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富士康小說網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九尾阿貍-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終于,眼前徹底一片黑暗。

祈燁眼瞧著蘇貍要倒在地上,一個箭步沖上去,將蘇貍撈了回來。

“喂!”祈燁拍拍蘇貍的臉,一點兒反應都沒有,心里不禁一個咯噔。

這時周圍已經聚集了許多人,都爭相討論著蘇貍是不是還活著。

“祈燁,你掐她人中!”有人建議道。

祈燁伸手探了探蘇貍的鼻息,放下心來。

還好,氣息雖然弱,但還是有的,說明蘇貍只是暈了過去而已。

將蘇貍打橫抱起來,擠開人群往樓下沖去。不能將她送到醫務室,送到醫務室,醫生如果驗血什么的,不就知道了她不是人類?那要把她送到哪里去?

祈燁抱著蘇貍從三樓下來的路上,一直在思考著這個問題。如果送到貍仙那,路程太遠,怕蘇貍有個三長兩短。可是如果直接把她送回宿舍,這‘‘‘‘‘‘堅決不行,她還昏迷著,回到宿舍誰照顧她?那三個丫頭?他不放心。就只有一個辦法了‘‘‘‘‘‘‘

下到一樓,正好碰見袁宏。

“蘇貍她怎么了?!”袁宏一見蘇貍蒼白著一張臉閉著眼窩在祈燁懷里,慌忙問道。

“暈倒了。”祈燁簡潔明了:“去買些葡萄糖來。”說著就朝校外走去。

“為什么不把她送到‘‘‘‘‘‘”袁宏眉頭微皺,疑惑的開口。

“回頭跟你解釋。”祈燁頭也不回的快步離去:“到公寓去。”

袁宏撓撓頭,然后朝醫務室跑去。

本故事,純屬虛構。最近有點兒小忙,考試啊,活動啊,上課啊什么的,所以來不及按時更,或者天天更,不好意思咯~過了這段時間,一定恢復正常~

第三十二章 何當共剪西窗燭2

公寓,是祈燁在校外租的房子。平日里袁宏和莫奇森經常賴在這里不回學校宿舍。

房子是兩室一廳,不大不小,剛好夠祈燁一個人住。事實上,祈燁住的不多,基本上是用來方便莫奇森的。

莫奇森是從來不上晚自習和早自習的。晝伏夜出,在學校是實施不起來的,而祈燁的小窩,就正好符合他的習性。

于是,祈燁抱著蘇貍走到樓下的時候,抬頭看四樓的窗戶,里面的燈是亮著的。

“大森肯定又是翻窗戶進去的。”袁宏以百米沖刺跑回來,大氣都沒有喘一口,只是氣息有些微微不順。

祈燁面無表情,直接抱著蘇貍進了樓層的電梯。他已經習慣了莫奇森的進門方式。翻窗戶對他來說,輕而易舉。

“打點話給顏瓔她們,說蘇貍暈倒了,在我們這里。”祈燁示意袁宏按下4樓,開口道。

“是。”袁宏點頭。

“喂?”電話那頭響起顏瓔驚喜的聲音:“袁宏?”

“嗯,是我。”袁宏道:“蘇貍突然暈倒了,現在在新月小區407,祈燁租的公寓。”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下,然后就是“啊”的一聲驚訝,接著就是石芮的聲音:“怎么了?”

“待會兒看蘇貍的情況,再決定要不要送醫院,你們不要擔心。”袁宏看了眼祈燁,祈燁眼眸瞇了瞇。

電梯“叮”的一聲,已經到了四樓,祈燁抱著蘇貍走出去。

“回頭再打電話給你們,再見。”袁宏急急的說一聲,掛斷了電話。

顏瓔依然保持著方才打電話的姿勢,“嘟嘟嘟”的掛斷音,讓她臉上的笑容徹底消失。

“哎,你怎么了?”容裳推著購物車側過頭來問,順便將一包零食扔進去:“不是袁宏打電話來的么?干嗎一副死人臉?”說著又將一袋餅干扔了進去。

“蘇貍在新月小區407。”顏瓔臉色微微緩和,回答道。

“那不是祈燁的公寓么?”容裳有些驚訝。

“蘇貍為什么會在哪里?!”石芮眉頭緊皺。

這時,對面伸手拿零食的手頓了一頓。

“聽說她暈倒了。”顏瓔繼續找著自己喜歡的零食,說道:“應該是祈燁將她帶回去的吧。祈燁待她,總是與別的女孩子不同。”

