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富士康小說網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九尾阿貍-第1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員6選?br />
蘇貍不曉得水水和皇甫姍甚至莫奇森甚至祈燁甚至袁宏緊追著自己不放的原因,但是尖銳的第六感就像是女巫針芒一樣的眼睛,看到了這一切背后的迷霧重重。

雖說大霧見晴天,但這晴天,終歸是在迷霧之后。

當霧靄濃重,月華透不過這深沉,目光也觸不及那玉盤的潤瑩。我們所有能做的,要么伸手撥開它,要么閉上眼睛等待黎明。

而蘇貍最擅長做的,除了等待,就是先發制人。

她是一個兩極分化的人。對她來說,當面對一個劫難,要么渡,要么死。就這么簡單,沒有別的退路。

本故事,純屬虛構。

第八十三章 莫使金樽空對月1

當蘇貍從醫院醒來,陽光細細正好透過窗子照進房間,整個房間里一派明亮,明亮的有些刺眼。

可是蘇貍的心卻如何也亮堂不起來,如同被亮光刺得睜不開的雙眼,只有陰暗。

她們,該已經下手了吧?

最毒婦人心,其實說的也不完全對。婦人也是人,人性本善。只是長久以來的社會制度和規則逼著她們玩弄心計,笑里藏刀。說起來,罪魁禍首還是制定規則的“人”,這個“人”,可以是掌權者,可以是**。

**總是無窮的,無論是人還是其他物種。

如同雄性看到雌性本能的反應一樣,人一旦擁有了**,就饑渴如狼。無論男人還是女人。

蘇貍輕輕閉上眼,將桌子上的保溫盒隔離在視線外。

她學會了逃避,逃避一切讓她不安的東西。

可是,逃避不是任何時候都能做到的。

“蘇大小姐~”

蘇貍不用睜眼,但是用鼻子聞,她就已經知道是誰來了。

“好久不見啊!”皇甫姍身上濃郁的香味撲進蘇貍鼻子里,蘇貍不禁皺了皺鼻子,想要打個噴嚏來消化這突然造訪的味道。

“好久不見。”既然別人都笑著跟你打招呼了,你也不能怠慢了人家。不管人家來這里是不是想要怠慢你的。

與人為善。她永遠記得這幾個字。

上善若水,若水一樣利萬物而不爭,融萬物而不厭。她雖做不到水這般柔美,可是追逐,總是被允許的。

水水一臉妖媚,嘴角上揚,一副勝利者的姿態:“蘇大小姐還是將那本書給我吧,我或許可以稟告莫大人讓你少吃些苦頭。”

蘇貍眸光淡淡,視線越過兩人落到玻璃窗外的陽光下,不答反問:“你們把王大媽怎么樣了?”

皇甫姍聞言挑眉。她沒想到蘇貍竟然都知道這一切。

“嗯哼!那個老婆子!”水水聞言黛眉緊蹙,一副憤慨之樣:“竟然被她逃過一劫!”

陽光下的蘇貍嘴角輕輕揚起,心里的石頭終于落下。

還好,還好。

皇甫姍的眼神一直緊盯著蘇貍的神情,那嘴角的淺笑將她刺痛。

這一切都被眼前這個看似弱不禁風的女孩算計著。她們這是挖了坑給自己跳,搬起石頭又砸了自己的腳,可憐還以為疼的是對方。

“你都知道的,對吧?”皇甫姍有些氣憤。

她從小到大還從未吃過這么大的虧,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她發誓!

“我想知道,你們究竟是要干什么。”蘇貍將視線收回來落到皇甫姍的臉上,重復道:“你和莫奇森,想要干什么。”

皇甫姍綠色的眸子與蘇貍黛綠的眸子碰撞在一起,暗流涌動。

目光的角逐,就是心理防線強弱的戰爭。事實證明,被動者往往會以失敗告終。

皇甫姍忽然笑起來,轉過身走到窗邊看窗外的飛鳥:“不過是為了一樣東西。”

蘇貍臉色微異。片刻之后忽然也笑起來:“不知是什么東西能得各位的賞識?”

