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富士康小說網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明朝那些事兒-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但朱重八最重要的收獲是:他已經從一個只能無助的看著父母死去的孩童,一個被人欺負后只能躲在柴堆里小聲哭的雜役,變成了能堅強面對一切困難的戰士。一個武裝到心靈的戰士。
  長期的困難生活,最能磨練一個人的意志,有很多人在遇到困難后,只能怨天尤人,得過且過,而另外一些人雖然也不得不在困難面前低頭,但他們的心從未屈服,他們不斷的努力,相信一定能夠取得最后的勝利。
  朱重八毫無疑問是后一種。
  如果說,在出來討飯前,他還是一個不知所措的少年,在他經過三年漂泊的生活回到皇覺寺時,他已經是一個有自信戰勝一切的人。
  這是一個偉大的轉變,很多人可能究其一輩子也無法完成。轉變的關鍵在于心。
  對于我們很多人來說,心是最柔弱的地方,它特別容易被傷害,愛情的背叛,親情的失去,友情的丟失,都將是重重的一擊。然而對于朱重八來說,還有什么不可承受的呢?他已經失去一切,還有什么比親眼看著父母死去而無能為力,為了活下去和狗搶飯吃、被人唾罵,鄙視更讓人痛苦!我們有理由相信,就在某一個痛苦思考的夜晚,朱重八把這個最脆弱的地方變成了最強大的力量的來源。
  是的,即使你擁有人人羨慕的容貌,博覽群書的才學,揮之不盡的財富,也不能證明你的強大,因為心的強大,才是真正的強大。
  當朱重八準備離開自己討飯的淮西,回到皇覺寺時,他仔細的回憶了這個他呆了三年的地方,思考了他在這里得到的和失去的,然后收拾自己的包裹踏上了回家的路。
  也許我還會回來的,朱重八這樣想。
  第三章 踏上征途
  至正十一年(公元1351年),上天給元朝的最后一根稻草終于壓了下來,元朝的末日到了。
  我們的謎底也揭開了,現在看來,脫脫堅決要求治黃河的愿望是好的,然而他不懂得那些反對的人的苦心,元朝那腐敗到極點的官吏也是他所不了解的。現在他終于要嘗到苦果了。
  當元朝命令沿岸十七萬勞工修河堤時,各級的官吏也異常興奮,首先,皇帝撥給的修河工錢是可以克扣的,民工的口糧是可以克扣的,反正他們不吃不喝也事不關己。這就是一大筆收入,工程的費用也是可以克扣的,反正黃河泛濫也淹不死自己這些當官的。
  這是管河務的,那么不管河務的怎么撈錢呢,其實也簡單,既然這么大工程,必然有徭役指標,找幾十個人,到各個鄉村去,看到男人就帶走,理由?修河堤,不想去?拿錢來。
  沒有錢?有什么值錢的都帶走!
  可憐的脫脫,一個好的理論家,卻不是一個實踐家。
  老把戲出場了,當民工們挖到山東時,他們從河道下挖出了一個一只眼睛石人,背部刻著石人一只眼,挑動黃河天下反。民工們突然發現,這正是他們在工地上傳唱了幾年的歌詞。于是人心思動。
  這真是老把戲,簡直可以編成電腦程序,在起義之前總要搞點這種封建迷信,但也沒辦法,人家就吃這一套。
  接著的事情似乎就是理所應當的了,幾天后,在朱重八討過飯的地方(穎州,今安徽阜陽),韓山童和劉福通起義了,他們的起義與以往起義并沒有不同,照例要搞個宗教組織,這次是白蓮教,當然既然敢起義,身份也應該有所不同,于是,可能是八輩子貧農的韓山童突然姓了趙,成了宋朝的皇室,劉福通也成了劉光世大將的后人。
  他們的命運和以往第一個起義的農民領袖也類似,起義、被鎮壓、后來者居上,這似乎是陳勝吳廣們的宿命。
  盡管他們的起義形式毫無新意,但這并不妨礙他們的偉大和在歷史上的地位,在史書上,將永遠的紀錄著:公元1351年,韓山童、劉福通第一個舉起了反抗元朝封建統治的大旗。
