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富士康小說網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美人救英雄-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怎……怎么辦啊?沈蔚藍打人很痛的吶!”
  “對啊!聽說她會武功喔!”
  嘍 們開始竊竊私語,頗有臨陣脫逃的意味在。
  陳志偉其實也是害怕得要命,只是礙于他是老大,要有老大的樣子,怎么能隨隨便便就被一個臭女生嚇倒。所以他鼓起勇氣,安撫眾兄弟道:“別怕,有我在,這男人婆沒什么好怕的。”
  “你敢說我是男人婆?”小蔚藍真的動怒了。
  她一張俏臉漲得通紅,摩拳擦掌地一步步向他們逼近。
  “逃啊!”哄然一聲,所有小男生登時做鳥獸散。
  等到逃得夠遠,陳志偉才回過頭來對她做鬼臉,指著她嘲笑,“母老虎,丑八怪,恰北北,沒人愛。”說完,他一溜煙地逃走。
  “你才沒人愛啦!”小蔚藍氣得大嚷,這胖子真的不想活了,下次要是再被她抓到,一定要他好看!按捺下揍人的欲望,她綻開笑靨,對著一直不吭聲的小天葵道:“沒事了,我已經把那些臭男生給趕跑了。”
  小天葵一雙漆黑烏眸中已找不到恐懼,滿眼盡是對她的崇拜與信賴,還對她甜甜的一笑以示感激。
  真的好可愛喔!那一笑讓她像在瞬間被奪走了呼吸般。
  唉!怎么會有這么可愛的小孩呢?自己一定要好好保護她,讓她的臉上永遠都有這種公主般的笑容。
  “我叫沈蔚藍,就是天空很蔚藍的那個蔚藍,是二年二班女生的老大,你呢?叫什么名字?”
  “我叫夏天葵,葵是向日葵的葵。”
  夏天葵,夏天的向日葵!公主果然連名字都那么好聽,她笑起來真的就像向日葵一樣,讓人看得心頭暖洋洋的。
  “小藍。”小琪拖著兩只小短腿,這時候才趕到。
  “小琪,你很慢吶!陳志偉他們早就被我打跑了。”小蔚藍擰起兩道秀眉。
  “是你跑得太快了。”她喘著氣道。
  小蔚藍由著她去喘,自己再低下頭對夏天葵叮囑,“阿葵。”不管人家答不答應,就擅自替人家取了昵稱,“以后那些人要是再欺負你,你就來跟我說,我一定會救你,因為我是我們班女生的守護神。”她雙臂環胸,非常地不可一世。
  “我是男生。”小天葵訥訥地說了一句。
  “什么?”小蔚藍豎起耳朵。
  “他說他是男生!”小琪實在看不下去了,跨起腳在她耳邊大喊。
  “什么?她……”小蔚藍指著她眼中的小公主,在呆愣三秒后開始搖頭,一直搖頭,“不會吧?”
  她的小公主回給她一個肯定的微笑。
  到了當天晚上她才知道,這個漂亮的小男生不單是她的同班同學,還是她家新搬來的對門鄰居,為此,在那段日子里,她一直對自己辨別男女的能力感到懷疑。而這只是夏天葵帶給她的第一個災難——
  她就這樣被纏了八年。
  在這八年中,沈蔚藍已經數不清有多少次要扮演護“草”使者的角色,“英雄救美”這出戲媽每隔兩三天就得上演一次,從小學二年級一直演到國中,跟她演對手戲的也從同班的臭男生轉變成對街的小混混,受傷掛彩是家常便飯,挨打挨罵也是常有的事,而這全為了夏天葵那張臉,那張專門生來招蜂引蝶的臉。
  她其實也可以放著他去自生自滅,但她就是看不得那張公主般的臉蛋上有一丁點損傷,這樣的習性就已經夠悲慘的了,偏老天爺還錦上添花地讓他們從小學同班到現在,這不是擺明了她可能到老都甩不掉這個黏人精嗎?