本故事,純屬虛構。

第八十四章 莫使金樽空對月2

“月…光…石。  ”皇甫姍轉回身,看著蘇貍的眼睛一字一頓的說。

蘇貍嘴角笑容不減,沒有搭話。

月光石,月光石。果然還是被人惦記上了。她的母親說,在見到七夜之前,這月光石絕不能被外人知道,否則后患無窮。她只當是嚇唬她,沒成想倒是真的了。

可這月光石,到底有什么用呢?

“哎,蘇貍。”門忽然被推開,一張長了幾顆青春痘的臉還有一只眼睛落進幾個人的視線里,順帶那張臉下的一大捧花。

唔,花顏與他,可真是滑稽。蘇貍心里這么想著,卻忘記了他不該知道自己名字的。

“呀,皇甫姍也在啊!”何西開門一見都是熟悉的面孔,不禁興奮的手舞足蹈:“早知道你們認識蘇大美女的話,我就不用費那么大的周折來找她了!害的我還欠淺易一個大人情!”

“哎!我要早知道的話你認識這么多美女的話,還會讓你欠人情么?!”淺易白眼翻的黑眼珠都看不到了,鼻孔朝天的哼哼。

“這么說那個人情就算了?不用請你出去玩一趟了?”何西一聽這話樂了,拍手道:“太好了太好了!淺易你真好!”說著就要抱上去。

淺易一把將他推開,一副親兄弟明算賬的表情:“哎哎~你離我遠點。這人情你已經欠下了,說過的話不能作廢。況且,你認識這么多美女竟然不告訴兄弟,有色性沒人性,對得起兄弟么?對不起吧?對不起就又欠了我一個人情,等著慢慢還吧!”

“你怎么可以這樣‘‘‘‘‘‘”何西一副幽怨的神情。

兩個人熱火朝天的理論,完全把房間里其他人給當空氣忽略了。

忽略別人的人向來毫無意識,被忽略的人卻已經怒不可遏了。

“你們要算賬回去算去,在這里吵什么吵?!這是醫院知道不?”水水一張俏臉正因為剛剛的事情被氣得扭曲,這會兒何西和淺易正是撞到了槍口上。

“你知道是醫院你還大聲嚷嚷,有沒有公德心啊!”何西一副你錯了的表情責怪道。

這下水水完全被氣得失了理智了,揚手就要給何西一巴掌:“無恥!”

“水水!”皇甫姍叱喝一聲,看了蘇貍一眼,厲聲道:“這么大的人了還不知道控制情緒!”

水水被皇甫姍一聲斥責,生生將心口的怒氣壓下,用眼神秒殺過何西后冷“哼”一聲扭身開門出去。

皇甫姍眉眼微瞇了瞇,朝何西兩人笑了笑道:“你們別介意,她性子向來這樣。”

“這樣好,這樣好!”何西笑得爽快:“烈火脾氣,跟草原上的烈馬一樣!”

“呵呵~~~你們聊吧,我們先走了。”皇甫姍微微點個頭,朝蘇貍看了眼道:“回見~”

蘇貍微笑回道:“慢走~”

“哇哇,原來你們認識啊!”皇甫姍前腳剛走,何西就一屁股坐到蘇貍床邊,湊到蘇貍臉上看來看去:“臉色這么不好,親戚來了么?”

親戚。。。。。。蘇貍額頭上流下大滴大滴的冷汗,心道:“何西你是不是個男的啊!”