容裳聞言,眉毛蹙了蹙,抬眸看向石芮,石芮的臉色果然有些不善。

女孩子,因為在乎一個人,所以會輕易沖了自己的理智。

而對面的紅衣女孩,聽到這里完全皺起眉頭。

“怎么不同了?”石芮眼里有淚花閃閃。

“額,我隨口說說的嘛!”顏瓔見石芮快要哭了的樣子,不禁有些著急:“沒什么不同喔,祈燁他該喜歡你這個大美女才是!他要不喜歡,就是他瞎了眼!他見了蘇貍就跟見了仇人一樣,怎么會喜歡她?!”

說到喜歡,石芮眼里的淚花更大了。

“好了,你別再說了。”容裳眉頭舒展,摟著石芮的肩膀:“蘇貍現在暈倒了,是誰都不可能不管不問的。祈燁他也許正是碰巧看到她暈倒,一是情急才將她帶回公寓的。要是有個人在你面前暈倒了,你會不會不管不問吶?”

“不會。”石芮搖頭。

“那就對了嘛!”容裳拍拍石芮的頭:“現在我們應該去公寓看看蘇貍的情況。”

“那就快走吧。”顏瓔推著車率先走了。

容裳看著她的背影,再一次皺眉。

對面的紅衣女孩,走到方才容裳她們站著的那個通道口,看著她們消失在琳瑯滿目的商品架間,臉色忽明忽暗。

新月小區407門前。

容裳幾人對看了眼,上前敲門。而不遠處的一扇門前,一個紅衣女孩開門進去。

本故事,純屬虛構。最近有點兒小忙,考試啊,活動啊,上課啊什么的,所以來不及按時更,或者天天更,不好意思咯~過了這段時間,一定恢復正常~

第三十三章 何當共剪西窗燭3

“扣扣!”

敲在鋼合金門上的聲音在樓層里回響,間或有一兩聲樓上或者樓下關門開門的“嘭嘭”聲,沉重而冷漠。

現代城市,鄰居不是鄰居,是陌生人。有些鄰居共住臨門數年,也不過是點頭笑笑,這已經算是很好的了。有些鄰里,數十年住下去了,見了面還能像盯著一個陌生人一樣盯著對方看。

曾經看到一個笑話,說是一個六十歲老太,帶著孫子出門買菜,回家的時候開門,對面的那家老太也正好回來。于是老太就打招呼:“今天天氣不錯呵,你是剛搬過來的么?”對面老太揉揉老花眼,笑道:“哪是哦,大姑娘哎,我都嫁過來四十多年了。你是剛嫁過來的么?”

唔,說這么多也無非是為了容裳叩門時的那種冷漠。

“吱呀”門開了,是袁宏。

她們已經料到是袁宏開門,這是必然的,也是連思考都不需要的。而開門的那霎那,三人本打算跨進門的腳忽然定住,有些尷尬的杵在那里,進也不是,不進也不是。

原因無他,只因為莫奇森正光著膀子坐在地上打游戲打得正酣。

袁宏見幾人臉色各異,忽然意識到問題的發生,便撓了撓頭,尷尬的笑了笑:“那個‘‘‘‘‘‘‘剛剛我都忘記大森沒穿上衣,習慣了他這副德行,呵呵~~~~”回頭對莫奇森道:“大森,快找件衣服套上!”

袁宏沒想到她們三個會找到這里來,所以開門時也沒問,只當是送奶工。

“穿什么穿啊,我沒穿褲子那會兒,容裳都見過了,光個膀子又能怎么著?看多了又不會懷孕。。。。。。。”

。。。。。。。。。。。

袁宏幾人滿頭黑線,齊刷刷的看向容裳。

“黑大森!!!!”容裳咬牙切齒,臉色漲紅,額頭青筋只跳。

莫奇森你個混蛋,血口噴人不是?!容裳她什么時候看過你沒穿褲子的樣子了?!

