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富士康小說網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明朝那些事兒-第11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所以我認為,雖然胡宗憲貪詐,徐渭狂傲,但在那個晚上,他們做了一件偉大的事。
  【秘戰法】
  徐渭的才學再一次得到了肯定,嘉靖同志看了文章之后,興高采烈,不但賞賜了很多財物,竟然還跑去宗廟禱告,真可謂是喜出望外。
  胡宗憲的地位徹底保住了,事實上,他不再需要依附于任何人,因為他已獲得了皇帝的支持,為禍國家數十年的倭寇之亂將在他的手中被徹底撲滅。
  而對于這驚心動魄的一幕,戚繼光卻毫無所知,當然他就算知道了也沒轍,對他而言,眼前有一個更為麻煩,也更實際的問題需要解決。
  經過嚴格訓練,義烏軍已經具備了極強的戰斗力,然而在幾次與倭寇的遭遇戰后,戚繼光無奈地發現,雖說每次都能擊敗敵人,卻總是殺人一千,自損八百,傷亡比例差不多。
  這實在不是我軍無能,而是敵人太兇狠,實事求是地講,日本倭寇的戰力確實極其強悍,因為這幫人孤懸海外搞搶劫,隨時可能被人打死,想要活命只能拼命,而其中更為可怕的,是使用武士刀的武士和浪人。
  要知道,一個日本人要想熟練地使用武士刀,至少要經過五年以上的訓練,而且讓很多人想象不到的是,在近身搏斗時,他們的刀很少與明軍武器相碰,出刀極其冷靜,總是窺空出擊,專斬沒有盔甲包裹的柔弱部位,不擊則已,一擊必是重傷。說他們是武林高手,實在一點也不夸張。
  相對而言,義烏兵的戰斗精神也很頑強,但畢竟訓練時間短,武藝這東西又不是燒餅,說成就成,而與對方死拼,實在也不劃算,自己手下只有四千人,全日本的人都有成為搶劫犯的潛質,就算拼死對方四五千人,也是無濟于事的。
  戚繼光很清楚,如果單靠近身肉搏,成本太高,且很難消滅倭寇,但在那個冷兵器為主的時代,除了抄家伙和敵人對砍外,似乎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就在戚繼光無計可施的時候,一個人來到了他的身邊,幫助他找到了那條制勝之道。
  不久之前,唐順之從京城來到了浙江,他的使命是巡視軍務。與他當年的同事,現在的從一品內閣大學士徐階相比,他的進步實在有限,混到現在還只是個五品官。
  然而這只是表面現象,實際上,他是一個有著非凡影響力的人,他的官銜說起來只有五品,卻是個極為重要的職位——兵部職方司郎中,作為明軍總參謀長,他在軍中有著廣泛的關系網,除此之外,他還和許多神秘人物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連徐階也摸不透他的底。
  所以就在他離京之際,徐階特意找到了他,向他請教對付嚴嵩的辦法。
  然而唐順之只是笑了笑,他告訴徐階,等到時機一到,自然有人來找你的。
  告別了一頭霧水的徐階,唐順之來到浙江,見到了胡宗憲。
  對于這位非同尋常的人物,胡宗憲極為敬重,待之以禮,并遵照其本人意愿,讓他上前線指揮作戰,正是在那里,他認識了俞大猷、盧鏜,還有戚繼光。
