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富士康小說網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明朝那些事兒-第17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大家知道,一般的城池,是“口”字型,四四方方,一方爬,一方不讓爬,比較厚道。
  更猛一點的設計,是“凹”字型,敵軍進攻此類城池時,如進入凹口,就會受到左中右三個方向的攻擊,相當難受。
  這種設計常見于大城的內城,比如北京的午門,西安古城墻的甕城,就是這個造型。
  或者是城內有點兵,沒法拉出去打,又不甘心挨打的,也這么修城,殺點敵人好過把癮。
  但我查過資料兼實地觀查之后,才知道,創意是沒有止境的。
  寧遠的城墻,大致是個“山”字。
  也就是說,在城墻的外面,伸出去一道城樓,在這座城樓上派兵駐守,會有很多好處,比如敵人剛進入山字的兩個入口時,就打他們的側翼,敵人完全進入后,就打他們的屁股。如果敵人還沒有進來,在城頭上架門炮,可以提前把他們送上天。
  此外,這個設計還有個好處,敵人沖過來的時候,有這個玩意,可以把敵人分流成兩截,分開打。
  當然疑問也是有的,比如把城樓修得如此靠前,幾面受敵,如果敵人集中攻打城樓,該怎么辦呢?
  答案:隨便打,無所謂。
  因為這座城樓伸出去,就是讓人打的。而且我查了一下,這座城樓可能是實心的,下面沒有通道,士兵調遣都在城頭上進行,也就是說,即使你把城樓拆了,還得接著啃城墻,壓根就進不了城。
  我不知道這城樓是誰設計的,只覺得這人比較狠。
  除地面外,后金軍承受了來自前、后、左、右、上(天上)五個方向的打擊,他們能夠得到的唯一遮擋,就是同伴的尸體,所以片刻之間,已經尸橫遍野,血流成河。
  然而進攻者沒有退縮,無功而返,努爾哈赤的面子且不管,啥都沒弄到,回去怎么跟老婆孩子交代?
  在殘酷的現實面前,后金軍終于爆發了。
  雖然不斷有戰友飛上天空,但他們在尸體的掩護下,終究還是來到了城下,開始架云梯。
  然而炮火實在太猛,天上還不斷掉石頭,弓箭火槍不停地打,剛架上去,就被推下來,幾次三番,他們爬墻的積極性受到了沉重的打擊,于是決定改變策略——鉆洞。
  具體施工方法是,在頭上蓋牛皮木板,用大斧、刀劍對著城墻猛劈,最終的工程目的,是把城墻鑿穿。
  這是一個難度很大的工程,頭頂上經常高空拋物不說,還缺乏重型施工機械,就憑人刨,那真是相當之困難。
  但后金軍用施工成績證明,他們之前的一切勝利,都不是僥幸取得的。
  在寒冷的正月,后金挖墻隊頂著炮火,憑借刀劈手刨,竟然把堅固的城墻挖出了幾個大洞,按照史料的說法,是“鑿墻缺二丈者三四處”,也就是說,二丈左右的缺口,挖出了三四個。
  明軍毫無反應。
  不是沒反應,而是沒辦法反應,因為城頭的大炮是有射程的,敵人若貼近城墻,就會進入射擊死角,炮火是打不著的,而火槍、弓箭都無法穿透后金軍的牛皮,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對方緊張施工,毫無辦法。
  就古代城墻而言,鑿開兩丈大的洞,就算是致命傷了,一般都能塌掉,但奇怪的是,洞鑿開了,城墻卻始終不垮。
  原因在于天冷,很冷。
  按史料分析,當時的溫度大致在零下幾十度,城墻的地基被冰凍住,所以不管怎么鑿,就是垮不下來。
  但袁崇煥很著急,因為指望老天爺,畢竟是不靠譜的,按照這個工程進度,沒過多久,城墻就會被徹底鑿塌,六萬人涌進來,說啥都沒用了。
  當務之急,要干掉城下的那幫牛皮護身的工兵,然而大炮打不著,火槍沒有用,如之奈何?