“怎么著?”莫奇森歪著腦袋摳了摳耳洞,“穿開襠褲那會兒,你沒見過?”

++!!幾個人豁然開朗,容裳終于從熾熱的目光中解脫出來。

“++!”容裳暗罵一聲,狠狠的飆了一眼依然打游戲正酣的莫奇森,轉眸看向袁宏:“蘇貍她怎么樣了?”

莫奇森,這筆賬你給我記住!膽敢忽悠本姑娘,姑娘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哼!容裳再次給莫奇森的腦袋一記冷刀眼,暗暗哼氣。

袁宏暗自為莫奇森捏了一把汗,正欲張口回答,祈燁忽然從臥室出來。

“她剛剛才醒過來,你們進去看看吧。”那神情和語氣,恍若醫師。

容裳點點頭,率先進了去。

顏瓔偷偷瞥了眼袁宏,臉色微紅,也低頭跟了進去。

只有石芮,依舊指著莫奇森對袁宏和祈燁控訴道:“他、他、他都不能隨便披個東西么?他好意思我們還不好意思呢!人家還是初初長成的單純小女孩兒‘‘‘‘‘‘‘‘”

袁宏臉皮抽了抽,無奈的看向祈燁。

祈燁抓起沙發上放著的一塊布扔到莫奇森的頭上:“知不知道害臊!”

“嘿!祈燁你個挨千刀的!”莫奇森一把扯掉頭上的東西,心疼的盯著屏幕上死翹翹的人:“看,死了吧!”

“哼!”

臥室里,蘇貍剛剛清醒過來。

“你們‘‘‘‘‘‘怎么來了?”蘇貍見容裳幾人推門進來,半起身倚在枕頭上問。

“你這丫頭怎么了這是?怎么突然暈倒了?”容裳急急過來,抓過蘇貍的手翻來覆去的看了好幾遍,又掰開蘇貍的眼睛抽了抽,這才有些許的放心:“還好還好。”

“你看出什么來了?”顏瓔看得臉色黑了黑,翻了個白眼道。

容裳瞥了她一眼,沒有理會,繼續問蘇貍:“有沒有感覺好點兒?”

“嗯,好多了。”蘇貍點點頭,就要掀開被子下床:“快要封校了吧?我們得趕緊回去才是。”

“還回什么回,已經過了封校時間了。”顏瓔坐下來,將蘇貍按回被子里,“好好休息會兒,我看吶,你是最近太用功了才會暈倒的!”

“肯定是的!”石芮也進了來:“天天那么賣力的學習,都不顧身體。”

“哪有‘‘‘‘‘”蘇貍低下眼瞼,弱弱的反駁。

“還頂嘴?”容裳挑了挑眉。

這時,臥室的鐘忽然響起:“現在時間,晚上十一點整。”

“哇,十一點了,我們怎么回去?”石芮驚道。

“樓下不是有旅館么?湊合著住一晚得了。阿貍身體還未好,夜里風涼,出去再吹一下,怎么受得了?”容裳回道。

“你們就在這里住吧,這里住得下。”袁宏忽然進來道。

從今天起,開始每天至少一更。

第三十四章 何當共剪西窗燭4

“什么?!”顏瓔和石芮齊齊回頭。

開什么玩笑?

“你們要是確保能照顧好這位病人,我不介意你們帶著她離開。”祈燁忽然冷冷出聲。

沉默。

“好吧。”容裳點頭。

這間公寓屬于三室一廳式,三個房間加上一個客廳,他們幾個人完全住得下。

“容、容裳‘‘‘‘‘‘‘”顏瓔和石芮眼里閃著莫名的光,語氣不情不愿的看向容裳:“確定么?”