淺易在一旁也只管憋著笑,看蘇貍面紅耳赤。

真別說,蘇貍這次暈倒,大半還是因為大姨媽來了鬧騰的原因。

本故事,純屬虛構。

第八十五章 莫使金樽空對月3

等周日晚上回到宿舍,蘇貍才覺得又回到了真實的世界,一個嘰嘰喳喳,有說有笑有鬧有嗔的嘈雜世界。

她有時候覺得,過去的一瞬就是一場夢,虛虛渺渺的,讓她抓不到手中,收不進記憶力,才因此沒有安全感。只有將整個身子都融在陽光下,感受到或深或淺的溫暖時,才讓她有了一絲存在感。

她不喜與人接觸,因為她覺得人心骯臟。對于一只妖精來說,人類,未免太過于污穢。就像晴空萬里無云與豆蟲滿地生的對比,一種賞心悅目,一種毀人耳目。

看人,也是一樣。

在蘇貍眼里,人只分為兩類。一類是別人,一類是自己。別人之所以是別人,是因為主觀上不把他或她放進心里去。這類人或許可以是朋友,不過也只是蜻蜓點水,萍水相逢。而另一類人,是自己。是把別人的靈魂都收進自己的靈魂里,然后一同發酵,或成醇厚的酒,或成明年的樹。

而現在,蘇貍只覺得周圍都是成為別人的那一類人。

她們吵吵鬧鬧,開心時仰頭大笑,生氣時怒目相對,小脾氣小性子碰撞出一個個火花,瞬間明亮,倏爾不見。

這樣的世界很吵,很簡單,很溫暖。可是不屬于她。

她不知道該以怎樣的姿態參與到她們之間,跟她們討論那個男生帥氣,那個男生讓她們心動,什么衣服該配什么鞋子,什么顏色適合什么膚色。甚至于,蘇貍連她們討論的童年都理解不了。

她要如何理解呢?她是一只沒有童年的小妖精。

從未有過的孤獨感席卷而來,她覺得自己身處一座孤島,旁邊零零星星的那么多同伴,仿若海水里的浪花一樣隱匿,不被她看見。或許她看見了,她們也看見她了,只是當作不知,或者當作知道,知道她是一座沉默的孤島。

她本該就是一座沉默的海島,也許大多數同伴都這么認為。

何須解釋呢?那是完全沒有必要的。有的人,你無需解釋;有些人,你解釋了也無濟于事。

于是蘇貍釋然,只微笑著看她們將這片世界嘈雜,聲聲不息。仿佛是一個修行的高僧在看一群紅塵中人插科打諢。

蘇貍忽然覺得很開心。單純的開心。

她從熱鬧中嘗到了安靜,屬于心的安詳與寧靜。

沒有什么比這個更讓人開心的了。

“哎,蘇貍,你們哪里有什么好吃的啊?”易欣問道。

蘇貍似乎腦子還在安靜的混沌中沒有反應過來,微笑著眨眨眼,沒有搭話。

“哎呀,我們的世界你不懂。”慶惠道。

“我們繼續繼續!”白芷興高采烈,一時語無倫次:“那個,我說,不是‘‘‘‘‘‘哎呀我剛剛要說什么來著?”她一著急就說不出完整的話來。

蘇貍眼瞼低了低,嘴角的笑有些僵硬,站起身從書架上抽出一本《唐詩》來看。

她始終還是有些落寞的。她們的世界她進不去,她的世界她們進不來。

她們原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呵!沒有相似的記憶,沒有相似的童年,甚至沒有相似的生活區域。

她們之間有一道墻。

本故事,純屬虛構。

第八十六章 莫使金樽空對月4

心墻。

蘇貍慢慢沉下心,將所有的聲音摒除在耳外。

每當她靜下心來,她就重又是那個寧靜的她,如湖如潭如冷月,深沉而高傲,絕妙而冷清。沒有人理解她喜歡安靜的原因,就像那么多人知道奇葩兩個字卻沒有自知之明一樣;這原本就是主動與被動的關系。

