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富士康小說網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九尾阿貍-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你這丫頭,還不知好歹不是!”婦人笑著捏了捏阿貍的臉頰:“娘還不是心疼你的手嘛!你看你這手嫩的跟雪地里脆生生的白蘿卜一樣,娘哪舍得讓它泡水!”

“娘~~~~~~”阿貍跟只小貓兒一樣,歪著腦袋在婦人肩膀上湊了湊。

“在那邊!就是她!”突然一陣喧鬧聲傳來,母女兩人均扭頭看去。

黑壓壓的一片人,幾名侍從帶著一堆士兵正沿河岸包抄過來。

“娘,是昨天那些人哎,咯咯~~~~~~”阿貍認出了帶頭的那幾個侍從,想起昨天那副景象,不禁又開心的笑起來:“就是沒有昨天那個看見我跟看見娘做的油燜野鴿一樣口水直流的公子‘‘‘‘‘‘‘‘”

“快走!”婦人可沒這么單純,見形勢不對,臉色一變,趕緊扔了木盆拉起阿貍朝家里跑去。

十六年間,眼見著阿貍一天天的長大,一天天的愈發出水芙蓉,貌比天仙,婦人就一天天的頭疼。生怕那一天黃歷不順,被外面那些俗世的男人們看到阿貍的美貌將她拖入污穢的人間。

有句話說得對,你想什么就來什么。想得多了,就真的變成現實了。

你看,婦人整日為這事憂心忡忡,這事兒就真的發生了。

“娘?!”阿貍依然不明所以。

“他們是壞人!”婦人也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釋,只得這么講。

也許,她把她保護的太好,以致于分不清好壞。她只讓她看到世間好的一面,所以她從不知人間萬惡。

“快追!追到了丞相大人有賞!”對岸的一群人見她們驚慌失措的逃離,也不顧河水深淺就一個個“撲通撲通”的跳下水。幸好只是條小溪,只沒到人的腰部。

“發生了什么事?”剛打獵回來的男人見其女驚慌失措的往家里奔,皺眉問。

“外面、外面一大群士兵‘‘‘‘‘‘來、來追阿貍的!”婦人喘著粗氣跑進門,“嘭”的一聲把門關上栓好。

“什么?!哪來的士兵?!”男人不敢置信的問道。這座山雖然經常有人狩獵,但那只是在外山。這大山深處,怎么會有士兵來?還是追阿貍的?!他從沒有讓阿貍出過外面的那片山林。

“一言難盡!阿貍,你趕緊躲起來,躲到炕地的地下室去!快!不準出來!”婦人一把將阿貍推進屋,“哐”的一聲關上門,“不準出來,聽到沒有!”

“娘‘‘‘‘‘‘‘”阿貍似乎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一種難以抑制的壓抑從心里滋生出來,跟十六年前那天晚上一樣的感覺。

她拍打著門,可惜婦人在外面將門鎖了。

“阿貍,你不能被這群禽獸搶走。你必須躲起來,不能讓他們找到!”婦人挨著門對里面的阿貍說:“只要找不到你,他們也拿我們沒辦法。聽話,快去躲起來!”

“娘‘‘‘‘‘‘‘‘”

“你要是這次不聽娘的話,以后娘就不給你做油燜野鴿!”婦人威脅道。

“我聽話,我馬上躲起來,娘您別生氣!”阿貍迅速掀開床板跳了進去,像只敏捷的小狐貍。

從小到大,娘就喜歡拿吃的威脅她。明知道她絕對不會為了別的事兒放棄娘做的飯菜。

“說,人呢?!”在院子里框里哐當的砸了一通,也沒發現阿貍的蹤跡,那幾個侍從揪住男人的領子惡狠狠的問。

“什么人?!”男人裝作不明所以。

“什么人?!你說什么人!那個嫦娥一樣的白衣姑娘!快說她藏在了哪里?!”

“你們找錯地方了吧,這荒郊野嶺的大山深處哪來的嫦娥姑娘?!”男人故作訕笑:“各位兵爺三看花了眼吧?”

