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富士康小說網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九尾阿貍-第2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你怎么喜歡皺眉呢?”皇甫珊不經意間出聲問,出口將她自己也嚇一跳。

她竟然會問這么沒心機的問題。若是被莫奇森知道,定要將她重罰了。

“因為她心事多唄!”身后忽然鉆出一個聲音道。

蘇貍和皇甫珊回頭看去,是顏瓔。

這會兒是兩個人都皺眉了。

皇甫珊素來不喜顏瓔,而蘇貍,是因為她的語氣才皺眉,或者說將眉頭皺得更深。

“你什么時候回來的?”皇甫珊問。

顏瓔今天陪袁宏一道兒去接貍仙的。

“剛剛回來。貍仙姐姐想見一見蘇貍,說是好幾年沒見了,有點兒想念呢~~~~”顏瓔眉角挑了挑說。

蘇里看了一眼皇甫珊,點頭道:“我知道了,她在哪里?”

“跟我來吧。”顏瓔眼角余光掃過皇甫珊,扭著腰肢走了。

蘇貍腳步頓了下,也走了。

夜色清冷,月色中香樟樹陰暗分明,像皇甫珊半是晦暗半是明亮的眼。

“紅練。”皇甫珊喚出一條小蛇來:“給我監視貍仙和顏瓔兩個笨女人,別壞了我的好事兒。”

“嘶嘶~~~”那條紅色小蛇鉆進草叢里不見了。

“青火。”皇甫珊又喊道。

青色小蛇從草叢里游出來,青色的鱗片在月光下閃著光。

“讓你追蹤的那條水蛇呢?”皇甫珊轉過頭視線落在它身上問。

“嘶嘶~~~”青色小蛇惶恐的搖搖頭,身子朝后撤了撤。

皇甫珊眸色驟深,一把將它掃了出去,摔到很遠的草叢里:“要你何用!繼續去找!”

水水。。。。。。皇甫珊將這兩個字咬得特別清楚。

跟著顏瓔從后門進了莫奇森的店里,直奔二樓。

剛到樓梯口,便聽到貍仙千年不變的輕柔聲音:“這么長時間不見,小燁你瘦了那么多。小森也是,都不知道好好照顧自己么你們?”

“我是因為長高了所以才顯瘦的,貍姐。”莫奇森滑頭的說道。

“還是這樣貧嘴!”貍仙笑道。

“貍姐姐,蘇貍來了。”顏瓔推門進去。

沙發上坐滿了人,祈燁,袁宏,貍仙,還有莫奇森。

蘇貍掃視一眼,心里道:“何西他們去哪里了?”便笑著跟貍仙打招呼:“好久不見。”

蘇貍笑得有些青澀。一看到貍仙,她就想起當初在梨園時貍仙因為她而差點昏倒。

“兩年多不見,阿貍是越來越漂亮了。”貍仙站起身,上前溫婉的拉起蘇貍的手,回頭對祈燁嗔道:“你知道阿貍在這里,也不跟我講。若不是小森告訴我,我和阿貍不是到現在還見不了么?虧得我身體不好,還得費心牽掛著阿貍有沒有消息呢!”

祈燁眸子動了動,沒有說話。

蘇貍聞言心里明白了,怪不得是顏瓔去接的貍仙,原來是莫奇森擅作主張的。不過這也不管她什么事,貍仙來不來,對她來說只是見不見的問題。可是對祈燁和莫奇森來講,蘇貍用自己的第六感感觸了下,貍仙是祈燁和莫奇森之間的結點。

她不知道貍仙在他和他面前究竟是什么身份,但蘇貍可以確定的是,貍仙絕對可以將他們兩個人控制在手掌心里。

蘇貍忽然想起了柳葉說的話:“這個女人不簡單,你最好離她遠一點兒。”當初還是不信柳葉的這句話的,過了這兩年,蘇貍再次見到貍仙,不知怎么,這句話竟然就刻在她心上了。

“勞貍姐姐掛念,是蘇貍的不是。”蘇貍看了眼祈燁,有意說道。

越長大一點兒,蘇貍就越能將一句話分析得更透徹一點兒。方才貍仙的話,可絲毫沒有怪罪祈燁的意思。眾人聽起來,肯定就是蘇貍的不對了。

“阿貍說的哪里話?!”貍仙聽過蘇貍的話,嘴角的笑凝滯了下,然后又笑開道:“快來這邊坐下,快來。”

