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富士康小說網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明朝那些事兒-第6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孩子,你走后,我也活不了多久了,你去到那里,看見一個穿著黃色衣服,有胡子的人,那就是你的父親啊,今后一切千萬小心,母親再也不能陪伴你了。”
  年幼的皇子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為什么周圍的人今天表現得如此奇怪,為什么母親會痛哭失聲。他只知道,自己就要離開這里,到另外一個地方去,去找一個有胡子的人。
  離開了哭泣的母親,這個孩子在他出生五年后第一次走出了自己居住的地方,離開了母親,坐上了迎接他的小轎,踏上了未知的道路。
  很快,他到達了這次旅行的終點,他的父親正在那里等待著他。
  由于深居簡出,這位皇子快到六歲了還未理發,頭發一直垂到了地上,他就這樣跌跌撞撞地向那個穿著黃色衣服、坐在椅子上正凝視著他的人走去。
  朱見深看著這個向自己走來的孩子,激動的心情再也無法抑制,他立刻迎上前去,抱住了這個孩子,放在自己的膝上,仔細地端詳著他。
  很快,他哭了,他一邊流著眼淚,一邊緊緊地抱著孩子大聲說道:
  “這是我的兒子,這是我的兒子啊,他像我!”
  不用親子鑒定,不用指認,不用證據,這就是我的兒子,毫無疑問。
  他牽著這個孩子回到了自己的寢宮,并告知母親周太后和所有的大臣們,自己有兒子了。
  所有的人都歡呼雀躍,周太后更是興奮異常,抱著她這個來之不易的孫子絲毫不肯撒手,大家都在為大明帝國后繼有人而高興,只有一個人例外。
  后宮中的那個女人已經憤怒得幾乎喪失了理智,派去墮胎的人敷衍了她,派去謀殺的人隱瞞了她,所有的人都知道這個孩子的存在,卻沒有一個人告訴她。
  “你們都欺騙了我!”
  復仇的欲望在她心中猛烈地膨脹。
  讓那個孩子和她的母親消失,讓一切都回到事情的起點,敢于欺瞞我的人,一個也不能放過!
  那個在宮中躲藏了多年的孩子終于可以正大光明地生活下去了,他有了自己的寢宮,自己的宮女宦官,自己的從屬,也有了自己的名字——朱祐樘。
  紀姑娘也變成了紀妃,正式成為了朱見深的合法妻子,這個廣西來的小姑娘似乎已經迎來了人生的轉折。但事實證明,她對自己命運的判斷十分準確。
  朱祐樘進宮一個月后(成化十一年六月),紀妃死于后宮住所,死因不詳。
  關于她的死亡方式,最終并沒有一個定論,有的說她是被逼自盡,有的說是突發重病身亡。但她的死因卻似乎并沒有引起什么爭論,后世那些特別熱衷于挖人隱私的歷史學家們,出人意料地對這件事情也沒有產生太大的興趣。
  因為所有的人都知道兇手的名字以及行兇的動機。
  這位從廣西來的小姑娘就此結束了她的一生,直到現在,我們仍然不知道她的名字,她的家庭成員,甚至于她的準確年齡。因為她不善言談,入宮之后大多數時間,她只是靜靜地干著自己的工作,接受著別人交給她的任務,從未向人談起她的故鄉和親人。
  十二年后,她的兒子、已經成為皇帝的朱祐樘曾發動無數人去尋問他母親的家世和親人,廣西各級官員自發動員起來,從布政使到縣令,甚至包括當年曾經出征廣西的韓雍手下的將領們,紛紛赤膊上陣,改行當了戶口緝查員。他們挖地三尺,歷時近十年,把廣西全境翻了個底朝天,鬧得四處雞犬不寧,最終卻只找到幾個想借機發財的騙子。無奈之下,朱祐樘唯有在當地樹立祠堂,冊立封號,以緬懷對這位偉大母親的哀思。
  在歷史上,她最終也只是一個曇花一現、連名字也未能夠留下的女子。
  但我仍然記下了她的名字——一個盡力保護自己孩子的母親,一個善良的女人。
  聽到紀妃去世的消息,宦官張敏苦笑著嘆了一口氣:
  “這一天遲早是會來的。”
  幾天之后,他在后宮中吞金自盡。
  當一個人不得不走向死亡時,自殺代表著尊嚴和抗爭。
  就在給朱見深梳頭的那一天,張敏對天許下了一個承諾,用他的死亡去換取這個孩子的生存。上天在這個問題上表現得很公平,他履行了義務,給了這個孩子快樂的生活,也行使了權利,把張敏送上了不歸之路。
  我查了一下史料才發現,從仕途上講,這位叫張敏的宦官混得實在很失敗,從頭到尾,他只是一個門監,在今天這一職務又被稱為“門衛”或是“看大門的”。
  可就是這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看大門的宦官,卻做出了無數名臣名相也未必能夠做到的事情。面對死亡的威脅,他選擇了良知。
  舍棄生命,堅持信念,去履行自己的承諾。這種行為,我們稱為舍生取義。
  張敏,是一個舍生取義的人。
  【幸存者】
  紀妃和張敏都死了,短短一個月間,朱祐樘就失去了他最為親近的兩個人,此時的他還不懂得什么是哀傷,只是偶爾會奇怪為什么母親再也不來看他。
  而與此同時,死亡的陰影也正悄悄地籠罩著這個孩子,對于后宮的萬貴妃來說,這個孩子是個極為危險的人物,他會奪走朱見深的寵愛。于是另一場謀殺的陰謀即將實施。
  可能有人會奇怪,如此惡行,難道沒有人管嗎?