“你!!!!!嘴還挺硬!”為首的那侍從小眼睛瞇了瞇。

“老大,都搜過了,沒有!”到處翻了一圈,也沒找到人。

“說,把人藏在了哪里?!”

“沒有就是沒有!”婦人梗著脖子道。

“啪!”一聲脆響,婦人的嘴角溢出了血。

“你這老婆娘,敢這么跟老子講話!”

“孩子他娘!”男人頓時急紅了眼,從士兵手下掙扎著起來。

“給我打,直到說出美人兒的下落為止!”

求砸~~~~

第五章 幾回落葉又抽枝5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阿貍昏昏沉沉的睡著又醒來,也不敢爬出去。黑乎乎的地下室里安靜的可怕,聽不到外界一丁點兒聲音。阿貍估摸著,外面的人該走了吧。

拍了拍衣擺上粘的稻草,阿貍沿著樓梯爬到床板下,豎起耳朵聽了聽外面,方圓幾里都沒有噪亂的聲音了,便掀開床板跳了出來。

屋里一片狼藉,到處是摔碎的瓦罐。阿貍心疼的繞過碎片朝門口走去。

這些瓦罐,都是她爹娘親手燒制的,竟然就這么被毀壞了。

走到門口,阿貍忽然停住了腳步。

院子里也是雜亂一片,她的爹娘渾身是血的躺在那里。

“爹!娘!”阿貍驚叫出聲,朝地上的爹娘奔了過去。

“爹!爹你醒醒!”阿貍撲倒在 男 人身上,搖著男人的手臂哭道:“爹,你不要嚇我!娘!娘你醒醒啊!”

男人臉上和身上都是深淺不一的傷口,鼻青臉腫,額頭還有一個不小的傷口。

“阿貍‘‘‘‘‘‘‘咳咳!”男人忽然有了意識,勉強睜開腫的老高的眼:“阿貍啊,好、好好‘‘‘‘‘‘‘咳咳!好好照顧‘‘‘‘‘‘‘自、自己‘‘‘‘‘‘‘”男人說著便無力睜開了眼,話還在喉嚨里,鼻子里卻沒了氣息。

“爹!!!!啊!!!!!!!”阿貍一聲長嘯,忽然一陣白光榨作,變成了一只九尾白狐。

“萬惡的人類!”白狐的九尾張開,憤怒的咆哮:“我要你們為此付出代價!!!!”

十六年來,這是她第一次變身。

京城郊外的一座廢宅子里,一個灰布道袍,兩撇山羊胡正在打坐的老道忽然睜開眼,驚喜的叫了聲“狐妖”,便抽身奔出宅子。

阿貍怒火中燒,循著氣味追出山林,誓要將那群人粉身碎骨,以祭父母在天之靈。

十六年前,親眼看到親生母親死去,十六年后,養父母又因她離世。她沒有涉及塵世的單純心靈著實承受不了這么大的打擊。生離死別,悲歡離合。在紅塵萬丈中本就是理所應當之事,但對于可活千年萬年的狐妖來說,著實不痛快。

風吹過額頭,阿貍的腦袋忽然清醒了下來。母親臨死前的話忽然跳出她的腦海:“在見到七夜之前,絕對不可以露出原形。”方才一時惱怒,竟不知怎么變回了原形。

阿貍停了下來,閉眸回憶母親交給她的變身法決。

就算她要去報仇,也得先變回人形才行。

“哈哈!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小狐妖,哪里走!”阿貍還未變回去,便聽到一聲厲喝,接著便有一道勁風夾著金光朝她劈來。阿貍一時未能躲開,竟被劈了個正著,身子被甩出數十丈遠。

“嘭”的一聲落在地上,阿貍整個胸腔快要被摔裂開了。

“哈哈哈哈!剛成型的狐妖而已!”灰布道袍山羊胡老道一閃到了阿貍面前,俯視著阿貍不屑的道。

阿貍甩了甩冒金星的頭,逆光將老道看進眼里,頓時渾身的皮毛都豎了起來。

是害死她母親的那個臭老道!

