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富士康小說網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九尾阿貍-第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她怕她走了之后我傷心,最近一直不給我好臉色看,故意發脾氣·····她以為她這么做我就會上當,可我是她媽媽啊,自己孩子心里想什么,曾經骨肉相連的母親還不知道么·····”

“容裳她很懂事。”蘇貍道:“很堅強的女孩子。”

“唉,就是這樣我才心疼啊!”容媽媽嘆了口氣,然后強顏歡笑道:“有這樣懂事的女兒我很欣慰!”

“恩!”蘇貍微笑點頭。

她實在是一個不善言辭的人,連安慰人都不會。唯一最擅長做的就是沉默。

“你在這里陪陪她吧,她睡不了多久,我出去買點兒東西回來。”容媽媽拍拍蘇貍的手:“她真的很在意你,還有大森。好好跟她聊聊,我希望她是開心離開的。”

“我知道,阿姨。”蘇貍點頭:“您放心吧。”

病床上躺著的,幾乎讓蘇貍認不出來她就是容裳。瘦骨嶙峋,皮膚白的透明,像是一個易碎的白瓷娃娃。被單上的手指,纖細如柴,似乎一碰就斷。

蘇貍在床邊輕輕坐下,托著下巴看著容裳。

睡著了的她就像一個即將遠去的天使,呼吸清淺幾不可聞,讓人擔心她是不是還有呼吸。因為瘦,躺在被子下面幾乎沒有起伏,遠看過去還以為被子下面是沒人的。蘇貍剛進來的時候就納悶床上怎么會沒人的。

“媽媽!”

熟睡中的容裳忽然睜開眼,“媽媽,我看到蘇貍了。”

蘇貍聞言心里一疼。容裳還在說著:“真的,嘿嘿,真的看到她了,她變黑了,跟個小黑鬼一樣!”

蘇貍伸手握住被單上她瘦骨嶙峋的手,眼窩里淚水打轉。

容裳眼神呆滯的望著天花板,只有嘴角的笑容讓她還存有生機。

蘇貍簡直不敢相信上天會這么折磨一個美好的生命,不僅讓她得了血癌,還讓她雙目失明。

有時候,上天冷起心來,是會讓人生不如死。

“蘇貍長高了好多,比我要高好多,怎么辦哦?以前我嘲笑她沒我高的·····”

蘇貍的眼淚無聲的滑落。

“但是蘇貍她成熟了好多好多,我都快不認識她了。媽媽你說,”容裳忽然轉過臉對著蘇貍,手指微微收緊:“她會不會不記得我了呢?我走之前,她會回來看我么?”

“會的,會回來的。”蘇貍在心底哽咽回答。

“他們都說蘇貍失蹤了,我不信。我親眼看著她被人帶走的,她一定沒有失蹤,她是被好人帶走了。我知道她會回來的,一定會回來的,一定!”

容裳說這話的時候,臉上瑤瑤生輝,希望使她的臉色看起來紅潤許多。

蘇貍淚流不止,捂緊了嘴巴不發出聲音來。

“媽媽,你怎么哭了?”容裳忽然蹙起眉頭,語氣陡然間變了:“最討厭哭哭啼啼的女人了!眼淚不值錢!”

她是故意的。故意這樣毫無理由的發脾氣。

“容裳·····”蘇貍擦了眼淚,扯起嘴角出聲:“是我,我回來了,我回來了。”

盡管容裳看不見,她還是笑得燦爛,因為容裳能感覺得到。

安靜。

容裳瞪大眼睛努力想看到對面的人,似乎真的看到了一樣,高興的大叫道:“蘇貍,真的是你哎!你真的回來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說著說著竟然哭了起來:“你不知道我多想你·····”

“我知道,我知道啊!所以我回來了~~~~~”蘇貍將容裳擁進懷里,瘦弱的她竟然就就那么輕巧的躲進了蘇貍的懷里,像只病弱的小貓。

蘇貍一陣心疼,卻還開玩笑道:“怎么?為盡相思,所以衣帶漸寬人比黃花么?”