  自古以來,建立一個王朝很難,毀滅一個卻相對容易得多,所謂墻倒眾人推,破鼓萬人捶,不是沒有來由的。
  在元代這個把人分為四個等級的朝代里,最高等級的蒙古人殺掉最低等級的南人,唯一的懲罰是賠償一頭驢,碰到個閑散民工之類的人,可能連驢都省了。蒙古貴族們的思維似乎很奇怪,他們即使在占據了中國后,好像仍然把自己當成客人,主人家的東西想搶就搶,想拿就拿,反正不關自己的事。在他們的思維中,這些南人只會忍受也只能忍受他們的折磨。
  但他們錯了,這些奴隸會起來反抗的,當憤怒和不滿超過了限度,當連像狗一樣生存下去都成為一種奢望的時候,反抗是唯一的道路。反抗是為了生存。
  這把火終于燒起來了,而且是燎原之勢。
  在短短的一年時間里,看似強大的元帝國發生了幾十起暴動,數百萬人參加了起義軍,即使那縱橫天下無敵手的蒙古騎兵也不復當年之勇,無力拯救危局。元帝國就像一堵朽墻,只要再踢一腳,就會倒下來。
  此時的朱重八卻仍然在寺廟里撞著鐘,從種種跡象看,他并沒有參加起義軍的企圖。雖然他與元朝有著不共戴天的仇恨,但對于一個普通人朱重八來說,起義是要冒風險的,捉住后是要殺頭的,這使得他不得不仔細的考慮。
  在很多的書中,朱重八被塑造成一個天生英雄的形象,于是在這樣的劇本里,天生英雄的朱重八一聽說起義了,馬上回寺廟里操起家伙就投奔了起義軍,表現了他徹底的革命性等等。
  我認為,這不是真實的朱重八。
  作為一個正常人,在做出一個可能會掉腦袋的決定的選擇上,是絕對不會如此輕率的,如果朱重八真的是這樣莽撞的一個人,他就不是一個真正的英雄。
  真正的朱重八是一個有畏懼心理的人,他遭受過極大的痛苦,對元有著刻骨的仇恨,但他也知道生的可貴,一旦選擇了造反,就沒有回頭路。
  知道可能面對的困難和痛苦,在死亡的恐懼中不斷掙扎,而仍然能戰勝自己,選擇這條道路,才是真正的勇氣。
  我認為這樣的朱重八才是真正的英雄,一個戰勝自己,不畏懼死亡的英雄。
  朱重八在廟里的生活是枯燥而有規律的,但這枯燥而規律的生活被起義的熊熊烈火打亂了。具有諷刺意義的是,具體打亂這一切的并不是起義軍,而是那些元的官吏們。
  在鎮壓起義軍的戰斗中,如果吃了敗仗,是要被上司處罰的,但鎮壓起義的任務又是必須要完成的,于是元朝的官吏們毅然決然的決定,拿老百姓開刀,既然無法打敗起義軍,那就把那些可以欺負的老百姓抓去交差,把他們當起義軍殺掉。
  從這個角度來看,元的腐朽官吏為推翻元朝的統治實在是不遺余力,立了大功。
  此時擺在朱重八面前的形勢嚴重了,如果不去起義,很有可能被某一個官吏抓去當起義者殺掉,然后冠以張三或者李四的名字。但投奔起義軍也有很大的風險,一旦被元軍打敗,也是性命難保。
  就在此時,一封信徹底改變了他的命運。
  他幼年時候的朋友湯和寫了一封信給他,信的內容是自己做了起義軍的千戶,希望朱重八也來參加起義軍,共圖富貴,朱重八看過后,不動聲色,將信燒掉了。他還沒有去參加起義的心理準備。
  然而晚上,他的師兄告訴他,有人已經知道了他看義軍信件的事情,準備去告發他。
  朱重八終于被逼上了絕路。
  接下來的是痛苦的思考和抉擇朱重八面前有三條路:一、守在寺廟里;二、逃跑;三、造反。
  朱重八也拿不定主意,他找到了一個人,問他的意見,這個人叫周德興,我們后面還要經常提到他。
  周德興似乎也沒有什么好主意,他給朱重八的建議是算一卦(這是什么主意),看什么條路合適。
  算卦的結果是“卜逃卜守則不吉,將就兇而不妨”,意思是逃跑,呆在這里都不吉利,去造反還可能沒事。
  朱重八明白自己已經沒有退路了,自己不過想要老老實實的過日子,種兩畝地,孝敬父母,卻做不到,父母負擔著沉重的田賦和徭役,沒有一天不是勤勤懇懇的干活,還落得個家破人亡的下場。躲到寺廟里不過想混口飯吃,如今又被人告發,可能要掉腦袋。
  忍無可忍。
  那就反了吧!反他娘的!
