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富士康小說網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明朝那些事兒-第5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這里實在不是個好去處啊。
  眾人并沒有等待多久,因為于謙很快就說出了鎮守者:
  “德勝門,于謙!”
  他用堅定的眼光看著每一個人,這種眼光也告訴了眾人,他沒有開玩笑。
  文武大臣們又一次吃驚了,可讓他們更吃驚的還在后面,因為于謙馬上要頒布的是一道他們聞所未聞的軍令。
  “凡守城將士,必英勇殺敵,戰端一開,即為死戰之時!”
  “臨陣,將不顧軍先退者,立斬!”
  “臨陣,軍不顧將先退者,后隊斬前隊!”
  “敢違軍令者,格殺勿論!”
  這就是明代歷史上著名的軍戰連坐法,此后的明代名將大都曾采用過這一方法。
  聽到這殺氣騰騰的語言,眾人仿佛不認識這個正在說話的于謙了,就在一個月前,他還是一個從未指揮過戰爭的書生,還是儒雅的文官,是一個言談溫和,臉上始終保持著沉著鎮定的表情的人。
  此刻的于謙依然沉著鎮定,卻似乎變了一個人,他已經成為了一位意志堅定,果斷嚴厲的戰場指揮官。
  在殘酷的戰場上,弱者是無法生存下去的,只有最為堅強、剛毅的強者才能活下來,并獲取最后的勝利。
  于謙就是這樣的強者。
  看起來會議要談的問題已經談完了,似乎也該散會了,正當眾人慶幸從于謙那令人窒息的軍令中解脫出來的時候,于謙下達了他的最后一道命令。
  【最后一道命令】
  于謙把手指向了兵部侍郎吳寧,下達了他的最后一道命令:
  “大軍開戰之日,眾將率軍出城之后,立即關閉九門,有敢擅自放入城者立斬!”
  聽到這道命令,連石亨這些殺人不眨眼的武將也被震驚了,這就意味著但凡出城者,只能死戰退敵,方有生路,如果不能取勝,必死無疑!
  真的豁出去了!
  所有的人都驚訝地看著于謙,他們這才意識到,于謙這次是準備玩命了,不但玩他自己的命,還有大家的命。
  于謙毫無懼意地看著這些驚訝的人,對他們說出了最后的話:
  “數十萬大軍毀于一旦,上皇被俘,敵軍兵臨城下,國家到了如此境地,難道還有什么顧慮嗎,若此戰失敗,大明必蹈前宋之覆轍,諸位有何面目去見天下之人!”
  “拚死一戰,只在此時!”
  于謙是對的,這是一場不能失敗的戰爭,如果失敗,北方半壁江山必然不保,大明的國運也將從此改變。
  這場戰爭,于謙輸不起,大明也輸不起。
  所以于謙為守護城池的人和他自己留下了唯一的選擇:
  不勝,就死!
  與會眾人終于散去了,于謙也回到了他的住處準備出發作戰,之前那堅定強硬的講話已經成為過去,現在他要做的,是實踐他許下的承諾。
  自古以來,發言演講是容易的,但實干起來卻是艱難無比。很多人口若懸河,豪言壯語呼之即來,能講得江水倒流,天花亂墜,但做起事來,卻是一無是處,瞻前怕后。
  古代雅典的雄辯家們口才極好,擅長罵陣,指東喝西,十分威風,但馬其頓的亞歷山大長槍一指,便把他們打得東倒西歪,四散奔逃。
  辯論和演講從來不能解決問題,因為這個世界是靠實力說話的。
  下命令是容易的,但最終的目的是要擊敗敵人,如果不能達到這一目的,無論說什么都是沒有用的。
  所以對于于謙而言,真正的挑戰才剛剛開始。
  于謙看著房中準備齊備的盔甲,他知道,不久之后,他就要脫下身上的公服,穿上這套只有武將才會穿的鎧甲,第一次走上戰場。
  于謙,你真的毫無畏懼嗎?
  不,我畏懼過,我并不是武將,我沒有指揮過戰爭,沒有打過仗,沒有親手殺過人,在過去二十余年中,我的工作只是在文案前處理公務和政事。
  那你為什么要站出來挽救危局,指揮戰爭?
  在我看來,這是我應盡的責任。
  你真的準備好了嗎,走上戰場,去指揮你從未經歷過的戰爭?
