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富士康小說網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禍水-第3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這就是相柳?!

毛骨悚然的恐懼漸漸浮上來,雞皮疙瘩一層層地泛起,手足有些冰涼……回轉身的七月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丑惡的妖物。

這是一條巨大的蟒蛇狀的怪物。只是頭部卻不是正常的蛇頭,而是九個聚長在一處的人頭。難怪它們能一起發出那么多個聲音!!

蛇類,本就令人看了覺得十分害怕,難以入目;越大的蛇就越是嚇人;試想一條蟒蛇還長著人頭,且是九個人頭!!那是多么的惡心啊!!像是……像是《犬夜叉》動畫開篇之時,戈薇遇到的蛇身女面的怪物,真是看了就毛發倒豎,感覺在嘗試欣賞《午夜兇鈴》一般的日本鬼片!

可眼前,更加作嘔可怕!九個丑惡的人頭!不斷地發出猥瑣的大笑聲……

那相柳的九顆頭分別各自相覷,并笑著說:

“這丫頭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

“剛才那只龍主是不是很喜歡這女子?”

“這丫頭身上帶有龍息,吃了會不會有后患?!”

“這丫頭的龍息很奇怪,多半不是正宗的吧?”

“她好像帶著丹珠呢……”

“吃了吧?饞死我了!”

“就算是哪個龍主的老婆,又怎么樣啊?!咱們把她吃了后,立刻就躲往蠻荒,誰也找不著咱們!”

“還是不要節外生枝,趕路要緊啊!時間不多了!”

“怕什么?還有三年才到一千歲,那以前到八荒就沒事了!”

……

這是一只九百九十七歲的九頭相柳。

它本居住在位序四十九的淵海國,四五百年來肆意作惡。

偏偏淵海國龍主與麒麟主相年紀均尚幼,一個不足百歲稚齡,一個也就是先代的短命龍主留下來的麒相,亦是只得三五百歲;加之位序靠后的國家也甚少得到五大帝國的關注,結果整個國家竟淪落到被這只妖物給生生控制住了。

也不知相柳到底是如何想的,它完全不擔心什么報應輪回,更不理天譴說法;只在淵海國食人為樂。

它也頗為忌憚龍主滿百歲之后,龍身威力將會大增;即便五氣不若它的數百年修為,但威力卻遠超普通妖獸的能

第一百章 狡猊契約

“這種事情……以前沒做過。”

狡猊淡淡地回答,仍舊不喜不怒,毫不動氣,“所以不知道。”

七月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你不會想說試試看吧?能先放我下來嗎?相柳的五氣很惡心……你特地將它的枯骨、五氣均維持不散,到底是想殺我呢,還是想救我?”

狡猊想了想,回答:“還沒想好。所以我說:別回頭。一般,提出契約后,雙方應允,則可會面,表示契約達成。這是闇界簽訂契約的規則。但是……上一次……”

七月登時明白:“上一次,我們就見過啦!呃,那第一次是算什么呢?”

狡猊皺了皺眉,回答她:“第一次,是以十萬生靈救你一命。不過,你還用五氣與壽命喚了崔嵬帝主……我不能白跑一趟,當然就取了那些士兵的性命了!第二次,本要達成契約,不料被青龍給攪和壞了!這一次,我打算重新來一次……沒想到你還是不肯乖乖聽令!嗯,幾萬年的規矩,不可以這么隨便地破壞……留下污點,很不舒服……”

“……我發現,”七月撐大了雙眸,瞪住狡猊,“你比趙湨還要無聊!”

“青龍嗎?”狡猊問道,“這是完全有可能的啊,因為我比他要空閑。”

“……”

隔了半晌,山谷里響起一個尖叫的女聲:

“臭狡猊!你到底放不放我下來啊!!!!!”

“……我還沒想好。”

“……婆婆媽媽!”

“……”

“娘娘腔!”

“……”

“優柔寡斷!”

“……”

“大笨蛋!”

“……”

數日后。

在陽紆山。

某個深谷底。

不吃不喝被吊在半空,又堅持不懈罵了許久的女子氣餒了,終于投降,只有氣無力地問:“狡猊大人,您決定好了沒有?!”

“……再等等,我馬上就想好。”

“……我很想吐血。”

“我又沒打你,無緣無故怎么會吐血?莫非你有肺癆?”

“肺癆這樣的詞語你也曉得?!!”

“闇界統掌**三界宗動十二天的黑暗之道,曉得幾個詞匯算得了什么?”

“……那你怎么不曉得吐血背后的指代意思?”