  這是一個真實版本的逼上梁山,也是那封建時代貧苦農民的唯一選擇。誰不珍惜自己的生命?誰愿意打仗?在活不下去時,那些農民被迫以自己的鮮血和生命去推動封建社會的發展,直至它的滅亡。
  這是他們的宿命。
  所以我認為中國歷史上的農民起義確實是值得肯定的,他們也許不是那么厚道,他們也許有著自己的各種打算,但他們確實別無選擇。
  湯和就這樣成了朱重八的第一個戰友。他在今后的日子里將陪同朱重八一起走完這條艱苦的道路。
  然而湯和也絕對不會想到,自己居然是唯一一個陪他走完這條路的人。
  第四章 就從這里起步
  至正十二年(公元1352年),濠州城。
  城池的守衛者郭子興正在他的元帥府里,苦苦思索著對策,濠州城已經被元軍圍了很久,這樣下去是堅守不了多久了。
  就在此時,手下的軍士前來報告,抓住了一個奸細,要請令旗去殺人,如果是以往,郭子興是不會過問的,讓士兵直接拿了令旗去殺就是了,但今天,他開口問了一句:“你怎么知道那個人是奸細?”軍士回答道:“這個人說是來投軍的,現在元軍圍困,哪里還有人來投軍,他一定是元軍奸細。”
  郭子興差點笑了出來,投軍?元軍快打進城來了,還有來投軍的,這個借口可是真不高明,他不禁起了好奇心,想去看看這個奸細。
  于是他騎馬趕到了城門口,看見了一個相貌奇怪的人,用今天的話來說,這個人的相貌是地包天,下巴突出,更奇特的是,他的額頭也是向前凸出的,具體形狀大概類似獨門兵器月牙鏟,上下凸,中間凹(參見朱元璋同志畫像)。
  這個人當然就是我們的朱重八。
  郭子興走到朱重八的面前,讓人松開綁,問他:“你是奸細么?來干什么?”
  朱重八平靜的回答:“我不是奸細,我是來投軍的。”
  郭子興大笑:“什么時候了,還有人來投軍,你不用狡辯,等會就把你拉出去殺頭!”
  朱重八只是應了一聲:“喔。”
  郭子興看著朱重八的眼睛,希望能看到慌亂,這是他平時的樂趣之一。
  但在這個人眼睛里,他看到的只有鎮定。
  郭子興不敢小看這個人了,很明顯,這是一個嚇不倒的人。于是他認真的詢問了朱重八的名字,來歷,當朱重八說出是千戶長湯和介紹他來時,郭子興這才明白,這個人真的是來投軍的。
  朱重八給他的印象實在是太深了,于是他沒有將朱重八編入湯和的部隊,而是將他放在自己身邊,當自己的親兵(警衛員)。
  在軍隊里,朱重八很快就表現出了他的才能,比起其他的農民兵士,他是一個很突出的人,不但作戰勇敢,而且很有計謀,處事冷靜,思慮深遠(注意這個特點),而且很講義氣,有危險的時候第一個上,這一切都讓他有了崇高的威信。加上他的同鄉湯和幫忙,他在當士兵兩個月后,被提拔為九人長,這是他的第一個官職。
  作為郭子興的親兵長,朱重八是很稱職的,他不像其他的士兵,從不貪圖財物,每次得到戰利品,就獻給郭子興,如果得到賞賜,就分給士兵,由于他很有天賦,自學過一些字,分析問題準確,郭子興漸漸把他當成自己的智囊,朱重八在軍中的地位也逐漸重要起來。
  也就在此時,朱重八將他的名字改成了朱元璋,所謂璋,是一種尖銳的玉器,這個朱元璋實際上就是誅元璋,朱重八把他自己比成誅滅元朝的利器,而這一利器正是元朝的統治者自己鑄造出來的。在今后的二十年里,他們都將畏懼這個名字。
  【湯和】