  要知道,萬阿姨雖然年紀大了,卻并不是傻瓜,她之所以敢如此肆無忌憚地除掉每一個她厭惡的人,其中自有原因。
  她看著朱見深長大,十分了解這位皇帝,如果用兩個字來概括朱見深的性格,那就是懦弱。公正地講,朱見深并不糊涂,智商也不低,算是一個正常孩子,可童年的陰影使他的性格十分軟弱,并且有極強的戀母情結(關于這個問題,可以參照四百年后弗洛伊德先生的理論),因而極度依賴萬貴妃。
  這樣的一個家伙,有啥好怕?
  眼看朱祐樘就要英年早逝,另一個女人站出來挽救了一切。萬貴妃雖然統領后宮,但這個女人,她無論如何也是惹不起的。
  此人就是朱見深的母親周太后,按照輩分,萬貴妃還要叫她一聲娘親。要說這位周太后,那可是見過大世面的,想當年,正統土木之變,景泰金刀疑案,刀光劍影,你來我往,周太后都挺住了,萬貴妃搞的這點名堂,只能算是和風細雨的小場面。
  “把孩子交給我,看誰敢動他一指頭!”
  一聲令下,朱祐樘住進了太后的仁壽宮,這下萬貴妃徹底沒戲了。
  可是歷史告訴我們,階級敵人是不會甘心失敗的,不久之后,朱祐樘就接到了萬貴妃的熱情邀請,希望皇太子(此時已冊立)殿下大駕光臨。
  朱祐樘也沒想太多,松一松腰帶就準備上路,此時周太后卻站了出來,鄭重其事地告訴他:
  “去到那里,什么也不能吃!千萬記住了!”
  “要是一定讓我吃呢?”
  “就說你吃飽了!”
  到了地方,萬貴妃果然拿出了很多好吃的東西,和顏悅色地對朱祐樘說:
  “吃點吧。”
  朱祐樘收住了口水,說出了違心的答案:
  “吃飽了。”
  按說事情到這里就算結束了,可是朱祐樘小朋友,世事難料啊。
  “那就喝點湯吧。”
  完了,這句沒教過啊!
  他低下頭開始思考標準答案,一旁的萬貴妃卻仍在不停地催促著,要說這孩子心眼還真是實在,憋半天憋得臉通紅,終于蹦出了一句驚世駭俗的話:
  “我怕有毒!”
  萬貴妃目瞪口呆,看著一臉無辜的朱祐樘,幾乎當場暈倒在地:你小子也太直接了吧。
  陰謀被搞成了陽謀,這下徹底沒戲唱了,那湯里到底有沒有毒也不重要了,太子殿下過了一回眼癮,就此打道回府。
  萬貴妃暈倒前最后留言:
  “這小子現在就敢這么干,將來還不得吃了我!”
  自此之后,萬貴妃就如同斗敗的公雞,徹底失去了往日的威風,不敢再墮掉別人的孩子,而朱見深同志也趁開放的大好形勢,越發神勇,又生下了他的第四個兒子(前兩個夭折了,朱祐樘是第三個),此后他又接連生了十余個兒子,一舉徹底洗刷了不育的惡名。可他怎么都不會想到,除了太子之外,那位第四個出生的皇子在經歷了無數風波之后,最終竟然也成了皇帝。
  這些事情得等到四五十年后了,還是先安排成化年間的諸位大人們出場吧,他們已經等不及了。
  第五章 武林大會
  要說這成化年間的朝政,用一個詞就可以完美地概括和形容——一塌糊涂。
  這一點也不奇怪,朱見深同志的領導水平實在對不起人,他連自己的老婆都管不住,怎么管得住身邊的秘書們?