“嗯,不然怎么辦?你們懂得怎么照顧病人么?反正我不懂。”

“喔,那好吧。”顏瓔嘴角隱著笑。

“其實,我沒事了已經‘‘‘‘‘”蘇貍方開口,就被祈燁冷冷的掃了一眼,余下的話也吞回了肚子里。

“容裳你和蘇貍就住這間房吧,顏瓔和石芮住旁邊那間。”祈燁丟下一句話,轉身回了客廳。

“那你呢?”石芮急急問。

話出口方覺不妥,臉色紅了紅,吞吞吐吐的小聲解釋道:“我是說‘‘‘‘‘‘我是說,我們把你們的房間給占了,你們怎么辦‘‘‘‘‘”

“旁邊還有一間的。”袁宏笑笑。

“三個人住一間怎么住?”顏瓔瞥了眼袁宏,又收回視線看向腳尖,問。

“男孩子嘛,隨便打個地鋪就成了。”

“那‘‘‘‘‘地鋪我們幫你們鋪吧,不然我們會過意不去。”顏瓔忽然抬眸,注視著袁宏,心臟“噗通噗通”的跳個不停,生怕袁宏拒絕她的提議。

“那‘‘‘‘‘可以吧。”袁宏又撓撓頭,憨厚的笑著答應。

顏瓔聞言眉眼彎了起來:“那現在就開工咯?”說完拉著石芮快步走出臥室。心里有千萬只小鹿跳來跳去,激動的不行。

她要親手為袁宏鋪被子去咯!這在一個懷春的小少女心里是多么幸福的事。喜歡一個人,就想著對他千百般好;想要用自己的喜歡給他織一道密不透風的溫暖的心墻;想著能夠親手為他做一件事,不求回報;想要讓他時刻都能感覺到自己對他的喜歡,卻又小心翼翼,惟恐被他發現。盲目并矛盾著,是初戀的女孩最真實的心情。

可這心情,是一種幸福。

“額‘‘‘‘‘‘”袁宏看著顏瓔倆人一溜煙的跑掉,怔了怔神,對蘇貍和容裳道:“你們先聊著,我去給你們泡茶。”

“謝謝。”蘇貍微微點頭。

袁宏臉色紅了紅,關上了門。

“阿貍~”容裳欲言又止。

“怎么了?”蘇貍將床頭燈調亮了些,看向容裳,“怎么一副想說又不想說的表情?”

她其實可以用讀心術讀容裳的心的,可是她沒有。對于親近的人,她從來不使用讀心術。不是不愿意,是害怕。她害怕因為讀心術,將她周邊所有的人都推遠,她不愿意孤獨。

孤獨了那么多年,她已經厭倦。紅塵雖混亂,卻讓她更覺真實。只要活得有質感,她寧愿吃虧,寧愿裝傻。人生難得糊涂,她只希望當前留在她身邊的或真或假的溫情能給她生的感覺。

說起來,這也是一種自私。

怎么講呢?真要追究起來,這世間什么事都是自私的。沒有人會沒有目的的對你好,對你好都是有千百般目的。沒有人會無緣無故的喜歡你,對你的喜歡總是因為你某方面合了他心意。也沒有人會心甘情愿的對你敞開心扉,對你言語不忌的人,必定是因為你被他握在了手心里。

這么說起來,活著就沒有什么意義了。所以蘇貍即便將這些事理看得通明透徹,她也只顧著裝傻。人活著,不能用這種思想過活,否則必定夭折在年華里。

“哎呀!我不知道該不該講!”容裳愁眉苦臉的思考著。

“什么事嘛?”蘇貍笑了笑。她還從沒見過容裳吞吞吐吐的樣子,看起來還蠻可愛的。

“就是‘‘‘‘‘‘”容裳瞳孔轉了轉,還在猶豫著該不該講:“那個,阿貍啊,你容易相信人么?就是,你會相信人的表象帶給你的第一個感覺么?”容裳眨眨眼,盯著蘇貍問。

“額,信吧。”蘇貍不確定的回答。

信呢,還是不信,都是自己的心給自己的答案。這不是信不信別人的問題,而是信不信自己的問題。

“那,你覺得我是個什么樣的人?”

“你啊,”蘇貍有些莫名,笑了笑道:“看起來吊兒郎當,跟莫奇森有的一拼,其實呀,內心最是善良和專注,待人最真誠。”

蘇貍說得沒錯,她看容裳,就是這么個感覺。

“真的?”