  而當一籌莫展的戚將軍對他說出自己的苦惱時,唐順之交給了他一本書,并告訴他,制勝之道就在其中。
  唐順之所以如此高深莫測,除他本人行蹤詭異,四處晃悠外,還因為他寫過一套書,此套書共六冊,分別取名為《左》、《右》、《文》、《武》、《儒》、《稗》,合稱六編。據說此書上解天文,下通地理,無所不包,卻沒什么人看,只因有一個缺點——很難看懂。
  他交給戚繼光的那一冊,就是其中的《武》。
  正如唐順之所言,徹夜苦讀的戚繼光,在翻閱其中一章之時,突然喜形于色,他終于找到了他想要的東西。
  戚將軍再次自發地拿出了馬克思主義哲學觀,批判地吸收了唐順之的理論,創造了屬于自己的秘密武器,他相信,在不久的將來,這種獨門絕技將大派用場。
  他沒有等太久,最為猛烈的倭寇進犯終究還是來了。
  嘉靖四十年(1561)四月,兩萬余名倭寇集結完畢,向浙江進發,他們的目標是臺州。著名的臺州大戰就此拉開序幕。
  此時的戚繼光已不再猶疑,恰恰相反,他很興奮,作為一名軍事將領,上陣殺敵才是他的本分,而且此時的他,已經有了必勝的把握。
  所以他放棄通常的防守策略,命指揮劉意駐守臺州,而他自己則帶領主力主動出擊,他將用這一舉動告訴倭寇們:中國并不是他們燒殺淫掠的樂土,所有踏上這片土地的侵略者,都將付出沉重的代價。
  種種跡象表明,敵軍第一個進犯的目標將是寧海,戚繼光立刻日夜兼程,率軍前去迎敵,他會在那里指揮自己的第一場戰斗。
  當戚繼光趕到寧海的時候,已有上千名倭寇登陸,看見明軍趕到,他們卻并不驚慌,因為根據以往經驗,明軍最為畏懼的就是近身搏斗,只要靠近他們,擊破前軍,他們就會爭相逃竄。
  于是他們發動了沖鋒,事情的順利似乎超出了想象,他們剛剛沖到明軍面前,還沒來得及動手,對方的隊形竟然自行崩潰,三三兩兩地聚在了一起。倭寇們十分高興,在他們看來,即將開始的又是一次貓追老鼠的游戲。
  但如果他們仔細觀察,便會發現,那些看似慌亂的分散明軍卻都有著相同的人數——十一個。
  而在他們普及算術教育之前,就聽到了一聲響亮的號令:
  “列陣!”
  于是,一種前所未見的陣型就此出現在倭寇們的眼前,這也是它在歷史上的第一次亮相。
  在唐順之交給戚繼光的那本《武》里,有一卷名為“秘戰”,其中有著這樣的記載:秘戰者,即新名鴛鴦陣之謂也。
  這種全新的陣型即因此得名——鴛鴦陣。
  如果要詳細研究這個陣法,估計可以專寫一書,所以這里只是大略介紹一下,大家看懂就行,權當是使用說明書。
  簡單說來,所謂鴛鴦陣的原理,和打群架大致相同,瞄準目標,群起毆之,遠了用啤酒瓶砸,接近后用西瓜刀砍,貼身后就用匕首捅,不管你黑帶白帶,劍道幾段,全部完蛋。正是所謂“亂拳打死老師傅”是也。
  當然了,這只是一個形象的比喻,事實上,鴛鴦陣是古代軍事智慧的偉大杰作,作為一個近身格斗陣法,在此后的百年之中,人們卻依然無法找到破解它的方法。
  而這個由十一人組成的鴛鴦陣之所以能夠名留軍史,威名遠播,是因為它不但有著極為可怕的戰斗威力,而且幾乎毫無破綻。
  這是一個盡乎完美的戰斗隊列,因為它有著無可挑剔的位置組合和武器裝備。在這十一個人中,有一個是隊長,他站在隊伍的前列中央,其余十個人分成兩列縱隊,站在他的背后。
  雖說只有十個人,他們卻持有四種不同的武器,并組成了五道互相配合的攻擊線,在隊長身后,是兩名持有標槍的盾牌兵,他們用盾牌掩護自己和后面的戰友,并首先投擲標槍發動進攻。