蘇貍依言過去坐下。走到沙發邊上時,蘇貍頓了頓腳步,看了眼祈燁身邊的空位,轉身朝顏瓔和莫奇森中間的空位子走去。

沙發是環形的,顏瓔一邊是袁宏,一邊是空位。其他的位子都坐著,貍仙坐在祈燁和莫奇森中間。

蘇貍好奇怪,為什么顏瓔不坐在莫奇森身邊的那個位子,而跑到袁宏邊上坐下了。

不過這個疑問她也沒上心,掃了一眼袁宏,就坐下了。

“阿貍最近可好?”貍仙向來說話溫婉,輕柔的讓人的心都跟棉花糖一樣軟軟的。

蘇貍不知道為什么,腦子里竟然直接冒出一句“看人家才是千年狐貍精的樣子”的感慨。

“還好吧。”

每當有人問起蘇貍過得好不好時,蘇貍只會回答一句:“還好吧。”

第一百一十九章 花自飄零水自流1

好像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好了的,你想逃,也逃不出命運的手掌心。

這夜月華正濃。

月上枝頭,光芒瑩白如玉。蘇貍一見心中大喜,八點鐘左右,便出了宿舍朝操場走去。

三月的天氣,還是冬寒。晚上八點,嚴寒如期而至。操場上人并不多,稀稀落落的,或坐或走。蘇貍穿過操場,徑直朝最角落里走去。

那個地方通常情況下是沒人的,因為太陰暗。操場外圍是一排垂柳樹,柳樹下是一人高的荒草。偶爾有貓或狗的小動物在里面跑來跑去弄出聲響來,在陰暗靜謐的環境里是有點兒說摹?br />
蘇貍漫步朝那個角落里走去,半路上遇到了似乎在跑步的淺易。

“你在跑步么?還是散步?”淺易乍一見蘇貍,臉上凈是驚異之色。

蘇貍挑起眉梢,眼波掠過淺易,開口道:“怎么?不行么?”

難道她看起來像是從不運動的人么?在操場上看到她很驚訝?

額,貌似她確實除了體育課和練功的時候就不涉足操場了。

“行!行!”淺易尷尬的笑道:“不過,你為什么逆著走啊?”

淺易的臉色捉摸不定,突如其來的尷尬說不清道不明。

蘇貍回頭看了看跑步的幾個人,確實都是逆著她的方向走的。不過,蘇貍的脾性向來剛烈的有些固執,固執到黑白顛倒也在所不惜:“有誰規定不能逆著走的?”

淺易無奈的聳聳肩,“這個。。。。確實沒有。”

“那我為什么不能逆著走了?”蘇貍突然有興趣咄咄逼人一次。

“能!能!您想怎么走都行!”淺易瞪大眼睛,眼珠子轉了圈:“橫著走也沒人敢管您吶!”

蘇貍眉頭皺了皺,冷哼一聲,繞過他繼續朝前走:“好女不跟惡男斗~~~~”

眼見人越走越少,蘇貍可要抓緊時間來練功才行。近些日子以來,月光從未好過,她的身體也大不如以前,連上體育課跑八百米都能氣喘吁吁。

月光石啊月光石,難道你離了月光就失了法力了么?蘇貍已經無數次的嘆氣了。這會是她一個最致命的弱點,足以讓她粉身碎骨。

淺易見蘇貍朝那個角落里走去,不禁心弦一跳,心里糾結著要不要制止蘇貍。

蘇貍每往前走一步,淺易的心弦就繃緊一分。

不行,她再往前走就能看到了!淺易內心十分掙扎。

如果她看到了,會不會就此和何西分手?如果她和何西分手了,身為何西死黨的他,不就和她形同陌路了么?