“嘿嘿!我還以為你會夸我漂亮了呢·····”容裳窩在蘇貍懷里“嘿嘿”笑道:“你變得開朗了許多,阿貍。”

“鼻子好靈額,連脾氣變沒變都聞得到。”

“你不知道,你不在的日子里,我都不高興跟人完了,天天就弄幾只瓶子趴那聞來聞去的,跟只狗一樣。==”

“原來小狗還會害相思,真是稀奇了~”蘇貍臉上笑著,心里苦澀無比。

那種沒有人在身邊的孤單,她是懂得的。

“你這兩年去哪里了?還有,過的好不好?有沒有還在上著學?最重要的是,你是怎么找到這里來的?”容裳一連串的問題問得人眼花繚亂,不知道從哪個先回答。

純屬虛構的東西,喜歡的看看就可以,不喜歡的跳過坑也可以。又喜歡又不喜歡的,怎么著都可以。

第一百零一章 人面桃花何處去1

容裳盯著蘇貍的眼睛,微笑如春光里的花。

“我應該早一點兒回來的,是我不對。”蘇貍輕舒一口氣,決定將事情娓娓道來。當然是必須抹去關于一群妖怪的故事。

“你知道柳葉的家境么?”蘇貍問。

容裳搖搖頭,“我只聽說過她家境不好,是個孤兒。”

“嗯,確實是這樣。”蘇貍眉眼彎了彎,接著說道:“只是后來她被柳家老爺子收養,成了柳家的千金公主,這事兒是我們都不知道的。”

容裳如蘇貍所料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你是說,實力在莫家之上的柳家財團?!”

蘇貍點頭。

“真是不可思議!謠言都說柳葉被包 養了所以才會有錢花有奢侈品用,原來不是這樣的!”容裳眨眨眼,驚異不已:“她對此也不解釋。”

“她是個懶鬼,從來不解釋這些流言蜚語。”蘇貍笑道。

“唔,你很了解她。。。。。”容裳語氣里有些失落。

曾經和她心照不宣的蘇貍,已經不只是她一個好朋友了。盡管她該為她開心,卻怎么也開心不起來。最親近的人忽然產生了陌生距離,任誰都會失落的。

“你不也很了解我么?”蘇貍戳了下容裳已經只剩下幾縷稀疏頭發的腦袋,心里生硬硬的疼。

“那是~沒人比我更了解你!”容裳雙目生輝,瑤瑤的看著蘇貍:“快說后來呢?你失蹤跟柳葉有什么關系?”

“有天晚上我們不是一道救了柳葉么?在一條小巷子里。就這樣和柳葉熟悉了。后來柳葉發現皇甫姍喜歡袁宏,而袁宏又總是對我很好,所以皇甫姍就誤會了我跟袁宏的關系,醋心一起,就想整整我。”蘇貍也是后來聽柳葉說,皇甫姍中意袁宏的。她這才知道為什么皇甫姍一副看她不順眼的樣子,女人的心都是太小太小了,她跟袁宏根本就沒得什么額,就被算計上了。

“可惡!”容裳咬牙切齒道:“我就說嘛,每次看到她不爽。”

額。。。。。。蘇貍呆了呆,看容裳一副好討厭皇甫姍的樣子,突然覺得她很可愛。這樣的容裳,比之兩年前,要討喜百倍。愛恨分明,是蘇貍最喜歡的。

“然后怎么樣了?你失蹤是皇甫姍那個小jian人派人擄走你的么?”容裳抬頭問。

好吧,小jian人。。。。。。蘇貍又呆了呆,接著說下去:“是柳葉派人擄走的。額,是救走的。”

“啊哈?!”容裳微微張開嘴巴,吃驚的看著蘇貍:“是柳葉?!”

她缺血的小心臟快要承受不了這么多讓人心跳的事兒了。。。。。。

“別太激動,對你不好。”蘇貍輕輕的拍拍容裳的手,讓她平靜下來:“你還記得那天吃飯時皇甫姍送給我的一條手鏈吧?”

