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富士康小說網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明朝那些事兒-第18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這十二大罪的提出,證明袁崇煥同志的挖坑功夫,還差得太遠。
  類似這種材料公文,罵的是人是鬼不要緊,有沒有事實也不要緊,貴在找得準,打得狠,比如楊漣參魏忠賢的二十四大罪,就是該類型公文的典范。
  但袁崇煥給毛文龍栽的這十二條,實在不太高明,所謂冒功、無禮、好色,只要是人就干過,實在擺不上臺。而最有趣的,莫過于給魏忠賢立碑,要知道,當年袁巡撫也干過這出,他曾向朝廷上書,建議在寧遠給魏忠賢修生祠,可惜由于提早下課,沒能實現。
  這些都是扯淡,其實說來說去就兩個字:辦你。
  文龍兄尚在暈菜之際,袁督師已經派人脫了他的官服,綁起來了。
  綁成粽子的毛文龍終于清醒過來,大喊一聲:
  “文龍無罪!”
  敢喊這句話,是有底的,畢竟是自己的地盤,幾千人就等在外邊,且身為一品武官,總鎮總兵,除皇帝外,無人敢殺。
  但袁崇煥敢,他敢殺毛文龍,有兩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他是袁崇煥,四品文官就敢殺副總兵的袁崇煥。
  第二個原因是一件東西,他拿了出來給毛文龍看。
  當看到這件東西時,毛文龍終于服軟了,這玩意他并不陌生,事實上再熟悉不過了,因為他自己也有一件——尚方寶劍。
  活到頭了。
  雖說文龍兄手里也有一把尚方寶劍,可惜那是天啟皇帝給的,所謂尚方寶劍,是皇帝的象征,不是死皇帝的象征,人都死了,把死人送給你的寶劍拿出來,嚇唬鬼還行,跟現任皇帝的劍死磕,只能是找死了。
  手持尚方寶劍的袁崇煥,此刻終于說出了他的心聲和名言:
  “你道本部院是個書生,本部院是朝廷的將首!”
  毛文龍明白,今天這關不低頭是過不去了,馬上開始裝孫子:
  “文龍自知死罪,只求督師恩赦。”
  統帥認慫了,屬下自然不湊熱鬧,毛文龍的部將毫無反抗,當即跪倒求饒,只求別把自己搭進去。
  其實事情到此為止,教訓教訓毛文龍,也就湊合了。
  然而袁崇煥很執著。
  局勢盡在掌握,勝利就在眼前,這一切的一切沖昏了他的頭腦,讓他說出了下面的話:
  “今日殺了毛文龍,本督師若不能恢復全遼,愿試尚方寶劍償命!”
  這話很準。
  然后他面向京城的方向請旨跪拜,將毛文龍拉出營帳,斬首。
  遼東的重量級風云人物毛文龍,就此結束了他傳奇的一生。
  可惜毛總兵并不知道,他是可以不死的,因為袁崇煥根本就殺不了他,只要他向袁崇煥索要一樣東西。
  這件東西,就是皇帝的旨意。
  在古往今來的戲臺、電視劇里,尚方寶劍都是個很牛的東西,扛著到處走,想殺誰就殺誰。
  這種觀點,基本上是京劇票友的水平。別的朝代且不說,在明朝,所謂尚方寶劍,說起來是代天子執法,但大多數時,也就做個樣子,表示皇帝信任我,給我這么個東西,可以狐假虎威一下,算是特別賞賜。
  一般情況下,真憑這玩意去砍人的,是少之又少,最多就是砍點中低級別的阿貓阿狗,敢殺朝廷一品大員的,也只有袁崇煥這種二桿子。
  換句話說,袁崇煥要干掉毛文龍,必須有皇帝的旨意,問題在于,毛文龍同志當官多年,肯定也知道這一點,他為什么不提出來呢?
  對于這個疑問,我曾百思不得其解,經過仔細分析材料,我才發現,原來毛文龍同志之所以認栽,只是出于一個偶然的誤會:
  因為當袁崇煥拿出尚方寶劍,威脅要殺掉毛文龍的時候,曾說過這樣一句話,正是這句話,斷送了毛文龍的所有期望。
  他說:我五年平遼,全憑法度,今天不殺你,如何懲戒后人?皇上給我尚方寶劍,就是為此!
  這是句相當忽悠人的話,特別是最后一句,皇上給我尚方寶劍,就是為此。
  為此——到底為什么?
