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富士康小說網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九尾阿貍-第2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蘇貍看了眼宿管阿姨,繞過她朝外面的街上跑去。

人去樓空。街角已然沒了那間酒吧存在的痕跡。

蘇貍單手叉腰扶在墻邊喘著粗氣,腦中混亂。

氣喘吁吁跟過來的法戒抬頭看了看店名:“煙雨閣,是吃飯的地方啊,你餓了么?”

那是一場夢么?從麥田雪地里開始,到雪地里昏迷,那么長的一個夢么?那么真實,她學會了開心和悲傷,學會了領悟與痛苦的夢,是真實的夢么?

“你怎么了?”法戒看著蘇貍慢慢蹲下來,抱著頭沉默,不禁問道。

“我昏迷了多久?”蘇貍將頭從臂彎里抬起來問道。

“唔。。。。。十天左右吧。”

“我為什么會在山中的竹林里?”蘇貍看著真實存在的法戒,否定了過去的幾年是一段夢的想法,站起來問。

“我也不知道,師傅將你救回來的。”法戒眨眨眼回道。

蘇貍黛眉微蹙,轉身朝半山腰的家走去。如果不是夢,那個房子該是存在的。阿福也該在那里的。

推門進去,果然一切如故。

阿福蒼老了許多,瘦得皮包骨頭。蘇貍開門時,它正閉著眼正對著門趴著,臉上的皮皺成數道深深的溝壑,舌頭在一側吐著,已經漸近灰黑色。

“阿福。。。。。。”蘇貍心中一痛,蹲下來將它的頭抱在懷里。

阿福睜開眼,睫毛上似乎落了一層霜,眼角都是黃色的透明液體,瞳孔上也覆蓋上一層薄膜,聲音低弱的呻吟了聲:“唔。。。。。”

第一百二十二章 花自飄零水自流4

“阿福,是我,我回來了。。。。。。”蘇貍禁不住流下淚來。

“它是中了毒的吧?”法戒蹲下來查看道。

中毒。。。。。。。蘇貍聞言眸光尖銳。

阿福伸出舌頭舔了舔蘇貍的手,像個小孩子一樣在蘇貍的臂彎里膩了膩,尋了個舒服的姿勢再次閉上眼睛。

“阿福,你別睡!”蘇貍搖著阿福的頭喊道。

“你別搖它了,讓它在安樂中去吧。阿彌托佛。”法戒在一旁看不下去,開口勸慰道。

蘇貍停下搖晃阿福的動作,聽到阿福的呼吸漸漸微弱,蘇貍在心里發誓,此仇不報,誓不為狐!

“極北之地怎么走?”蘇貍將阿福安葬,眸利若鷹。

“額。。。。。”法戒被蘇貍的眼神威懾到,頓了一下才道:“該是一直往北走吧。。。。。。”

極北極北,不就該是在最北方的意思么?法戒撓撓頭,不確信的在心里想到。

蘇貍白了他一眼,轉身朝山頂走去:“極北只是個名字,又不是方位。”

此時正是初陽,紅陽似火。一路走到山頂,蘇貍慢慢回想這么幾年來發生的事。一步一幕,像是將過去重新又走了一遍。

蘇貍在前面低頭走著,法戒在后面亦步亦趨的跟著。忽然法戒喊道:“看,山頂上有人!”

蘇貍抬頭看了眼,回頭皺眉道:“滿世界的都是人,你稀奇什么?!”

“你就不是。。。。。。”法戒低頭小聲道。

蘇貍嘴角抽了抽,不理他繼續朝前走。

“哎,那些人在干嘛?”法戒又喊道。

“你有完沒完啊?我怎么知道他們在干嘛?你去看一看不就知道了?!”蘇貍發現,只要一跟法戒在一起,她總會無端冒出許多無名火來。

“這倒是。。。。。佛說,去你想去的地方,見你想見的人,做你想做的事,是最自由的了~~~~”

蘇貍冷汗如雨。佛說。。。。。。明明是你自己說的。佛陀他老人家會說這么沒水準紅塵盎然的話么?!