  掩護盾牌兵的,是站在他們后面的狼筅兵,所謂狼筅,是一種特制的兵器,形狀十分怪異,以長鐵棍為主干,上面扎滿鐵枝和倒刺,往前一挺,跟鐵絲網一樣,任誰也過不來。
  狼筅兵的后面,是四名長矛兵,他們是隊伍的攻擊主力,看見敵人,就使用長矛前刺。隊列的最后,是兩名短刀手,防止對手迂回,從側翼保護長槍手。
  這是一個毫無弱點的陣型,十一個人互相配合,互相掩護,構成一個完美的殺陣,就算你是日本劍圣宮本武藏,估計也沒戲唱。
  但所謂無知者無懼,寧海的倭寇們不管三七二十一,玩起了武士道,拼了命的往前沖,但還沒走幾步,很多人就被飛來的標槍射倒,運氣好點的繼續沖,就會被盾牌擋住,或者是被狼筅鉤住,倒刺拉扯幾次,就算不死也要掉層皮。
  如果鴻運高照,到現在你還沒死,也不用高興太早,因為還有四支長矛等著你,就算你想反擊,但前面有狼筅和盾牌擋著,只能干著急,眼睜睜地看對方捅你,不被捅死,也被氣死了。
  情況大致就是這樣,倭寇們沒沖多久,就被標槍、狼筅和長矛殺死大半,剩下的人雖然還不知道這套陣法的結構和奧妙,但有一點他們是清楚的——再不快跑就死定了。
  寧海前哨戰就這樣結束了,倭寇死傷二百余人,戚家軍除一人輕傷外,毫無損失。
  戚繼光的第一次出擊獲得了完勝,倭寇全線敗退,但多年的軍事素養告訴他,事情并沒有那么簡單。
  根據情報顯示,此次敵軍進犯規模達幾萬人之眾,且經過周密組織集結,雖說這只是支先頭部隊,但進展似乎太過于順利了,順利得如同有人安排一樣。
  戚繼光的預感是正確的,這確實是一個陷阱,就在軍隊抵達寧海的同時,倭寇數千主力正向新河方向急行挺進,意圖偷襲新河城。
  當這個緊急軍情傳到大本營的時候,所有的人都驚呆了,因為新河城十分空虛,根本沒有防護能力,而且里面主要駐扎著明軍將領與士兵的家屬,且以婦孺居多,如若落入倭寇手中,后果不堪設想。
  這下大家緊張了,老婆孩子還在城里,有個三長兩短不是鬧著玩的,于是紛紛主動請戰,希望立刻回援。
  然而戚繼光卻十分鎮定,只是笑著對部下說道:
  “不要急,請諸位放心,在援兵到來之前,那座城池是不會失陷的。”
  作為一個不喜歡忽悠的將領,戚繼光的每一次自信都是有理由的,這次也不例外。他之所以作出這樣的判斷,是因為他十分清楚,在新河城里,住著一個極為厲害的人。只要這個人在,倭寇就絕對進不了城。
  【戚繼光最害怕的人】
  戚繼光自幼飽讀兵書,練習武藝,上過許多戰場,見過很多死人,踩過無數尸首,也從沒聽說他吃不下飯,睡不著覺,是出了名的膽大包天。在這個世上,有人能讓他感到害怕嗎?
  答案是肯定的,雖然他上過陣,雖然他殺過人,雖然他非常的牛,但他始終深深地畏懼著一個人,畏懼到了極點。
  這個人就是他的老婆。
  怕老婆是我國的傳統美德,歷史上留下了許多“氣管炎”的光輝事跡,這其中自然少不了戚繼光同志,他的怕老婆故事和他的豐功偉績一同流傳千古。
  據說他的老婆實在太兇,鬧得他實在受不了,一氣之下從家里搬出來,住進了軍營里,部下覺得他又窩囊,又可憐,紛紛煽動他:你老婆竟然如此囂張,還敢欺負你,我們大家穿好盔甲,備齊刀劍,在營里等著,你把她叫進來,亂刀砍死,也就一了百了了。
  戚繼光估計是受盡了委屈,于是一氣之下一跺腳:就這么干!砍死她!