  所謂為此,就是為了維護紀律,也就是客氣客氣的話,沒有特指,因為皇帝并未下令,用此劍殺死毛文龍。
  但在毛文龍聽來,為此,就是皇帝發話,讓袁同志拿著家伙,今天上島來砍自己,所以他沒有反抗。
  換句話說,毛文龍同志之所以束手待斃,是因為他的語法沒學好,沒搞清主謂賓的指代關系,弄錯了行情。
  從小混社會,有豐富江湖經驗的毛總兵就這么被稀里糊涂地干掉了。這就是小時候不好好讀書的惡果。
  人干掉了,接下來的是擦屁股程序。
  首先是安慰大家,我只殺毛文龍,首惡必辦,脅從不問。然后是發錢,袁崇煥隨身帶著十萬兩(約六千多萬人民幣),全都發了,只是這種先殺人,再分錢的方式,實在太像強盜打劫。
  而最后,也最重要的一步,是安撫。
  毛文龍手下這幾萬人,基本都是他的親信,要保證這些人不跑,也不散伙,袁崇煥很是花了一番心思,先是換了一批將領,安插自己的親信,然后又任命毛文龍的兒子毛承祿當部將,這意思是,我雖然殺了你爹,但那是公事,跟你沒有關系,照用你,別再鬧事。
  幾大棒加胡蘿卜下去,效果很好,沒人鬧,也沒人反,該干啥還干啥,袁崇煥很高興。
  毛文龍就這么死了,似乎什么都沒有改變。
  但后果是有的,且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嚴重。
  最高興的是皇太極,他可以放心了,因為毛文龍所控制的區域,除皮島外,還有金州、旅順等地區,而毛總兵人品雖不咋樣,但才能出眾,此人一死,這些地盤就算沒人管了,他可以放心大膽地進攻京城。
  而自信的袁督師認定,他的善后工作非常出色。但他不知道的是,在那群被他安撫的毛文龍部下里,有這樣三個人,他們的名字分別是尚可喜、耿仲明、孔有德。
  這三位仁兄就不用多介紹了,都是各類“辮子戲”里的老熟人了,前兩位先是造反,折騰明朝,后來又跟著吳三桂造反,折騰清朝,史稱“三藩”。
  而最后這位孔有德更是個極品,他是清朝僅有的兩名漢人封王者之一(另一個是吳三桂)。現在北京有個地名叫公主墳,據說里面埋的就是孔有德的女兒。
  當漢奸能當出這么大成就,實在是因為他的漢奸當得非常徹底。后來鎮守桂林時,遇到了明末第一名將李定國,被打得滿地找牙,氣不過,竟然自焚了。清朝認為這兄弟很夠意思,就追認了個王。
  這三位仁兄原先都是山東的礦工,覺得掙錢沒夠,就改行當了海盜,后來轉正成了毛文龍的部將。事實證明,這三個人只有毛文龍能鎮住,因為兩年后,他們就都反了。
  事實還證明,他們是很有點水平的,后來當漢奸時很能打仗,為大清的統一事業做出了卓越貢獻。
  再提一句,那位被袁督師提拔的毛文龍之子毛承祿后來也反了,不過運氣差點,沒當上漢奸,就被剁了。
  所謂文龍該死,結果大致如此。
  但跟上述結果相比,下面這個才是最為致命的。
  到底是朝廷里混過的,殺死毛文龍后,袁崇煥立刻意識到,這事辦大了。
  所以他立即上書,向皇帝請罪,說這事我辦錯了,以我的權力,不應該殺死毛文龍,請追究我的責任,等待皇帝處分。
  袁崇煥認識錯誤的態度很誠懇,方法卻不對。如果要追究責任,處分、撤職、充軍都是不夠的,唯一能夠擺平此事的方法,就是殺人償命。
  殺人的必備程序
  在明朝,殺一個人很難嗎?
  答案是不難,拍黑磚、打悶棍、路上遇到劫道的,手腳利落的,也就一根煙功夫。
  但要合法地殺掉一個人,很難。
  因為大明是法制社會,徹頭徹尾的法制社會。
  這絕不是開玩笑,只要熟讀以下攻略,就算你在明朝犯了死罪,要想不死,也是可能的。
  比如你在明朝犯了法(殺了人),就要定罪,運氣要是不好,定了個死罪,就要殺頭。
  但暫時別慌,只要你沒干造反之類的特種行當,不會馬上被推出去殺掉,一般都是秋后處決。
  有人會問,秋后處決不一樣是處決嗎?不過是多活兩天而已。
  確實是多活了,但只要你方式得當,就不只是多活兩天,事實上,據記載,最高記錄是二十多年。
  之所以出現這種奇怪的現象,是因為要處決一個人,必須經過復核,而在明朝,復核的人不是地方政府,也不是最高法院大理寺,甚至不是刑部部長。
  唯一擁有復核權的人,是皇帝。
  這句話的意思是,無論你在哪里犯罪,市區、縣城乃至邊遠山區,無論你犯的是什么罪,殺人、放火或是砸人家窗戶,且無論你是張三、李四、王二麻子,還是王侯將相,只要你犯了死罪,除特殊情況外,都得層層報批,縣城報省城,省城報刑部,刑部報皇帝,皇帝批準,才能把你干掉。
  自古以來,人命關天。
  批準的方式是打勾,每年刑部的官員,會把判刑定罪的人寫成名單,讓皇帝去勾,勾一個殺一個。
  但問題是,如果你的名字在名單上,無非也就讓皇帝大人受累勾一筆,秋后就拉出去砍了,怎么可能活二十多年不死呢?