蘇貍一邊腹誹,一邊朝沒人的地方走去。她要思考一下下一步該往哪里走。去s市么?貍仙會在么?還是。。。。。去找祈燁?或者,該去柳氏莊園一趟,看柳葉有沒有回去那里?可是若都沒成功呢?那她就必須去極北之地了。他們來自于那里,必將回到那里去。可蘇貍又不確信他們會一夜之間都回去了那里。

“呀!”蘇貍正在愁眉不展,法戒卻又叫起來。

蘇貍摸了摸鼻子,考慮著要不要把他遣送回去。

“阿貍你快來看,好多帳篷哦!”法戒指著山下回頭沖蘇貍興奮的喊道。

阿貍。。。。。。。蘇貍聞言看向孩子氣的法戒,一時心軟下來。法戒也不過是十歲的大孩子,整日被教規宗條師命束縛著,失卻了多少的天性。只是他骨子里的孩子氣還未褪去,在宗教里被刻意壓制著,一旦掙脫了束縛,那些未泯的性情便蘇醒過來。蘇貍最喜歡的,莫不是隨意任性。

于是蘇貍微笑著來到法戒身邊,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過去,果然七八個帳篷聚集的扎在半山腰。

《:文》被法戒這么一喊,帳篷周圍正圍成一圈的人紛紛朝山頂上的兩個人看來。

《:人》看到那些人,蘇貍臉的色黑了黑。法戒你個冒失鬼!暗罵一句便拉著法戒轉身就往山下跑去。

《:書》那下面的人可不是來山里野營的。蘇貍剛剛看見,他們好像在交易什么東西。一溜煙兒的黑色衣服和光頭,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屋》“咋的了?”法戒被拉得莫名其妙,邊跑邊說道:“我還沒看清楚他們在干嘛呢!”

蘇貍回頭斥了一聲:“閉嘴!”抬眼正看到法戒剛剛看到在山頂的幾個不知道在干嘛的人已經快要追上他們了。

“額。。。。。。”法戒看到蘇貍臉色變了變,不禁回頭看去,一看嚇了一跳:“他們。。。。。。”

“你往那邊跑,沿著小路去竹林找你師傅!”跑到一條岔路口,蘇貍一指右邊的小路,將法戒推了過去。

“那你呢?!”法戒被蘇貍推得一個踉蹌,好不容易才站穩,回頭問蘇貍:“你怎么辦?”

“我是妖啊!”蘇貍看了他一眼,轉身朝左邊跑去。

法戒一想,嗯,她是妖精,怎么著也比得過人類吧?于是便安心朝右邊小路盡頭的竹林里跑去。

剛跑兩步,法戒忽然想起來,師傅不是說她體內真氣全無了么?而且,如果她還有法力在的話,用得著怕帶著他跑而是采用兵分兩路么?

“不好!”法戒回過身來,那幾個人正分開朝一左一右兩條路追來,而后面陸續還有許多人追過來。

法戒靈機一動,朝樹藤里面跳去,直接橫穿到蘇貍跑走的那條路上。

蘇貍一邊跑,一邊拿出手機打電話。皇甫尚是武警,打給他應該是有用的吧?

“喂?”皇甫尚正在飛速行駛的警車里,接電話時警笛聲蓋過了他的聲音。

“皇甫尚?我是蘇貍!”蘇貍喘了一口氣,盡可能清晰直接的表達自己的意思:“銅山東側,黑社會交易,我看到了,正在追我!”

皇甫尚眉峰蹙起,“好好保護自己,我馬上到!”

“開快點兒!”皇甫尚臉色沉了沉,目光堅毅。

掛了電話,蘇貍稍稍安了心。聽到后面追來的腳步聲,蘇貍想起這周圍有一片蘆葦蕩圍著的一個小湖,湖邊好像有個小山洞,便循著記憶朝那里跑去。

李代桃僵是么?天衣無縫是么?可惜你們忘了皇甫尚!蘇貍邊跑邊冷笑。你們以為一走了之就可以解決一切恩恩怨怨?不可能!我一定要找到你們,然后慢慢的一筆筆算賬!

