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富士康小說網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明朝那些事兒-第4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他要培養的并不是有文化、有追求的太監,而是戰士。
  為他而戰的戰士,足以對抗文官集團的戰士。
  太監不過是皇帝手中的棋子,僅此而已。
  就這樣,朱瞻基將他老祖宗朱元璋集中的權力又分散了出去,票擬權給了內閣,批紅權由太監代理,但必須說明的是,由于批紅權十分重要,所以歷代明朝皇帝雖然委托太監代筆,卻從未放松過對此權力的掌握,當然也有例外,以下三人就是代表:一個頑童,一個懶蟲,還有一個工程師。
  可以看出,這是一個穩固的政治權力體系,票擬權和批紅權的斗爭,實際上就是文官集團和皇帝及其代理人太監的斗爭。
  換句話說,如果誰能夠同時控制票擬權和批紅權,他就是真正的皇帝!
  有這樣的人嗎?
  應該說,確實是有的,在我看來,有三個人做到了。雖然他們同時獲得兩大權力的途徑和原因都各不相同,但很巧的是,這三位國家實際控制者的統治時期,正好對應上面所說的那三位不抓權代表的朝代。
  這三位并不姓朱的皇帝分別是:“立皇帝”、“首席活太師”、“九千歲”。
  這三位仁兄也將是我們后面文章中的主角,在這里先說一下“首席活太師”是什么意思。
  明代的最高文官不是尚書,而是三個名譽稱號——太師、太傅、太保。雖然這三個稱號都是一品,卻也有大小之分,其中以太師為最大。大家知道,所謂榮譽稱號很多時候都是送給死人的,而能夠在死后混到這三個稱號的,也是十分厲害的人。
  當然也有某些更厲害的人在活著的時候就得到過這三個稱號,而第一個被封為最高文官太師的活人,正是這位掌控大權的仁兄。除此之外,他還被封為太傅,“活太師”加“活太傅”的榮譽在明代僅此一人。足見此人之強悍。
  從某種意義上說,明代后期的政治格局正是在朱瞻基打下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這個結構不能說好,也不能說不好,因為這似乎也是唯一能夠制衡各方力量的辦法。
  別折騰了,就這么湊合著過吧。
  朱祁鎮篇
  第十三章 禍根
  內閣們對國家大事提出處理意見,并票擬出來送給皇帝,皇帝經過修改,加上自己的意見,或是直接同意,讓太監代為批紅。
  這是一個簡單而有效的工作流程。
  大明王朝就在這樣的一個流程中平靜地向前發展著。
  然而不久之后,這片寧靜就將被打破。
  【一個奇特的宦官】
  中國人有著十分濃厚的傳宗接代觀念,所以像宦官這種職業,雖然衣食無憂,但畢竟要挨一刀,比別人少點東西,也不能生兒育女。家里要是出了個宦官,說出去也是十分丟人的。
  基于這一點,當時的人們也形成了共識:不到萬不得已,絕不做宦官!
  還是那句老話,凡事總有例外。
  永樂末年,朝廷下達了一道旨意,大致意思是這樣的:凡是各省各市教育局的官員,如果長期工作表現不好的,可以調到京城當官。
  還有這樣的好事?地方上都干不出頭,竟然還可以調到京城工作當官!
  按說這樣的好消息應該會吸引無數人報名參加,可實際上,根本沒有幾個人去理會這件事。
  為什么呢?難道人們都愿意錯過這個飛黃騰達的機會?
  當然不是,無人問津的奧秘就在于,調到京城后干的工作比較特殊——“凈身入宮中訓女官輩”。
  開什么玩笑!老子就是不干學官,也能做個老百姓,干嘛要挨一刀進宮當宦官?!
  是啊,誰會干這種傻事呢?
  就在眾人對此不以為然,把旨意當笑話看的時候,一個因為犯錯而即將受到懲罰的學官正在自己的家中猶豫。
  他已經有了老婆孩子,生活雖然并不寬裕,但是也不窮,大可以安安心心過日子,但在他的心中,卻有著別人無法了解的雄心壯志。
  他自幼就渴望出人頭地,苦讀多年,雖成儒士被選為學官,卻一直無法金榜題名。現在已經成家,但立業卻遲遲不見蹤影。如今學官也干不下去了,難道就此了結一生?