  是的,我已經準備好了,少年時,我曾立志做一個像文天祥那樣的人,無論寒暑,我在孤燈下苦讀不輟,踏入仕途,我曾青云直上,也曾郁不得志,曾經登堂入室,也曾身陷牢獄,經歷了數十年的磨礪和考驗,我終于走到了這一步。
  我已無所畏懼。
  于謙實踐了他的抉擇,穿上了那套沉重的鎧甲,離開了他的住所,向德勝門走去。
  在那里,他將獲得他人生中的最大光榮。
  十月十一日,北京保衛戰前鋒戰開始。
  第十八章 北京保衛戰
  【西直門前鋒戰】
  也先原先認為,京城已經是個空架子,只要兵臨城下,自然會不戰而勝,可當他來到北京城下,整兵出戰時,才驚奇的發現,那些他認為絕對不堪一擊的明軍已經擺好陣勢,在城外等待著他。
  也先是一個有著豐富軍事經驗的人,單從氣勢上,他就已經看出,守在門前的這幫人是來拼命的,實在不好惹。
  但既然已經來了,就不能不打,于是他決定先試探一下。
  他選擇的目標是西直門。
  在他的命令下,上千名瓦剌士兵挾持著俘獲的百姓向西直門發動了試探性進攻。
  西直門的守將是劉聚,他迅速作出了反應,派遣部將高禮、毛福壽迎敵。
  瓦剌士兵還沒有從土木堡的勝利中清醒過來,他們依然認為眼前的明軍會像土木堡的那些人一樣任他們宰割。
  其實在戰爭中,惡狼和綿羊的角色是經常替換的,這一次,主演惡狼的是明軍。
  在土木堡之戰中,他們很多人都失去了自己的戰友甚至親屬,滿腔怒火正無處宣泄,現在這些殺戮自己同胞的仇人竟然還敢找上門來,真正是豈有此理!
  此仇不報,更待何時!
  于是他們抽出腰刀,睜著發紅的眼睛,大呼“殺敵”,以萬鈞不當之勢向瓦剌兵沖去。
  瓦剌兵驚呆了,在他們的想象中,這其實是一個美差,那英明神武的也先派他們前來是接受投降的,他們可以優先進城搶奪一番。
  可是到了這里,他們才發現,迎接他們的是一群殺氣騰騰的人和他們的大刀。
  瓦剌軍一觸即潰,四散奔逃,數百人被殺,挾持的百姓也被明軍救走。
  當也先看到逃回來狼狽不堪的瓦剌士兵時,他已經明白,眼前的敵人不是牛羊,而是虎狼。
  對付這樣的敵人,如果硬拼是十分危險的,正在他躊躇之時,超級賣國賊喜寧出場了。
  他向也先建議,目前不要與明軍開戰,應該躲避其兵鋒,自己已經想好了一條計謀,必能不戰而勝。
  喜寧的計劃是這樣的,首先在城外扎營,然后派人通知明朝大臣,就說太上皇(朱祁鎮)在這里,要他們派人出來迎駕。
  這條計策的毒辣之處在于,有意把朱祁鎮放在顯眼的位置,并公開通知對方前來迎接,如果對方來接,就可以談條件,索要錢財和利益,如果不來的話,明朝就會理虧,從禮法上講也是一件丟人的事情。
  賣國賊更為人所痛恨,實在不是沒有來由的。
  一道難題擺在了于謙面前,他會怎么應對呢?
  這個在我們看來很難的問題,在于謙那里卻十分簡單,他立刻派出了兩個人去辦這件事。
  這兩個人一個叫趙榮,另一個叫王復。
  值得注意的是這兩個人的官職,王復是通政司參議,趙榮是中書舍人,在去談判之前臨時才分別提升為右通政和太常少卿。
  這是一個意味深長的人事升遷和派遣決定。
  奧秘在哪里呢?