  在這種情況下,成化年間的政治頓時變得異彩紛呈,黑暗無比,而涌現出的各個政治流派更是多姿多彩,百花齊放,聚集在這個混亂的江湖中,召開了一場花招層出不窮、犯規屢禁不止的武林大會。
  下面我們開始介紹參加武林大會的各大門派(排名不分先后)。
  春派
  全稱:春藥研究派。
  掌門:梁芳。
  門下弟子構成:術士、番僧。
  獨門絕技:化學物品研究(春藥,現俗稱偉哥)、生理衛生知識研究。
  仙派
  全稱:修道成仙派。
  掌門:李孜省。
  門下弟子構成:和尚、道士。
  獨門絕技:煉丹(屬化學門類)、修道。
  監派
  全稱:內監宦官派。
  掌門:汪直、尚銘。
  門下弟子構成:太監。
  獨門絕技:地下工作(特務)、打小報告。
  后派
  全稱:后宮老婆派。
  掌門:萬貴妃。
  門下弟子構成:宮女、太監、外戚。
  獨門絕技:一哭二鬧三上吊(此絕技經過長期演變,現已普及使用)。
  混派
  全稱:混日子派。
  掌門:萬安。
  門下弟子構成:文官集團。
  獨門絕技:混日子、彈劾(告狀)。
  這就是當時縱橫江湖的五大門派,要訴說他們的來歷瓜葛,您且上坐,聽我慢慢道來:
  什么是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話說兩千多年前絕世高手嬴政一統武林,榮任第一任武林盟主之后,江湖便陷入了眾派林立、腥風血雨的光輝歲月。
  在眾多的門派中,資格最老、水平最高的是兩大門派——監派和后派。
  這兩派的地位大致相當于少林和武當。其中后派的歷史學名叫做外戚,監派的歷史學名叫權閹。
  兩派雖然都服從武林盟主(皇帝)的調遣,但從掛牌子成立那天起,就是不共戴天的死敵,此消彼長,你死我活,幾千年來就沒消停過,而兩派門中也都是高手輩出。
  比如監派的趙高、單超、李輔國、魚朝恩以及后派的呂后、楊堅、韋后等人,全部都是縱橫一時的高人,為本派爭得了極大的榮譽。兩派在斗爭之余,偶爾也會攜手合作,一旦這種情況出現,武林盟主便會趁機混水摸魚,不斷在兩派間挑起是非,以維護自己的盟主地位。
  當然了,有時候如果盟主武功不高,也有可能被這兩派的高手取而代之,如楊堅就成功地脫離后派,成為新的武林盟主。
  到了成化年間,這一情況并沒有改變,后派和監派仍然水火不容,而其他門派也趁此機會,開張的開張,壯大的壯大,這就是我們之前介紹過的另外三派。
  春派是后派的附屬門派,春派掌門人梁芳原先是后派掌門萬貴妃的物品采購員,由于膽大心黑,敢于中飽私囊、貪污公款,工作干得十分出色,被提拔為春派掌門,自立門戶。
  這里還要表揚一下梁芳同志的刻苦認真態度,大家知道他是研究春藥的,但他干這行也真不容易,因為他本人是個宦官,在看得見吃不著且理論脫離實際的情況下,能夠如此賣力工作,著實體現了卓越的鉆研精神和職業素養。
  這是春派,下面我們說仙派。
  仙派也是一個歷史悠久的派別,該門派最出名的人物應該就是秦朝那個據說去了日本留學的徐福,而到了成化朝,仙派也出人頭地了,該派掌門李孜省原先在江西衙門里當小公務員,后來改行去京城北漂,順便也干點詐騙的活兒。
  后來他在行騙過程中遇見了春派掌門梁芳,就當了梁掌門的隨從,而梁掌門對他也甚是欣賞,支持他另立門戶,發揮特長,為盟主朱見深煉丹修道,從而一舉打響了仙派的威名。
  接著是鼎鼎大名的監派,此派在明代極為興盛,前有鄭和、王振,后有劉瑾、魏忠賢,可謂人才濟濟,而在成化朝,這一派卻出現了分裂。