“因為我不想知道。”

“……”

“……”

“現在決定好了嗎?再不決定,我就餓死了。”

“你有紅龍的血在身上,餓不死的。”

“……胡說,我現在就覺得餓得前胸貼后背,正在慢慢死去。”

“你不信可以慢慢試。”

“……”

可最后的最后,狡猊似乎總算是想好了,但它卻也沒再提契約的事情;竟是什么也沒說,放下了聞人七月,然后就在倏忽之間消失了。

七月大大地松了口氣,暗叫運氣!!經了這數日的驚嚇,

第一百零一章 環肥燕瘦

看到那支翡翠卷草云紋玉簪,七月肩上的幽鳥發出極其清越的“滴瀝瀝”一聲叫,欣喜地撲了過去,單足牢牢抓住,一邊叫道:

“這是什么?這是什么?好生漂亮!好生漂亮!幽幽好喜歡!幽幽好喜歡!”

“……”

七月呆了一呆,這才想起剛才過來孟陬皇城之時,隨手將幽鳥從蛋里給孵出來了。

說是孵出來,其實也就是信手一揮,將蛋殼外的五氣束縛解去,令它迅速出殼而已。

這幽鳥倒也奇特,一出生就能或飛或立,也能說話唱歌,極為伶俐。唯一不足之處就是身量委實太過細小,雖嬌嫩可愛,卻也嫌脆弱了些。

“這是……簪子,插在發上用來固定發髻的,”七月解釋給幽鳥聽,“不過……這簪子已經不是我的東西了……別人的物事,不可以隨便拿的。”

幽鳥聽了,看起來十分失望,它歪著頭想了一陣,說道:“那幽幽可以住在這里,這里!每天看著它,每天看著它!”

七月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這里的主人很兇的,他是一條很大很大的龍……你住在這里,他會吃了你的!”

“……”

“啊,對了,為什么你一生出來就什么都知道呢?!”七月實在耐不住好奇,不由得問。

“幽幽早就生出來了!早就生出來了!幽幽在媽媽的肚子里,再后來住在蛋殼里,什么都看到,什么都看到!什么都聽到!什么都聽到!”

“……”

“有三個男人,三個男人!搶走了幽幽的蛋殼!搶走了幽幽的蛋殼!然后,又來了一個男人,再從那三個男人手里搶走了幽幽的蛋殼!搶走了幽幽的蛋殼!然后,然后,幽幽就睡著了,幽幽就睡著了!醒來后,就看見姐姐你,就看見姐姐你!可是……可是……在頻山,在頻山……那山叫頻山,那山叫頻山,媽媽說的,媽媽說的!在頻山的時候,幽幽什么都會!幽幽什么都會!幽幽知道幽幽,將來要去山外的世界,將來要去山外的世界!”

“……”

“姐姐,幽幽知道你是女人,是女人!你叫什么名字啊?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七月。”

“月姐姐,月姐姐,你要幽幽傳話嗎?幽幽有個嗉囊,嗉囊;可以裝很多很多的話!很多很多的話!”

“……還是不要了。我們走吧……”

七月再一次看了一眼那支放在相思木筆筒內的翡翠卷草云紋簪子,慢慢地說道。

陽光下,綠色的簪子依然在閃光;當目光繞著簪身輕輕地轉動之時,似乎可以看到青色和金色兩道光芒纏織交匯,折射出更加濯麗的色彩,加之翡翠綠玉色潤玉澤,映襯之下,愈發奪人眼珠。

聽李劭說起來,這原本

第一百零二章 南荒重逢

南荒河。

聞人七月興致盎然地看著周圍的景色,贊嘆不已。

八大荒的南荒河真是怎一個雄闊宏偉可形容啊!!持續轟鳴的寬廣大江怒濤狂吼聲勢奪人!映著晴朗燦爛的湛藍天空,浪濤翻滾起沖天水幕,壯美景色令人咋舌。

那是與靈澤國泌水大河完完全全的不同的地方!

泌水陰霾密布,沉黑壓抑;而南荒則陽光晴好,燦爛明媚!

只因,泌水畢竟是弱水。而南荒河,則是普通的大江大河;惟地點存在于八大蠻荒而已。

在南荒河中多巨大礁石,因著阻礙,導致江水變作激流;原本就急的水流到了石邊則更是咆哮著,像是在宣泄久遠亙古以來的憤怒。越往下流看去,就越感覺礁石林立,雜亂無章;若有船來,則根本找不到路。而江水,也只能在亂石之間回旋,沖擊,激起千堆雪。

于是,在陽光下,飛到半空的水花泛動著神秘的白光。巨浪撲來,水浪擊起的水霧在陽光下化作一道迷蒙蒙的虹;南荒河的周遭亦有山系,于是便就真正成了聲震山谷,氣噴云霧,冷風颯颯,砭人肌膚。

此河彎彎曲曲地走勢極長,凡不知其長有幾,世人皆言許有數百數千里,可惜無人親眼得見過;而見過的人,卻都已經死了。

大約順流而上,可行至天邊吧?!