  只要分析一下他們的官職就明白了,通政司參議和中書舍人是多大的官呢?一個是正六品,一個是從七品,也就是說,王復和趙榮這兩個人都是芝麻官,這種人在下層官員中一抓一大把。
  那么他們升遷后的官職有多大呢?右通政和太常少卿一樣,都是正四品。
  正四品,也就是個廳局級干部。
  于謙的意思很清楚,他壓根就沒有把也先說的話當回事,派這么兩個小官出去,無非是做做樣子,應付一下而已。
  也先同志在城外苦苦等待著朝廷大員來和他談判,來懇求他放回朱祁鎮,然后拿到大批的金銀珠寶,風光一把。
  可他等來的是什么呢?兩個六七品的小官,臨時給了四品級別,跑來和他談判。
  這不是談判,這是調侃,是侮辱。
  更可笑的是,也先對于明朝的官制和人員并不清楚,他還一本正經的要和對方談判,因為在他看來,這兩個人應該是大人物。
  而王復和趙榮也是一頭霧水,他們本就默默無聞,別說代表國家出來談判,平日他們連上朝面圣的資格都沒有,在高官云集的京城,說他們是官都是抬舉了他們。
  這兩位仁兄估計不久之前還在大堂坐班,瞬息之間就被告知自己官升四品,并被派任駐瓦剌代表,即刻出行。
  即未勞其筋骨,餓其體膚,更談不上什么空乏其身,忽然就天降大任了。
  談判雙方一個心里沒底,一個自以為是,這談的是個什么判。
  眼看也先就要成為外交史上的笑柄,死太監、賣國賊喜寧先生又出場了。
  他十分清楚這兩個所謂的談判代表不過是兩個小人物,便告訴了也先,回報王復和趙榮,拒絕和他們談,并表示他們的談判對象僅限以下四人:
  于謙、石亨、胡濙、王直。
  除此四人之外,其他人不予考慮。
  于謙對此的答復是:不作答復。
  你嫌小,大爺我還不伺候了!
  他撂下了一句十分兇狠的話,算是給了個回復:
  “我只知道手上有軍隊,其他的事情不知道!”(今日只知有軍旅,他非所敢聞)
  也先,別廢話了,你不是要打嗎,那就來吧!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出戰!
  也先真的憤怒了,他曾經天真地以為城里還會派人出來,并滿懷誠意地站在土坡上張望,但時間慢慢地過去,別說人,連狗也沒一條。
  他的心靈又一次受到了嚴重的傷害,因為他已經意識到,自己又被忽悠了。
  他自己也應該為多次上當被騙負一定的責任,我查過也先同志的年齡,正統十四年,他已經四十二歲了,所謂四十不惑,到了這個年紀,性格竟然還這么天真,被騙也實在不算冤枉。
  要說到打仗,也先算是一把好手,但要論搞政治權謀,他和明朝那些久經考驗的官吏們比,水平還差得太遠。
  到了這個地步,玩手段玩不過,退回去也不可能了,只剩下了一條路。
  攻擊!用武力去征服你們!
  北京保衛戰正式打響。
  此刻的于謙穿戴整齊,躍馬出城,立于大軍之前。
  在他的身后,德勝門緩緩地關閉。
  于謙面對著士兵們驚異的目光,斬釘截鐵地用一句話表達了他的心意:
  “終日談論忠義,又有何用,現在才是展現忠義之時!報國殺敵,死而不棄!”
  士兵們這才明白,這位京城的最高守護者,兵部尚書大人,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出戰的,他根本就沒有打算活著回去。
  此刻的于謙已經不僅僅是一位指揮官,對于戰場上的士兵們來說,這個瘦弱的身影代表著的是勇氣和必勝的信念。
  秉持著信念的軍隊是不會畏懼任何敵人的,是不可戰勝的。
  也先失敗的命運就在這一刻被決定。
  瓦剌大軍終于發動了進攻,他們的目標是德勝門。
  【圈套!最后的神機營!】
  這是個大家都能預料到的開局,攻擊的最短路徑往往也是最有效的,作為京城北門,德勝門必然會首當其沖。
  也先并不是傻瓜,他明白德勝門已經有了準備,于是他派出了小部隊伍前往探路,他的如意算盤是先探明形勢,如果該門堅固難攻,就改攻他門,如果有機可趁,再帶領大軍前來攻擊。
  在這種指導思想下,探路騎兵出發了,出乎他們意料的是,還沒有到德勝門就發現了明朝騎兵,而且神色慌亂,裝備不整,他們跟蹤追擊,發現一路都是這種情況。于是他們立刻回報也先。
  也先聽到這一軍情,立刻作出了他的判斷:明軍還沒有做好準備,只不過是在虛張聲勢而已。