  這個事實,早在她國一的時候,她就已然覺悟了。
  只是不知在什么時候,那個只會牽著她的衣角,跟在她身后哭哭啼啼的小可憐,已經長得比她高、比她壯了,而那張臉雖然還是如同小時那般無可挑剔,卻日漸少了點中性的柔媚,多了些男性的剛毅,以前那個膽小懦弱的阿葵,在不知不覺中成了現在這個萬人迷的阿葵,再也不需要她的保護了,甚至他還有了女朋友……
  她該慶幸上天垂憐,讓她這么早就脫離苦海,但為什么她心中涌起的竟然是失落和……寂寞呢?
  不、不對!她才不會寂寞呢,沈蔚藍揮著竹劍,死命的要把心中那股愁緒和著汗水一起排出。她是沈蔚藍,堅強獨立的沈蔚藍,她才不會感到寂寞呢!
  阿葵要跟誰在一起是他的事,她管不著也不想管。
  “啊!可惡!”對空猛地劈出一棍,她虛脫地扛著竹劍喘氣,無力去想這聲咒罵罵的究竟是夏天葵還是自己。
  腹中又生起一陣不舒服感,她努力調勻呼吸,想將那股疼痛壓制住,心情不由得愈來愈煩躁。從有思想開始,她就非常痛恨自己身為女兒身,雖是已極力將身上屬于女生的特質剔除,但每個月都會來向她報到的生理反應卻總是一再提醒她,這個她無可否認也無力改變的事實。
  為什么?為什么她要是個女生?若她和阿葵一樣是個男生的話,或許他們就不會……
  “沈、沈蔚藍。”
  遲疑的叫喚鉆進她耳中,抬起頭看見來人。“教練。”她躬身行禮。
  “在練習嗎?”話一出口,魏漢霖直想咬掉自己的舌頭,這問的不是廢話嗎?在劍道館拿著竹劍,除了練習還能干什么?
  “是。”
  “嗯,那個……要我……我陪你嗎?”
  他實在是搞不懂,自己對別的女生講話正常得很,惟獨碰到沈蔚藍,他的舌頭就會不聽使喚,結結巴巴的說不出一句完整的句子。
  “啊?”她挑起一邊眉。
  “不!我是說……”意識到自己的用語過于曖昧,他忙解釋,“我是說,我來當你的對手,順便可以指導糾正你的動作。”
  “是!”也好,有個人陪著練習,那她應該就不會想東想西的了。
  她漠視腹中的疼痛,操起手中的竹劍……
  “天葵哥哥,這是什么啊?”
  踩著輕快的步伐,蘇可人蹦跳著一路前進,發出她第N個疑問。
  跟在她身后的夏天葵顯然沒聽到她的問話,兀自低頭沉思著。
  再被這小妮子纏下去還得了,剛才這樣一路走過來,他都快要被路人眼中的疑惑與驚嚇給淹沒而死了,要不了片刻,流言鐵定會鬧得滿城風雨。
  藍藍已經在生氣了,要是再聽到那些風言風語,難保她不會氣到暴斃,忠實是他身上她惟一看得入眼的美德,若是讓她抓到背叛“女朋友”的小辮子,別說下午的約會無望,說不定他還會被打入冷宮,從此深閨無人問。
  世界末日也不過如此,他怎么可以讓自己陷入如此不堪的絕境呢?嗯,他得好想想……
  “天葵哥哥!”蘇可人等了半天聽不到回音,她踅回來才發現他的魂早已不知神游到何方了。她嘻嘻賊笑,驀地大喊一聲。
  “什么?”夏天葵的魂魄咻地歸位,這次他可是結結實實地被嚇了一跳。
  “你在想什么?”她一臉甜笑,很開心終于嚇到他。
  他抹抹臉,掩飾地道:“沒有,對了,你剛問我什么?”他技巧性地轉移她的注意力。
  “我在問你,這些木箱子是干什么用的?”