蘇貍自身的真氣莫名其妙的消失,阿福離奇中毒死亡,這絕非單純的人類可以做到的事情。只有同類才能有能力不著痕跡的下手,而且還是親近的同類!

想回極北之地是么?那屬于妖族的地盤,顏瓔總不可能也去吧?!蘇貍想到這里,嘴角勾起:“找不到貍仙,就找顏瓔!我就不信,顏瓔也能憑空消失嘍?!”

穿過一片矮藤,蘇貍果然看到一片蘆葦蕩。

第二十三章 花自飄零水自流4

警察!法戒穿過一片片矮藤,后面的人還在緊追不舍,正汗流浹背之際,看到荷槍實彈的武警官兵正無聲的搜上山來。

“哎!”法戒激動的朝武警們招手,一瞬間槍口全對準了法戒。

“唔。。。。。我要求救。。。。。。”法戒愣了愣,吐出一句話。

后面追來的人察覺到危險,便掉頭往山上跑。

“你們一隊保護這人下山,皇甫尚,你們一隊跟我去追!”

“是!”皇甫尚心急,領了命令立刻往山上追去。

蘇貍找到山洞正要鉆進去,卻在看到洞口的人時愣住了。

何西,他怎么會在這里?!蘇貍皺眉。

何西也愣住了。他本來遍尋蘇貍未果,正為找翻了天蘇貍也是人間蒸發了一樣了無痕跡而愁苦不已,才到蘇貍的院子里去看,除了一條中了毒的狗之外也是沒有蘇貍的痕跡,這才循著小山路到山上散散心,無意間來到這里,撥開蘆葦蕩竟然看到一個小山洞,依照何西的性格,必須毫無意外的好奇心大起,想要進去探個究竟,說不定蘇貍就躲在里面呢。雖然這樣的可能性不大,但何西是何等邏輯怪異的人物,有這思想好不為奇。

有句話叫做瞎貓撞到死耗子,被何西踐行的很好。

兩雙眼睛對了數十秒,蘇貍一個跳躍跳到何西面前,捂住他正要張開的嘴巴,壓低聲音警惕道:“不要出聲!”

看來何西還是認識她的。

何西眨眨眼,不明所以。

外面的蘆葦蕩處想起沙沙的聲音,還有蛇吐信子的聲音。

何西一聽全身僵硬,雞皮疙瘩都炸了起來………………他最討厭這些惡心的東西了。

聽到漸近的雜亂的腳步聲,蘇貍眉頭皺的更緊,禍不單行呃!

腳步聲越來越近,已經撥開蘆葦蕩朝洞口過來。似乎是早就知道她躲在了這里一樣。

“你躲到最里面去,不準發出聲音來!”蘇貍松開手,將何西朝里推了推:“發生什么事都不準出來,聽到沒有?!”

她不想連累無辜。如果她繼續跟何西一起躲在這里,定然連累何西也被發現。那些窮兇極惡的人們,絕不介意多對一個人下手的。

“阿貍。。。。。”何西要跟蘇貍一起出來。

“不準動!”蘇貍回頭威嚇道:“如果不想我恨你,不準出來!”

何西瞪著無辜的眼睛點點頭。

出了洞口,蘇貍將蘆葦蕩撥好遮住,看到一條黃綠色小蛇在湖對岸為后面的人引路。

果然是有東西作怪,不然那些人也不可能找到這里來!蘇貍恨得牙癢癢,卻苦無法力將它擊斃。

捏緊脖子里的月光石,蘇貍心急如焚。要怎么才能將他們引開并順利脫身呢?