  在也先正確的戰術指導思想的引導下,瓦剌派出了一萬大軍進攻德勝門,帶隊的主將是也先的弟弟博羅茂洛海,這支軍隊是也先的精銳,他派出主力作戰,表明其志在必得的決心。
  大軍由也先主營出發,騎兵馳騁爭先,煙塵四起,向德勝門殺去。
  躊躇滿志的博羅茂洛海萬萬沒有想到,他連德勝門的邊都沒能摸到。
  因為在前方等待著他們的,是一支復仇的軍隊——神機營。
  早在幾天之前,于謙就和石亨分析了戰場形勢,他們一致認為,如果正面交鋒,明軍是不占優勢的,要想戰勝敵人,必須用伏擊。
  那么由誰來伏擊呢,他們又一次把目光投向了神機營。
  要說明的是,神機營主力部隊已經在之前的戰役中全軍覆沒了,剩下的這些人只是神機營的二線部隊,一線全都死完了,二線自然就變成了一線。
  作為京師三大營里戰斗力最強的部隊,神機營有著極強的自信心和求勝的信念,但就是這樣的一支軍隊,在土木堡沒放一槍一炮,就被人像切菜一樣干凈利落地解決掉。
  神機營就此覆滅,覆滅得不清不楚,不明不白。
  這樣一個窩囊的結果是這支光榮部隊所不能接受的,因此在所有的京城守軍中,他們的求戰欲望最強,復仇心理最重。
  把任務交給他們,實在是最為合適的抉擇。
  最后的神機營此刻正埋伏在前往德勝門的必經之路上,他們隱蔽在沿路的民居中(設伏空舍中),當探路的瓦剌騎兵趾高氣昂地經過時,他們并沒有動手,因為他們明白,這不過是個誘餌,真正的大魚在后面。
  沒過多久,遠方道路上揚起了漫天的灰塵,馬蹄聲伴著風聲傳來,神機營的士兵們不由得握緊了手中的火銃。
  來了,終于來了。
  博羅茂洛海率隊飛奔在最前面,既然明軍不堪一擊,那還是跑快一點好,去晚了功勞就沒有了。
  他已經隱約看到了德勝門,只要越過前方的民居,京城就唾手可得!
  目標近在咫尺!
  其實他想的并沒有錯,他的目標確實就在前方,只是最后的目的地有點不同。
  不是京城,而是地府。
  博羅茂洛海,到此為止吧,這里就是你的墳墓!
  當瓦剌騎兵沖入這片空曠的民居時,突然從前方兩翼沖出大隊士兵,堵住了瓦剌前進的道路。與此同時,大隊士兵在瓦剌軍后面出現,切斷了他們的退路。
  這種情形在兵法上學名叫做圍殲,民間稱之為打埋伏,通俗說法是包餃子。
  奇怪的是,這些士兵并沒有發動進攻,他們似乎在等待著什么。
  博羅茂洛海不知道他們為什么等待,也不想知道,但他清楚,如果不趕緊沖出去,等待著自己和萬人大軍的命運只有一種——死亡。
  他親自率領騎兵對圍堵的明軍發動了總沖鋒,希望能夠突圍。他相信憑借自己騎兵的沖擊力,足以擊退這些伏兵。當然,這需要一些時間。
  但可惜的是,他沒有爭取到突圍的時間。
  因為等待著他的,是神機營復仇的火槍。
  經過長時間的等待和煎熬,神機營的士兵們終于等到了這個機會,他們將用手中的火槍痛擊這些入侵者,為之前死去的戰友復仇,并贏回這支精銳部隊的榮譽。
  一霎間,原本平靜的民居突然發出巨響,萬槍齊鳴,神機營的士兵們發揚了地道戰的精神,以民房為據點,開鑿槍眼,貫徹打一槍換一個地方,不放空槍的原則,從各個方向射擊瓦剌騎兵。
  瓦剌騎兵如同陷入地獄之中,因為他們大部都是騎兵,在民居之間根本無法行動,站在高處的神機營把他們當成了活靶子,從容地裝藥,瞄準,發射。瓦剌騎兵抓狂了,他們瘋狂地揮舞馬刀,卻找不到目標,完全無法進攻,馬雖然跑得快,但并不能上房揭瓦,很多人當場就被擊斃。個別聰明的已經開始丟棄馬匹,拔腳逃跑。
  博羅茂洛海被這突然的襲擊打暈了,不過他并沒有暈多久,很快就被神機營亂槍打死。他沒有能夠成為第一個攻進京城的人,卻很不幸地成為了第一個在京城被擊斃的瓦剌高級將領。
  主帥被擊斃,一萬大軍立刻崩潰,幾乎被全殲,至此德勝門之戰結束,也先完敗。
  此刻的也先正在大營等待著勝利的消息,可他等來的卻是全軍覆沒的結果。
  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青年起,他繼承父親偉業,四處征戰,滅兀良哈,平女真,統一蒙古,橫掃天下,無人可擋!
  而土木堡之戰,他又擊敗了最為強大的敵人——大明。甚至連對方的皇帝也抓了過來,如此武功,連自己的祖父馬哈木也無法比擬,他似乎已經看到,這座宏偉的京城即將歸為己有,而恢復大元的夢想也會在自己手中實現,并開創帝國基業,自己的名字將與成吉思汗,忽必烈一起名留青史!