  如同華山派有氣宗和劍宗一樣,監派也分裂成了東監派和西監派,兩大掌門各行其是,彼此之間斗爭激烈,東監派掌門尚銘根基深厚,秉承傳統,不斷壯大本派的傳統附屬企業——東廠,腳踏實地做好刺探情報、誣陷忠良的特務工作。
  而西監派掌門汪直,自從被韓雍大軍帶到京城,挨了一刀變成宦官之后,奮發圖強,打破傳統發展模式,積極進取(拍馬屁),努力爭取盟主朱見深的信任,并以人無我有、人有我優的創新精神在西安門開辦了西廠,他的辦廠準則可以用一句話概括——“沒有最壞,只有更壞”。
  后派就不用多介紹了,成化年間的萬貴妃可謂一女當關,萬夫莫敵,她不但是后派掌門,還是武林盟主朱見深的老婆兼保姆,獨門招式枕頭風和枕頭狀橫掃武林,無人能擋。
  最后是混派,此派原叫臣派,本是與監派、后派齊名的大派,門下出過無數如李斯、霍光、房玄齡、王安石、三楊之類的絕頂高手,可是到了此任掌門萬安的手中,門庭冷清,萬掌門武藝稀松,除了堅持練習磕頭功和拍馬功之外,沒有什么其他的本事,逐漸成為了后派和監派的附庸,直到十幾年后,這種情況才得到了改觀。
  綜上所述,成化年間的武林形勢是這樣的,后派和春派、仙派是同盟關系,可稱之為泛后陣營。監派內部存在矛盾,對外則與后派同盟敵對,最窩囊的是混派,無論監派后派它都不敢得罪,派如其名,只能乖乖地混日子。
  以上就是武林五大門派的情況,相信你已看得出,這些都是所謂的邪派,如果你還在等待著名門正派的出現,恐怕就只能失望而歸了,因為此時江湖的情形完全可以用一句話來概括:
  這年頭,沒有好人了。
  【五派風云錄】
  各派都到齊了,好戲也就該上演了。
  春派掌門梁芳,卓越的藥品批發商,物品采購商,他的發家之路主要有兩條,其一是送禮給萬貴妃,此外就是制造春藥送給皇帝,兩面討好,大家都喜歡他,所以在一段時間里他十分得勢。
  他雖身為宦官,卻并非監派成員,當時的宦官首領司禮太監尚銘和懷恩都曾試圖收編他,梁芳的回答卻是:你算老幾?一邊涼快去吧。
  他仗著有人撐腰,大肆侵吞財物,朱見深同志的內藏原本有很多私房錢,可沒過幾年,就被這位仁兄用得干干凈凈,氣得盟主大人幾天吃不下飯。
  但梁掌門也有一個好處,由于他本人讀書少,沒什么見識,和王振、魏忠賢等人比起來,檔次差得太遠,除了撈錢之外,也就是幫萬貴妃去后宮墮個胎,更大的壞事他也干不出來(不是不想,實在是水平不高),他萬萬沒有料到,自己做過的最有影響的事情竟然是招募了一個人。
  這個人就是后來的仙派掌門李孜省。
  如果要問五派中誰最受朱見深的寵信,估計很多人會回答是后派或者監派,但實際上,朱見深最看重的恰恰是這個不起眼的仙派掌門李孜省。
  對這一點,實在不必吃驚,朱見深的心聲可以明確地告訴我們原因:
  我真的還想再活五百年!
  春藥也好,耳目也好,老婆也好,只要有這條命在,隨時都可以再找。
  生命是最寶貴的,朱見深明智地認識到了這一點。
  所以,號稱可以長生不老的李孜省自然成了朱見深的寵臣,而他本人也可謂再接再厲,不滿足于用修道成仙糊弄盟主,在煉丹的同時還在生產線上加入了副產品——春藥,開始搶自己老領導梁掌門的生意。
  這樣一來,多面手李孜省就成了炙手可熱的人物,混派的掌門萬安和大弟子劉吉、二弟子彭華都是靠他的關系才進入內閣,做大官的。
  可這位掌門并不滿足,他還打算跨行業發展,竟然把手伸到了特務工作上,自己組織人員為盟主大人探聽消息,這下子可算是捅了馬蜂窩,東廠西廠的眾多特務們都眼巴巴地靠著這行吃飯呢,你李孜省算是個什么東西?!竟然敢打破壟斷,搞競爭!