淺易雖然不想蘇貍跟何西談戀愛,但也不想他和她形同陌路。

“哎,蘇貍啊!”淺易忽然出聲喊道。

蘇貍納悶的停下腳步,回過頭來皺眉道:“我又沒橫著走,你也要管?!”

“不管不管~~~~呵呵~~~”淺易干笑兩聲,“我家又不住海邊,哪敢管這么寬?”

“那喊我有什么事?”

“額。。。。。。。”淺易臉色又尷尬起來,實在想不出該說什么,只得支支吾吾的說道:“那個。。。。。你還是別逆著走了,危險。萬一被撞倒了,何西不該心疼了么?”

蘇貍眸光聚了聚,十分訝異于淺易的話。要知道,淺易可不是能講出這種風格的話的人吶!

“何西?他又不在這里。就算我被撞倒了,你不說我不說,他怎么可能知道?!”蘇貍瞪大眼睛問。

“唔。。。。。。”淺易苦不堪言,他這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么?!干嘛提起何西來!

“對了,何西呢?你跟他不是形影不離的么?!”蘇貍問道,但又怕淺易拿她開玩笑說她吃他的醋,便加了一句道:“好基友是不是鬧別扭了~~~~~~”

淺易汗顏,忽然靈光一現道:“下周六學校有散打比賽,你去不去?!”

他記得蘇貍是后加進學校禮儀隊的,系級以上的活動但凡舉辦,都需要禮儀隊出人做禮儀活動的。

“我去?散打么?”蘇貍指著自己的鼻尖問道。

好吧,怪他自己沒說清。于是重又問道:“我說,散打比賽的禮儀,是不是你去做?”

“不曉得哎。”蘇貍搖搖頭,“這事兒又不是我說了算。”

“好的吧。”淺易嘆了口氣。

“你問我去不去干嘛?難道你參加了?”蘇貍盯著淺易瘦削的身子骨看了看:“你也能參加?!”

“我為什么就不能參加了。。。。。。。”淺易確實沒參加,但是為了男人的尊嚴和面子,他一定要硬氣起來:“不要小看人好不好!”

“好吧。”蘇貍聳聳肩:“我會盡量爭取去做禮儀的,以免你被打得鼻血橫流的時候沒人照顧你。”

淺易心里一暖,眉開眼笑道:“好呀好呀!”

“而且,也沒人把你那一刻的光榮形象給記錄下來,多可惜!”蘇貍挑眉加了句。

“我就知道你沒安好心!”淺易一聽蘇貍這話,方才的溫暖一掃而盡,翻了個白眼。

“那你現在喊住我就安好心了么?”蘇貍盯著他的眼睛問。

散打比賽的名單今天中午已經張貼出來了,上面根本沒有淺易的名字。

“說吧,到底什么事兒?”蘇貍不想跟他兜圈子,直截了當的說道:“如果沒事兒,你就繼續跑步吧,也許明年能參加比賽也說不一定。”蘇貍說著便欲轉身離開。

“有事兒!”淺易一瞧蘇貍還是朝那角落里走去,心里一急道:“何西他。。。。。。”

何西他怎么了?淺易一時口技捉窮,不知道怎么說。

“嗯?他怎么了?”蘇貍問道。

“額。。。。。。他剛剛說要來操場跑步的,估計這會兒該到了罷,你不跟我一起去找他么?”管他能不能把何西弄到操場門口去呢,現在最緊急的就是制止蘇貍到那個角落里去!