那天晚上,她看的清清楚楚,就是他,帶著她的親生父親將她的母親逼進絕命崖!只是他命還挺大,所有人都葬身火海,他竟然活了下來。

那晚,要不是他有金光護體,也早就被大火吞噬了。

老道被腳下的小狐貍看得有些發涼,瞬間想到了十六年前的那只九尾白狐,驚叫出聲:“你是那千年狐妖的種!”

“呲!!!!!”阿貍翻身起來,豎起毛對他呲牙,一副蓄勢待發的模樣。

“我就知道那狐妖定是騙我,虎毒尚不食子,況且有靈性的狐貍精!”老道瞇了瞇眼,審視著跟只待戰的刺猬一樣的阿貍:“不過,就憑你這么一點兒靈力還想跟我斗,簡直做夢!”老道一揚浮塵,朝后飛脫幾步,“你那有千年修為的老娘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更何況你!”

然后頓時金光乍現,朝阿貍鋪天蓋地卷去。

阿貍瞳孔忽然一縮,靈機一動轉身朝相反的方向逃去。

“好聰明的小狐妖!”意識到阿貍的動作,老道踮起腳朝阿貍飛追了過去。

天無絕人之路都是說給有路的人聽的,絕不是說給面前無路可走的小狐妖聽的。

面對著腳下的萬丈懸崖和身后追來的牛鼻子老道,阿貍一咬牙,縱身跳了下去。

她還記得母親說過的話:“無論怎樣,我都不會讓你得到我千年的靈珠!”

有其母必有其女,一樣的性子,一樣的死心眼兒。甚至以后的路,也會一樣。

天底下的女人,所走的路無非是兩條:幸福的,和不幸福的。幸福的女人都很笨,因為簡簡單單就是快快樂樂。她們不會去追究男人的心是真是假,男人的情是虛是實,她們只要有一個男人愿意騙她們一輩子。不幸福的女人都是太聰明。聰明反被聰明誤。因為聰明,所以看得太清楚,以至于對所有的男人都無望,都所有的愛情都不信任,甚至,對自己的生命存在的價值都持有懷疑的態度。

阿貍的娘是傻也是聰明。聰明的是,知道自己愛錯了人;傻得是,即使知道了卻也放不下。

女人,最怕的就是愛錯人。

在錯的時間遇見錯的人,三錯上加錯。在錯的時間遇見對的人 ,是遺憾終生。在對的時間遇見錯的人,是天地不公。只有在對的時間遇見對的人,才是天作之合。

而世間的天作之合,少的可憐。

也許,阿貍始終不明白這些紅塵俗世。所以她理解不了心中為什么會有仇恨。

只是在這一刻,她忽然想知道,如果自己就這么死了,母親會不會對她很失望?她爹娘的在天之靈會不會不得安寧?

求砸~~~~

第六章 幾回落葉又抽枝6

所以,她忽然蹦出了一種強烈的“我要活下去!”的想法。

心口上的月光石似乎能感覺到她心里的想法,忽然射出一道光,直沖云霄。阿貍只覺得一陣刺眼的光亮,接著便有一道外力托住了自己的身體,然后像只小船一樣將她載去。阿貍一陣心安,失去了意識。

再次醒來,只見自己躺在一望無際的麥田里。初冬的雪正無聲無息安安靜靜的下著,像是給綠色的麥苗蓋了一層薄被。

阿貍打了個哆嗦,從麥田中起身。

天地浩渺,她是一粒谷粟,被不知名的風兒帶到這不知名的地方來。舉目四望,竟不見一戶人家。

身為人形的阿貍,只穿了薄薄的紗衣。她忽然有一種空前寂寥的心念。陌生的天空,陌生的氣息,陌生的感覺。她只覺得自己是在做夢。

可是自己用力咬了自己一口,手指上刺心的痛提醒著她,這是現實。

跌跌撞撞,漫無目的的隨便找了個方向走,也不知走了多久,終于不再只有麥田。

是灰白色的路,路的對面有一大片房子,在不溫不火下著的雪里安靜的躺著。阿貍忽然有一種溫暖感。她快速朝那片房子跑去,心里莫名的欣喜。

路邊的樹枝有的禁不住積雪的重,簌簌落下來。阿貍就站在這雪里。她聞到有狗的氣息。

果然,里面的狗狂吠起來。

“汪汪!汪汪汪!!!!!”