  約定的日子到了,手下全副武裝,埋伏在營內,戚繼光則派人去請自己的老婆進營。
  老婆大人如約前來,她進入營房,看著周圍手持刀劍的士兵,毫不畏懼,還大聲喝問戚繼光:
  “找我來有什么事?”
  在位兇悍的老婆面前,戚繼光沒有示弱,他霍然站了起來,大聲說道:
  “我剛剛整隊完畢,特請夫人前來閱兵!”
  這個故事很明顯是假的,因為就算戚繼光想除掉自己的老婆,也不會如此大張旗鼓,召集這么多人來干,畢竟被老婆趕出門也不是啥光彩的事情。
  但歷史中真實的戚繼光,確實是個非常怕老婆的人,在我看來,史實與上面這個故事之間的唯一區別是,他就算有這個心思,也是絕對不敢動手的。
  很多人認為,怕老婆的實質,其實是愛護老婆,不過我相信戚繼光同志是絕不會同意這個觀點的,他是真怕,怕得心服口服。
  因為他的這位老婆確實是個了不得的女人,十八歲時,剛剛上班的戚繼光娶了一位姓王的姑娘過門,也就是后來的王氏。
  當時戚繼光已經是四品指揮,但他老婆的家世更為厲害,老丈人最高曾干到過總兵,是明軍的高級將領。將門出虎女,王氏脾氣倔強,且自幼習武,善用刀劍,據說發起火來連戚繼光都不是她的對手,經常被打得到處跑。
  論家世比不過,想打架又未必打得贏,所以在兩人有矛盾時,大都是戚繼光讓步。
  雖然老婆很強勢,但事實上,只要不觸及原則問題,她對戚繼光是很好的,當年戚將軍家里不富裕,有次買條魚改善伙食,老婆做好了端上來一看——只有魚頭和魚尾。
  戚繼光估計是老婆自己吃了,也就沒作聲,但到了晚餐的時候,王氏卻又把剩下的魚肉端了上來,戚繼光這才恍然大悟,感動得半天說不出話。
  不過要是牽涉到原則問題,那就不好說了,這個所謂原則問題,就是納妾。
  戚繼光其實并不好色,他之所以動這個念頭,實在是因為封建思想的毒害——不孝有三,無后為大。偏偏王氏就是沒有兒子,好不容易生出來卻又都幼年夭折,眼看老婆年紀大了,戚繼光動起了心思,在他三十五歲那年,娶了第一個小妾沈氏,之后又分別娶了陳氏和楊氏。
  在小妾的幫助下,戚繼光終于有了自己的兒子,這就是后來的戚安國、戚昌國、戚興國等人。
  雖說在那萬惡的舊社會,國家允許一夫多妻,娶個小妾也不會涉及包二奶問題,但這也要看具體情況,戚繼光深知,如果讓老婆知道了,那是要出大事的,所以他嚴密封鎖了消息,這些事情都是他瞞著老婆干的。
  但紙畢竟保不住火,三個女人還有那幾個活蹦亂跳的孩子,你當老婆是白內障不成?
  老婆生氣了,事情鬧大了,一般說來,聽到老公包二奶,無非有以下幾種反應,要么息事寧人,要么去法院鬧離婚,就連那位傳說中著名的悍婦,外號“河東獅”的柳月娥,也不過是去老公的單位,找上級領導鬧事。
  王氏的處理方法卻大不相同,當她聽說這個消息后,即不找組織,也不找領導,隨手抄起一把尖刀,奔著戚繼光就去了。
  值得夸獎的是,戚繼光同志十分機靈,聽到消息立馬就溜了,王氏撲了個空,卻絕不肯罷休,每日在家里蹲守,并且揚言: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不剁了你誓不罷休!