  不死攻略一:
  死緩二十多年的奇跡,起源于皇帝大人的某種獨特習慣,要知道,皇帝大人在勾人的時候,并不是全勾,每張紙上,他只勾一部分,經常會留幾個。
  此即所謂君臨天下,慈悲為懷,皇帝大人是神龍轉世,犯不著跟你們平頭百姓計較,少殺幾個沒關系。
  但要把你的性命寄托在皇帝大人打勾上,實在太懸,萬一那天他心情欠佳,全勾了,你也沒轍。
  所以要保證活下來,我們必須另想辦法。
  不死攻略二:
  相對而言,攻略二的生存機率要高得多。當然,成本也高得多。
  攻略二同樣起源于皇帝大人的某種習慣——日理萬機。
  要打通攻略二,靠運氣是沒戲的。你必須買通一個人,但這個人不是地方官員(能買通早就買了),也不是刑部(人太多,你買不起),更加不是皇帝(你試試看)。
  而是太監。
  皇帝大人從來不清理辦公桌,也不整理公文的,每次死刑名單送上來,都是往桌上一放,打完勾再換一張,畢竟我國幅員遼闊,犯罪分子一點不缺,動不動幾十張勾決名單,今天勾不完,放在桌上等著明天批。
  但是皇帝們絕不會想到,明天勾的那張名單,并不是今天眼前的這張。
  玄機就在這里,既然皇帝只管打勾,名字太多,又記不住,索性就把下面名單挪到上面去,讓沒出錢的難兄難弟們先死,等過段時間,看著關系戶的那張名單又上來了,就再往下放,周而復始,皇帝不批,就不能殺,就在牢里住著,反正管吃管住,每年全家人進牢過個年,吃頓團圓飯,不亦樂乎。
  而能干這件事的,只有皇帝身邊的太監,而且這事沒啥風險,也就是把公文換個位置,又沒拿走,皇帝發現也沒話說。
  但這件事也不容易。因為能翻皇帝公文的,大都是司禮監,能混到司禮監的,都不是凡人,很難攀上關系,且收費也很貴,就算買通了,萬一哪天他忘了,或是下去了,該殺還是得殺。
  無論費多大功夫,能保住命,還是值得的。
  不過需要說明的是,以上攻略不適用于某些特殊人物,比如崇禎,工作干勁極大,喜歡打勾,一勾全勾完,且記性極好,又比較討厭太監,遇到這種皇帝,就別再指望了。
  綜上所述,在明代,要合法干掉一個人,是很難的。
  之所以說這么多,得出這個結論,只是要告訴你,袁崇煥的行為,有多么嚴重。
  殺個老百姓,都要皇帝復核,握有重兵,關系國家安危的一品武官毛文龍,就這么被袁崇煥殺了,連個報告都沒有。
  僅此一條,即可處死袁崇煥。
  更重要的是,此時已有傳言,說袁崇煥殺死毛文龍,是與皇太極配合投敵,因為他做了皇太極想做而做不到的事。
  這種說法是比較扯的,整個遼東都在袁崇煥的手中,他要投敵,打開關寧防線就行,毛文龍只能在島上看著。
  事情鬧到這步,只能說他實在太有個性了。
  在朝廷里,太有個性的人注定是混不長的。
  但袁崇煥做夢也沒想到,他等來的,卻是一份嘉獎。
  崇禎二年(1629)六月十八日,崇禎下令,痛斥毛文龍專橫跋扈,目無軍法,稱贊袁崇煥處理及時,沒有防衛過當,加以獎勵。
  這份旨意說明了崇禎對袁崇煥的完全推崇和信任,以及對毛文龍的完全唾棄。
  他是這樣說的,不是這樣想的。
  按照史料的說法,聽說此事后,崇禎“驚惶不已”。
  驚惶是肯定的,好不容易找了個人收拾殘局,結果這人一上來,啥都沒整,就先干掉了幫自己撐了八年的毛總兵,腦袋進水了不成?