“真的。”

“那‘‘‘‘‘‘”容裳頓了頓,“你覺得‘‘‘‘‘”

話還未說完,袁宏便敲門:“我能進來么?”

“進來吧。”蘇貍示意容裳先打住,回答道。

“茶泡好了。”袁宏推門進來:“這里只有茉li花茶,還是別人送的,你們將就一下?”

“沒事的,”蘇貍不好意思的答道:“麻煩你們了真是。”

“朋友么,應該的~”袁宏又撓撓頭,不好意思的回答:“那個,我先出去,你們繼續聊~”

“嗯。”蘇貍點點頭,目送袁宏關上門,問容裳:“我覺得什么?”

“啊?沒什么了啊!”容裳搖搖頭,端起茶杯吹著涼氣:“唔,這茶還不錯!”

從今天起,開始每天至少一更。

第三十五章 何當共剪西窗燭5

不是她不愿意說,只是她忽然想到,蘇貍不是個渾濁的人。

凡事蘇貍都能看得清楚明白,只是不愿意計較。再者,她也不確定她一瞬間的想法是不是正確的。對于沒有把握的事情,她也是不愿意輕易就會板上釘釘的。

“唔,確實不錯。”蘇貍端起茶杯,問了下,一股清香味撲鼻而來,濃郁卻不讓人心里發膩。

夜漸深,喧嘩一天的城市漸漸歸于平靜,像一個鬧累了的孩子,終于熟睡。

蘇貍躺在床上,卻怎么也睡不著。

從大雪紛飛那天來到這里,經歷了太多事,或喜或憂,或歡或恨。思及前世今生,總有萬千感慨。

就像現在。

遇見祈燁,她心里說不清道不明的一種預感越來越強烈…………………她與他,必定有萬般牽連。

怎么說呢?從遇見祈燁的那一瞬間開始,她就仿佛墜入一個早已編好的網,似乎她是一只獵物,無意識間已經被套了進去,反應許久才知道自己方才經歷過什么事。

思慮良久,蘇貍有個想法終于慢慢形成,祈燁他,在這里似乎是為了等她。

可祈燁等她是為了什么?貍仙和祈燁又是什么關系?祈燁和袁宏莫奇森又是什么關系?祈燁知不知道柳葉也是只狐貍?這里究竟有多少只妖生活著?

問題不斷的冒出來,卻又得不到解答。蘇貍覺得心里有千千結糾纏不清。

“唉~~~”蘇貍翻過身,微微嘆口氣。

想不清楚就不想了,該來的總會來,該水落石出的也不會石沉大海。

月光透過窗子漫進來,灑在她的臉上,手臂上,然后延伸到窗臺上。

一只貓蹲在窗臺上。

蘇貍微微愣了下,掀開被子起身走到窗前。

“在外面會冷的吧?”蘇貍打開窗子,將它抱了進來:“看,渾身涼涼的。”

“喵~”小貓蹭了蹭蘇貍的胸口,將腦袋往蘇貍身上縮了縮。

這還是只剛滿月的小貓,雪白的皮毛,黝黑發亮的圓圓的眼睛。

“你怎么跑到窗臺上去了?多危險啊!”蘇貍關上窗子,撫摸著小貓的皮毛,“沒想到祈燁還養了只這么可愛的貓。”

在蘇貍柔順的撫摸下已經閉眼準備入眠的貓兒忽然睜開眼,沖著蘇貍搖頭,“喵兒~”

蘇貍愣了愣,然后笑起來:“你不是他養的啊?”

