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富士康小說網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明朝那些事兒-第7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因為陛下的這道諭令,我不會遵從。”
  “你不要命了嗎?”朱見深憤怒了。
  懷恩抬起頭,大聲說道:
  “今日我若不為,陛下殺我,但我若為之,將來天下人皆要殺我!”
  “是以雖萬死,亦不為。”
  朱見深驚呆了,這個平日恭恭敬敬的老太監竟然來了這么一手,他以更為兇狠的眼神盯著懷恩,卻發現毫無效果。懷恩那平靜的眼神沒有絲毫的慌亂。
  朱見深突然發現,雖然他是皇帝,主宰著千萬人的生死,卻戰勝不了眼前的這個人。
  一個人要是不怕死,也就沒有什么可怕的了。
  他萬般無奈之下,只好對懷恩說:
  “這里不用你了,回中都守靈吧!”
  所謂中都,就是老朱的老家鳳陽,當時已經比較荒涼了。懷恩絲毫不動聲色,也沒有求饒,只是磕了個頭,謝恩之后飄然而去,只留下了無計可施的朱見深。
  但是懷恩的執著并沒有能夠打動朱見深,在萬貴妃的不斷鼓吹下,他仍然決定廢掉太子。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也真算是無計可施了,朱祐樘先生唯一能做的也只能是對天大呼一句:
  “天要亡我!”
  沒準他還真的喊過,因為不久之后,老天爺也看不下去了,進來摻和了一把。
  成化二十一年,四月,泰山地震。
  古代雖然沒有地震局普及科學知識,但地震也算是司空見慣的常事了,沒有啥稀奇的,可這次地震實在不一般。
  要知道,這次地震的可是泰山,那是古代帝王封禪的地方,秦皇漢武才夠資格上去,光武帝同志斗膽上去了一次,還被人罵了幾句。朱元璋一窮二白打天下,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也沒敢去干這項工作。用現在的話來說,這座山有著重要的政治意義。
  朱見深有點慌,他立刻派人去算卦,看看到底哪里出了問題,結果那位算卦的鼓搗了半天,得出了一個結論:
  “應在東宮。”
  這意思就是,泰山之所以地震,是因為東宮不穩,老天爺發怒了。
  朱見深一聽這話,馬上停止了他的行動,他還打算長生不老呢,老婆可以得罪,老天爺不能得罪。
  就這樣,朱祐樘在上天的幫助下,邁過了最后一道難關。
  但此時的朝政之黑暗,已經伸手不見五指。朱見深雖不廢太子,也不怎么管理朝政了,梁芳肆無忌憚地貪污受賄,李孜省肆無忌憚地安插親信,混亂朝綱,萬安則是肆無忌憚地混日子。
  五大派失去了所有的管制,開始了任意妄為的瘋狂,但這一切不過是黎明前的最后黑暗,因為光明即將到來。
  成化二十三年(1487)春,朱見深終于遭受了他一生中的最大打擊,萬貴妃在后宮去世了。
  這個陪伴了他三十八年的女人終于離開了,無論風吹雨打,她始終守護在這個人的旁邊,看著他從兩歲的孩童成長為四十歲的中年人,從未間斷,也從未背叛。
  “我會一直在你身邊陪伴著你。”
  整整三十八年,她履行了自己的諾言。
  她并不是什么十惡不赦的壞人,只是嫉妒的火焰徹底地毀滅了她的理智,對她而言,朱見深已成為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她不能容忍任何人把他搶走。