站在江邊,自有一股涼氣沁入心脾,頓感心曠神怡。

任隨風吹長發,任隨江濤怒吼,制造出驚心動魄的轟隆聲響,竟是可以泯滅一切人間煩愁。

七月凝視著江心的浪濤,看著咆哮著的江水向著她奔流而來,心情漸漸開朗起來。

多么像是山洪暴發,已近在咫尺,根本就逃不脫命運的肆掠和磅礴。

人世間的事,就是這樣。

一切都是命!

正欣賞著南荒河的景色,驀然間“啪啦啪啦”騰起一陣水花,水中翻飛出一條帶翅飛魚!

七月張大了嘴巴,愣愣地看著:

蠃魚,邽山,南荒蒙水出焉,南流注于洋水,其中多黃貝(注1);蠃魚,魚身而鳥翼,音如鴛鴦。

這樣漂亮!

青碧色如翡翠般的魚身!艷若秋日紅楓的魚鰭!還有一對雪白透明仿佛張開擺平蹼膜樣的翅膀!!

蠃魚似乎看到七月正呆呆看著它,閃亮鮮緋的眼珠子轉動了好幾下,張開嘴作出大笑的形狀,竟然在半空飛了兩圈;復又停頓在原來位置,輕輕拍動翅膀回視七月,頗有挑釁逗弄的意味。

七月見狀,玩心大起,立刻運起風之氣,一個躍騰到了空中,向著青紅色的蠃魚飛撲而去,立心要捉住它。

那蠃魚看出七月的心思,趕忙一個展翅甩尾,扭頭飛向更南面——那南荒河的上游蒙水而去。

七月自然緊緊跟住,時不時地挺身踢腿,彈躍一個猛

第一百零三章 瘧疾熱病

云海國。

額米爾州,盧戎府。

盧陽郡,盧越縣,縣外。

盧石山。

七月已經一口氣走了三里路了,可是身后仍舊跟著喪門星。

這條死龍到底要做什么?!她有些郁卒又忿忿地想著,卻又無可奈何。

既然他沒打算殺她,那么跟著她打算做什么呢?

青龍主廣發公函至各個國家尋找她的消息也略有所聞,難道……紅龍改了主意,決定娶她做皇后,然后青龍才來找她的?莫非他也同狡猊當日一般,始終沒決定是否要殺她,所以就緊緊跟住,偏又不言不語?!

算了,直接無視吧。當他空氣,順其自然。

七月下了第二個決定。

實在不行,就看成是房間內養眼的公仔又或是在街上突然出現的偶像明星,反正和自己無關無系,純觀賞。

這樣一想,她的心里仿似再一次地醍醐灌頂,突然之間落了一塊巨大的石頭,于是便在須臾之間全部想通透了;而腳步也隨之輕快起來;甚至連口中都開始哼起不知名的小調小曲兒……

盧石山是一座很妙的山。

尤其是,對于現在腹中饑餓,擂如戰鼓的七月來說。

天有點黑了,所以她初時沒有發現,但走近了就看得分明,原來滿山都是紅艷艷的柿子!這是一座柿子山!!

對于素界的四季,七月永遠覺得頭疼萬分。她永遠不知道這個四季如春的世界里,植物們開花結果的時間。似乎,它們是愛什么時候開花,就什么時候開花;喜歡什么時候結果,就什么時候結果!

非常,非常的任性!

不過,能在農歷五月陽歷七月里吃到柿子,還必須得感謝它們的任性了呢!

說起來,似乎是顏朗上將軍曾隨口提過:素界的氣候與季節原本是正常如如人間界,是十分分明的四季;后來,又是因為泌水大帝的緣故,才變成了如今的樣子!

不過,像是春城昆明一般,不好么?

為什么顏朗卻一副很嗟嘆的口氣?像是泌水大帝做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一樣!

七月蹭蹭蹭地跳上斜坡,她心中早選了一棵長勢最好的柿子樹,再瞄中一個最大最紅的柿子,輕輕一躍挺身伸臂摘了下來。

接著,她卷起左手的袖子擦了擦柿子,便要塞入口中,卻橫過來一個手臂攔在了她的嘴唇前,恰恰擋住了那鮮艷可口的大紅柿子。

見狀,七月怒目看向忽然出現在她身側的男子:“干嘛?!我剛用五氣探測過,這山是無主的;柿子也不屬于任何人私有……為什么不能吃?再說,這里是云海國,你又不是范帝……啊!我知道了!你想餓死我!!”