  不會的,我總會等到機會的。
  現在機會終于來了,可惜雖然是一個機會,卻不是一個好機會。
  如果迎接這個機會,等待自己的必然是一條艱苦的道路,會遇到無數人的白眼和歧視,入宮后要出頭更是難上加難,而且此后自己與妻子兒女也將天人永隔。
  不管那么多了,要出人頭地就要付出代價!
  別人不干,我來干!
  這個干出別人不敢干,也不想干的事情的人,就是王振。
  正是此人,打破了明宣宗朱瞻基的初衷和他創造的良好氛圍,影響了一個王朝的興衰榮辱。
  王振,出生年月日不詳,山西蔚州人(今河北),幼年讀書,任當地教官,后自愿凈身入宮教育宮內人文化。
  懷揣著敢為人所不為的勇氣,王振進入了宮廷,讓他十分驚喜的是,在宮中,他這個原本教不好書的學官竟然得到了大家的尊重,這其實也很自然,因為他的這份工作實在無人與他競爭。
  由于在一堆文盲和小學文化者中鶴立雞群,他被大家稱為王先生,他的名聲也越來越大,并受到了宣宗的關注,朱瞻基感覺到他是個人才,便派他去侍奉太子讀書。
  從此,這位叫王振的太監就和當時還是太子的朱祁鎮結下了不解之緣。
  應該說,王振確實是一個好老師,他教導太子讀書,并對其嚴格管理,以至于朱祁鎮對其不敢稱呼名字,居然叫他“先生”。
  姑且不論后來王振的是是非非,但他和朱祁鎮之間確實有著極其深厚的感情,然而就是這種過于深厚的感情和信任,最終釀成一場大禍。
  【轉折的開始】
  朱瞻基和他的父親朱高熾的統治時期是中國歷史上的盛世,而他們二人被合稱為仁宣,絕不僅僅因為他們是父子關系,實際上,他們兩人有很多相同之處。列舉部分如下:
  首先,他們都姓朱。
  其次,他們都是好皇帝,都是明君。
  最后,他們的命都不長。
  朱高熾活了四十八歲,但由于自己老爹太能干,足足干了二十年太子,只做了一年皇帝。
  朱瞻基比他父親還少活十年,但由于父親死得早,自己二十七歲登基,做了十年皇帝。
  這十一年是明朝的黃金時代,對這段時期的統治,史料中溢美之詞不勝枚舉。大明帝國空前繁榮強大,一切似乎都在向著更好的方向發展。
  但長期觀看電視劇的習慣告訴我們,一般到了這個時候,就會出現一個轉折,電視編劇會特地搞點矛盾鬧點事出來,比如什么男主角殺了人,女主角得絕癥之類。要是一直都是花好月圓,人人平安,那這電視劇的收視率就不會高,也賣不出廣告。
  歷史之神(如果真有的話)看來也是一個好編劇,他可能也覺得這樣的歷史沒有意思,便給這出喜劇劃上了一個句號。
  這個句號最終結束了明朝的黃金十年。
  宣德十年(1435),一代英主朱瞻基經搶救無效死亡,年僅三十八歲。
  仁宣之治就此完結。
  在朱瞻基臨死之前,他為自己那年僅九歲的兒子選擇了五位顧命大臣,雖然兒子還年幼,但朱瞻基并不擔心,因為他相信這五個人決不會讓自己失望。
  此五人分別是:楊士奇、楊榮、楊溥、張輔、胡濙。
  確實是豪華陣容,文有三楊,武有張輔,還有一個專干秘密工作的,朱瞻基應該走得很安心。
  但他想不到的是,這五位風云人物,朝廷精英最終還是讓他失望了。
  一場狂風暴雨即將來臨。
  【明英宗朱祁鎮】
  說起這位朱祁鎮,可能有的人會咬牙切齒,對其恨之入骨,但實際上,如果仔細分析史料,就會發現他應該不算是個壞人,他的政務處理能力也并不差,為人也很勤快,雖然有兩大污點(打錯一仗,殺錯一人),也并不能完全抹煞他的能力與貢獻。
  而在明朝的所有皇帝中,要論人生的傳奇色彩與命運的跌宕起伏,估計除了朱元璋外,無人可與這位皇帝匹敵。
  在明英宗的這個時代,除了他本人皇帝——俘虜——囚犯——皇帝的傳奇經歷外,一位堪稱明代第二強人的登場也使得這個朝代的事情更加精彩奪目。
  就此開始吧。
  【從隱藏到暴露】
  王振是一個不簡單的人,他離別妻兒,愿意受宮刑做宦官,忍受別人的歧視,決不是僅僅是為了混口飯吃,在他的心中,有著很大的抱負。
  而他很明智地意識到,要想實現自己的抱負,必須牢牢地抓住自己手中的那個稀世珍寶——朱祁鎮。
  朱祁鎮是自己一手帶大的,也算是自己的學生,雖然他還只是太子,雖然他只有九歲,但他終究會長大,他終究會成為皇帝的。
  就在這種信念的支持下,王振耐心地等待著機會,等待著獨掌大權,權傾天下的機會。
  機會似乎到來了,朱瞻基駕崩了,這個精明的皇帝離開了人世,只留下了年幼的朱祁鎮,而朱祁鎮對自己言聽計從,大權在握的日子不遠了!