  關鍵時刻,群眾的智慧發揮了最為重要的作用。
  城墻即將被攻破之際,城頭上的明軍突然想出了一個反擊的方法。
  這個方法有如下步驟,先找來一張棉被,鋪上稻草,并在里面裹上火藥,拿火點燃,扔到城下。
  棉被、稻草加上火藥,無論是材料,還是操作方法,都是平淡無奇的,但是效果,是非常恐怖的。
  幾年前,我曾找來少量材料,親手試驗過一次,這次實驗的直接結果是,我再沒有試過第二次,因為其燃燒的速度和猛烈程度,只能用可怕兩個字形容。(特別提示,該實驗相當危險,切勿輕易嘗試,切勿模仿,特此聲明。)
  明軍把棉被卷起來,點上火,扔下去,轉瞬間,壯觀的一幕出現了。
  沾滿了火藥的棉被開始劇烈燃燒,開始四處飄散,漂到哪里,就燒到哪里,只要沾上,就會陷入火海,即使就地翻滾,也毫無作用。
  在冰天雪地的嚴寒中,伴隨著恐怖的大炮轟鳴聲,一道火海包圍了寧遠城,把無數的后金軍送入了地獄,英勇的后金工程隊全軍覆沒。
  這種臨時發明的武器,就是鼎鼎大名的“萬人敵”,從此,它被載入史冊,并成為世界上最早的燃燒瓶的雛形。
  【戰斗,直至最后一人】
  眼前的一切,都超出了努爾哈赤的想象,以及心理承受程度。
  萬歷十二年(1584),他二十五歲,以十三副盔甲起兵,最終殺掉了仇人尼堪外蘭,而那一年,袁崇煥才剛剛出生。
  他跟隨過李成梁,打敗過楊鎬,殺掉了劉綎、杜松,嚇走了王化貞,當他完成這些豐功偉業,名聲大振的時候,袁崇煥只是個四品文官,無名小卒。
  之前幾乎每一次戰役,他都以少打多,以弱勝強,然而現在他帶著前所未有的強大兵力,勢不可擋之氣魄,進攻兵力只有自己六分之一的小人物袁崇煥,輸了。
  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小本起家的天命大汗是不會輸的,也是不能輸的,即使傷亡慘重,即使血流成河,用尸體堆,也要堆上城頭!
  所以,觀察片刻之后,他決定改變攻擊的方向——南城。
  這個決定充分證明,努爾哈赤同志是一位相當合格的指揮官。
  他認為,南城就快頂不住了。
  南城守將祖大壽同意這個觀點。
  就實力而言,如果后金軍全力攻擊城池一面,明軍即使有大炮,也蓋不住對方人多,失守只是個時間問題。
  好在此前后金軍缺心眼,好好的城墻不去,偏要往夾腳里跑,西邊打,南邊也打,被打了個亂七八糟,現在,他們終于覺醒了。
  知錯就改的后金軍轉換方向,向南城涌去。
  我到寧遠時,曾圍著寧遠城墻走了一圈,沒掐表,但至少得半小時,寧遠城里就一萬多人,分攤到四個城頭,也就兩千多人。以每面城墻一公里長計算,每米守兵大致是兩人。
  這是最樂觀的估算。
  所以根據數學測算,面對六萬人的拼死攻擊,明軍是抵擋不住的。
  事情發展與數學模型差不多,初期驚喜之后,后金軍終于呈現出了可怕的戰斗力,鑒于上面經常扔“萬人敵”,墻就不去鑿了,改爬云梯。
  沖過來的路上,被大炮轟死一批,沖到城腳,被燒死一批,爬墻,被弓箭、火槍射死一批。
  沒被轟死、燒死,射死的,接著爬。
  與此同時,后金軍開始組織弓箭隊,對城頭射箭,提供火力支援。
  在這種拼死的猛攻下,明軍開始大量傷亡,南城守軍損失達三分之一以上,許多后金軍爬上城墻,與明軍肉搏,形勢十分危急。
  祖大壽戰敗前,袁崇煥趕到了。
  袁崇煥并不在城頭,他所處的位置,在寧遠城正中心的高樓。這個地方,我曾經去過,登上這座高樓,可以清晰地看到四城的戰況。
  袁崇煥率軍趕到南城,在那里,他投入了最后的預備隊。
  長久以來的訓練終于顯現了效果,在強敵面前,明軍毫無畏懼,與后金軍死戰,把爬上城頭的人趕了回去。
  與此同時,為遏制后金軍的攻勢,明軍采用了新戰略——火攻。
  明軍開始大量使用火具,除大炮、萬人敵、火槍外,火球甚至火把,但凡是能點燃的,就往城下扔。
  這個戰略是有道理的,你要知道,這是冬天,而冬天時,后金士兵是有幾件棉衣的。