“喵兒~”小貓滿意于蘇貍的聰慧,繼續閉眼鉆進蘇貍懷里,安穩的打起呼嚕。

“小家伙!”蘇貍輕手輕腳的回到床上,容裳恰時翻了個身,咂咂嘴繼續睡覺。

蘇貍笑笑,掀開被子坐了進去。

其實,這種感覺很好。

有只貓,有個朋友,有一窗月光,有一個靜謐的夜晚。

也許,經年之后,她會忘記,抑或會記得,但總歸還有證據,證明曾經發生的事。可能是記憶,可能是心情,也可能是這只貓。但無論如何,時光坦然走過,她是微笑著看過一路風景。悲喜勿論,她只會感激。感激她路過的風景,看過的四季,擁有的心情,存留的記憶。

從今天起,開始每天至少一更。

第三十六章 雪里含花胭脂笑1

陽光從云層里蹦出來的同時,城市的喧鬧也一道蘇醒。而最先蘇醒的,是學校。

上學不知工作累苦,工作羨慕上學幸福。

所以上學的總想著輟學,工作的總希望時光倒流。說來說去,也不過是一句話………………得到的不知道珍惜,失去了還想著再度擁有。

人,總是貪婪的。

“來,先把早飯吃了吧?”蘇貍拎著早飯開門進來,袁宏剛剛起來,于是蘇貍對袁宏道:“他們都還沒醒么?”

“祈燁已經醒了,大森還在睡著,她們幾個我就不知道了。”袁宏揉揉眼睛回答,看到蘇貍手里的早飯,訝異問道:“你怎么起這么早?”抬頭看客廳里的表,才早上五點半。

“睡不著嘛,就出去走了走。”蘇貍笑了笑,將早飯放到茶幾上:“這么早的點兒,除了24小時營業的店開著門,其他的都還沒開,我就在那買了點兒,你們湊合著吃?”

“有早飯吃就已經很不錯了。”袁宏感激的笑笑,“你先坐著,我去刷牙。”

“嗯。”蘇貍點點頭。

“喵兒~”昨晚的那只小貓忽然從蘇貍包里鉆了出來,直撲茶幾上的早飯。

“哎呀,小白!”蘇貍一把拎著它的耳朵將它揪了回來:“你剛剛都已經吃了兩個雞蛋了,怎么還要吃?”

“喵兒~”貓兒可憐兮兮的被蘇貍抓在手里,盯著袋子里的雞蛋直咽口水。

“這么小的肚子,你怎么就這么能吃呢?”想她蘇貍一次也不能吃下兩個雞蛋,這小東西竟然吃了兩個也不解饞,還要吃。

“哪里來的丑東西?”祈燁忽然皺眉站在客廳里。

蘇貍被他嚇了一跳,又聽他說小白丑,不禁眉頭皺起。

當事貓卻忍不住沖祈燁張牙舞爪。竟然說它丑?!

它哪里丑了?它這么小巧玲瓏,嬌小可愛,通體雪白,眸比燦星,絕世無雙人見人愛花見花開菩薩見了笑口常開的貓兒,竟然說它丑?哼,頭發短,見識也短!

小白小牙呲了呲,不屑的轉過頭,鉆進蘇貍的懷里睡覺。常言說得好,美貓不跟惡男斗。它這么聰明可愛的貓兒,才不跟一個人不人,妖不妖的不知是少年還是白胡子老怪的四不像斗。

蘇貍看到小白的模樣,禁不住“噗嗤”一聲笑出來,“咯咯,你竟然被一只貓鄙視,呵呵~”

“哼!”祈燁冷哼一聲,準備去洗漱,轉身時卻瞥見蘇貍領口外的月光石,眸光閃了閃:“這個東西‘‘‘‘‘‘”

“沒什么啊!”蘇貍低眸一看,心里咯噔一下,慌亂的把它塞進衣服里,眼神非常無辜:“哪有什么東西?”

祈燁挑挑眉,驚異于蘇貍也會耍無賴,嘴角勾了勾:“是沒什么,別被別人看到有什么才好。”言畢進去洗漱了。

蘇貍吐了吐舌頭,嘆了一口氣。

昨晚,當月光正濃之時,這塊月光石忽然亮了起來,將蘇貍嚇了一跳。小白也被驚醒,盯著月光石看來看去,不曉得是個什么東西。所幸容裳是背對著她睡的,睡眠又深,才不至于被亮光閃醒。蘇貍就將月光石捂在手心里,頓時一股灼熱感從十指滲進全身各個細胞,雖然不比初次那日疼的撕心裂肺,但也讓她疼的出了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真人游戏名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