  在軍隊中,湯和算是個奇特的人,他在朱元璋剛參軍時,已經是千戶,但他卻很尊敬朱元璋,在軍營里,人們可以看到一個奇特的現象,官職高得多的湯和總是走在士兵朱元璋的后邊,并且毫不在意他人的眼神,更奇特的是朱元璋似乎認為這是理所應當的事情,也沒有推托過。
  我們不得不佩服湯和的遠見,他知道朱元璋遠非池中物,用今天的話說,他很識實務。相信也正是這個優點,使得他能夠在后來的腥風血雨中幸存下來。
  在軍隊里,朱元璋娶了老婆,與后來的那些眾多妃嬪相比,這個老婆可以算是朱元璋成功的關鍵因素之一。這個女孩是郭子興的義女,她的父親姓馬,是郭子興的朋友,后來死去,將這個女孩托付給郭子興,女孩名字不詳,軍隊里的人都叫她馬姑娘。就這樣,朱元璋成了元帥的女婿,而郭子興則多了一個幫手。
  我們可以想象到朱元璋喜悅的心情,他終于有了一個自己的家,不再是那個沒人管、沒人問的朱重八,他餓了,有人做飯給他吃,冷了,有人送衣服給他,有家的感覺真好。這種感情一直陪伴了他很多年。
  此時,朱元璋已經升任了軍隊中的總管,這個職位大致相當于起義軍的辦公室主任,他干得不錯,對于某些喜歡貪公家便宜,胡亂報銷的人,朱元璋是講原則的,由于他嚴于律己,大家也沒有什么話說,如果就這么干下去,他可能會成為一個優秀的財務管理人員。可是上天偏偏不讓他舒服的過下去,不久的將來,他將面對更大的麻煩。
  主要問題是,郭子興的成分問題,他并不是農民,而是地主(想不通他怎么會起義),當時在濠州的統帥除了郭子興外,還有四個人,以孫德崖為首,而這四個人都是農民,他們和郭子興之間存在著深刻的矛盾。
  不久,矛盾爆發了,一天郭子興在濠州城里逛街,突然被一群來路不明的人綁票,這些人似乎對索取酬金之類也沒有什么興趣,把郭子興死打一頓,然后關了禁閉。朱元璋得到消息,大吃一驚,立刻趕去孫德崖家里要人,孫德崖開始還裝傻,表情驚訝,要出去找郭子興,并且說了一些與綁架者不共戴天之類的話,充分表現出了一個業余演員的演技。
  朱元璋只把參與打人的軍士帶到孫德崖面前,并且告訴孫,你的那些貪污公款、胡亂報銷的爛賬都在我這里,自己看著辦。
  于是,朱元璋從孫家的地窖中將已經打得半死的郭子興救了出來,這件事情讓朱元璋意識到,跟著這些人不會有前途。
  而郭子興也越來越討厭朱元璋,原因很簡單,朱元璋比他強,對于郭子興這樣一個性情暴躁、不能容人的統帥來說,他是不能容忍一個可能取代他地位的人在身邊的。終于有一天,他把朱元璋關了起來,落井下石一向是某些人的優良傳統,郭子興的兒子就是某些人中的一個。他吩咐守兵不能給朱元璋送飯,想要把朱元璋餓死,善良的馬姑娘為了救朱元璋,便把剛燙好的烙餅揣在懷中,到牢中探望朱元璋時送給他吃,每次胸口都會燙傷,但每次都送。
  有妻如此,夫復何求。
  郭子興畢竟還是不想殺朱元璋,于是將他放了出來,朱元璋經歷此事后,終于下了決心,和這些鼠目寸光的人決裂。他向郭子興申請帶兵出征,郭子興高興的答應了。
  這就是朱元璋霸業的開始,一旦開始,就不會停止。
  就從這里起步吧!
  朱元璋奉命帶兵攻擊郭子興的老家,定遠,從這一點可以看出他的岳父實在存心不良,當時的定遠有重兵看守,估計郭子興讓他去就是不想再看到活著的朱元璋,但朱元璋就是朱元璋,他找到了元軍的一個縫隙,攻克了定遠,然后在元軍回援前撤出,此后,連續攻擊懷遠、安奉、含山、虹縣,四戰四勝,銳不可當!