  戰爭是智慧的源泉,很快,更缺德的武器出現了,不知是誰提議,拉出了幾條長鐵索,用火燒紅,甩到城下用來攻擊爬墻的后金士兵。
  于是壯麗的一幕出現了,在北風呼嘯中,幾條紅色的鎖鏈在南城飄揚,它甩向哪里,慘叫就出現在哪里。
  在熊熊的烈火之中,后金的攻勢被遏制了,尸體堆滿寧遠城下,卻始終未能前進一步,直至黃昏。
  至此,寧遠戰役已進行一天,后金軍傷亡慘重,死傷達一千余人,卻只換來了幾塊城磚。
  然而戰斗并沒有結束。
  憤怒至極的努爾哈赤下達了一個出人意料的命令:夜戰。
  夜戰并不是后金的優勢,但仗打到這個份上,縮頭就跑,就是一個嚴肅的面子問題,努爾哈赤認定,敵人城池受損,兵力已經到達極限,只要再攻一次,寧遠城就會徹底崩塌。
  在領導的召喚下,后金士兵舉著火把,開始了夜間的進攻。
  正如努爾哈赤所料,他很快就等到了崩潰的消息,后金軍的崩潰。
  幾次拼死進攻后,后金的士兵們終于發現,他們確實在逐漸逼近勝利——用一種最為殘酷的方法:
  攻擊無果,傷亡很大,尸體越來越多,越來越厚,如果他們全都死光,是可以踩著尸體爬上去的。
  沉默久了,就會爆發,爆發久了,就會崩潰,在又一輪的火燒、炮轟、箭射后,后金軍終于違背了命令,全部后撤。
  正月二十四日深夜,無奈的努爾哈赤接受了這個事實,他壓抑住心中怒火,準備明天再來。
  但他不知道的是,如果他不放棄進攻,第二天歷史將會徹底改變。
  袁崇煥也已頂不住了,他已經投入了所有的預備隊,連他自己也親自上陣,左手還負了傷,如果努爾哈赤豁出去再干一次,后果將不堪設想。
  努爾哈赤放棄了,他堅持了,所以他守住了寧遠。
  而下一個問題是,能否擊潰后金,守住寧遠。
  從當天后金軍的表現看,這個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不能。
  沒有幫助,沒有援軍,修了幾年的堅城,只用一天,就被打成半成品,敵人戰斗力太過強悍,很明顯,如果后金軍豁出去,在這里待上幾月,就是用手刨也刨下來了。
  對于這個答案,袁崇煥的心里是有數的。
  于是,他來到了最后一個問題:既然必定失守,還守不守?
  他決定堅守下去,即使全軍覆沒,毫無希望,也要堅持到底,堅持到最后一個人。
  〖軍隊應該具有一往無前的精神,它要壓倒一切敵人,而決不被敵人所屈服。不論在任何艱難困苦的場合,只要還有一個人,這個人就要繼續戰斗下去。
  ——毛澤東〗
  袁崇煥很清楚,明天城池或許失守,或許不失守,但終究是要失守的。以努爾哈赤的操行成績,接踵而來的,必定是殺戮和死亡。
  然而袁崇煥不打算放棄,因為他是一個沒有援軍、沒有糧食、沒有理想、沒有希望,依然能夠堅持下去的人。
  四十二歲年前,袁崇煥出生于窮鄉僻壤,一直以來,他都很平凡,平凡的中了秀才,平凡的中了舉人,平凡的落榜,平凡的再次趕考,平凡的再次落榜,平凡的最終上榜。
  然后是平凡的知縣,平凡的處級干部,平凡的四品文官,平凡的學生,直至他違抗命令,孤身一人,面對那個不可一世、強大無比的對手。
  四十年平凡的生活,不斷的磨礪,沉默的進步,堅定的信念,無比的決心:
  只為一天的不朽。
  第二十章 勝利 結局
  正月二十五日。
  以前有個人對我說過這樣一句話:
  只要你不放棄自己,上天就不會放棄你。
  絕境中的袁崇煥,在沉思中等來了正月二十五日的清晨,他終究沒有放棄。
  于是,他等來了奇跡。
  天啟六年(1626)正月二十五日,改變歷史的一天。
  努爾哈赤懷著滿腔的憤怒,發動了新的進攻。他認為,經過前一天的攻擊,寧遠已近崩潰,只要最后一擊,勝利觸手可得。
  然而他想不到的是,戰斗是以一種不可思議的形式開始的。
  第一輪進攻被火炮打退后,他看見勇猛的后金士兵們慫了。
  無論將領們怒吼,還是威脅,以往工作積極性極高的后金軍竟然不買賬了,任你怎么說,就是不沖。
  這是可以理解的,大家出來打仗,說到底是想搶點東西,發發小財,現在人家炮架上了,打死上千人,尸體都堆在那兒,還要往上沖,你當我們白內障看不見啊。