  事實真是這樣嗎?
  恐怕不是,因為在王振奪取大權的路上,有兩個障礙在阻攔著他。
  事實上,對王振而言,要克服這兩個障礙可以說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而他也并沒有什么好的方法,因為阻擋他前進的這兩個障礙代表著的是一股他絕對無法匹敵的勢力。
  【障礙】
  英宗即位時,楊士奇已經七十一歲,但這位歷經四朝的老臣看上去仍然是不可戰勝的,從殘忍狡詐的朱棣、陰險無恥的朱高煦到仁厚寬容的朱高熾、精明能干的朱瞻基,什么樣的人他都見過,什么樣的事情他都處理過。歷經大風大浪的考驗,使得他處變不驚,深沉老到。
  王振要想大權獨攬,首先要過他這一關,可這似乎是不可能的,小小的王振的那點花招把戲要想在楊士奇面前獻丑,還得回家再練幾十年。
  除此之外,楊榮、楊溥都不是等閑之輩,這三個老江湖守在那里,王振就只能乖乖地做他的奴才和太監。
  這股文官集團的勢力正是王振掌權路上的第一個障礙,但是出人意料的是,事后證明,真正能夠對王振起到遏制作用的,是第二道障礙,而組成這道障礙的,是一個女人。
  一個女人能擁有比文官集團更為強大的力量嗎?
  是的,在我看來,還不僅如此。這位偉大的女性不但能夠左右朝政,還能廢立天子!
  此人就是朱祁鎮的祖母——張太皇太后。
  十一年前,她是張皇后,十年前,她是張太后,現在,她是張太皇太后。
  在這十一年中,她失去了自己的丈夫和兒子,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每失去一個親人,她的級別就提升一次。
  這大概是世界上最讓人痛苦的提升。
  死者已矣,活人還得好好干,張太皇太后擦干眼淚,開始輔佐自己的孫子,實際上,如果不是她的決定,朱祁鎮是當不了皇帝的。
  在朱瞻基死后,由于太子很小,且有傳言太子并非其母孫貴妃所生,而是由宮女代生的,所以太子地位很不穩固,外地藩王來當皇帝的謠言傳得滿天飛。在這關鍵時刻,張太后堅決地支持了太子朱祁鎮,并擁立他為皇帝。
  這樣的一個人,不要說論能力,就是排資歷也能嚇死人,真正做到了“號令天下,誰敢不從”。
  而這位祖母級的人物也并不是光說不練的,王振就曾經被她惡整過一次,這件事情也成為了王振心中永遠的痛。
  正統(英宗年號)元年(1436)二月,張太皇太后召集五大臣入朝開會,等到這五個人到齊后,張太皇太后把皇帝領了過來,讓他看清楚這五個人,然后語重心長地說道:“這五個人是先帝留給陛下的,如果陛下有什么想做的事情,一定要和這五個人商量。”
  隨后,她又說出了一句很有分量的話:
  “如果事情沒有得到這五個人的贊成,你就不能做!”
  年幼的朱祁鎮畏懼地看著他的這位祖母,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一旁的五大臣十分感動,但他們想不到的是,這位太皇太后叫他們來絕不僅僅是要表示對他們的信任,她還有一項重要的工作要做。
  過了一會,張太皇太后命令宣王振進宮,王振得命后立刻入宮面見,他也絕對想不到,自己人生中的最大一場噩夢即將開始。
  王振入宮后,看見五位大臣和皇帝都在場,估計是在開高級別會議,召自己前來,莫非是要委以重任?