  在召集(也可能是搶)了壯丁后,朱元璋來到了鐘離(今安徽鳳陽東面),這是他的家鄉,在這里他遇到了二十四個來朱元璋隊伍里找工作的人。
  朱元璋經理招收的二十四個人素質是相當高的,這其中有為他算過命的周德興,還有堪稱天下第一名將的徐達。
  這些人還有親戚,一傳十,十傳百,什么叔叔、舅舅、子侄、外甥都來了,很快,他的部隊(直屬)就有了七百人。
  當朱元璋再次回到濠州的時候,他已經完全明白了自己的前途所在,所以他向郭子興辭職,郭子興非常高興,這個討厭的人終于可以走得遠遠的了。
  朱元璋在出發前,又做了一件出人意料的事,他從自己的七百人中重新挑選了二十四個人,然后將其余的人都給了郭子興,郭子興多少有些意外,但仍然高興的接受了。
  朱元璋的這個行動似乎可以定義為一次挑選公務員的工作,比例是三十比一,沒有筆試,考官就是朱元璋和他的眼光。
  他挑的確實很準,看看這些人的名字:徐達、湯和、周德興,這二十四個人后來都成為了明王朝的高級干部。
  唐時的黃巢在考試落榜后,站在長安城門前,惆悵之余,豪氣叢生,作詩一首,大大的有名——《詠菊》:
  〖待得秋來九月八,我花開時百花殺。
  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
  數年后,他帶領著十余萬大軍,打進長安。
  此時的朱元璋,站在濠州的城門前,看著自己身后的二十四個人,他知道,邁出這一步,他就將孤軍奮戰,或者兵敗身死,或者開創霸業。
  他仰望天空,還是那樣陰暗,這個時候作出這個選擇,似乎并不吉利,他又想起了那次無奈的占卜。
  父母去世的時候,在廟里干苦力的時候,夜里望天痛哭的時候,也是這樣的天空。
  什么都沒有變,變的只是我而已。
  〖百花發時我不發,我若發時都嚇殺。
  要與西風戰一場,遍身穿就黃金甲。〗
  什么都不能阻擋我,就從這里開始吧!
  出發!
  第五章 儲蓄資本
  【朱元璋的第一桶金】
  朱元璋又來到了定遠,對于他而言,拉壯丁已經是輕車熟路,很快他組織了上千人的部隊,他聽說在定遠附近的張家堡有一支三千人的部隊,現在孤立無援,需要找個新老板,于是朱元璋打起了這支部隊的注意。
  他親自來到張家堡,一看寨主,大喜過望:“原來是你啊。”
  這個寨主他認識,原來還打過交道,而寨主叫他“朱公子”。
  兩人見面后,照例自然要敘敘交情,我認識誰,你認識不,喔,你說的是那個誰啊,認識認識,還是兄弟啊,還有張三死了,李四病了等等,越說感情越好,就一起吃飯。
  在飯桌上,朱元璋終于說出了他的來意,既然目前你們沒有主,不如跟著我混,將來混出名堂,有你們的股份。寨主也真是個實在人,馬上就答應了。
  朱元璋非常高興,可是他忘了中國人的習慣,酒桌上的話只能信一半,有時一半都不到。
  朱元璋后來估計會想:當時實在應該簽個合同的。
  三天后,朱元璋的使者到了寨中,寨主熱情的接待了他:
  來啦,快點請坐啊,別客氣,您這趟來是?什么,讓我們一起走,這個我們還要考慮下啊。
  什么?我已經答應過了?
  什么時候啊?三天前?好像沒有吧,(回顧手下)你們想想,當時有嗎?是吧,沒有啊。
  誤會,誤會啊,你說的我們一定好好考慮,讓朱公子不要急啊。
  什么,你要走,別走,再坐會,啊,有事就不留你了,回去給朱公子帶個好,有空來玩啊!
  就這樣,朱元璋被結結實實的忽悠了一回。
  可是朱元璋豈是容易欺負的,他讓部下去請寨主吃飯,特別交待是準備了很久的名菜,寨主一聽有飯局,屁顛屁顛的就來了,一到大營,朱元璋就把他捆了起來,飯沒有吃成,倒是自己成了粽子。然后朱元璋以寨主的名義傳令山寨的人轉移,就這樣三千人變成了朱元璋的屬下。
  下一個目標是橫澗山,這個地方有兩萬軍隊,但這卻不是一支可以勸降的部隊,此部隊的主帥叫繆大亨(從這個名字就可以看出身份),原先跟隨元軍圍攻濠州,希望能順便搶個劫,不料沒有攻下來,于是帶領部隊守在這里,朱元璋帶領了四千人對他發起了進攻。
  這是朱元璋第一次領導的以少對多的戰斗。
  朱元璋很聰明的避開了白天,而選在晚上對這支武裝發動了夜襲,像繆大亨這種土包子當然不是對手,他沒有怎么抵抗就投降了,于是朱元璋的部隊變成了兩萬人。
  朱元璋對部隊進行了改編,出人意料的是,他并沒有說一些類似同生共死,有福共享之類的話,而是對這些投降的士兵進行了譴責,讓他們反思為什么這么大的一支部隊,如此沒有戰斗力,輕易的投降了,然后他說出了結論,這是因為沒有紀律和訓練,要想成就事業,只有加強訓練,建立嚴格紀律。
  這一番話,有理有節,大家聽了都很服氣。
  也就是在這次之后,朱元璋的部隊與那些烏合之眾的農民暴動軍有了本質的區別,?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1 17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真人游戏名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