  勇敢,也是要有點智商的。
  努爾哈赤是很地道的,為了消除士兵們的恐懼心理,他毅然決定,停止進攻,把尸體撈回來先。
  為一了百了,他還特事特辦,在城外開辦了簡易火葬場,什么遺體告別,追悼會都省了,但凡搶回來的尸體,往里一丟了事。
  燒完,接著打。
  努爾哈赤已近乎瘋狂了,現在他所要的,并不是寧遠,也不是遼東,而是臉面,起兵三十年,縱橫天下無人可敵,竟然攻不下一座孤城,太丟人了,實在太丟人了。
  所以他發誓,無論如何,一定要爭回這個面子。
  不想丟人,就只能丟命。
  面對蜂擁而上的后金軍,袁崇煥的策略還是老一套——大炮。
  要說這外國貨還是靠譜,頂在城頭上轟了一天,非但沒有炸膛,還越打越有勁,東一炮“盡皆糜爛”,西一炮“盡皆糜爛”,相當皮實。
  但是意外還是有的,具體說來是一起安全事故。
  很多古裝電視劇里,大炮發射大致是這么個過程:一人站在大炮后,拿一火把點引線,引線點燃后轟一聲,炮口一圈白煙,遠處一片黑煙,這炮就算打出去了。
  可以肯定的是,如按此方式發射紅夷大炮,必死無疑。
  我認為,葡萄牙人之所以賣了大炮還要教打炮,絕不僅是服務意識強,說到底,是怕出事。
  由于紅夷大炮的威力太大,在大炮轟擊時,炮尾炸藥爆炸時,會產生巨大的后座力,巨大到震死人不成問題,所以每次發射時,都要從炮簽出一條引線,人躲得遠遠的,拿火點燃再打出去。
  經過孫元化的培訓,城頭的明軍大都熟悉規程,嚴格按安全規定辦事,然而在二十五日這一天,由于城頭忙不過來,一位通判也上去湊熱鬧,一手拿線,一手舉火,就站在炮尾處點火,結果被當場震死。
  但除去這起安全事故外,整體情況還算正常,大炮不停地轟,后金軍不停地死,然后是搶尸體,搶完再燒,燒完再打,打完再死,死完再搶、再燒,死死燒燒無窮盡也。
  直至那歷史性的一炮。
  到底是哪一炮,誰都說不清,但可以肯定的是,在那寒冷的一天,漫天的炮火轟鳴聲中,有一炮射向了城下,伴隨著一片驚叫和哀嚎,命中了一個目標。
  這個目標到底是誰,至今不得要領,但可以肯定是相當重要的,因為一個不重要的人,不會坐在黃帳子里(并及黃龍幕),也不會讓大家如此悲痛(嚎哭奔去)。
  對于此人身份,有多種說法,明朝這邊,說是努爾哈赤,清朝那邊,是壓根不提。
  這也不奇怪,如果戰無不勝的努爾哈赤,在一座孤城面前,對陣一個無名小卒,被一顆無名炮彈重傷,實在太不體面,換我,我也不說。
  于是接下來,袁崇煥看到了讓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景象,沖了兩天的后金軍退卻了,退到了五里之外。
  很明顯,坐在黃帳子里的那人,是個大人物,但按照后金的道德標準,死個把領導也不是什么大事,這實在是件相當奇怪的事情。
  第二天,當袁崇煥站在城頭的時候,他終于確信,自己已經創造了奇跡。
  后金軍仍然在攻城,攻勢比前兩天更為猛烈,但長期的軍事經驗告訴袁崇煥,這是撤退的前兆。
  幾個時辰之后,后金軍開始總退卻。
  當然努爾哈赤是不會甘心的,所以在臨走之前,他把所有的怒火發泄到了寧遠城邊的覺華島上,那里還駐扎著幾千明軍,以及上萬名無辜的百姓。
  那一年的冬天很冷,原本相隔幾十里的大海,結上了厚厚的冰,失落的后金軍踏著冰層,向島上發動猛攻,毫無遮擋的明軍全軍覆沒,此外,士兵屠殺了島上所有的百姓(逢人立碎),以顯示努爾哈赤的雄才大略,并向世間證明,努爾哈赤先生并不是無能的,他至少還能殺害手無寸鐵的平民。
  寧遠之戰就此結束,率領全部主力,拼死攻擊的名將努爾哈赤,最終敗給了僅有一萬多人,駐守孤城的袁崇煥,鎩羽而歸。
  此戰后金損失極為慘重,雖然按照后金的統計,僅傷亡將領兩人,士兵五百人,但很明顯,這是個相當謙虛的數字。
  數學應用題1:十門大炮轟六萬人,轟了兩天半,每炮每天只轟二十炮(最保守的數字),問:總共轟多少炮?