  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在此之前,張太皇太后的話已經講完,她之所以不散會,就是要等王振。
  王振跪拜行禮后,剛才還和顏悅色地太皇太后一下子從慈母變成了惡煞(顏色頓異)!她突然對王振大喝:
  “你侍候皇帝的起居,不過是個宦官而已,卻多有不法的行為,今天,我要殺了你!”
  就在太后大喝的同時,殿上的侍衛拔出了亮閃閃的刀,架在了王振的脖子上。
  罵完后立刻就動手,招呼都不打一個,從其動作熟練度和時間連接上看,相信這一連串的舉動應該是經過預先彩排的。
  原先一團和氣的大殿突然殺氣騰騰,王振頓時魂不附體,他萬想不到,今天讓他進宮的目的不是委以重任,而是準備讓他進鬼門關參觀旅游。
  一臉殺氣的太后站在殿上,亮閃閃的刀劍拔了出來,面對著突然發生的一切,王振嚇得渾身發抖,不停地打哆嗦。這一景象的突然出現不但出乎王振的意料,也讓在場的五位大臣一頭霧水。
  他們這才明白,這位平常神色溫和的太后竟然還有這么兇狠的一面,而讓他們到場的目的絕不僅僅是交待事情,還同時給他們安排了觀眾的角色。
  朱祁鎮大為吃驚,便跪下來求祖母開恩,而大臣們也一起求情。其實張太皇太后并不是真想殺掉王振,因為當時的王振實在算是個老實人,也沒有犯什么錯誤,于是她便順水推舟,饒恕了王振,但同時惡狠狠地警告他:
  “今天看在有人為你求情的分上,就饒了你,今后不準你干預國事!”
  王振狼狽不堪地退了出去,太皇太后那可怕的眼神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造成了他的心理陰影,自此之后,只要見到這位太皇太后,他就如同老鼠見了貓一樣,馬上退避三舍,逃之夭夭。
  事實也是如此,張太皇太后并沒有放松對王振的敲打,隔三差五地便會找個時間把王振叫過去罵一頓,這種搞法使得王振痛苦不堪,足足被罵七年。
  有這樣的兩個障礙,王振的奪權道路可謂任重道遠,因此他及時轉變策略,對三楊禮敬有加,每次到內閣去傳旨時候,都擺出一副羞澀的表情,像剛上門的女婿見老丈人一樣,畏畏縮縮地站在門外,不敢進門。
  等到三楊發現他站在外面,讓他進來招呼他坐的時候,他都會表現得受寵若驚,好像能夠和三楊說話就是自己前世修來的福分一樣,他的這些舉動使得三楊也做出了錯誤的判斷,認為這是一個不錯的人。
  然而在他謙恭的表象之下,卻不斷地拉幫結伙,擴大自己的勢力,他利用司禮監的權力安插自己的侄子王山為錦衣衛同知,并廣結黨羽,控制朝臣。
  這位王山先生聽說自己的叔伯發達了,遠來投奔,得此高官,十分得意,但如果他知道在七年后,等待自己的將是什么,恐怕打死他也不會來當這個官了。
  三楊可以應付過去,但那個老太婆是應付不過去的,隔那么幾天,王振總要被拉過去罵一頓,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王振沒有辦法,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老前輩是他所對付不了的。
  只能等她老人家自然死亡了。
  這一天終于來到了。
  正統七年(1442)十月,歷經四朝的張太祖太后離開了人間,王振奪權路上最大的阻礙就此消散。
  此時,三楊中的楊榮已經去世,而剩下的楊士奇和楊溥也已年老多病,回天無術了。
  王振的機會來了。
  他從此大權獨攬,廣結同黨,不但控制了錦衣衛,還收了很多屬下,其中不乏飽學之輩,圣人門徒,而要論最無恥的一個,莫過于工部侍郎王祐。
  這位王祐先生曾經有一次到王振家中探望。在明代,大臣們都留有胡須,而王振沒有胡須(身不能至,心向往之),但當他見到王祐時,才發現這位大臣也沒有留胡須,便問他原因。
  王祐先生是這樣回答他的:(以下內容可能引發嘔吐,請先做好思想準備)
  “老爺沒有胡須,兒子我怎么敢留呢?”