  卑劣、殘忍、惡毒不是她的本性,卻是她必須付出的代價——為了她的愛情。
  朱見深徹底崩潰了,幾十年過去了,春藥、仙丹早已毀壞了他的身體,萬貴妃的死卻更為致命地摧毀了他的精神,他登上了皇位,成為了統治帝國的皇帝,但他的心靈仍然屬于三十多年前的那個孤獨無助的孩子,需要她的照顧。
  謝幕的時候終于到了,你雖然先走一步,但你不會寂寞太久的,很快我就會來陪伴你。幾十年后宮的你爭我奪,其實你并不明白,即使你沒有孩子,也沒有任何人可以取代你在我心中的地位。皇位和權勢對我而言并不重要,我也不感興趣,我所要的只是你的陪伴,僅此而已。
  結束吧,讓一切都回到事情的起點。在那個時候,那個地方,只有你和我。
  成化二十三年八月,朱見深病倒,十日后,不治而亡,年四十一。
  朱見深是一個奇特的皇帝,在他統治下的帝國妖邪橫行,昏暗無比,但他本人卻并不殘忍,也不昏庸,恰恰相反,他性格溫和,能夠明白事理,辨別忠奸,出現如此怪狀,只因為他有著一個致命的缺點:軟弱。
  他不處罰貪污他錢財的小人,也不責罵痛斥他的大臣,因為他畏懼權力,畏懼懲罰,畏懼所有的一切,歸根結底,他只是一個想安安靜靜過日子的人。
  他應該做一個老老實實的農夫,或者是本分的小生意人,被迫選擇皇帝這個職業,對他來說,實在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悲劇。
  朱見深不是一個好皇帝,也不是一個好人,他是一個懦弱的人,僅此而已。
  朱祐樘篇
  第六章 明君
  【明孝宗朱祐樘】
  【寬恕】
  朱祐樘終于登上了最高皇位,從險被墮胎的嬰孩,到安樂堂中的幼童、幾乎被廢的太子,還不到二十歲的朱祐樘已歷盡人生艱險,他不會忘記他含冤死去的母親、舍生取義的張敏、剛正不阿的懷恩,以及所有那些為了讓他能夠活到現在付出沉重代價的人們。
  他雖然取得了最后的勝利,但他的母親永遠也看不到兒子的榮耀了,而那些為自己犧牲的人也是無法回報的。
  做一個好皇帝吧,就此開始,改正父親的所有錯誤,讓這個帝國在我手中再一次興盛起來!要讓所有逝去的人都知道,他們的付出是有價值的。
  朱祐樘準備動手了,對象就是五大門派,他早已判定,這些人是不折不扣的垃圾。
  第一個被解決的就是仙派掌門李孜省,這位仁兄還想裝神弄鬼地混下去,朱祐樘卻根本不同他廢話,繼位第六天就把他送去勞動改造,而對他手下那一大堆門徒,什么法王、國師、禪師、真人,朱祐樘干凈利落地用一個詞統統打發了——滾蛋。
  仙派的弟子們全部失業回家種地了,掌門李仙人卻還撈到了一份工作——充軍,可是這位仁兄當年斗爭手段過于狠毒,仇人滿天下,光榮參軍沒幾天,就被人活活整死。至此終于飛升圓滿了。
  然后是春派掌門梁芳,朱祐樘十分麻利地給他安置了新的住所——牢房,這位太監最終受到了應得的懲罰。
  最為緊張的人叫萬喜,作為萬貴妃的弟弟、后派的繼任掌門,他十分清楚,朱祐樘絕對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況且萬貴妃殺死了他的母親,此仇不共戴天,不是吃頓飯認個錯可以解決的。他收拾好了東西,準備了后事,只希望皇帝陛下能夠給他來一個痛快的,不要搞什么凌遲之類的把戲,割他三千多刀。
  事情的發展似乎符合他的預料,不久之后,家被抄了,官被免了,自己也被關進了監獄,但那最后一刀就是遲遲不到,萬喜心里沒底,可更讓他吃驚的是,過了一段時間,他竟然被釋放出獄了!
  萬喜想破腦袋也搞不明白,莫非這位皇帝喜歡玩貓抓老鼠的游戲?