  答:以兩天計算,至少四百炮。
  數學應用題2:后金軍總共傷亡五百人,以明軍攻擊數計算,平均每炮轟死多少人?
  答:以五百除以四百,平均每炮轟死1。25人。
  參考史料:“紅夷大炮者,周而不停,每炮所中,糜爛數十尺,斷無生理。”
  綜合由應用題1、應用題2及參考資料,得出結論如下:每一個后金士兵,都有高厚度的裝甲保護,是不折不扣的鋼鐵戰士。
  扯淡就此結束,根據保守統計,在寧遠戰役中,后金軍傷亡的人數,大致在四千人以上,損失大量攻城車輛、兵器。
  這是自萬歷四十六年以來,后金軍的第一次總退卻,戰無不勝的努爾哈赤終于迎來了他人生的第一次戰敗。
  或許直到最后,他也沒弄明白,到底是誰擊敗了他,那座孤獨的寧遠城,那幾門外國進口的大炮,還是那一萬多陷入絕境的明軍。
  他不知道,他的真正對手,是一種信念。
  即使絕望,毫無生機,永不放棄。
  在那座孤獨的城市里,有一個叫袁崇煥的人,在過去的幾十年中,一直堅守著這樣的信念。
  他不知道,也永遠不會知道了。
  因為七個月后,他就翹辮子了。
  天啟六年(1626)八月十一日,征戰半生的努爾哈赤終于逝世了。
  他的死因,有很多說法,有說是被炮彈打壞的,也有的說是病死的,但無論是病死還是打死,都跟袁崇煥有著莫大的關系。
  挨炮就不說了,那么大一鐵陀子,外加各類散彈,穿幾個窟窿不說,再加上破傷風,這人就廢定了。
  就算他沒挨炮,精神上也受到了嚴重的損害,有點心理障礙十分正常,外加努先生自打出道以來,從沒吃過虧,敗在無名小卒的手上,實在太丟面子,就這么憋屈死,也是很有可能的。
  在這一點上,袁崇煥也做出了很大貢獻,在擊退努爾哈赤后,他立即派出了使者,給努老先生送去了一封信,內容如下:
  “你橫行天下這么久,今天竟然敗在我的手里,應該是天命吧!”
  努爾哈赤很有禮貌,還派人回了禮,表示下次再跟你小子算帳(約期再戰)。
  至于努先生的內心活動,用他自己的話說,是這樣的:
  “我自二十五歲起兵以來,攻無不克,戰無不勝,小小的寧遠,竟然攻不下來,這是命啊!”
  說完不久就死了。
  一代梟雄努爾哈赤死了,對于這個人的評價,眾多紛紜,有些人說他代表了先進的,進步的勢力,沖擊了腐敗的明朝,為歷史的發展做出了貢獻云云。
  我才疏學淺,不敢說通曉古今,但基本道理還是懂的,遍覽他的一生,我沒有看到進步、發展、只看到了搶掠、殺戮和破壞。
  我不清楚什么偉大的歷史意義,我只明白,他的馬隊所到之處,沒有先進生產力,沒有國民生產指數,沒有經濟貿易,只有尸橫遍野、殘屋破瓦,農田變成荒地,平民成為奴隸。
  我不知道什么必定取代的新興霸業,我只知道,說這種話的人,應該自己到后金軍的馬刀下面親身體驗。
  馬刀下的冤魂和馬鞍上的得意,沒有絲毫區別,所有的生命,都是平等的,任何人都沒有無故剝奪的權力。
  第柒卷
  朱由校篇
  皇太極
  失敗的努爾哈赤悲憤了幾個月后,終于笑了——含笑九泉。
  老頭笑著走了,有些人就笑不出來了——比如他的幾個兒子。
  當時,具備繼承資格的人,有八個。
  這八個人分別是四大貝勒:代善、阿敏、莽古爾泰、皇太極;
  四小貝勒:阿濟格、多爾袞、濟爾哈朗、多鐸。
  位置只有一個。
  拜許多“秘史”類電視劇所賜,這個連史學研究者都未必重視的問題,竟然婦孺皆知,且說法眾多,什么努爾哈赤討厭皇太極,喜歡多爾袞,皇太極使壞,干掉了多爾袞他媽,搶了多爾袞的汗位等等等等。
  以上講法,在菜市場等地遇熟人時隨便說說,是可以的,正式場合,就別扯了。
  事實上,打努爾哈赤含笑那天起,汗位就已注定,它只屬于一個人——皇太極。
  因為除這位仁兄外,別人都有問題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1 17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真人游戏名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