  但崇禎同志不愧為政治家,關鍵時刻義無反顧地裝了孫子:人你殺了,就是罵你,他也活不了,索性罵他幾句,說他死得該再吐上幾口唾沫,沒問題。
  袁崇煥非常高興,殺人還殺出好了,很是歡欣鼓舞了幾天,但他并不清楚,他可以越權,可以妄為,卻必須滿足一個條件。
  這個條件的名字,叫做辦事。
  要當督師,可以,要取消巡撫,可以,遼東你說了算,可以,殺掉毛文龍,也可以,但前提條件是,你得辦事,五年平遼,只要平了,什么都好辦,平不了嘛,就辦你。
  袁崇煥很清楚這點,但畢竟還有五年,鬼知道五年后什么樣,慢慢來。
  但兩個月后,一個人的一次舉動,徹底改變了他的命運,順便說一句,這人不是故意的。
  崇禎二年(1629)十月,皇太極準備進攻。
  雖然之前曾被袁崇煥暴打一頓,狼狽而歸,但現實是嚴峻的,上次搶回來的東西,都用得差不多了,又沒有再生產能力,不搶不行啊。
  可問題是,關寧防線實在太硬,連他爹算在內,都去了兩次了,連塊磚頭都沒能敲回來。
  皇太極進攻的消息,袁崇煥聽到過風聲,一點不慌。
  北京,背靠太行山脈和燕山山脈,通往遼東的唯一大道就是山海關,把這道口子一堵,鬼都進不來,所以袁崇煥很安心。
  關卡是死的,人是活的。
  冥思苦想的皇太極終于想出了通過關寧防線的唯一方法——不通過關寧防線。
  中國這么大,不一定非要從遼東去,飛不了,卻可以繞路。
  遼東沒法走,那就繞吧,繞到蒙古,從那兒進去,沒轍了吧。
  就這樣,皇太極率十萬軍隊(包括蒙古部落),發動了這次決定袁崇煥命運的進攻。
  這是一次載入軍事史冊的突襲,皇太極充分展現了他的軍事才華,率軍以不怕跑路的精神,跑了半個多月,從遼東跑到遼西,再到蒙古。
  蒙古邊界沒有堅城,沒有大炮,皇太極十分輕松地跨過長城,在地圖上畫個半圓后,于十月底到達明朝重鎮遵化。
  遵化位于北京西北面,距離僅兩百多公里,一旦失守,北京將無險可守。
  袁崇煥終于清醒了,但大錯已經釀成,當務之急,是派人擋住皇太極。
  估計是欺負皇太極上了癮,袁崇煥沒有親自上陣,他把這個光榮的任務交給了趙率教。
  皇太極同志帶了十萬人,全部家當,以極為認真的態度來搶東西,竟然只派個手下,率這么點人(估計不到一萬)來擋,太瞧不起人了。
  趙率教不愧名將之名,得令后率軍連趕三天三夜,于十一月三日到達遵化,很不容易。
  十一月四日,出去打了一仗,死了。
  對于趙率教的死,許多史料上說,他是被冷箭射死,部下由于失去指揮,導致崩潰,全軍覆沒。
  但我認為趙率教死不死,不是概率問題,是個時間問題,就那么點人,要對抗十萬大軍,就算手下全變成趙率教,估計也擋不住。
  趙率教陣亡,十一月五日,遵化失陷。
  占領遵化后,后金軍按照慣例,搞了次屠城,火光沖天,鬼哭狼嚎,再講一下,不知是為了留個紀念,還是覺得風水好,清軍入關后,把遵化當成了清朝皇帝的墳地,包括所謂“千古一帝”的康熙、乾隆以及“名垂青史”的慈禧太后,都埋在這里。
  幾具有名的尸體躺在無數具無名的尸體上,所謂之霸業,如此而已。
  最后說幾句,到了民國時期,土匪出身的孫殿英又跑到遵化,挖了清朝的祖墳,據說把乾隆、慈禧等一干偉大人物的尸體亂踩一通,著實是死不瞑目。當然,由于此事干得不地道,除個別人(馮玉祥)說他是革命行為外,大家都罵,又當然,罵歸罵,從墳里掏出來的寶貝,什么乾隆的寶劍,慈禧的玉枕頭(據說是宋美齡拿了),還是收歸收。
  幾百年折騰來,折騰去,也就那么回事。
  但遵化怎么樣,對當時的袁崇煥而言,已經不重要了。
  十一月五日,得知消息的袁督師明白,必須出馬了。隨即親率大軍,前去迎戰皇太極。
  十一月十日,當他到達京城近郊,剛松口氣的時候,卻得知了一個意外的消息。
  原任兵部尚書王洽被捕了,而接替的他的人,是孫承宗。