  “木箱子?”他這才發現在不知不覺中,他們已走到劍道館這里來,而蘇可人問的就是,那一個個沿著劍道館外墻堆放的箱子。
  “這間大屋子長得奇怪就算了,外面還放了這么多箱子,學校是吃飽了沒事干是不是?這樣又不會比較漂亮。”日式建筑物在蘇可人眼中看來是怪異至極,而她以為那些箱子是裝飾用的。
  “這是劍道館。”夏天葵微笑著解答她的疑問。
  “劍道館?”她偏著頭,“啊!就是漫畫里一堆人穿著怪怪的衣服,然后拿著木頭做的長棍在那里揮來揮去的劍道是不是?”
  “嗯。”他點點頭。“至于這些箱子呢,不是學校放的,而是學生們放的。”
  “學生們放的?!放這干嗎啊?”真是沒事找事做。她不以為然地扁扁嘴,“而且還放了這么多個。”這放眼望去,還真的是“綿綿無絕期”呢!
  夏天葵唇邊的笑容壙大,“你站上去看看。”
  “站上去?”蘇可人依言照做,站上木箱子,“哇!看得到里面耶!”她一站上去,剛好構得到窗戶,透過木格窗的縫隙,劍道館里面是一覽無遺。
  “所以嘍,這些箱子是偷窺用的。”
  “偷窺?!這里頭有什么東西好看的?”她看半天看不出個所以然來,就一堆榻榻米嘛!咦?那里好像有人?
  他失笑,“不是看東西,是看人……”劍道社練習時禁止外人參觀,這些箱子自是擁藍親衛隊的杰作,別看現在是有點冷清,平時劍道社練習時,劍道館外擠滿的圍觀者還真的可以用人山人海、滿坑滿谷來形容哩!
  “他們是要看藍……”
  “啊!是大姐姐。”蘇可人看清楚里頭那兩道晃動的人影,其中一個人赫然就是適才幫她解圍的大姐姐。
  “大姐姐?”夏天葵湊過頭來,她說的該不會是……不會吧?藍藍應該在教室等他的。
  “就是剛剛救我一命的大姐姐啊!”她睨他一眼。
  “藍藍!”他也看到了,而且看得更清楚,他看到沈蔚藍慘白的一張臉,“這笨蛋!她以為她是女超人嗎?”
  那樣的身體狀況,她竟然還跑來練劍?
  蘇可人被耳邊的怒吼轟得一陣耳鳴,她看著臉色大變的夏天葵飛也似的跑進道館里,“發生什么事了嗎?”
  劍道館內突地倒下的人影適時解決她的疑惑,她趕忙跟著跑進去。
  “沈蔚藍?”魏漢霖看著手中的竹劍。
  他什么都沒做啊!這一棍都還沒擊下為什么她就這樣倒下去?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得他不知該做何反應,等回過神來時,夏天葵已沖了進來。
  “藍藍!”夏天葵抱起她,心疼地望著她蒼白的容顏與毫無血色的嘴唇。
  “阿葵。”微抬起幾乎看不清的雙眼,一見是他,沈蔚藍緊繃的心情稍稍放松。
  “我在這,我馬上帶你去找茱萸姐。”
  “嗯。”她雙手環住他的頸項,將頭靠放在他的肩上。
  好痛!這股疼痛來得那么突然,難道是她太逞強了嗎?
  夏天葵怒瞪魏漢霖一眼,抱緊沈蔚藍即沖出劍道館。
  “喂!”
  魏漢霖在他后頭大喊,也想追出去,冷不防一個小小的身影擋住他。
  蘇可人張開雙臂,毫不畏懼地仰視面前這個大巨人,她踮起腳尖指著他的鼻子,“大塊頭,我警告你,要是大姐姐有個什么萬一,我會叫你吃不完兜著走!”
  開什么玩笑啊?大姐姐可是她蘇可人的救命恩人吶!她怎么能眼睜睜看著大姐姐被欺負而置之不理。不過這大塊頭長得還真高,害她頭仰得好酸,腳也路得好累。真是的,長那么高干嗎,上面的空氣會比較新鮮嗎?
