“你小姨在國外生活這么多年,你們家里人都沒有出國看過她嗎?”

“我媽要照顧我和哥哥,我爸的職位又有些敏感,所以基本上沒有時間出國,我外公身體不好,經常住院,外婆需要貼身照顧,所以只出去看過一次,而且那會我小姨還在上高中,身邊的環境非常單純,外公外婆只待了一個星期就回來了,估計就算有異常也發現不了。”

“所以說,就算這一次回國她有什么和以前不一樣的地方,大家也不會注意?”

“如果外公外婆看到她的話或許會有所發現,不過他們已經因為生氣不打算認這個女兒了,所以……”

“啪!”木卜雙手一拍,說:“作為她的丈夫,安東尼肯定對這些事情非常了解,所以他有那個信心,這一次逃難就算光明正大的帶著老婆回娘家也不怕被發現!”

木卜話音剛落,吳非突然高聲喊了一句:“就是這個!”

木卜李青兩人被突然的一聲給嚇了一跳,愣愣的看著他,不明所以。

“就是這個!”吳非降低了點聲調又重復了一句,眼睛略微放光,似乎是想通了什么大事。

木卜小聲問了句:“就是什么?”

“我剛才在想一些有關吸血鬼的東西,對于這些家伙我們雖然沒有詳細的資料,但是畢竟有所耳聞,他們是異能世界中的古老家族,外界有關于他們能夠控制血親思想記憶的事不可能沒有傳聞,更何況我聽說過不少被血親背叛的事件出現,所以我們基本可以斷言,吸血鬼可以賜予普通人血親的身份,但是是不可能控制血親思想的,不然的話也不會有背叛的事件出現了。”

聽到吳非這么說,木卜的臉垮了幾分,因為這樣一來就說明了他的猜測是錯的,既然猜測是錯的,那么他能力出岔子的可能性就又變得非常高了,他雖然看得很開,但畢竟是他賴以生存的能力,能完美的發展自然最好了。

“但是!”吳非音調提高,來了一個轉折。

木卜朝他投去了隱隱期盼的眼神。

“我一直覺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對,因為木頭你的猜測在邏輯上沒有錯誤的地方,也很符合現實,但就是缺少一個讓它成立前提,直到剛才我聽到了你說的話。”

我說的話?木卜呆了呆:“我說什么了?”

“你剛才說‘這一次逃難就算光明正大的帶著老婆回娘家也不怕被發現’,就是這一句讓我明白了,這一次事件的關鍵點。”

這一次逃難就算光明正大的帶著老婆回娘家也不怕被發現?這句話里有什么關鍵點嗎?

“光明正大”還是“回娘家”?

木卜眨眨眼,沒有理解到吳非的意思。

看他的樣子吳非就明白,如果不說白一點的話,恐怕一時半會兒他是沒有辦法理解到的。

“這句話的重點就在于‘逃難’兩個字上。”

逃難?

木卜瞇著眼睛皺了皺眉,似乎想到了什么。

“之前李青找我了解有關吸血鬼事件的時候我就在想,是什么事會讓一個吸血鬼跑到z國來呢,這里可是幾千年來吸血鬼的禁區,就算再怎么被追殺被追捕也不至于跑到這里來,對于一個吸血鬼來講這完全是一個慌不擇路的選擇。”

聽到這里,木卜臉上重新出現了燦爛的笑容。聽他說了這么多如果再不明白吳非想表達什么的話,他就不是那個聰明的木卜了,于是他接著說了下去。

“他會被追的跑到禁區里來,是因為他破解了幾千年來困擾吸血鬼家族的大問題,那就是血親的忠誠度,也就是我之前猜測的那樣,他可以隨心所欲的控制他的血親,這個能力引來了家族內其他成員的眼紅,只是不知道他為什么不愿意把這個能力交出去,所以最后遭到了家族成員的追討,甚至還驚動了家族內輩分極高的長老,最后實在無處可去,只好跑到了z國。”

吳非笑著點頭:“就是這樣!”

李青張著嘴巴雙眼發直。

她被這兩人嚇得不輕,三言兩語居然能夠把整件事的來龍去脈給摸清,腦袋得轉的有多快才能做到這一點啊!一個人就算了,這里居然出現了兩個,而且年齡都非常小,簡直就像兩個老妖怪!