  戚繼光同志麻煩了,有家不能回,在單位住也不是個事,于是他一咬牙,不帶任何盔甲,套著一件便裝回了家,在老婆沒來得及動手之前,便撲通一聲跪下,然后嚎啕大哭,痛斥封建禮教,說自己也是受害者,為了生兒子才不得已如此,并且講過去憶往昔,恩愛夫妻,同甘共苦等等等等。
  女人畢竟是女人,被戚繼光這么一陣忽悠,心腸就軟了,隨即丟下尖刀,與戚繼光抱頭痛哭。
  戚繼光單刀赴會,憑借著勇氣和對老婆的信任,化解了恩怨。但如果你認為事情如此簡單,那你就錯了。
  事實上,歷史中的戚繼光是一個幾乎從不冒險的人,他的兵法要訣是“謀定戰”,也就是說如果沒有必勝的把握,他絕不會作戰,而在其政治活動和日常生活中,他也一直遵循著這個原則。老婆如此兇悍,要是一時火起,真的把自己給剁了,那就虧大了。
  然而他依然不帶侍衛,跑去找自己的老婆說理,且毫無畏懼,這并非他喝酒壯了膽,只是因為在他的那件便服下面,還穿著一件護甲。
  但如果據此認為戚繼光同志狡詐,還是值得商榷的,面對如此彪勇的老婆,要想求生存求發展,確實是不太容易的。
  而戚繼光同志的經歷也告訴我們,在娶一個強悍的老婆之前,必須做好充分的思想準備。
  這就是倭寇們即將挑戰的對手,不久之后,他們就將感受到戚繼光曾經體會過的那種恐懼。
  當倭寇到達新河城下的時候,人們極為慌亂,畢竟城中的士兵都已出征,僅剩下普通百姓和婦孺,毫無反抗之力。
  于是王氏出擊了,關鍵時刻她挺身而出,召集僅有的上百名親兵,命令他們立刻貼出告示,穩定人心,但要守住城池,僅這些人是不夠的,于是她去了軍械庫。
  軍械庫是存放兵器的地方,要想抵擋倭寇,只有拿出庫中的武器,裝備老百姓,才能堅持到援兵到來。
  可偏偏那位看守是個死腦筋,說這里是戚繼光交給他管的,除了戚繼光的命令,他不聽任何人調遣。
  這位看守同志仗著戚繼光撐腰,十分囂張,堅決不肯打開庫門,可惜,他面前的這個人,卻是唯一的例外。
  戚夫人都沒用正眼看他,當即大喝一聲:
  “你算是個什么東西,快開庫門!等戚繼光回來,讓他只管來找我!”
  看守打了個哆嗦,他知道這女人惹不起,立刻打開了庫門,并將武器分發到百姓的手中。
  事情忙完后,王氏回到家中,穿上了自己家傳的盔甲,登上城頭,準備指揮作戰,她將用自己的行動證明,勇氣和英武并不是男人的專屬。
  但戚夫人雖然兇悍,倒也是個明白人:雖說現在人手不少,但這些百姓只能充充門面,要指望他們打勝仗,那也只能是抓瞎。于是在沉思片刻后,她決定使用一個計謀。
  當倭寇們滿懷著搶掠的夢想,跑步來到新河城下的時候,他們驚奇地發現,城頭上竟然插滿了旗幟,且殺聲震天,站得水泄不通,時不時還從城內射來弓箭和火槍。
  這個排場實在是太大了,就如同黑社會談判一樣,重要的是數量而不是質量,管你老頭老太太,還是家庭主婦,只要是個人,都被戚夫人拉著上了城頭,雖說戰斗力全無,但嚇唬人還是有效的。
  倭寇們嚇得不行,但這么遠跑來,就這么回去也實在不甘心,于是他們在城外扎營,準備多等幾天。
  他們只等了一天。
  不是不想等,而是因為第二天,戚繼光的援兵就到了。
  雖說戚繼光對老婆很有信心,但他也很清楚,光憑了他老婆也是擺不平那一大幫倭寇的,所以他火速派出了援軍。
  于是苦苦等待著的倭寇們完蛋了,援軍發動了猛攻,戚夫人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率親軍由城內殺出,但倭寇的戰斗力確實厲害,兩頭夾擊之下,仍占據一戶大院繼續負隅頑抗。戚家軍隨即改變策略,改用火槍攻擊,擊斃敵寇上百人,剩下的實在受不了了,只好分頭逃走。
  嘉靖四十年(1561)四月二十六日,新河戰斗結束,倭寇死傷二百八十余人,戚家軍僅陣亡三人。
  作為一次遭遇戰,新河戰斗是十分成功的,但奉命率軍前來救援的游擊將軍胡守仁依然感到了一絲不安,因為按照之前的判斷,寧海不過是個陷阱,新河才是聚集倭寇主力的目標。然而經過交鋒,他才發現這群進犯新河的倭寇僅千人而已,如果說敵軍主力不在這里,那又會在哪里呢?