忽然蘇貍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覺。

又是無邊的黑暗,吞噬了所有的光明。恐懼在這里生長,壓迫著每一個害怕黑暗的人的神經。各種嘲笑怨恨狂妄淫蕩的聲音在黑暗里肆無忌憚的充斥人們的聽覺,雜亂無章。蘇貍一個人行走在黑暗里,看不到一個人,卻滿耳朵都是聲音。她如同行尸走肉,對所有的聲音充耳不聞,面無表情的朝前走著,并不知道目的。她只是機械的朝前走,在黑暗里。腳下是平坦的,雖然伸手不見五指也不用擔心會跌倒在坑凹里或者絆倒在高凸上。

“你這是要去哪里呢?”忽然有一個聲音問道,卻不是問蘇貍的。因為有另一個聲音在回答了:“天堂啊,我是去天堂。”

這聲音好熟悉,蘇貍聽到,身上有根神經動了動。

“嘁,那你走錯路了,這條路是去地獄的。”問的那個聲音嬉笑道。

“啊!!!!”然后那個熟悉的聲音就驚恐的叫起來。

蘇貍心里一緊,脫口而出大聲喊道:“何西!!!!”

“蘇貍?蘇貍!快醒醒!”

蘇貍大喘著氣睜開眼,滿目的白,刺眼的白。

微微瞇眼,以適應突如其來的白。

“蘇貍~~~~”一張佛光普照的臉出現在蘇貍眼前,將滿目的白擠走。

“法戒?”蘇貍啞著聲音道。

“恩恩,是我!你沒事真是太好了~阿彌托佛~~~~”法戒虛空作了一揖。

“何西呢?!”蘇貍忽然想起剛才的聲音,驚慌的問道。

何西去了哪里?

轉頭在房間內掃視一周,除了還在念佛的法戒,還有正在和醫生交談的皇甫尚外,再無

其他人。

“何西去了哪里?!”蘇貍坐起來,大聲喊道。

“她身體里有某些不知名的毒素,導致了她身體越來越虛弱。除此之外,就是心理上的創傷了,這個我們無能為力。”那醫生看了眼蘇貍,小聲跟皇甫尚講道。

皇甫尚點點頭:“謝謝您了。”

“沒事。”醫生離開了。

“蘇貍。”皇甫尚轉身朝病床走過來:“你得好好休息,不能太激動。”

“何西呢?告訴我何西去了哪里?!”蘇貍目光灼灼,幾近哀求的看著皇甫尚。

“何西。。。。。我們也不知道。”皇甫尚看了一眼法戒,無奈道。

“我不信!”蘇貍轉眸看向法戒:“出家人不打誑語,你說,他去了哪里?!”

“這。。。。。。。。”法戒為難的在皇甫尚和蘇貍之間看來看去。

“你若不想被佛祖他老人家責罰,最好說實話!”蘇貍威脅道。

“我保持沉默可以么?”法戒要哭了。

“可以!”

“不可以!”

蘇貍與皇甫尚同時出聲。

法戒不禁頭大。為什么每次都是他在中間難為情?

“我就是想知道他去了哪里,你們大可不必這樣遮遮掩掩。”蘇貍低下聲音,暗沉的講道:“他是我男朋友,我總有權知道他的去向吧?”

皇甫尚聞言心中一緊,沉默良久,才緩緩道出:“他死了。”

他死了。。。。。死了。。。。。死。。。。。了。。。。

蘇貍頓時覺得五雷轟頂,呆若木雞。

何西死了,有一個跟她有關聯的人死了。

她上輩子究竟是造了什么孽,這輩子才要經歷這么多痛苦?!從她母親將她帶到這個世上,她就開始一步步踏著苦難長大,直到一個有一個的生命從她身邊離去,她麻木的心才開始覺醒。

第一百二十四章 花自飄零水自流6

可是覺醒了又能怎樣呢?只是更痛苦而已。

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是她?!

過往累積的所有苦悶一下子蜂擁而來,壓迫著她的神經,她的心脈,她身體所有的感官。一個人站在數十層高的樓頂,強風席卷她的周身,帶著她搖搖晃晃,像一只即將振翅而飛的蝴蝶。

“阿貍!!!!你在干什么?!”身后忽然有人大喊:“快回來!聽到沒有?!回來!”