  魏漢霖低下頭看著眼前還不到他肩膀的小人兒。
  她威脅他?這個身高不滿一百五十公分的小丫頭竟然威脅他!
  “想叫我吃不完兜著走,等看過沈蔚藍的狀況如何再說吧!”
  他拎起她的領子,就這樣把她提了出去。
  “放我下來、放我下來!”
  可惡!她要把這個大塊頭殺了,等她……等她腳能著地的時候。
  “茱萸姐!”
  當保健室的大門被一腳踹開,緊跟著沖進來兩男兩女時,谷茱萸還以為保健室遇劫了。
  夏天葵把沈蔚藍放到病床上,看了眼還呆站在原地的她,他心急地大叫,“茱萸姐,你還站在那里干嗎?趕快過來看看藍藍怎么了!”
  “好。”谷茱萸應答一聲走過去,一雙眼睛卻是在夏天葵身后的那一對男女身上打轉。這是打哪兒來的搞笑二人組啊?其中一個她認得,就是新來的劍道教練,叫魏什么霖的,據小道消息透露,這家伙似乎對藍藍有不良企圖,至于他手上拎著的小女生,她可就沒見過了。
  “我叫你放我下來!”蘇可人在半空中拼命地踢腿掙扎,兩只手也沒閑著,小拳頭兩點般地落在魏漢霖胸膛上,可惜對方無動于衷,連眉毛也沒抬一下。
  倒是谷茱萸在一旁看得都快笑出來了。
  “藍藍到底怎么了?”谷茱萸的輕松自在與夏天葵打得死緊的眉頭形成強烈的對比。
  藍藍從剛才就陷入昏迷狀態中,無論他怎么叫都沒有回應,這是以前從來都沒有過的情形,教他怎么能不擔心。
  “別慌。”仔細地檢視過沈蔚藍之后,谷茱萸拍拍他的肩膀安撫他,“只是老毛病加上一點中暑,休息一下就好了。”
  “真的嗎?”他握緊從剛才就一直沒放開的小手,還是有一點不放心。
  “什么老毛病?”魏漢霖忽地冒出一句,心下松了一口氣。原來是沈蔚藍的老毛病啊,跟他沒關系具的是太好了。
  “大塊頭,你現在心里是不是在慶幸好險跟你沒關系?”蘇可人盯著那張倏地漲紅的方臉,“你這人真不要臉,我告訴你,你別想推卸責任,大姐姐一定是看到你這張丑臉才會昏倒的。”
  聽她這么說,魏漢霖懷疑地摸摸自己的臉,“是嗎?”從小到大還沒有人說他丑過,他知道自己雖然稱不上俊秀,但跟丑應該還扯不上邊。
  “本來就是,跟我的天葵哥哥一比,你丑到連替他提鞋都不配。”她一點都不留口德,誰教他要這樣持著她,嚴重地刺傷了她小小可愛的自尊心。
  “你是不想下來了嗎?”這小女孩小小年紀,怎么說起話來如此毒辣?
  他看著蘇可人在他的威脅下停止掙扎,以為她屈服了。
  “哼!”怎知她冷哼一聲,索性就在空中怡然自得地晃蕩起來,“你要么就一直把我這樣持著,你要是敢放我下來,我一定會開臺起重機來,把你吊個三天三夜,讓你嘗嘗當空中飛人的滋味!怎么樣啊?大叔。”
  “大叔?”魏漢霖怪聲怪調地低嚷,“我才二十三歲。”
  “我十歲,果然是大叔。”蘇可人環起雙臂,理所當然地點點頭。
  “你……”
  病床邊傳來兩聲嗤笑,發聲者是夏天葵和谷茱萸,夏天葵還只敢捂著臉低頭悶笑,而谷茱萸則是早已笑到無力,趴在病床上猛喘氣。
  果然是搞笑二人組!這兩個人堪稱是繼天葵和藍藍之后,對話好笑程度可列入世界金氏紀錄的最佳拍檔。
  “沈蔚藍到底是生了什么病?”魏漢霖決定不再理睬蘇可人,再跟她胡謅下去,沒心臟病也會被她氣得心臟病發作,想來還是關心意中人比較要緊。
  “呃,這個嘛……”谷茱萸和夏天葵互看一眼,她忽然收起笑臉,一本正經地對他道:“魏教練,保健室的礦泉水沒了,我還得喂藍藍吃藥,可不可以請你幫我跑一趟?”