  答案是寧海。
  進犯臺州的倭寇,原先大都是汪直和徐海的手下,跟著這兩個人混得時間長了,基本上都懂得些兵法,所謂兵不厭詐,對他們而言并不是什么新鮮玩意。
  所以當大家都認為寧海只是誘餌,新河才是進攻對象時,他們卻改變了策略,只派出部分兵力進犯,而將主力撤回,并隱藏在寧海,等待最佳時機的到來。
  這一招實在高明,確實瞞過了很多人,但是在那重重迷霧之后,有一個人卻始終洞悉著這一切。
  作為一名不世出的優秀將領,戚繼光有著很高的軍事天賦,此等伎倆自然不在話下,從寧海交鋒之后,他就意識到這群倭寇并不簡單,所以當新河出現敵軍通報的時候,他并沒有親自帶著主力回擊,只派出了部將胡守仁前去救援,自己則偃旗息鼓,等待著敵人的出現。
  很快,他的預測得到了驗證。
  就在他派出援軍的第二天下午,緊急軍情傳來,大股倭寇已經集結準備大舉進犯,而他們的目標是臺州。
  到目前為止,敵軍的動向大體都在戚繼光的掌握之中,但意外依然發生了:由于無法掌握敵人的具體方位,戚繼光駐地離臺州還有上百里,而對手已經兵臨城下,留給他的時間只有一個晚上。
  而更嚴重的問題是,你派人去打仗,自然要管飯,但是為了確保行動迅捷,當初抵達寧海的時候,他的戚家軍只帶了三天干糧,此時已經是第三天,軍中即將斷糧。
  所以眼前的問題十分棘手:戰況危急,距離很遠,沒有飯吃。
  然而戚繼光找到了一個解決問題的方法,他下達了命令:全軍奔襲,臺州開飯!
  【變陣】
  就在胡守仁結束新河戰斗,大開酒宴慶祝勝利的那一夜,戚繼光正率軍向臺州挺進,敵軍已經抵達臺州,拂曉就會發動進攻,而這個夜晚,是他唯一的時間,也是唯一的機會。
  嘉靖四十年(1561)四月二十七日,經過一晚上的奔襲,戚繼光率軍挺進一百一十里,終于在黎明時分抵達臺州城,而此時敵軍距離臺州還有兩里。
  時間剛剛好,剛剛好。
  然而當戚繼光命令部隊繼續前進的時候,意想不到的情況出現了,一向聽話的部下們竟然抗命了。
  義烏的兄弟們罷工了,你老人家說好晚上跑路,到了臺州就能吃飯,現在又出爾反爾,一定要先打仗,雖說我們實誠,你也不能這么忽悠人吧。
  事實證明戚繼光是有遠見的,當年他費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1 17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真人游戏名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