許多人被動的成為一種人,而始作俑者卻始終歇斯里底的潛意識把這些人當成這些人。

蘇貍裂開嘴唇無聲的笑起。

她的心思就又深了一層。

其實無關深淺。俗話說起來,無非就是傻不傻的問題。大智若愚,無非就是如此。

蘇貍是個神秘的人,所有見過她的人都無一例外的這么評價她。所謂神秘,是蘇貍很少講話。沒有講話就沒有交流,沒有交流就沒有了解,那也沒有所謂的相知了。

有句話說什么來著?沉默是最可怕的敵人,因為你看不到沉默者的思想走向。

人總是對不可把握的事物懷有未知的恐懼感。

當然,這說的只是正常人。

而何西,向來不是一個正常人。

新學期邁上正軌,該上課的上課,該逃課的逃課,該戀愛的戀愛,該孤獨的孤獨。

蘇貍像往常一樣抱著本書走在晨曦里,面無表情。

臉上有個表情真是一件痛苦的事。蘇貍邊走邊想。

新生是要上一年的早晚自習的,這對于熬了無數個日日夜夜才脫離苦海的莘莘學子們無疑是個痛苦的枷鎖。不過幸好紀律并非如所說的那么嚴格,所以各類一個月之后,幾乎沒人會早起出現在教室里了。

大學教給蘇貍的第一個道理就是,條文是寫給人看的,執行是不需要被提及的。

“嘿!”

路邊的草叢里忽然蹦出一個人來,蘇貍還以為蹦出來的是野狗。

唔,這學校里最不缺的就是野狗野貓了。

“半路蹦出來個眼睛狗?”蘇貍眼睛瞇了瞇,將眼鏡框下的那張痘痘臉拒之在瞳孔之外,挑眉道。

何西臉色黑了黑,一時想不起來怎么罵人了。

當奇葩遇見奇葩,敗下陣來的肯定是不淡定的。

“你你你‘‘‘‘‘‘‘‘”礙于光天化日之下他要注意形象,何西氣得臉都紫了,手指顫抖跟中風一樣,卻還是沒罵回去。

不是他不罵,是他沒想起來怎么罵她。

“你咋就這么淡定了呢姑娘?”淺易研究起蘇貍來,就跟研究稀有物種一樣,那眸子里奇異的光芒晃花了太陽娘娘的鈦合金金眼。

蘇貍眉梢微動,沒有理他,繞過他們徑自往前走。

“哎,姑娘!”淺易追上前去,擋住蘇貍的去路,“這張表格你填一下唄!”

蘇貍低下眼瞼看了眼,是瑜伽社招新報名表。

“不要。”蘇貍吐出兩個字繼續朝前走。

“你們宿舍的都去哎,你不去么?你也太孤僻了吧?!”淺易在后面喊道。

蘇貍停下腳步,閉眸兩秒,然后回過身來,伸出手道:“拿來。”

“嗯哼!”何西鼻孔朝天,抱肩斜斜站在那里:“不是不要么?!”

蘇貍看了他一眼,朝前一步將表格拿過來,然后回身朝教室走去:“謝了。”

本故事,純屬虛構。

第八十七章 莫使金樽空對月5

宿舍的都去,她不能不去。就像淺易說的,她不能太孤僻。

孤僻是不合群的意思,這不是她想要的。

她想要一個正常人的生活,既然沒人能給,那她便自己去拿。

從出生那一刻開始,就注定了她自給自足的命運。沒有完整的血緣,沒有正常的母愛,沒有歡快的幼年,甚至沒有平凡的接觸與交流。從她學會開始思考那一刻,她就明白,幸運女神不會眷顧她,上天眼里也沒有她這個半人半妖的生靈。她杵在一個尷尬的地帶,沒有人為她的歡喜而歡喜,為她的憂愁而憂愁。甚至,只要是倒霉的事,必定落到她身上。

她慢慢學會了逆來順受,順其自然。

她不知這樣是對是錯。

人定勝天,她原來也是信以為真的,并得到了信任的成果……………她成功的活了下來。

只是沒人知道,她活下來是不是一種幸運。還是,這是她命運的悲哀的延續。

日薄西山,黑鳥遲暮。

浣溪橋下細水流。

蘇貍晚歸,落下她們身后好遠。

夕陽下,原本荒草凄凄的浣溪竟然也有了些美感。蘇貍心思微動,放慢了腳步。

嘴角微微勾起,心里萌生出一股喜悅感。

“哎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剛剛沒注意到前面有人‘‘‘‘‘‘‘‘”

因為偏過了頭去看橋下的河水,竟然沒注意到對面迎面疾步走來的人。那人似乎也沒當心,撞到蘇貍身上,蘇貍懷里的書散了一地。男生連忙道歉。

“沒事的。”蘇貍輕輕搖頭,蹲下身將地上的書撿起來。

“吶,還有一個。”男生將書遞給蘇貍,再次道歉道:“不好意思啊!”