“他跑步就跑步唄,為什么還要迎接他?”蘇貍越聽淺易的話,越覺得不對勁,于是皺眉道:“你不想我到那個角落去?”蘇貍指了指黑漆漆的角落問。

“當然!當然不希望了。。。。。你不知道那里鬧鬼么?”淺易開始胡掰,“聽學姐說,前幾年那里經常有小孩子的哭聲傳出來,那堆荒草下有口枯井,以前有個小孩子掉進去淹死了。”

第二十章 花自飄零水自流2

蘇貍嘴角扯了扯,鬧鬼?她就是一只成了精的妖,難道還怕孤魂野鬼不成?!于是笑道:“我從來不怕鬼故事的好吧?不跟你浪費時間了,待會兒就要回宿舍睡覺了。”

蘇貍轉過身就快步朝那一排柳樹下走去。

鬧鬼?讓她逮個小鬼來玩一玩也不錯。

淺易一見這種情況,也只得為何西祈禱了,“可不是兄弟我不幫你啊,實在是兄弟我無能為力了。。。。。。。”文人小說下載

蘇貍走近幾步,這才看到那一排柳樹下竟然站著兩個糾纏在一起的黑影。原來這邊有人在約會額,怪不得淺易有意不讓她來。

蘇貍想到這里就要轉身離開。

忽然風起,月色明潤。蘇貍轉身的一瞬間看到面對著她站著的男生的半張臉……………黑邊眼鏡,臉頰上幾顆痘痘。

蘇貍心里一滯,木然在那里。

怪不得淺易有心阻撓她來這邊,原來這里真的有鬼。看來,還真的捉到鬼了。

緊跟過來的淺易手足無措的看著這一幕,實在是不知道應該先自責還是先解釋。可是,他又先跟誰解釋呢?跟何西還是蘇貍?做人難,做個好人更難啊!

淺易在一旁干著急,當事人卻一副泰然自若的樣子。何西繞過那女生,走到蘇貍面前,雙手放到蘇貍肩上笑著道:“你怎么來了?”

蘇貍抬眸看向他裝作沉靜的臉,心里一片冷落。

他竟然還能裝作沒事的樣子跟她談笑自若?!

“這是我老鄉,剛剛在操場碰到的,對吧淺易?”何西抬起眼瞼透過眼鏡框看向淺易問。

“對的對的,剛剛跟我一起跑步的,在這里看到了他老鄉,我就先一個人跑了。”淺易連忙點頭幫何西證明。

那女生也回過頭來,平平凡凡的一張臉,中等身材并不高挑,只有一雙眼睛大大的。

蘇貍看了她一眼,將何西的手從肩上拿下,轉身離開。

真是影響她心情。何西對她來說本就是無足輕重,可為什么看到這一幕時,心上會針扎一樣的痛?是不甘么,不甘敗給一個太過平凡的女生?一定是這樣了。

對于一個高傲的人來講,輸給一個與自己相差懸殊的弱勢人,簡直就是對自己凌遲一般的侮辱。

蘇貍想不明白,究竟是她哪里不好,竟然輸給了一個凡人?!

看著蘇貍離開,一步一步像是踏在他的命弦上。蘇貍每走一步,何西的心上除了“咚”的一聲脆響,還有一片空落。蘇貍越走越遠,他的心就越發虛浮空落,仿佛已經不在他的胸腔里,早已被蘇貍牽出來丟到很遠的草叢里去了。

“還傻站著看什么看?趕緊去追啊!”淺易著急起來。

何西眸光一閃,抬腳朝蘇貍跑去,一把將蘇貍從后面抱在懷里:“你聽我說。。。。。。。”

“放開。”蘇貍平靜的說道。

是的。就算是心里難過,心上不平衡,她也還是一副平靜無波的樣子,就連語氣都無波無瀾。可是蘇貍自己知道,她真的是生氣了。

她生氣的時候不想講話,面無表情,甚至比平常更為沉靜。

“不放!”何西死死抱著,堅決不松開。

蘇貍眼瞼低了低,看到脖頸間的月光石。

月色開始變暗,月光石也跟著暗淡無光。蘇貍開始覺得要窒息了。

“快放開。”蘇貍閉上眼,輕輕呼出一口氣道。

莫名其妙的暈眩,突如其來的窒息。蘇貍快要支撐不住了。

“你答應我不要走,聽我解釋,我就放!”何西完全沒有注意到蘇貍身體不適,雙臂圈著蘇貍不放。

“快放。。。。。”蘇貍說著就往下倒去。

“阿貍?!阿貍?!”何西一見蘇貍順著自己滑到地上,一下子愣住了:“這。。。。。。”

淺易也跑過來,蹲下來試探了蘇貍的鼻息,忙掐蘇貍的人中:“她暈倒了!”