“沒事,跟你講話才讓我覺得我還活著~ ”容裳不以為然的說道:“那手鏈怎么了?被皇甫姍裝了毒?”

“嗯。。。。。你怎么知道?”這回是蘇貍吃驚了。

“我這兩年的小說可不是白看的~~~”容裳自豪的炫耀道:“各種小說都看,尤其是懸疑的。”

“漫畫不看啦?”蘇貍笑了起來。小說看多了也會破案,聽起來就跟笑多了會懷孕一樣扯淡。可事實上又確實是這樣,多少女孩子看多了虐情小說都看透紅塵無欲無求了。哎,世風愈來愈詭異了。

“看柯南~~~~~嘻嘻~~~~”容裳笑得傻傻的。

“好的吧。”蘇貍聳聳肩,她最近還看蠟筆小新來著。然后接著道:“那手鏈確實有毒,不過沒事。只是被水一浸,就毒發了。”

“所以當時你昏倒過去是因為毒發?”

“嗯。那天碰巧柳葉在旁邊吃飯,就讓她的保鏢把我從窗戶那救走了。哦,忘記說了,柳老爺子怕再次發生類似那天巷子里的事情,就給柳葉派了個保鏢,聽說是退役的特種兵~~~~”

扯吧扯吧,阿彌陀佛。蘇貍在心底鄙視自己。每次說謊她都要狠狠的鄙視自己一番,然后再給自己找理由……………這也是情非得已啊,總不能直接說柳葉是狐貍精吧?

“哇哦!好酷!”容裳興奮的拍起手掌來:“聽起來就跟電視劇一樣。”

“小心點兒!”蘇貍壓下容裳不安分的手,指著她手上的輸液管道:“你看,回血了吧?”

“沒事,我又沒感覺到疼。”容裳說著就要拔掉,“其實輸不輸液都是一個結果,何必管它那么多!”

“容裳!”蘇貍斥道:“不能這么吊兒郎當!那么多人都在擔心著你,你怎么能不愛惜你自己?!”

容裳眼瞼低了低,絕望的說道:“這樣形同槁木的活著,還不如死了的好。”

蘇貍聞言心里刀割一樣的疼,俯身將容裳抱進懷里:“你死了你爸媽怎么辦?莫奇森怎么辦?我又會多想你。。。。。”

容裳脊背僵了僵,顫聲道:“你知道大森在哪?”

“嗯!”蘇貍噙著淚點頭:“就是他告訴我你在這里的。”

“那他怎么不來看我?!他討厭我現在的樣子是不是?他不想看到我。。。。他不想看到我。。。。。他臨走時就這么說的,他不喜歡我。”容裳說著說著就哭了起來,淚水將蘇貍肩頭都打濕了。

“他在騙你,他不敢來見你。”蘇貍想起莫奇森的拜托,雙手扶著容裳的肩膀道:“他覺得自己配不上你,所以他騙你說他不喜歡你。”

“怎么可能?”容裳不可置信的看著蘇貍:“真的么?”

“真的。他跟我說起你們小時候的事情,說他帶著你到處鬼混,喝酒打架玩游戲。他很自責把你帶成這樣。但是后來你變了,變得漂亮,安靜,端莊,成績優異,他很高興。可他不敢再接近你了,他怕他的污穢會骯臟了你神圣的美麗,所以他選擇了遠離,遠遠的看著你。”

第一百零二章人面桃花何處去2

蘇貍再一次狠狠的鄙視了自己,但這次沒有為自己找借口。這是個美麗的謊言,她不自責。只是莫奇森,她突然看不起他。面對容裳的感情他不敢自己來解決,竟然托付與她。也許,他對容裳的感情也說不清吧,不喜歡卻又牽掛著,糾結的人心里難受。

“他。。。。。真的是這樣說的么?”容裳眼淚汪汪的看向蘇貍的眼睛。

蘇貍點點頭。

“他這個大傻瓜!”容裳流著眼淚笑著罵道:“他就是一個徹底的大傻瓜。。。。。我也是個大傻瓜,可我很幸福,真的,很幸福的傻瓜。。。。”