“阿貍你快點兒啊!”慶惠她們停下腳步回頭喊道。

“沒事。”蘇貍撿起書也沒看那男生,繞過他徑直朝前跑了幾步,“來了~”

男生看了眼蘇貍的方向,也沒放在心上,繼續快步離開。

吃過飯,在街上逛了一圈,已然天黑。

“哎,蘇貍,瑜伽社報了么?”白芷問道。

“嗯。”正拿本《木槿花西月錦繡》看著的蘇貍點點頭道:“報了。”

“哦耶!那我們一起去面試吧!”易欣歡喜的拿起包就準備出門:“你們快點兒!”

瞧,她就是個急性子。

“面試?!”蘇貍不禁疑惑。

社團還要面試么?

“嗯啊。”慶惠仰頭將一顆糖接在嘴里,“我們要去面試不交錢的那個。”

“什么?”蘇貍一頭霧水。

參加社團還有不要交社團費的么?

“你笨死了!”白芷收拾好,換上鞋子道:“社團骨干唄!”

好吧,是蘇貍頭發場見識短了‘‘‘‘‘‘‘她一直以為是交了錢直接練瑜伽去的來著。

面試骨干成員,那就去吧!

蘇貍這次真是趕鴨子上架了。她要知道是面試這個,怎么著也不會把淺易手里的表格接過來。

今天貌似許多社團都面試的樣子,人頭攢動,看的蘇貍心情煩躁。

慶惠幾個拉著左繞右拐,進了教學樓找到面試的教室。

“麻煩請在門外等一下。”幾個人正要推門進去,一個同學攔住了她們的去路:“里面正在面試,你們稍等一下。到你們的時候會通知你們進去的,不好意思。”

本故事,純屬虛構。

第八十八章 莫使金樽空對月6

唔,等了不過一會兒,就蒙頭蒙臉的進去了。也不知道都問了什么,蘇貍只覺得腦袋蒙蒙的,然后結束的時候被通知說下次復試時間另行通知。

不過兩天,便有短信發來,通知復試。要蘇貍她們把學號姓名發過去。

發就發吧。蘇貍混混沌沌的就依照要求回了信息。

“哎,號碼多少?”慶惠最是馬虎,短信寫好了才問要號碼。

“你干嘛吃的?!”易欣翻了個白眼,手指一按也將短信發了出去。

“1########15。”蘇貍看了下手機道。

“最后兩個數字是15么?”白芷突然問。

“唔‘‘‘‘‘”蘇貍再次看了眼手機,確定的點點頭,“我發的是尾號15的號碼。”

“不是吧?”易欣將手機重拿回手心里,瞪大眼睛湊近屏幕仔細看了會兒,突然笑出聲來:“哈哈!阿貍,你發錯號碼了~~~哈哈~~~~~”

呃,易欣就是個直性子,想笑就笑,想甩脾氣誰都不能不讓甩。這不,心里覺得好笑,臉上早就笑開花了。

“唔,那尾號應該是51?”蘇貍一副懊悔神情,拿起手機準備重新發送,恰有一條短信發了過來:“孩紙~~~你發錯了吧?這里面的信息想必對你很重要,屬于私人身份信息,仔細保管好。”

“真的發錯了‘‘‘‘‘‘”蘇貍低頭嘆了口氣,先把信息重新發送,然后回復發錯了的短信:“額‘‘‘‘不好意思,確實發錯了。本來是要發給瑜伽社副社長的,不小心按錯了號碼。謝謝你。”