阿貍竟然聽得懂里面的狗在表達什么,它說“快看哪!外面有異類!”

于是她輕輕“咳”了兩聲,對它回“閉嘴”。果然,里面的狗聽到阿貍的回復,叫的更兇了。

阿貍突然“撲哧”一聲笑出聲來。她又不是狗,竟然跟它對起話來了。

門突然打開來,是一個胖嘟嘟的裹著大棉衣,十歲左右的小男孩兒。小男孩看到阿貍愣了愣,然后回頭沖里面道:“媽,外面有個姐姐!”

“什么姐姐?”阿貍聽到里面有中年女人問,接著便見一張和她母親一樣的臉出現在門口。

阿貍和女人都愣了愣,然后阿貍沖她笑了笑。

女人一臉詫異,回頭呵斥了一句依然狂吠的狗,對阿貍道:“你‘‘‘‘‘‘‘是誰?”

阿貍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就那樣眨著眼看著女人。

“這位姐姐是流浪兒吧?還是個啞巴‘‘‘‘‘‘‘‘”小男孩抬頭對女人道。

“臭小子,瞎說什么呢!”女人扇了一巴掌男孩兒的頭,心里卻跟男孩兒一樣的想法。遂看向阿貍:“外面冷,先進來暖暖吧?”

阿貍沖女人笑著點點頭。

女人側身讓開,示意阿貍進去。

一只狗歡快的朝門口沖來,來勢兇猛。阿貍忽然停下腳步。

“敖兒!”女人冷斥一聲,那狗只得悻悻然的不甘不愿的掉頭跑開。

跑了兩步,停下來回頭看了阿貍一眼,又轉身跑了開去。

阿貍看得清楚,那狗的眼神分明在警示自己,不要侵入他的地盤。

“‘‘‘‘‘‘‘‘”阿貍對他回以一笑。

“你是哪里人?怎么會穿成這樣?”女人將阿貍領到屋里,從衣架上摘下一件棉衣給她披上:“你會講話么?”

“我不知道‘‘‘‘‘‘‘‘‘‘”阿貍終于開口,聲音有些嘶啞。突然看見對著門口的供桌上有雞和魚,肚子不禁“咕咕”叫起來。

“餓了吧?”女人問。

阿貍不好意思的點點頭。

“那東西是給菩薩吃的,現在不能吃。要等菩薩吃完了我們人才能吃。”女人解釋道,轉身去廚房拿了別的東西出來:“你先吃點兒別的墊墊肚子,待會兒我就做好飯。蘇巖,把你的零食拿出來給姐姐一起吃!”

“喔。”先前那胖嘟嘟的小男孩兒不情不愿的蹭開,抱了一堆零食來:“給你!”

“陪姐姐玩會兒,媽媽去做飯。”女人轉身出去了。

“謝謝你。”阿貍對小男孩兒笑了笑,兩只小虎牙閃啊閃,眉眼彎啊彎。

男孩本來不樂意把自己的零食抱出來給阿貍吃,被阿貍這么一笑,所有的不樂意都沒了。

“姐姐,你穿的是什么衣服哦?好奇怪‘‘‘‘‘‘‘‘”男孩兒開始發揮他無限的好奇心。

人際交往嘛,最重要的就是獲得對方的好感。阿貍是個聰明的人,喜歡與人為善。

阿貍是一只狐貍。別人對她好,她就對別人翻倍的好。別人要是對她不好,她要么不屑一顧,要么狠狠的報復。

“衣服啊!”阿貍回答著,開始打量屋內的設施。

這跟她爹娘的家完全不同。

這座房子不是木制的,也不是竹子砌成的。屋里面的東西都是她沒有見過的:色彩亮麗的桌子,透明的杯子,繡著各式各樣花樣的布簾,還有坐在上面軟軟的跟床一樣的椅子,還有男孩兒身上的衣服和鞋子,還有她嘴里正吃著的蜜桃一樣味道的軟軟的,甜甜的東西。