看到容裳笑出來,蘇貍心里的石頭終于落下。她最擔心容裳因為感情的事郁郁而終。人來的時候哭著來,去的時候一定得笑著去才行。聽說,哭著走的會進地獄,笑著走的會去天堂。

“誰又是個大傻瓜了?”容媽媽這時推門進來,看到女兒開心,她嘴角的笑也真實了些。

“阿姨。”蘇貍起身打招呼,將容媽媽手里的東西接過來放下。

“我啊,我是個大傻瓜。連蘇貍出的腦筋急轉彎都不回答不上來。”容裳一副生氣的樣子。

“來,跟媽媽說說,什么急轉彎能難倒我女兒?”容媽媽笑著坐下,順帶也讓蘇貍坐下:“貍丫頭快坐下,站著多累!”

“嗯,謝謝阿姨!”蘇貍笑了笑,坐在床邊。

“黃瓜冬瓜西瓜青瓜哈密瓜,什么瓜不能吃?”容裳jian笑著問容媽媽。

“黃瓜能吃,冬瓜也能吃,西瓜和哈密瓜嘛,也都能吃。只是這青瓜么。。。。”容媽媽思考著:“不曉得能不能吃哎,也能吃吧?我沒見人吃過呢。。。。。”

“哈哈,媽媽也笨!青瓜可以煮湯啊!”容裳哈哈大笑道。

“那還真沒有了。”容媽媽搖著頭道:“這個沒有答案啊!”

“嘻嘻,傻瓜不能吃啊!”容裳開心的大笑道,卻忽然一口血卡在喉嚨里,血絲從嘴角流了出來。

“容裳!”容媽媽和蘇貍驚慌的大喊。

“容裳你怎么了?你別嚇媽媽啊。。。。。”容媽嗎急得都快哭了。

蘇貍轉身朝門外跑去:“護士!護士!”

蘇貍邊跑邊自責著,她不該讓容裳今天受這么多刺激。對于一個病危的人來講,最重要的就是心態平和。

如果容裳因此而死去,她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你別自責,這都是命。”容媽媽拍拍蘇貍的手,嘆了口氣:“容裳今天很開心,我還要謝謝你。”

“都是因為我,容裳才會情緒激動的,是我害了她。。。。。”蘇貍坐在急救室外長廊里,腦海里一直回放著容裳吐血的情形。

“別這樣,孩子。”容媽媽安慰蘇貍道:“不是你的錯,不是你的錯。。。。。。”

急救室的門忽然打開,容媽媽和蘇貍面帶喜色的站起來,全副武裝的護士伸出頭說道:“病人要求蘇貍進去。”

蘇貍看向容媽媽,容媽媽流著淚點點頭:“你去吧。”母女連心,她知道她的女兒將要走到盡頭。

進了急救室,盡管帶著口罩,撲鼻而來的血腥味還是十分濃郁。蘇貍看見容裳鼻孔里插著氧氣管躺在手術臺上,沒有一絲生機。醫生和護士已經站到一旁收拾手術刀,蘇貍心下已經明白,容裳是沒有救愈的可能了。

“請到病人跟前去吧,她有話對你講。”護士小姐對蘇貍道。

“你們留下收拾東西,小羅跟我去辦公室給病人家屬下病危通知書。”醫生帶著一個護士離開。

“阿貍。”容裳的聲音細若蚊吶。

“容裳,我在這里。”蘇貍俯身到容裳面前,將耳朵貼近容裳的嘴巴。

“謝謝、謝謝你。”容裳費力的說出幾個字。

蘇貍眼淚撲簌簌的落下,滴到手術毯上:“是我不好,我害了你。。。。”

“不。”容裳呼吸有些急促,“你沒有害我。我知道那是你的謊言。。。。。。大森他不喜歡我,他是只狐妖。。。。他說過人妖殊途。。。。。”

蘇貍聞言脊背一僵。原來她知道她在騙她,原來她知道莫奇森是狐貍精。她什么都知道了,卻還裝作很開心。她還以為容裳是真的開心,還在洋洋自得的為自己能讓容裳開心而自鳴得意。她真是愚蠢!