  “可以啊!我很樂意。”魏漢霖沒注意到谷茱萸的答非所問,他放下蘇可人,隨即消失在保健室門外。
  “大蠢豬!”蘇可人落地后,趕緊甩手搖腿的,舒活一下筋骨。
  谷茱萸走向藥柜,眼角余光瞄到蘇可人躡手躡腳地走過來。“有事嗎?”她先下手為強。
  蘇可人輕拍著撲通狂跳的心口,這位阿姨實在很不簡單,居然能嚇倒整人無數的她,“這位漂亮阿姨……”
  她嘴角輕揚,“漂亮是不敢當,可是請別叫我阿姨好嗎?雖然我比你那位大叔大了五歲,我還是比較喜歡別人叫我姐姐,我叫茱萸,你可以和天葵一樣叫我茱萸姐。”
  “好,茱萸姐姐。”蘇可人神秘兮兮地靠近她,低聲問道:“你和天葵哥哥還有大姐姐很熟對不對?”
  “這好。”谷茱萸揚起秀眉,“你想問什么嗎?”
  蘇可人瞠大雙眸,厲害!真的是太厲害了,茱萸姐姐是有什么特異功能嗎?不然怎么知道她在想什么?
  “別太佩服我,我可沒什么特異功能。”谷茱萸屈起食指,敲了她額頭一記。
  又被猜中了!蘇可人心中驚疑不定。茱萸姐姐好高的段數啊!
  想不到這間學校真的是臥虎藏龍,天葵哥哥和大姐姐姑且不論,竟然連小小的一個保健室護土都有這樣高深的修為。
  耶!她又找到了一個可以崇拜模仿的對象。
  “茱萸姐姐。”她一臉諂媚相,連聲音也嗲了不少。
  谷茱萸忍不住雞皮疙瘩竄滿身,不過表面上還是含笑以不變應萬變。
  “天葵哥哥和大姐姐究竟是什么關系,他們真的不是男女朋友嗎?”那兩個人怎么看怎么像是一對,天葵哥哥對大姐姐強烈的占有欲,大姐姐對天葵哥哥顯而易見的信賴,說他們沒關系,她著實懷疑大姐姐是不是在誆她。
  像現在,天葵哥哥的眼中只有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大姐姐,對她可連看都不看一眼。
  “為什么會這么問?”
  “因為我很喜歡天葵哥哥啊!我要他當我的男朋友,可是……”蘇可人回答得直接。
  喲!這可有趣了。“你問過他們兩個嗎?”
  “嗯。”她點點頭。
  “那他們怎么說?”谷茱萸停下拿藥的動作。
  “天葵哥哥沒說什么,可是大姐姐說他們兩個沒有關系,所以我才……”
  谷茱萸的嘴角忍不住微微抽動。哈,果然跟她料想的分毫不差,這兩個人還真是一點長進也沒有,唉!她是不是該幫他們一把呢?
  “茱萸姐姐,你別只顧著笑啊!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蘇可人嘟起嘴。
  她故意低下頭假裝認真地思考了半天,最后才面有難色地道:“我很想回答你,可是我不能說。”
  “為什么?”蘇可人不依地大嚷。
  “噓!小聲點。”谷茱萸示意蘇可人噤聲,然后用細如蚊納的聲音附在她耳邊說:“因為這是秘密。”
  秘密?那就是真的嘍!
  劈啪!恍如青天霹靂,蘇可人呆立原地。
  谷茱萸忙轉過身,不敢讓蘇可人發現她唇邊的竊笑。
  怎么會這樣啦?