蘇貍微微轉頭看過去,是法戒驚慌失措的臉。

這像個夢境。

蘇貍招招手,嘴角揚起來:“這邊風景獨美,法戒~~”

法戒一臉驚恐,一邊朝蘇貍走著一邊分散蘇貍的注意力:“我帶你去山頂,那里的風景更美。”

“你來看看,這邊的美。”蘇貍搖搖晃晃,讓法戒恍惚間模糊了她的笑臉。

一步,兩步,三步。。。。。。。還有最后一步。

“不要站在這里!”法戒長臂一伸,準備把蘇貍拉回來。

可。。。。。。。。事與愿違。

蘇貍一個閃身,躲過了法戒的手,法戒卻因為沖力躍過樓頂低矮的護欄向樓下墜去。

蘇貍呆若木雞。

又是因為她。。。。。。

所有的死又在眼前涌出來,無處不在,鋪滿了她整個視野。

蘇貍忽然笑起來,縱身一躍,追隨法戒而去。

“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吶~~~~”一個白胡子老者站在云端搖頭嘆息。

“又要勞煩您出手相救一下了,哈哈~~~~”西尊圣佛在一旁大笑。

“這次還來打個賭?”老者看向圣佛。

“賭什么?”

“嗯。。。。。。賭那個丫頭幾時再死吧!”老者指著正在墜落中的蘇貍說道。

“我賭一千年。”圣佛慈藹的視線落到蘇貍身上。

“我賭明天。”老者挑眉道。

圣佛眼皮動了動,不禁大笑:“你這個老狐貍~~~~~那我是必定輸了的,每一個明天過后還是明天,誰都會死在明天的啊,老狐貍精,又被你耍了一次!”

“愿賭服輸,哼。”老者冷哼一聲。

“你再不救,她可就死在今天了。”圣佛提醒道。

“你還不是擔心你的寶貝靈童嘛,哼哼~~~~”老者一邊鄙視一邊縱身躍下。

極北之地。

蘇貍看著茫茫白雪原野,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走。

好生奇怪,為什么她跳個樓會跳到這里來?這是哪兒?這么寒冷的天,她竟然絲毫沒有感覺到一絲冷意。

“當你不知道要選哪一個的時候,就挑兵挑將吧!”蘇貍忽然想起蘇巖說的一句話來。

“挑兵挑將。。。。。。”蘇貍將八個方向定下,就念起來:“挑兵挑將,挑到誰誰就是我的好榜樣!”

“唔。。。。。。”蘇貍看了眼微弱的陽光,喃喃自語道:“落到正北方向了。”

一路向北,蘇貍不知走了多久,直到走的雙腿發酸,還是沒能看到一人半影。

“這什么鬼地方啊!”蘇貍開始懷疑自己挑錯了方向。

這情景,讓她恍以為是在夢里。

所以她懷疑,自己究竟是死了還是活著。可腿上的酸脹又在提醒著她,這不是夢,這不是夢。

再往前走數十里,蘇貍已經氣喘吁吁了。

“我討厭白色!”蘇貍一屁股跌坐在雪地里,擦了一把額頭的細汗說道。

“吱!!!!”一只鉆進雪地里貪睡的小狐貍騰的一下從蘇貍屁股底下鉆出來,站在一米外沖蘇貍怒目相對。

“終于有個活的東西了!”蘇貍喜極,彎腰朝那只白色小狐貍靠去。

脖頸間的月光石掉出來,在雪地的反光中發著圓潤瑩白的光。

小狐貍一瞧,整個身子僵硬起來。這是。。。。。。王后?!

轉身就往回跑。

“哎,你。。。。。。”蘇貍伸著一只手在半空,尷尬的收回來,摸摸鼻子道:“我有那么討人厭么。。。。。。。”

不過半個時辰,當蘇貍快要躺在雪里睡著的時候,百萬狐貍將她圍了個水泄不通:“恭迎圣王后!!”

無數雙眼睛將她圍在中心,帶著虔誠而喜極的目光。

蘇貍不禁愣住了。

“圣王來了!”不知誰喊了一聲,蘇貍眼前的狐貍大軍閃出一條路來。

一身白衣,黑發及地的祈燁翩翩而來。

蘇貍再次愣住。

“你終于回來了。”祈燁微笑著彎腰伸出手。

蘇貍下意識的將手交給他,呆呆的看著他的眼睛:“祈。。。。。。燁?”