“不過還是要。。。。要謝謝你。”容裳重重的吐出一口氣,目光漸漸渙散:“這輩子能認識你,我很。。。。”

話還沒說完,容裳就閉上了眼睛。

“容裳?容裳?!你醒醒!你快醒醒!”蘇貍的心里忽然有一塊地方被人掘去,滴血的疼。

“我要救你,我一定要救你!”蘇貍顫抖著手伸到脖頸處去找月光石,脖子上空蕩蕩的,什么也沒有。

“啊!!!!”蘇貍絕望的嚎出聲:“為什么?為什么?!”

這時天意么?天意不要她救容裳么?!

手里握著的容裳的手開始變涼,蘇貍已經要抓狂了。

“小姐,請出去吧!”幾個護士過來想要將蘇貍拉出急救室,蘇貍心緒不穩,一道閃光將幾個人擊昏在地,然后跌坐在地上,無聲的流淚。

不知過了多久,容媽媽和殯儀館的人進來,蘇貍才恢復了神智。

“哎呀,護士們怎么都昏過去了?”殯儀館的人訝異的看著急救室內一片狼藉,竊竊私語:“鬧鬼了么?”

“別胡扯了,快些干活!”

容媽媽走到蘇貍面前蹲下,她臉上的淚痕還在,卻平靜的將蘇貍扶起來,安慰道:“她是笑著走的,現在一定在去天堂的路上。”

蘇貍呆呆的抬頭看著容媽媽,感覺她似乎眨眼間蒼老了十歲。

“我們該為她高興,終于脫離了苦海。”容媽媽強顏歡笑道:“一走了之總好過在這世界生生受病痛折磨。”

容媽媽這話,是說給蘇貍聽,也是說給自己聽。

蘇貍啞口無言,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這是容裳讓我交給你的。”容媽媽面色蒼白,講一枚月光石交到蘇貍手里:“她讓我轉告你說,她什么都知道,讓我代她謝謝你。”

第一百零三章 人面桃花何處去3

蘇貍看著手心的月光石,終于一切都心知肚明。容裳知道他們都是擁有法力的妖,也知道蘇貍一定會用法術救她。所以在蘇貍俯身抱著她的那個時候,她就順手將它輕巧取下來了。

容裳啊,你這是要我一輩子都不得安生啊!蘇貍閉上眼,眼淚無聲的滑下。她連一個陌生人的安危都不會坐視不管,更何況要她眼睜睜的看著至親的人活生生的離去。這種感覺,就像是一個劊子手拿了一把明晃晃的刀要你睜大眼睛看著自己的肉被一刀一刀的割下去。當蘇貍看著容裳漸漸沒有呼吸時那種無能為力的感覺,生疼疼入骨三分。

沒有什么比離別更殘忍的了。

每一次離別,都將人心擊得粉碎。其實經歷的別離多了,也就習慣了。蘇貍坐在回程的火車上,心里想道。

其實習慣,說好聽了是習慣;說得殘忍點兒,就是行 尸 走 肉。行 尸 走 肉是沒有靈魂的,沒有靈魂的生命還不如死了的好。

蘇貍不想死,也不喜歡行 尸 走 肉。她的心緒開始起了波瀾。

有時候她就在想,自己十九歲的年齡,怎么就有著九十歲的心態呢?看花不是花,看水不是水,這境界,不該出現在一個本該韶華傾覆為紅塵萬丈的女孩身上。

就連白芷她們都講,阿貍,你怎么這么超脫呢?