  監派掌門尚銘、汪直卷起褲腿,抄起家伙,準備向這個無名小卒發動進攻。
  可是斗爭的結果是他們意想不到的。
  李孜省和太監的斗爭就放到后面吧,先說其他兩個門派。
  后派就沒有什么可說的了,萬貴妃仍然過著她的日子,三天兩頭巡視后宮,然后心有不甘地凝視著太子東宮的方向,僅此而已。
  下面輪到混派出場了,我個人認為,這是最有趣的一個門派。
  在成化五年(1469)之前,內閣是一個莊嚴神圣的地方,那時的內閣成員是商輅和彭時。
  商輅也算是老熟人了,早在北京保衛戰時,他就露了一次臉,站出來支持于謙的主張,但他更出名的還是他的考試成績——連中三元。想當初鄉試發榜的時候,榜剛剛貼出來,人家還在瞪大眼睛找名字,他隨便看了一眼,就打道回府睡覺去了。同鄉問他怎么不找自己的名字,他若無其事地指著榜單說道:
  “費那功夫干啥,排最上面那個不就是我嘛!”
  除去靖難時被朱棣打擊報復、刪去名字的黃觀,他是明代唯一一個完成這一高難度動作的人,事實證明,他的為官也十分優秀,而彭時也是狀元出身,為官清正,在他們的帶領下,大明帝國有條不紊地向前行進。
  就在這個時候,萬安進入了內閣。
  萬安,四川眉州人,正統十三年(1448)進士,這位仁兄書讀得很好,當年高考全國第四名,位居二甲第一,可惜從他后來的表現看,他實在是應試教育的犧牲品,高分低能的典型代表。
  他入閣后,不理政務,只是一門心思地干成了一件事——拉關系。他充分地使用了自己的姓氏資源,竟然和萬貴妃拉上了親戚。
  什么親戚呢?
  據萬安同志自己講,萬貴妃的弟弟的老婆的母親的妹妹是他的妾,這可是了不得的近親啊!
  于是他跑到萬貴妃的弟弟家,聲淚俱下地認了這門親事,并光榮地宣布:我萬安終于找到親人了!
  無論親戚是真是假,萬安確實獲得了提升的機會,成化十四年(1478),商輅退休回家,萬安成為了內閣首輔。
  從此,在他的“英明”領導下,文官團體的歷史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混派時代。
  【外號黨】
  混派與別派不同,承蒙江湖各位人物看得起,混派的許多精英都被賦予了外號。叫起來甚是響亮,不可不仔細談談。
  混派掌門萬安,江湖人送外號“萬歲閣老”。
  成化七年(1471),萬安和內閣其他兩名成員商輅、彭時前去拜見朱見深,商討國家大事,彭時開口剛談了幾件事,正說到興頭上,突然聽見旁邊大呼一聲:
  “萬歲!”
  回頭一看,萬掌門已經跪在地上磕頭了。
  商輅、彭時瞠目結舌,呆了一會兒,無奈地嘆了口氣,也跪了下來,磕頭叫道:
  “萬歲!”
  這奇怪的一幕之所以會發生,完全是因為萬安的那一聲萬歲,這關系到一個嚴肅的禮儀問題。
  在清代,官員之間商談事情,若端起茶杯,就意味著本人不想再談,請你走人,即所謂端茶送客。
  而明代面圣也有著一套禮儀,朝見完畢,口呼萬歲,這意思就是皇上再見,俺們下次再來。
  萬掌門不知是不是急著上茅房,沒等談幾句,匆匆忙忙地喊了再見,搞得內閣極為尷尬,成為了滿朝文武的笑柄,故而有了這個光榮的稱號“萬歲閣老”。
  混派大弟子劉吉江湖人送外號“劉棉花”。
  劉吉,河北人,正統十三年(1448)進士,是萬掌門的同期同學,成化十一年(1475)成為內閣成員,這人品行和萬安差不多,但還有一點要強于萬安——臉皮更厚。
  明代彈劾成風,言官也喜歡管閑事,劉吉這種人自然成為了言官們的主要攻擊對象,可這位仁兄心理承受力好,言官說了什么權當沒有聽見,所以江湖朋友送他一個雅號“劉棉花”。
  何意?
  棉花者,不怕彈也!
  混派跟班小弟倪進賢江湖人送外號“洗鳥御史”。
  倪進賢,安徽人,半文盲,拜入萬掌門門下,系關門弟子,身無長物,卻有著一個祖傳秘方,據說配成藥粉溶于水后,可以治療ED(學名),萬掌門估計親身試驗過,所以一喜之下,讓這位兄臺干了個御史。
  要是換在今天,他大可不必去干什么御史,投身醫藥界,必定能興旺同類行業,勝過輝瑞公司,為國爭光。
  考慮到他對萬掌門的巨大貢獻?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1 17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真人游戏名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