  朱祐樘十分清楚是誰殺死了自己母親,很多大臣也接連上書,要求對萬家滿門抄斬,報仇雪恨。但是朱祐樘的反應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他退回了要求嚴懲的奏折,用一句話給這件事下了定論:
  “到此為止吧。”
  六歲的朱祐樘還沒有記清自己母親的容貌,就永遠地失去了她。之后他一直孤單地生活著,還時不時被萬貴妃排擠陷害。對于他而言,萬貴妃這個名字就意味著仇恨。
  可是當他大權在握之時,面對仇恨,他選擇了寬恕。
  他寬恕了那些傷害過他的人,并不是軟弱,而是因為他懂得很多萬貴妃不明白的道理。
  因為懂得,所以慈悲。
  之后,他召回了還在鳳陽喝風的懷恩,親自迎候他入宮恢復原職,懷恩不敢受此大禮,嚇得手搖腳顫,推辭再三,可是朱祐樘堅持這樣做。
  因為他知道,眼前的這個老太監曾經冒著生命危險,無畏地保護了自己。這是他應得的榮耀。
  還有那位曾經養育過他的前任吳皇后,這位心高氣傲的小姐只當了幾個月的皇后,就被冷落在深宮許多年,此時已經是年華逝去,人老珠黃。朱祐樘也把她請了出來,當作自己的母親來奉養。
  被遺棄二十多年的吳廢后感動得老淚橫流,也許她當年的動機并不是那么單純,但對于朱祐樘而言,養育之恩是必須報答的,其他的事情并不重要。
  朱祐樘就是一個這樣的人,一個了不起的人,他不復仇,只報恩。他比朱棣更有自信,因為他不需要用暴力來維護自己的權威,他比朱瞻基更為明智,因為他不但清楚種田老農的痛苦,也了解自己敵人的悲哀。他比朱厚熜(不好意思,這仁兄還沒出場,先客串一下)更聰明,因為他不需要權謀,只用仁厚就能征服人心。
  在他的統領下,大明王朝將迎來一個輝煌繁華的盛世。
  恩仇兩清了,但還有一派沒有解決,這就是混派,這一派十分特別,因為萬安、劉吉等人雖然消極怠工,安插自己的親信,卻也沒干過多少了不得的壞事,朱祐樘暫時沒有解決這一幫子廢物,因為就算要讓他們下崗,也得找個充分的理由。
  日子如果就這么過下去,估計萬安等人就算不能光榮退休,至少也能體面地拿一份養老金辭職,可混派的諸位兄弟們實在不爭氣,雖然他們夾緊尾巴做人,卻還是被朱祐樘抓住了把柄,最終一網打盡,一起完蛋。
  不久之后的一天,朱祐樘在整理自己老爹遺物的時候偶然發現了一個精致的小抽屜,里面放著一本包裝十分精美的手抄本,收藏得如此小心隱秘,朱祐樘還以為是啥重要指示,鄭重其事地準備御覽一下,可這一看差點沒把他氣得跳起來。
  據記載,此書圖文并茂,語言生動,且有很強的實用性。當然了,唯一的缺點在于這是一本講述生理衛生知識的限制級圖書。
  朱祐樘比他爹正派得多,很反感這類玩意兒,這種書居然成了他老爹的遺物,也實在丟不起這個人,他開始追查此書的來源。
  偏巧這本手抄本的作者十分高調,做了壞事也要留名,在這部大作的封底留下了自己的名字——臣安進。
  這就沒錯了,朱祐樘立刻召懷恩晉見,把這本黃書和一大堆彈劾萬安的文書交給了他,只表達了一個意思:讓他快滾!
  懷恩找到了萬安,先把他的大作交給了他,并轉達了朱祐樘的書評:“這是一個大臣應該做的事情嗎!?”
  萬安嚇得渾身發抖,跪在地上不斷地說:“臣有罪!臣悔過!”然后施展出了看家絕技磕頭功,聲音又脆又響,響徹天籟。
  懷恩原本估計這么一來,萬掌門就會羞愧難當,自己提出辭職,可他等了半天,除了那兩句“臣有罪,臣悔過”外,萬兄壓根兒就沒有提過這事。
  沒辦法了,只好出第二招,他拿出了大臣們罵萬安的奏折,當著他的面一封封讀給他聽,這么一來,就算臉皮厚過城墻拐彎的人也頂不住了。
  可是他沒有想到萬掌門的臉皮是橡皮制成,具有防彈功能,讓他實打實地領略了無恥的最高境界,萬掌門一邊聽著這些奏折,一邊磕頭,天籟之音傳遍內外,但就是不提退休回家的事情。
  懷恩氣得七竅冒煙,他看著地上的這個活寶,終于忍無可忍,上前一把扯掉了萬安的牙牌(進宮通行證),給了他最后的忠告:快滾。
  這位混派領軍人物終于混不下去了,他這才收拾行李,離職滾蛋了。他這一走,混派的弟子們如尹直等人也紛紛開路,混派大勢已去。
  最后只剩下了一個劉吉,這位劉棉花實在名不虛傳,他眼看情況不妙,立刻見風使舵,換了一副面孔,主動批評起朝政來,甚至對朱祐樘也是直言進諫,朱祐樘要封自己老婆的弟弟當官,他故意找茬兒,說應該先封太后的親戚,不能偏私,頗有點正直為公的風范。
  劉吉自以為這樣就可以接著混下去,可他實在是小看了朱祐樘,這位皇帝自小在斗爭中長大,什么沒見過,他早就打探過劉吉的言行,知道這位棉花兄的本性,只是不愛搭理他,可他現在竟然主動出來惹事找抽,那就不客氣了。
  他派了個太監到劉吉的家里,直截了當地告訴他:你最好還是早點退休,不然就要你好看。
  劉棉花再也不裝了,他跑得比萬掌門還要快,立刻卷起鋪蓋回了老家。
  五大派終于全軍覆沒,趕走了這些垃圾,朱祐樘終于可以大展身手了,他召集了兩個關鍵人物進京,準備開創屬于自己的盛世。
  這兩個人一個叫王恕,另一個叫馬文升。
  先說這位王恕兄,在當時他可是像雷鋒一樣的偶像派人物,成化年間,混派官員們天天坐機關喝茶聊天,只有這位仁兄我行我素,認真干活,俗語說:兩京十二部,獨有一王恕。可見他的威望之高。
  而且此人還有一個特長——敢罵人。不管是皇親國戚還是達官顯貴,只要干了壞事,被他盯上了一準兒跑不掉,一天連上幾封奏折,罵到改正錯誤為止。
  而且此人每次上朝都會提出很多意見,別人根本插不上話,到后來大家養成了習慣,上朝都不說話,先看著他,等他老人家說完了再開口。有幾天不知道這位老兄是不是得了咽喉炎,上朝不講話了,結果出現奇跡,整個朝堂鴉雀無聲,大家都盯著王恕,提出了一個共同的疑問:
  “王大人,你咋還不說話呢?”