月色越來越暗,涼風越刮越冷。這一夜,竟然要變天了。到午夜時分,竟然洋洋灑灑的下起鵝毛大雪來。

蘇貍站在雪地里,任大雪將自己裹起來,仿佛又回到了娘胎里。遠遠的走來一個和尚,圓臉大耳朵,帶笑的眼睛。

蘇貍眨眨眼,看著他停在自己面前,朝自己笑著。

“大師。”蘇貍雙手合十行了一禮。

“緣塵當了則了也,來自于何處自當歸于何處。阿彌托佛。”

蘇貍冥思想了想,然后問:“極北之地在哪里?還請大師指示。”

“冥冥中自有注定,該來的則來,該去的當去。凡事不可強求也。善心而為,大度以待,自會到你想去的地方。”

“天意為之么。。。。。”蘇貍低頭沉思,再抬頭時發現大師已經不在。茫茫雪地,沒有一只腳印,放佛沒有人來過一般。

“阿貍!阿貍!”慶惠慌慌張張的跑到雪地里將躺在雪里的蘇貍搖醒,后面跟著莫奇森和皇甫姍。

蘇貍緩緩睜開眼,一片雪花正好落下來,掉進她眼睛里。冰冷頓時傳遍她全身,凍得她打了個寒顫。

慶惠的臉在她眼前晃來晃去,蘇貍不禁覺得頭暈。閉上眼,方才的景象重現,大師的話,無垠的雪地,光怪陸離。

“我怎么會在這里?”蘇貍問。

“哪知道你啊?”慶惠翻了個白眼:“明明在校醫室里躺的好好的,哪知道一轉眼你就不見了。找了好久才看到你躺在這里。”

蘇貍揉了揉太陽穴,除了剛剛的夢,腦中一片空白。

剛剛那是夢,還是現在這是個夢?還是夢中夢?蘇貍的太陽穴突突的疼,血液充滿了她身體里的血管,汩汩流著,像是要爆炸了一樣。

蘇貍使勁兒的甩了甩頭,頭暈眼花。世界模糊,光影交錯。

她到底在哪兒?發生了什么事?她為什么會這樣?

蘇貍抱住頭,越想腦袋就越要炸開。

頭疼,頭疼,頭疼。睜開眼在做夢,閉上眼也在做夢。她快要瘋了。

“莫哥哥,蘇貍她這是怎么了?!”蘇貍失去意識前,聽到慶惠惶恐的聲音喊道。

對啊,她這是怎么了?連她自己也想知道。

白色,白色,她就在這白色里越沉越深。

第一百二十一章 花自飄零水自流3

再次醒來,陽光正好,鳥語花香。

蘇貍覺得自己睡了一個世紀,再次睜開眼已經不是她所在的時代。

典雅質樸的房間,完全是她不熟悉的。琴音叮咚,她的心莫名的安寧。

蘇貍將眼鏡閉上,腦海中浮現的是無垠的雪地和紛紛揚揚的雪花。沒有風,沒有人,沒有聲音,只有雪。

“阿彌托佛。”

佛音起,琴音停。

蘇貍睜開眼,翻身坐起,雙手合十微微低頭:“大師。”

“你能夠醒來,真是佛音普照。”大師捋著胡子笑道。

“大師何處此言?”蘇貍道出心中疑惑。

“你看你體內真氣何在?”