“我知道是衣服啊,我說的就是衣服!”小男孩兒撇撇嘴道。

“你知道是衣服你還問額哦?”阿貍存心逗他,也不想回答他的問題。

她該怎么回答呢?說她是狐貍精?來自跟這個地方不一樣的地方?不可以。

所以她避而不談。

“哎,那是什么?菩薩嗎?”阿貍指著供桌上的神像雕塑問。

“噓~~~~~~”小男孩兒神秘的拍下阿貍指著神像的手:“你不能對菩薩這么不敬!他們會生氣的!”

小孩子的注意力果然好轉移,雖然阿貍也不過是比他大幾歲的未成年人。

“喔‘‘‘‘‘‘”阿貍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轉眸又看見一側墻壁邊的透明的大箱子:“這是什么?為什么會有魚在里面?魚缸嗎?”

“當然是魚缸了!”小男孩兒無限鄙視的看了她一眼:“你怎么跟外星球來的一樣,什么都不認識?”

“唔‘‘‘‘‘‘‘‘‘‘‘”阿貍語塞,又轉開話題:“你是叫蘇巖么?我叫蘇貍!”

“你也姓蘇哎?”

蘇巖的注意力又被轉移了。。。。。。。。。

求砸~~~~

第七章 滾滾長江東逝水1

世事總是始料不及。

因為蘇家尤其喜歡女孩子,整個家族卻都是男孩,于是就留養了無家可歸的蘇貍。

于是,在一個月后,蘇貍正式成為蘇家的大女兒。

十二月三日。

接近年關,家家都開始置辦年貨,準備過春節。在這里待了一個月,阿貍也漸漸熟悉了這個地方。知道了什么是電視,什么事電腦,什么是電話,什么是汽車,什么是飛機和輪船。當然,這其中許多功勞都要歸功于蘇巖。

蘇巖上小學,下課就往蘇貍這跑。

忘記介紹了。蘇家就住在學校里面,蘇爸爸是校長。

蘇巖去上課,蘇貍就窩在房間里看書。雖然剛學會了為數不多的幾個字,蘇貍卻也看得津津有味。因為,蘇巖給她的書,漫畫多,文字少。

轉眼到了年底。

蘇家住在兩市的交界地帶。郊區之外,不喧鬧,不嘈雜,接近自然。

這給了蘇貍極大的好處。蘇媽媽也不讓她做什么家務活,她就陪著蘇巖一起到處跑。

雪化了下,下了又化,一個念頭終于過去。蘇貍又長高了不少,愈發亭亭玉立。因為性子良善,心思單純,蘇家的人都很喜歡,把她當親生血脈一樣對待。就連先前對她呲牙咧嘴的敖兒狗,也和她玩得愉快。狗和狐貍能一起玩,本就不符合常理。

枝條從報春花開始復蘇,鵝黃的小花苞從灰褐色的樹皮下鉆出來,抖擻了下精神,便在明媚的陽光下笑開了臉。

開學季。

z國的教育模式與大多數國家的教育模式相差無異,寒暑假和固定國家假日。假期結束,新的開學季開始。

這一日清晨,天氣回暖,積雪消融,萬物開始復蘇。蘇貍起了個大早。好像不是蘇巖上學,該是她一樣。在房間里轉了n圈之后,仍不見蘇巖那懶豬起床,連蘇媽媽都做好早飯了。蘇貍橫眉冷豎的沖進蘇巖的房間,一把掀開他的被子:“蘇巖你個大懶豬!鳥兒都太陽曬死了,你還不起!”