男子肩上的幽鳥嘰嘰喳喳地開口:“沒有!沒有!月姐姐!沒有這個意思!陛下沒有這個意思!我知道,我

第一百零四章 黑色罪戀

七月艱難地開口:“哥,……大媽,嗯……媽媽……對我很好……”

聞人熙直了身,笑笑說:“很好么?嗯,我要是把昨晚的那件破襯衫穿回去,她一定又把這筆賬算在你頭上吧?”

七月搖了搖頭說:“也不會……樣樣東西都不差的,和哥哥用的一樣,什么都沒缺過我……”

聞人熙站在中山路上,忽然放開了七月,往后退了一兩步,定定地看著她……

直到七月心虛地低下頭,然后再抬起頭,鼓足勇氣想要再自圓其說地辯兩句的時候;男子卻又笑說:“以后,我每個禮拜都回來一次。 這事,你不要告訴媽了;地方……嗯,就在前面彩球坊見面,好不好?”

這算是約會?!

七月心里想,卻根本不敢問出口。

好!當然好!她覺得一切都像是在做夢一樣。

黑色的夢,偏偏帶著一點綺麗的艷紅。

像是鮮血涂成的桃花,奪目耀眼而滿是殺意。是不是只要對方出色,英俊,瀟灑,多金;然后,是誰都不重要?!什么殺父仇人……滅國強虜……妖魔鬼怪……都可以!

而她的對象,不過是堂哥而已。

太小的CASE。

看看《花音》,那可是父女!看看《花冠安琪兒》,那可是親兄妹!!

……

一切皆有可能……

于是,做完了心理建設后的七月,開始了如同坐著云霄飛車般的刺激旅程。快樂著,害怕著,期待著,推拒著;就這樣開始了與自己的“哥哥”聞人熙的曖昧關系,似戀非戀,似情非情,卻越陷越深……

之后的三年,過得飛快。

而在二〇〇五年五月里,聞人熙終于飛往葡萄牙科英布拉大學繼續進修;由于國外不承認國內的學士學位,必須重新選擇大學專業,完成學士學位的攻讀;再進入研究生以及博士生的學習進程。

老人說,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

老人說的話,總是有道理的。

最后,透風了。

當然,變成了龍卷風。

一陣席卷聞人景村的四口之家的巨大龍卷風暴。

事情的緣起,始于每周一次的見面。

寧波不是一個特別大的城市,尤其是生活規律始終家、單位、食堂三點一線,又習慣性地屯駐在老三區的老派人們中,有那么幾個看到了這對親密走在姚江邊的青年男女,且形容令人眼前一亮,不由自主地記憶深刻;而其中也正有認識聞人景村、朱婉玉的三姑六婆存在……

八卦之心,人皆有之。

沒有的事情都能說成有的;更何況如此明顯的曖昧;更何況竟然是發生在一對兄妹之間,即使只是戶口本上的親兄妹。

得知這個消息后,已經是聞人熙出國后的事了;本來聽著同事竊竊偷笑,看著揶揄

第一百零五章 陽炁之約

七月醒來的時候,看到簡易而細致、初具方形藻井(注1)規模的屋頂;而自己則躺在一張普通的床上,和人間界一樣的沒有架子或承塵頂蓋的床。

依然頭痛欲裂,像是白日夢魘之后的遺癥。

她呆呆地坐起來,看著身上全然換了的干凈衣衫和蓋著的薄被,還沒想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聽到門開的聲音,趙湨從屋外走了進來。

“你醒了?”

三個字,他說得有點輕飄飄的柔。

腦子里還是一團漿糊的七月不自覺地問:“這里是哪兒?”

趙湨背后傳出幽鳥的聲音:“月姐姐,月姐姐,這里是盧石山,盧石山,云海國的盧石山!”

話音未落,單足的小翠鳥就撲棱棱地飛到了七月的跟前,繼續叫著,“月姐姐,月姐姐,你醒了?你醒了?你都睡了快有半個月啦!!”

七月呆滯了一刻,才喃喃說道:“咦,蠃魚呢?!”

幽鳥即刻回答道:“它回蒙水啦,它回蒙水啦!它有事情要做,有事情要做!”