也許,不該這么寵辱不驚。那個看庭前花開花落寵辱不驚,觀天上云卷云舒成敗無悔的信念,她似乎理解錯了。

那就嘗試著走回她該走的路上吧,學著笑,學著哭,學著發怒,學著妖冶。她是一只狐貍,不是一只白狗。

是狐貍,就該做出一只狐貍的樣子來。從此以后,她與過去一刀兩段。

總是沉溺于過去的人,是永遠沒有未來的。

當蘇貍以一種全新的姿態回到學校時,他們,她們,都詫異不已。

他們不知道,蘇貍每經歷一件入骨三分痛的事,就越接近狐妖本身一分。

“哎,你確定要這么做么?”何西還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再次確認蘇貍說的話。

“你煩不煩啊?!”蘇貍挑眉回道。眼睛眨啊眨的,不悅的朝何西瞪過去。

何西承認,這個樣子的蘇貍比都是一副萬事把握在手里的冷靜蘇貍可愛多了,可他招架不了哎!

“好吧。。。。。。。。”于是何西硬著頭皮爬到操場邊的圍墻上,然后朝蘇貍伸出一只手,“來!”

何西現在真想抽自己嘴巴子。他看見蘇貍一個人坐在操場邊上時,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竟然說了句“心情不好啊?要不要喝點酒解悶?俗話說,一醉解千愁哎。。。。。。。”

他難得裝個樣子發一發善心,原本以為就蘇貍的個性來講,是絕不會答應的,誰知道她竟然點頭了!然后就是現在這個狀態了……………蘇貍喝得神智不清,非要爬到圍墻上數星星。

“我沒說過我會功夫的么?”蘇貍眼神迷離,逆著燈光看向何西,“嘿嘿”笑了兩聲,伸手將何西的手打落,一個躍身就到了墻頭:“這對我來說,小菜一碟!哈哈,小菜一碟!”

“你小心點兒,別摔了下去!”何西拉住蘇貍亂揮的手,生怕她一個不小心跌到下面的草叢里去。他上次遇見蘇貍時跌的傷,到現在還隱隱的疼呢!

“你小看我是吧?!嗯?小看我!”蘇貍甩開何西的手,瞇著眼睛斜視過去:“想當年。。。。。。”

蘇貍說著,手上又開始了動作,何西眼明手快的抓在手里,才吐出一口氣,“下次說什么也不嘴jian了。。。。。。。。”

喝醉的女人招架不起啊!

“我打電話給她們,讓她們來接你回宿舍好不好?!”何西實在被折騰的頭疼,急中生智,想到一個好主意。

“不。。。。。。我不要!嗝!”蘇貍擺著手說著,突然打了個飽嗝,一股酒氣吹到何西臉上。

“哎呦我滴個媽呀!”何西鼻子聳了聳,“阿嚏!”一個響亮的打噴嚏打了出來。

額,他好像有點酒精過敏哎!以前他從沒喝過酒,當然今晚他也只是看著蘇貍喝的。

“你!離我遠一點兒。。。。。。口水、口水都出來了。。。。。。。哈哈~~~~”蘇貍又是皺眉又是大笑的,在墻頭上跟根草一樣左右搖擺。

=。=何西無奈的翻了個白眼,松開抓著蘇貍胳膊的手,準備拿面紙出來。誰料剛一松手,蘇貍就栽了下去。

“啊!完蛋了!”何西拍了下自己的腦袋,趕緊跳下去找人。

跳下墻頭何西不禁呆了……………………她、她竟然躺在草里睡著了!

“奇葩!”何西徹底的松了口氣,順勢也在草叢里坐下,端著下巴看熟睡的蘇貍。

一個人怎么能說睡著就睡著了呢?!剛剛可還是手舞足蹈來著。

“娘親。。。。。。”蘇貍囈語著翻了個身。路燈照在她的臉上,兩行清淚順著眼角滑進草叢里。

何西心里忽然一疼。

她到底什么來歷?經歷過什么事才會在夢中流淚?她假裝的堅強將所有人都欺騙了,她的落寞讓人以為是她安靜的本質。

原來他們都錯了,看一個人不能看表象。像她,像他。

他其實不是個吊兒郎當貪玩好吃喜歡小便宜的人,只是他們都以為他是。

她其實也不是個堅強冷漠寡情淡感喜歡安靜的人,她只是善于偽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真人游戏名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