蘇貍試著提了提,果然所剩無幾。微微皺了皺眉,回憶著發生了什么事。

“不問這是哪里么?”大師眸光掠過蘇貍,環顧四周道。

琴音再次響起,如白駒過隙,萬馬奔騰。

“哪里都無所謂,所謂的是人心。”蘇貍幽幽出聲。

琴音似心境。

原本以為平靜無瀾的生活,原來激流暗涌,有意思。

人心叵測,笑里藏刀,李代桃僵,真情假意。人世悲涼,小心為上。

“哈哈哈~~~~~”大師笑了,涼風沖破竹窗吹進來,他的胡子高高揚起,像道士的拂塵。

“施主若是來自于人界,定是女佛陀。可惜呀。。。。。。。。”大師微微搖頭,嘆息不已。

“佛光照不到極北之地么?”蘇貍偏過頭問。

“佛光在佛者心里。”大師看著蘇貍的眼睛回答。

“那就是了,佛者不分三界,就像公道自在公道者心里。”蘇貍從床上下來,赤腳站到竹地板上,“佛者不是菩薩。菩薩包容外物,佛者不會。”

“上善若水,水利萬物而不生,容萬物而不厭。以柔克剛,四兩撥千金也~~~~”

“謝大師提點。”蘇貍作了一揖。

“你走吧,到你該去的地方去。”大師揮揮手,示意蘇貍離開。

“謝大師救命之恩。”蘇貍拜了一拜,朝門口走去。

“法戒會一路護送你回去。”

“再次謝過。”蘇貍頭也不回的邁出門去。

出門,果然見法戒。

蘇貍掃視過桌上的古琴,嘴角泛起笑,開玩笑道:“沒想到小師父琴技如此卓越,小女子十分崇拜。”

法戒臉色泛起紅暈,棄琴來到蘇貍跟前,施了一禮道:“阿彌托佛,施主謬贊。”

“呵呵~~~~~若小師父不介意,他日來請教小師父如何?”蘇貍挑眉問。

“自是不介意。”

“那就這么說定嘍?”蘇貍伸出小拇指,眉眼彎彎。

法戒愣了愣,手足無措的看向門房里的師傅。

法戒的師傅嘴角上揚,轉過身背對二人頌起經來。

法戒撓了撓頭,紅著臉勾上蘇貍的小拇指。

“我們走吧?”沒等法戒將手勾過去,蘇貍就笑著收了手,轉身朝竹林外走去。

法戒呆了呆,懊悔的將手收回來,跟了上去。

但凡清幽之地,莫不是竹林深深,水清至魚。

蘇貍一路出山,才曉得原來銅山里面還有這等之地。

“站在山頂看下去,并看不到剛才那地兒的吧?”蘇貍撥開一叢山茶,跳到小路上問。

法戒小心的穿過枝葉,不碰及新發的嫩葉,抬頭回道:“唔,被竹林遮住了吧。”

蘇貍想了想,覺得在理。那日從山頂望下去,確實有看到一大片茂密的竹林。

“柳葉呢?”蘇貍壓了許久,終于問道。

“回了她該回的地方去了罷。”法戒不確信的回道。

“她什么時候走的?”蘇貍停下來抬頭看向法戒:“她離開的時候沒有跟你說么?”

柳葉不會不跟法戒打聲招呼就走了的。

“半個月前吧,我和師傅來中原的前一天,她就不見了。”法戒被蘇貍的眼神盯的脊背發涼,怯怯的回答。

“你!”蘇貍眉頭緊蹙,深知就算現在罵他也沒用,轉身提起體內所剩無幾的真氣就往山下跑去,直沖n大。

推開3n117的門,里面的人一臉詫異的看向她。

“你找誰?”白芷問道。

“蘇貍。”蘇貍沉默了會兒,開口道。

“蘇貍,找你的。”慶惠轉臉看向另一個眉目如畫的清孩兒。

蘇貍盯著她看了眼,轉身朝宿舍外跑去。

“哎,你。。。。。。。”法戒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換了身衣服,只是因為光頭,正在宿舍樓外被阿姨攔著不給進,見蘇貍出來,法戒立即笑著跟阿姨道:“你看,我就是找她的。。。。。。”

“來來來,剛剛跑那么快進去,也不登記一下,現在補上,不追究你的責任。”那阿姨拎著個登記表,轉過身攔住蘇貍的去路。

蘇貍看了眼宿管阿姨,繞過她朝外面的街上跑去。

人去樓空。街角已然沒了那間酒吧存在的痕跡。

蘇貍單?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真人游戏名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