  朱見深算被煩透了,他每天都呆呆地看著這位王大人在下面滔滔不絕,唾沫橫飛,搞得他不得安生。他想讓王恕退休,可這位仁兄十分敬業,從成化初年(1465)一直說到了成化十二年(1476),朱見深受不了了,把王大人打發到云南出差,后來又派到南京當兵部尚書,可就是這樣,他也沒消停過。
  王大人時刻不忘國事,雖然離得遠了點,也堅持每天寫奏折,有時一天幾封,只要看到這些奏折,那個喋喋不休的老頭子的身影就會立刻浮現在朱見深的眼前。
  就這樣,王大人堅持寫作,一直寫到了成化二十二年(1486),七十大壽過了,可習慣一點沒改,朱見深總是能夠及時收到他的問候。
  當年又沒有強制退休制度,忍無可忍之下,朱見深竟然使出了陰招,正巧南京兵部侍郎馬顯上書要求退休,朱見深照例批準,卻在上面加上了一句匪夷所思的話:
  “王恕也老了,就讓他退休吧。”
  聽到這句話,大家都目瞪口呆,馬顯退休,關王恕什么事?可朱見深也有一肚子苦水沒處倒:
  “我是個不愿意干活的懶人,可也實在經不起嘮叨,不得以出此下策,這都是被王老頭逼的啊!”
  王恕啥也沒說,干凈利落收拾東西回了家,這一年他七十一歲。
  朱見深是個得過且過的人,他在世上最怕的只有兩個字——麻煩。王恕這種人自然不對他的胃口,可是朱祐樘與他的父親不同,他十分清楚王恕的價值。
  于是在弘治元年(1488),七十三歲高齡的王恕被重新任命為六部第一重臣——吏部尚書。這位老兄估計經常參加體育鍛煉,雖然年紀大了,卻干勁十足,上班沒幾天就開始考核干部,搞得朝廷內外人心惶惶。可這還沒完,不久之后,他向皇帝開刀了。
  王恕表示,每日早朝時間過短,很多事情說不完(符合他的特點),為了能夠暢所欲言,建議皇帝陛下犧牲中午的休息時間,搞一個午朝。
  這事要擱到朱見深身上,那簡直就算晴天霹靂,是萬萬不可能的事情,但朱祐樘同意了。
  這就是明君的氣度。
  王恕做了吏部尚書,開始折騰那些偷懶的官員,與此同時,另一個實權部門兵部也迎來了他們的新上司——馬文升。
  說來滑稽,這位馬文升大概還能算是汪直的恩人,他資格很老,成化十一年就當上了兵部侍郎,此后一直在遼東守邊界,當時汪直的手下在遼東經常惹事生非,挑起國際爭端,可每次鬧了事就拍拍屁股走人,幫他收拾殘局的就是這位馬文升,到頭來領功的還是汪直。
  時間一長,汪直也不好意思了,曾找到馬文升,表示要把自己的軍功(挑釁鬧事)分給他一部分,馬文升卻笑著搖搖頭,只是拉著汪直的手,深情地說道:“廠公,這就不必了,但望你下次立功前先提前告知一聲,我好早做準備。”
  汪直十分難堪,懷恨在心,就找了個機會整了馬文升一下,降了他的官,直到汪直死后,馬文升才回到遼東,依舊守他的邊界。
  朱祐樘是個明白人,他了解馬文升的能力,便召他入京擔任兵部尚書,這位新任的國防部長只比人事部長王恕小十歲,也是個老頭子。可他的手段比王恕還厲害,一上任就開除了三十多個貪污的軍官,一時之間兵部哭天搶地,風雨飄搖。
  這下馬文升算是捅了馬蜂窩,要知道,兵部的這幫丘八們可都是粗人,人家不來虛的,有的下崗當天就回家抄起弓箭,埋伏在他家門口,準備等他晚上回家時射他一箭。