“叮咚~”信息回復成功。

“哎~~~~”蘇貍仰身倚到椅子上,呼出一口長氣。

這么馬馬虎虎,怎么能做成事兒?蘇貍自責不已,心里暗暗發誓,決不能再犯類似的錯誤。

許多年后,蘇貍回想起這個時候,都禁不住勾起嘴角。這個時候的她,堅強,獨立,自制,喜歡思考。只是后來的后來,她不再是當年的她的時候,這段回憶還依然時時刻刻提醒著她,曾經的她也那么單純美好過。

“叮咚~”手機再次震動響起。

蘇貍指尖滑到解鎖,一條飽含驚喜與快樂的短信發來:“你也是n大的?大一新生?我也是哎,我們是校友呢!我是大四的了,你學長吼~快喊學長快喊學長~~~~”

蘇貍不得不感慨一次,這世界真是太奇特了。第一條信息里他喊自己孩子,蘇貍還以為是大叔或者阿姨,不然就是爺爺奶奶級別的,沒想到竟是‘‘‘‘大四的老男人。。。。。其實也不老了,不要跟大一的小孩子們比就果斷年輕了。

嗯‘‘‘‘在蘇貍眼里,大四真是個遙遠的年級,原本以為八竿子打不著,沒想到一點即中哎。

看樣子,這個學長還是個活潑的老人。蘇貍嘴角勾起,繼續回復:“學長好。”

想了好久,也沒想到除了說句“學長好”還能說什么,也便沒回復。

蘇貍是個話少的人,很多時候跟人交流找不到共同話題。可這個學長正好是個話多的“老頑童”,一來二去的,兩個人慢慢熟悉了。

本故事,純屬虛構。

第八十九章 莫使金樽空對月7

學長名叫嚴顏,蘇貍聽說時差點兒一口水噴出來。

只聽名字分明是個女孩子嘛!

“哎,他逗你玩兒的吧?”慶惠罕見的翻了個白眼,接著道:“他要么不叫嚴顏,要么就是個女的。”

“不會吧‘‘‘‘‘”蘇貍半信半疑,“我覺得他不是那種無聊的人。”

“是不是見到不就知道了!”慶惠一拍手掌,高興的道:“就這么愉快的決定了,問他在哪,快點兒!”

“干嘛‘‘‘‘‘‘”蘇貍防備的看向手舞足蹈的慶惠。

無事興高采烈,非奸即盜。

“我們去找他!”

于是,半個小時后,蘇貍和慶惠兩個已經鬼鬼祟祟的在考研教室門口張望了。

忘記說了,嚴顏正在備戰研究生碩士學位。

“阿貍,打個電話給他,讓他出來。”慶惠伸長脖子在一個個教室門口張望,伸的脖子都酸了:“這一棟樓那么多教室,我們找到明天也找不到啊!”

“這不太好吧,他們都在學習‘‘‘‘‘‘‘”教室里安靜的掉根針都能聽到,打他電話別人會講他的吧。

文“那我們就找到明天吧。”慶惠無奈的聳聳肩,繼續朝前走。

人“我覺得,不用找到明天了‘‘‘‘‘‘‘”蘇貍剛拿出手機便看到眼前這個教室的門被人打開了。

書“哎,是不是他?”慶惠有些詫異,回頭瞪大眼睛問。

屋“我怎么會知道‘‘‘‘‘‘”蘇貍也沒見過他。

此男很是運動的樣子。白色運動褲,白色背心,藍色系運動鞋。好清爽的樣子,而且標準的肌肉男。就是臉上那副眼鏡忒是不搭,不過也正好將他運動系數的尖銳性給消耗了不少。

男生剛出門看到兩個鬼祟丫頭楞了一下,不過也僅僅只是一瞬間而已,眨眼間便笑起問:“是你們吧?”

看,不用問名字也知道是誰了。

“哇靠~~~~”慶惠的單眼皮都要被瞪成雙的了:“你就是?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真人游戏名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