“姐‘‘‘‘‘‘‘‘‘‘‘‘我再睡會兒,就一會兒會兒‘‘‘‘‘‘‘‘‘‘”蘇巖閉著眼撈過被子,繼續蒙頭大睡。

蘇貍知道,他昨天晚上定是又看小說了。

蘇巖喜歡看小說和故事書,漫畫書,跟其他男孩子一樣。不一樣的是,蘇巖這小子從不玩游戲,也不愛運動,整個一悶 騷宅男。偶爾寫點兒與他年齡不符合的傷感小文字,來個小早戀。

因為蘇巖愛看小說,連帶她也跟著一起看,看著看著,就迷上了。

可是,雖然現在蘇貍已經基本上把常識的字給認全了,字里行間的意思卻不是一朝半日就可以意會到的。

“蘇貍啊,你想不想去上學?”蘇媽媽進來問道。

上學么?蘇貍很認真地想了想,想去。

對她來說,學校是一個不一樣的世界。有很多的孩子,很多的書,很多的事情每天在發生。她從電視上看到,很多浪漫的愛情故事就是發生在學校里的。

有句話說,最純真的愛情,只有可能出現在毫無心機的學校。

單沖著這個有意思的事,她也要去。

不過,她想要去那里可不是為了邂逅愛情,而是旁觀。對于旁觀者來說,親眼目睹發生的事情,總是比書上看來的有趣兒的多。

于是蘇貍狠狠的點了點頭:“我想去。”

蘇媽媽彎起嘴角,“就知道你這丫頭會想去!你爸啊,已經幫你注冊了學籍,今天吶,你可以和蘇巖一起去!”

蘇媽媽考慮的是,現在的孩子不能不接受教育。

蘇貍冰雪聰明,以后定是塊不凡的料。又好學懂事,心地良善。不管她過去的生活是怎樣的,既然現在蘇貍是他們老蘇家的孩子,就不能不上學。

“真的嗎?!”蘇貍高興的問道。

“當然是真的!”蘇媽媽笑道。

蘇爸爸給蘇貍注冊的學籍,是從z國的高級教育開始的。高中一年級的水平對蘇貍來說,該不是難事兒。

蘇貍的學校在離家很遠的寄宿制學校。在這給地區,這所私人貴族學校是最好的一所高中,收納了方圓幾百里的五分之一的學生。

五分之一,看似不大的份額,乘以六位數字的話,得到的數字絕對讓人吃驚。占學校總額的百分之一卻擁有全部學生的五分之一,二十倍的對比,絕對是個中翹楚。

驅車一個小時,終于到了目的地。就連同一天開學的蘇巖也來送她了。

整片教學樓是橘黃色的,很靚麗的顏色。棕紅色的大理石底,燙金的字,Y高中。

蘇貍目光所及,忽然興奮起來。

這就是傳說中的學校!

“姐,你到了這里,要好好的噢!”蘇巖拉著蘇貍的一角,蘇貍抱著蘇巖送給她的抱抱熊:“你要把這個大熊放在床頭,不準亂扔!”

“好~~~~~我肯定會放在身邊的!”蘇貍捏了捏蘇巖胖乎乎的肉圓子臉。

“還有,要是有人欺負你,你一定要告訴我!”蘇巖抽抽鼻子繼續道。

“告訴你有什么用?你還能跟人家打架不成?!”蘇媽媽嗤笑道。

蘇巖可是從小到大都沒有跟別人打過架的。

“哼!我就能幫姐出氣!”蘇巖有些惱怒。

“是是是!蘇巖最厲害!”蘇貍笑道:“媽,趕緊進去吧!”

蘇貍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進去看看了。話音未落,便轉身欲邁步,卻冷不丁的撞到一個人。

“哎呀!”

“啊!對不起!對不起!你沒事吧?”都怪蘇巖送的熊太大,抱在懷里完全擋了視線,轉身踩到了一個女孩兒的腳上。

“沒事沒事!咯咯~~~~~~”女孩兒小巧玲瓏,笑起來眼睛彎成月牙;兩只小虎牙露出來,平添了幾分可愛。

“剛剛沒看到‘‘‘‘‘‘‘‘‘‘”蘇貍不好意思的再次道歉,對女孩兒回之一笑。…》小說下栽+wRshU。CoM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真人游戏名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