  王洽剛上任不久就下臺,實在是運氣太差,突然遇上這么一出,打也打不過,守也守不住,只好撤職,一般說來,老板開除員工,也就罷了,但崇禎老板比較牛,撤職之后又把他給砍了。
  關鍵時刻,崇禎決定,請孫承宗出馬,任內閣大學士、兵部尚書。
  在這場史稱“己巳之變”的戰爭中,這是崇禎做出的最英明,也是唯一英明的決定。
  此時的袁崇煥已經到達遵化附近的薊州,等待著皇太極的到來,因為根據后金軍之前的動向看,這里將是他的下一個目標。
  這是個錯誤的判斷。
  皇太極繞開薊州,繼續朝京城挺進。
  情況萬分緊急,因為從種種跡象看,他的最終目的就是京城。
  但袁崇煥不這么看,他始終認為,皇太極就是個搶劫的,兜圈子也好,繞路也罷,搶一把就走,京城并無危險。
  其實孫承宗也這樣認為,但畢竟是十萬人的搶劫團伙,所以他立即下令,袁崇煥應立即率部,趕到京郊昌平、三河一帶布防,阻擊皇太極。
  到此為止,事情都很正常。
  接下來發生的一切,都很不正常。
  袁崇煥知道了孫承宗的部署,卻并未執行,當年的學生,今天的袁督師,已無需服從老師的意見。
  他召集軍隊,開始了一種極為詭異的行動方式。
  十一月十一日,袁崇煥率軍對皇太極發動追擊。
  說錯了,是只追不擊。
  皇太極繞過薊州,開始北京近郊旅游,三河、香河、順義一路過去,所到之處都搶劫留念。袁崇煥一直跟著他,搶到哪里就跟到哪里。
  就這樣,袁崇煥幾萬人,皇太極十萬人,共十多萬人在北京周圍轉悠,從十一日到十五日,五天一仗沒打。
  袁崇煥在這五天里的表現,是有爭議的,爭議了幾百年,到今天都沒消停。
  爭議的核心只有一個:他到底想干什么?
  大敵當前,既不全力進攻,也不部署防守,為什么?
  當時人民群眾的看法比較一致:袁崇煥是叛徒。
  不攻也不守,跟著人家兜圈子,不是叛徒是什么?
  更重要的是,皇太極在這五天里沒閑著,四處搶劫,搶了又沒人做主,郊區居民異常憤怒,都罵袁崇煥。
  朝廷的許多高級官員也很憤怒,也罵袁崇煥,因為他們也被搶了(北京城土地緊張,園林別墅都在郊區)。
  民不聊生,官也不聊生,叛徒的名頭算是背定了。
  所以每當翻閱這段史料時,我總會尋找一樣東西——動機。
  叛徒是不對的,要叛變不用等到今天,他手下的關寧軍是戰斗力最強的部隊,將領全都是他的人,只要學習吳三桂同志,把關一交,事情就算結了。
  失誤也不對,憑他的智商和水平,跟著敵人兜圈之類的蠢事,也還干不出來。
  所以我很費解,費解他的舉動為何如此奇怪,直到我想起了在這三年前他對熊廷弼說過的四個字,才終于恍然大悟。
  “主守,后戰。”
  致命漏洞
  袁崇煥很清楚,以戰斗力而言,如果與后金軍野戰,就算是最精銳的關寧鐵騎,也只能略占上風,要想徹底擊敗皇太極,必須用老方法:憑堅城,用大炮。
  而這里,唯一的堅城,就是北京。
  為實現這一戰略構想,必須故意示弱,引誘皇太極前往北京,然后以京城為依托,發動反擊。
  鑒于袁崇煥同志已經死了,也沒時間告訴我他的想法,但事情的發展印證了這一切。
  十一月十六日,當皇太極終于掉頭,沖向北京時,袁崇煥當即下令,向北京進發。
  袁崇煥堅信,到達京城之時,即是勝利到來之日。
  但事實上,命令下發的那天,他的死期已然注定。
  因為在計劃中,他忽視了一個十分不起眼,卻又至關重要的漏洞。
  一直以來,袁崇煥的固定戰法都是堅守城池,殺傷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1 17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真人游戏名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