  在我看來,王祐先生真正達到了無恥無界限的境界,無恥到祖墳上都冒青煙。
  正是有了這些無恥之徒的幫助,王振在朝廷內的勢力越來越大,他排除異己,利用楊士奇兒子殺人的事件,攻擊他教子無方,最終打垮了這位四朝老臣,之后他又陸續誣陷戶部尚書劉中、祭酒李時勉等不服從他的大臣,并把他們趕出了京城。
  此時的王振,內得皇帝信任,外有打手幫忙,獨掌大權,魚肉百官,可謂風光無限,成為了明朝開國以來最有權勢的太監。
  大權在手的王振并不滿足,他決定做一件前人不敢做甚至不敢想的事情。
  五十年前,朱元璋先生為了防止今天王振現象的出現,特地在宮門口立了一面三尺高的鐵碑,鑄上八個大字“內臣不得干預政事”。
  可是正所謂人走碑涼,誰寫的,立在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沒有人管,有沒有人執行,到了王振當權,這塊碑文就被當成了貼在墻上沒人管的獎狀,再也無一人理睬。
  大家不理,王振卻不一樣,他總是覺得這玩意太刺眼,于是便命人移走這座碑。
  如果老朱還在,他一定會把王振這小子抓起來,剮上三千刀再讓他死,可時代不同了,也實在不行了。
  大家第二天上朝,看見開國皇帝的手跡突然沒有了,卻都保持了集體沉默,他們都知道是誰干的,到最后卻成了打死我也不說,打死我也不管。
  朝政如此,多言何用?!
  但就在王振氣焰滔天之時,也有一個人就不買他的帳,而這個人也實在不是等閑之輩,雖然吃了點虧,但王振終究還是不能把他怎么樣。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正統六年(1441),當時太祖太后已經病危,無法再訓斥王振,三楊也無能為力,王振實際上已經控制了朝政大權,所有外地巡撫官員回京都要照例孝敬王振一些金銀財寶,多少倒無所謂,但總得意思一下,表示對這位死太監的尊重。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此人從山西巡撫回來,別說金銀,連陳醋都沒帶回來一瓶。王振氣得七竅冒煙,大發雷霆,當即把這個人關了起來。
  王振是一個做事偏激的人,對于這種明擺著不給面子的人,他是不會留情的,他本已準備編織罪名,把這個人干掉。但出乎他意料的是,這個人似乎很有背景。
  不但地方上的官僚老百姓幫他說話,連朝中重臣楊士奇等人也為他求情,甚至某些藩王也出面了,要王振不要把事情做絕,否則就要他好看。(藩王可是不好對付的)
  一貫整人到底的王振終于意識到,這個人雖然權位不高,卻很不簡單,是不能“人道毀滅”的,于是他一反常態,放了這個人(不放也不行)。
  此人也確實厲害,他被整得很慘,卻一句軟話也沒有說過,一直痛罵王振,一點面子也不給他,堅持和他對抗到底。大有你能把我怎么樣的氣勢。
  這位硬骨頭有背景的仁兄就是于謙。
  可惜在當時這樣的人太少了。
  【抱負】
  掌握朝政,統領群臣雖然威風,但這并不是王振的最終目的,事實上,王振并不只是一個貪財貪權的人,他也有自己的追求抱負。
  王振也有著自己的偶像,他的夢想就是有朝一日像自己的這位偶像一樣,橫掃千軍,銳不可當。他的這位偶像就是朱祁鎮的曾祖父朱棣。
  雖然自己以前只是個文人(現在是太監),但卻十分向往率軍出征的威風凜凜,而先輩鄭和的豐功偉業也不斷鼓勵著他。
  太監就不能橫刀立馬么?立給你們看看!
  這下問題嚴重了。
  一個人如果饑餓就會去找東西吃,因為這是他的基本需求。
  如果他已經吃飽了呢?那么他就會四處閑逛,找點事情干,反正閑著也閑著。
  如果一個吃飽的人又找不到什么好事干,他可能就會去干壞事,實現自我價值。
  王振大概就屬于后兩種情況。
  他已經大權在握,家財萬貫,權和錢都有了,這位死太監也有了新的人生追求——建功立業,名留青史。
  應該說,有這樣的志向是好的,但問題關鍵在于這位有志太監本身的素質如何。
  就如同一個貪官污吏,平日只是貪污受賄,這樣的惡行固然讓人憤慨,但這并不是他們作惡的最高境界。
  所謂作惡的最高境界,就是明明沒有這樣的才能,還要打腫臉充胖子,硬要去干一些所謂的好事。
  這才是惡人中的極品。
  王振就是這樣的一個極品,他明明是個不成器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1 17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真人游戏名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