“七夜。”七夜微笑著糾正。

所有的事情總是不可預料的,比如幸福,比如災難。當幸福來的太突然的時候,災難也會突然降臨。一切都會讓人措手不及。

“她是我的!”莫奇森的聲音拔地而起,將地上的積雪震得飛起。

蘇貍轉頭望去,黑壓壓的一片狐貍軍。

“嘭!”一只青灰色影子墜落在蘇貍和七夜不遠處。

蘇貍定睛看去,是一只青灰色犬,嘴角流出一大片血。

“袁宏!”七夜松開蘇貍的手,轉身將那只犬抱起:“袁宏!!”

袁宏?!蘇貍看著那只已經閉眼的犬,眼前浮現出平頭帥氣陽光的袁宏的樣子來。

“這個可以救活它。”蘇貍將脖頸間的月光石解下扔給七夜:“趕緊救他!”

沒有了月光石,蘇貍忽然變回原形。

長蛇躍過無數狐貍,將初變成狐貍的蘇貍卷走。

“蘇貍!!!”七夜抱著袁宏,看著蘇貍消失在半空中。

“想要她完好無損,就拿月光石來換!”水水的聲音在雪地里響起。

蘇貍終于明白過往的一切。

初在y市時突然變身,在n市又遇見莫奇森和祈燁,還有后來小魚的死,還有柳葉的失蹤,還有她真氣的散失,全都是眼前這個看似病弱的女人主導。

“那么,阿福也是你們害死的?”蘇貍心口一股火窩著。

“一條狗而已。”水水挑眉道:“誰讓它擋了我的路的!它就該死!”

“我要見柳葉!”蘇貍看向高位上優雅品茶的貍仙。

“姍姍,將那個賤人帶出來。”貍仙嘴角勾起,沖蘇貍笑道:“你可得原諒我沒能將她照顧周到吶!”

是的,皇甫姍與水水,都不過是貍仙的爪牙而已。

“是,王~~~~”皇甫姍輕蔑的看了一眼蘇貍,轉身妖嬈的離開。

第二十五章 花自飄零水自流 完結

“柳葉。。。。。”蘇貍在看到柳葉時不禁哽咽。

若不是因為她,柳葉也不會被牽連。

女子最在意的,莫不是容貌和感情。失去了這兩種東西,生不如死。

柳葉生不如死的狀態,讓蘇貍追悔莫及。

若不是她讓柳葉任性,若不是她一言不發的離開西藏,柳葉也不會落到如此境地。

像所有情節劇的情景一樣,蘇貍無可非議的和柳葉一起受到了貍仙的特殊“款待”。然后莫奇森英雄救美,可惜他沒有貍仙想要的月光石。

“沒想到你竟然是這種人!”莫奇森咬牙切齒。

“哈哈哈~~~~”貍仙仰頭大笑,全然不見當初的柔弱:“被石頭砸了腳,不怪你自己不小心,難道還要怪石頭砸你腳上么?哈哈,竟然會問起這種白癡的話,真是可笑!”

莫奇森啞口無言。看了眼血泊中面目全非的蘇貍和柳葉,莫奇森只怪自己當初笨到助紂為虐,竟然自作聰明的與祈燁鬧起了矛盾。

男人最不能丟的就是尊嚴,莫奇森這種好面子的人,被幾個女人玩得團團轉,尊嚴何在?于是越想越窩火,最后怒發沖冠拍案而起,朝貍仙直擊而去。

“哼!以你三腳貓的法力,還想跟老娘斗?!”貍仙冷笑一聲,一掌將莫奇森反擊回去。

她已經將柳葉四千年的靈力都吸收到自己體內,再加上自己體內的兩千年靈力,六千年的老狐貍,豈是莫奇森一千多年的黑狐貍能戰勝得了的?

莫奇森一口鮮血吐出來?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真人游戏名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