  蘇可人難過地想大哭,她有種被欺騙的感覺。
  她看向杵在沈蔚藍身邊半步也不肯離開的夏天葵,對他眸中的含情脈脈是愈看愈不順眼、愈看愈生氣。
  “天葵哥哥!”她跑過去,不由分說地拉起他就往門外沖。
  “喂!你干什么啊?趕快放開我!”
  魏漢霖抱著兩大瓶礦泉水回來,看到夏天葵被蘇可人拖著離開,他心中暗自竊喜,閑雜人等都走光了,他就可以和沈蔚藍獨處,這可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他一定要好好把握。
  “護士小姐,我把水帶回來了。”他心情愉悅地敲敲保健室的門。
  “謝謝。”谷茱萸探出頭來,接過兩瓶礦泉水,再把門“砰”地關上,所有動作一氣呵成。
  被拒于門外的魏漢霖好半晌才意會到自己吃了閉門羹。
  第六章
  “爸爸他……還是不答應嗎?”
  說話的是一個女人,細致柔美的臉蛋上帶了一絲局促不安。
  “嗯。”回應她的男人掛上電話,倦極地抹抹臉跌坐在床上,顯示剛才經歷過一場激烈的抗爭。十年了!這個不被認同的婚姻持續了將近十年,他就是不懂,為了一個“門不當戶不對”的理由,一手扶養他長大的爸爸竟可以狠心地否決他所深愛的女人,爸爸怎么能這么殘忍?
  “唉——”長長的嘆息之后,兩人相對無語,窒人的沉默充塞整個空間。
  “對不起!”一聲哽咽打破滿室寂靜,聶令婕捂住臉,淚水一顆顆從指縫間滾落,“對不起、對不起……”
  “小婕!”沈培生嘆息著將她輕擁入懷,“這不是你的錯。”
  “不、是我!”她在他懷中啜泣,“要不是我不小心,我們的孩子也不會……是我殺了他。”
  “夠了!我們不是說好不再提了嗎?”他溫言低哄,緊皺的眉卻不小心泄露出他心中的痛。
  “可是我們盼了那么久,好不容易盼到這個孩子,我卻把他……”不止歇的淚水愈流愈兇,這次意外,她不單失去了個孩子,甚至以后再也沒有辦法生育,老天爺為什么要這樣捉弄她,她好怨,真的好怨。
  他們將所有的希望全寄托在這個未出世的男孩身上,若他能平安出生的話,她便能得到公公的認同,解決他和丈夫長久以來的苦惱,而她的夢想卻在跌下樓梯的那一剎那完全粉碎了,碎得那么徹底,那么無可挽回。
  “別想那么多了,我們不是還有小藍嗎?”
  “是,我們是還有小藍,但是爸爸他……”
  “唉!如果小藍是個男生就好了,要是她是男生的話……”輕擁著妻子,沈培生又是一聲長嘆。他能了解爸爸長久以來希冀他傳宗接代的心愿,沈家血脈的承續與否就看這第二個孩子了,而爸爸卻只痛心于驟失孫子,卻不明了他們做父母的所承受的是更為深沉的哀慟,執意地將所有過錯怪罪于他的妻,他無辜可憐的妻啊!
  跌入悲傷中的兩人都沒發現,微啟的房門外有一道小小的身影,在聽完兩人對話后,無聲無息地離開。
  媽媽,別哭!別哭啊!
  對不起,都是小藍不好!
  如果小籃是男生的話,媽媽就不會哭了。
  媽媽,對不起……
  “藍藍!”小天葵興高采烈地跑過來,來到小蔚藍的身邊后才發覺情況不對。“藍藍……你在哭嗎?!”他遲疑地問出口。
  縮成一團的小蔚藍不理他,徑自將頭埋在雙膝中,不停抽動的肩膀卻告訴他答案了。
  “藍藍,”他蹲下去抱住她,聲音逐漸轉成?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3 53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真人游戏名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