“……”

似乎說完了所有可以說的話,氣氛立刻又陷入僵持的膠著狀態。七月皺了皺眉頭,低下頭,立刻就看到身上被換掉的衣服。

那套臟兮兮的,差不多穿了兩年的麻布衣服不見了。

但換上的卻也不是什么新衣服,看著挺眼熟;下一瞬,她想起來:這是那兩件托彥崈交還給趙湨的兩件深衣中一套,荼白色的那一身。

咦,這衣裳他沒丟掉嗎?

趙湨看了七月一眼,說道:“不是的。”

七月順著他的話問:“什么不是的?”

趙湨慢慢地回答:“不是原來的。原來那兩套,我燒了。”

“……”

“新的未必就不如舊的。”

七月忍不住駁斥:“那為何不換個樣式,換個顏色呢?”

趙湨語氣平平地說:“因為看慣了。懶得再換新花樣。”

“……”

總覺得這大爛龍在打什么語鋒啞謎什么的,七月憤憤地想著,來素界后,最煩最煩的事就是每個人說話都說一半,還有就是自以為高深地說些字句,偏偏就是不給她解釋。

于是,她開始挑釁:“不說衣服……為什么你不殺我?幽幽說都半個月了……你還要留著我做玩物么?一切都塵埃落定了,再沒什么花樣可以耍出來了。”

趙湨問:“我什么時候說要殺你了?”

七月大膽地盯住他,毫不避讓眼神,一字一句地說:“在狄泉的時候,我感覺到你的殺氣。你很想殺了我。不會錯。就是你給我玉帶鉤的那一次。”

趙湨聽了似也想起了當時的情形,他微笑起來:“是么?表現得……有那樣明顯么?”

七月毫不遲疑地回答:“是!一直都是!”

青龍交

第一百零六章 神隱來客

陽炁國,在素輪非天域界位序二十七。

地處西北。

是西北大荒直至中原地帶的廣仁國這一方向上,處于中間地帶的一個中等大小的國家。

而位序四十六的云海國則在東南大荒。

從云海國前往陽炁國,幾乎是橫貫素輪非天域界半個世界了。

本來七月以為,只要趙湨現了龍身,一個飛騰立刻就到陽炁國;就算要陪他玩遍整個陽炁國,九州十府至多卻也不過個把月的時日。

哪里知道青龍竟然在盧越縣買了一輛最簡單的雙曲轅單駕縱長方形封閉式馬車作為代步,慢悠悠地開始陽炁之旅。

這一匹馬兒,拖著一個大車廂,里面還有兩個大活人,幽鳥的分量忽略不計……即使素界的馬兒與人界的馬匹迥異,可這速度也……讓人心憂得很……

按照一百公里一天來算,七月不禁擔憂:會不會走上好幾年啊?!

第二天則更慢,又是打尖吃飯,又是購置一些雜七雜八不知所用的物事,簡直就是在磨蹭拖拉浪費時間;最后七月終于忍不住了:“從這里到陽炁國,這樣的速度,得走多久啊?你不能直接帶我過去嗎?”

趙湨:“這兩年累得很,一直在親自打理朝政,難得終于又脫身了,自然要好好休息一下……悠然自得地游山玩水,不是很愜意么?”

七月:“打理朝政不是你該做的事情么?丟給樊相本就很無恥了,現在……你……你完全是故意的!”

趙湨:“完全沒有。”

七月:“……”

幽鳥:“其實……月姐姐,陛下是因為你身子不好,才走得慢的……”

七月:“幽幽你閉嘴啦,叛徒閃邊去!”

幽鳥:“嗚嗚嗚……滴麗麗,唧唧喳……”

第三天,七月終于忍不住問趙湨:“你……你……是怎么找到我的?你怎么知道我在南荒河?”

趙湨坐在車駕位置上,輕描淡寫地回答:“你殺了化蛇后,侖墟山主陸吾令我所派的信使將此事告知了我。自從我在各國發出公府檄文后,我猜你肯定是沒法子在民間隨意走動了……我可沒教你變化容顏的法子;況且就算教了,你也不會用的……所以我往八荒遣了蠃魚、天狗(注1)、肥遺(注2)、畢方(注3)、滅蒙鳥(注4)、當扈(注5)、青鳥(注6)、比翼鳥(注7),它們幾個唯有蠃魚正在南荒河,發現了你的蹤跡……”

七月本想質問他一句為何要尋她回去,轉念一忖這條龍不想說的話多半又開始打太極避了去,便只問自己感興趣的:“比翼鳥?還真有比翼鳥?”

趙湨:“自然是有的。”

七月:“你以前是有講過,不過可沒說你就有。”

趙湨:“我那時候是周壅川,周壅川當然沒有這類鳥兒。

第?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真人游戏名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