  然后于謙給了他一悶棍,將他徹底打醒,并在他的耳邊大聲喊道:
  也先,醒醒,快點起床吧,打仗的時間到了。
  【也先的憤怒】
  我不會輸的,更不會輸在這里!
  也先終于清醒了,他開始認識到自己眼前的這座城池不是那么容易攻克的。
  但已經無法回頭了,一萬騎兵被全殲,弟弟博羅茂洛海也被打死了,就此撤回,有何面目見天下人!
  再賭一把!我親自動手!
  也先失去了他的耐性,他下達了總動員令,命令所有騎兵對京城九門同時發動總攻,其實此時也先心里應該明白,他已經不太可能攻占這座城池了。
  但這是個面子問題。
  就算走,也要贏一把再走!
  自古以來,無數賭徒就是這樣傾家蕩產的。
  也先騎上馬,親自指揮騎兵發動了最后的沖鋒,之前,他經過仔細考慮,為自己這次表演選定了目標——安定門。
  安定門的守將是陶瑾。此人名氣不大,沒有什么卓著的戰功,而安定門與德勝門一樣,也是京城向北的城門,路途較短,十分適合軍隊進攻,也先選擇安定門為目標,似乎是想找個軟柿子作為突破口。
  隨著他一聲令下,精銳的瓦剌騎兵傾巢而出,向著京城最為薄弱的安定門發動了沖鋒。
  當然,與之前一樣,所謂最為薄弱的安定門,只是也先自己的判斷。
  他萬萬想不到的是,一位老朋友正在安定門外等待著他,并將帶給他意想不到的驚喜。
  當然這位老朋友并不是軟柿子,而是一塊堅硬的石頭。
  也先帶領著他的精銳主力向安定門撲去,但他比他的弟弟要謹慎得多,一路上他都小心翼翼,唯恐中埋伏。
  但讓他吃驚的是,一直到安定門前,都沒有遇到過任何麻煩,也沒有任何伏擊者出現,這更讓他確定了安定門是京城防守的弱點所在。
  可就在他準備向城門發起沖鋒的時候,卻驚奇地發現城門守軍竟然放棄了防守,主動向自己沖殺過來!
  到底出了什么事?
  也先實在是摸不著頭腦,雖然他已經看清對方也是騎兵,但明朝騎兵并不是瓦剌騎兵的對手,這幾乎是大家公認的事實,可現在這支騎兵竟然放棄防守,主動向自己發動進攻,其中緣由實在讓人費解。
  原因其實并不難找,還是引用我們之前曾反復說過的那句老話:
  凡事總有例外。
  瓦剌騎兵的整體素質固然要比明朝騎兵強,但并不排除某些例外情況的出現。一個優秀的將領加上合適的用兵方法,足以培養出優秀的騎兵部隊。
  駐守安定門的正是這樣一支優秀的部隊,而他們的指揮官就是也先的老相識石亨。
  石亨和也先算得上是老朋友了,石亨原來做邊將的時候,就經常和也先打交道,當然,他們打交道所用的道具是刀劍,地點則是戰場。在他們之前的交往之中,雙方互有輸贏,但在后來的陽和之戰中,石亨輸掉了他所有的一切。
  那是一個讓石亨刻骨銘心的時刻,全軍覆沒,四周布滿了手下士兵的尸體,自己孤身逃離,背后是緊追不舍的瓦剌士兵。失敗的痛苦和被人窮追不舍的恥辱交織在他的心頭,但石亨沒有時間去體會這些,當時他最重要的任務是逃命。
  成功逃回去的石亨不但沒有得到任何安慰,還被削去了官職,并且終日生活在旁人鄙視的眼神中,因為所有的人都知道,這個人是戰場上的失敗者,拋棄了他所有的屬下和士兵,獨自逃走并活了下來,這實在不是一件光榮的事情。
  從此石亨在他的心中深深地刻下了自己仇人的名字——也先。他無數次地告訴自己,正是這個人帶給了他失敗和恥辱,讓他無法面對那些死去將士的親人,讓他背負著茍且偷生著的惡名。
  他很明白,要想洗刷自己的恥辱,唯一的方法就是找到也先,并在戰場上徹底擊敗他,贏回屬于自己的榮譽!
  但殘酷的事實擺在眼前,自己不但是一個失敗者,還是一個被罷了官的人,復仇從何談起?
  就在此時,于謙出現了,他?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1 17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真人游戏名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