就在三人沉浸在問題解決的氣氛中時,誰也沒有注意到,被他們忽視在一旁本該昏迷著的安東尼的眼睛微微睜開了,兩道紅光一閃而逝。

正文 第十五章 熟人

“我的感覺果然沒錯,你不是一個普通人。”

當李青三人還在討論吸血鬼事件的細節的時候,一個聲音突然慢悠悠的插了進來,說的是y語。

李青猛地回頭,就看見安東尼不知道什么時候醒了過來,盤膝坐在地上睜著一雙血紅的眼睛正看著自己,那眼神,怎么看怎么像是看到了獵物的狼,讓她渾身不舒服。

吳非和木卜反應很快,兩人分別向前邁了一步擋在了李青身前,做出防備的姿勢。

“你剛才不是說還有半個小時嗎?”吳非面色微沉,小聲地問。

木卜嘴角一抽:“我感覺有半個小時是沒錯,誰知道這家伙這么變態,比六哥昏睡的時間還短。”

雖然被兩人擋住了視線,但是安東尼的眼睛依舊盯著李青的方向,把兩個男生當做了空氣:“昨天的時候我就感覺到你的身體有些奇特,沒有想到你果然不是一般的人類,普通人類的血液沒有那么濃的精氣,而且還濃到讓玉蘭差一點現了原型的地步。”

吳非眉毛一挑,微微偏頭用眼角余光掃了一眼身后的李青,然后和木卜對視一眼,往兩邊挪了幾公分把李青給讓了出來,但又保持著隨時可以為她擋下危險的距離。

李青愣了好一會也不知道該怎么接這個話,最后只好隨便開了一個新話題:“我們剛才說的話你都聽到了?”

安東尼慢慢從地上站起來,拍拍身上的灰,一舉一動都帶著西方貴族特有的紳士氣息,如果忽視掉那兩只血紅色的眼睛絕對是一位廣大大叔控少女的夢中情人。

“聽到了一些。不得不說你們給了我一個很大的驚喜,當我醒來的時候正好聽到你們猜測我躲到z國來的原因,如果不是我確定家里那些老不死的東西絕對不會踏進z國一步,我會以為你們所說的東西都是從他們那里聽來的。”

“我們猜對了?”

“非常正確,一點也沒錯。”

“你家里那些長老都不敢進入z國,你為什么有膽量來這里呢?”

“我只不過想賭一把,整個世界除了海底之外,只有z國沒有那些老家伙們的眼線,除了這里我無處可去,我只有賭來到這里之后不會被傳說中的守護者給捏死,只要我賭對了,我就可以很逍遙的躲在他們不敢踏足的地方繼續我的生活,賭不對,在外面也是死,死在z國還不會讓我的秘密泄露出去,我沒有損失。”

看著一臉坦然的安東尼,李青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見李青沒有再問,吳非便插了一句進來:“既然你已經醒了,為什么不跑呢,我相信以血族的速度,這里沒有人能夠攔得住你。”

安東尼瞪著眼睛故作驚訝,兩手一攤:“哦朋友,你沒看見我妻子還在這里嗎?我怎么可能丟下她一個人跑?”

妻子?

三人不由自主的把視線移向依舊躺在地上的周玉蘭,同時愣了愣。

在剛才的討論中,當他們確定了安東尼可以控制周玉蘭思想的時候,又聯想到她是他血親的身份,早就把她給當做了安東尼的玩物,而把她妻子的身份忽視的十分徹底,當他們從安東尼嘴里聽到“妻子”這個詞時才忽然想起——啊,原來他們還是夫妻來著!

愣過之后,李青就是一聲冷哼,看著安東尼一臉的鄙視:“妻子?你有把我小姨當做過妻子嗎,有哪個丈夫會把妻子的記憶思想給篡改掉的?”

“。”安東尼抬起右手伸出食指搖了搖,“我很愛玉蘭,這是事實,但是我們血族被血親背叛的事太多,玉蘭的家人也不同意我們的結合,我不得不防,我只不過在她的記憶中做了點小小的手腳,并沒有控制她的思想,她愛我是她的選擇,我沒有插手。”

“你放……”抬手指著安東尼,李青突然想起他聽不懂漢語,于是把出口一半的國罵又咽了回去,改用y語反駁他,“你說謊,插手別人的記憶還說沒有控制她的思想?這根本就是一回事,如果沒有那些虛假的記憶,我小姨真的會心甘情愿的愛上你嗎?!”

這番話已經足夠激起任何一個聽到的人的怒火,?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真人游戏名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