  馬文升也是個機靈人,從他的耳目那里得知了這個消息,便躲了過去,可這幫人還不甘休,竟然寫了詆毀他的匿名信用箭射進了長安門,這下子連朱祐樘也發火了,他立刻下令錦衣衛限期破案,還給馬文升派了保鏢,事情才算了結。
  這兩個六七十歲的老頭子雖然頭發都白了,卻精神頭十足,他們官齡也長,想當年他們中進士的時候,有些官員還在穿開襠褲呢,論資排輩,見面都要恭恭敬敬叫他們一聲前輩,而且這兩人經歷大風大浪,精于權謀,當年汪直都沒能奈何他們,何況這些后生小輩的小把戲?
  就這樣,二位老前輩上臺之后一陣猛搞,沒過多久就把成化年間的垃圾廢物一掃而空,盛世大局就此一舉而定。
  當老干部大展神威的時候,新的力量也在這盛世中悄悄萌芽。
  弘治二年(1489),學士丘浚接受了一個特別的任務——編寫《憲宗實錄》,這也是老習慣了,每次等到皇帝去世,他的兒子就必須整理其父執政時期的史官記載,制作成實錄,這些實錄都是第一手材料,真實性強,史料價值極高,我們今天看到的明實錄就是這么來的,但由于這部史書長達上千萬字,且極其枯燥,所以流傳不廣。
  這是一項十分重要但卻十分繁瑣的工作,恰好擔任副總裁官的邱浚有個不太好的習慣——懶散。他比較自負,不想干查詢資料這類基礎工作,就以老前輩的身份把這份工作交給編寫組里一個剛進翰林院不久的新人來干。這位新人倒也老實,十分高興地接受了任務。
  可過了一段時間,邱浚心里一琢磨,感覺不對勁了:這要干不好,可是個掉腦袋的事情啊。
  他連忙跑去找人,一問才知道這位新科翰林絲毫不敢馬虎,竟然已經完稿了,邱浚哭笑不得,拿著寫好的草稿準備修改。
  可是他仔細一看,不禁大吃一驚!
  因為這篇文稿他竟然改不動一個字!
  一向自負的邱浚對這篇完美的文稿竟也挑不出任何毛病,他驚奇地問道:
  “這是你自己寫的?”
  在得到肯定的答案后,他仔細地看了看這位新人,嘆了口氣,拍著他的肩膀說道:
  “小子好好干吧,將來你一定會有出息的。”
  這位翰林不安地點了點頭,此時的他并不明白這句話的分量。
  事實證明,邱浚雖然是個懶人,眼光卻相當獨到,這位寫草稿的青年就是后來歷經三朝不倒、權傾天下、敢拿劉瑾開涮、連皇帝也不放在眼里的楊廷和。
  【輝煌盛世】
  父親統治下的那些驚心動魄、朝不保夕的日子,朱祐樘永遠也不會忘記,他不想效仿自己那軟弱的父親,也不會容許那些暗無天日的景象再次出現,為了建立屬于自己的盛世,他付出了全部心力。
  這位仁兄自從登上皇位那一刻起就沒有休息過,是個不折不扣的勞碌命,為了實現盛世理想,他豁了出去,每天從早到晚不停地批閱奏章,還要不停地開會,早上天剛亮就起床開晨會(早朝),中午吃飯時間開午會(午朝),此外他每天都要聽大臣的各種講座(日講),隔段時間還召集一堆人舉行大型論壇(經筵)。
  他的這份工作實在沒啥意思,除了做事就是做事,累得半死不活還時不時被言官們罵上幾句,也沒有人保障他的勞動權益,天下都是你的,你不干誰干?
  朱祐樘的努力沒有白費,他確實創造出了屬于自己的時代。
  這是一個輝煌的時代,大明帝國在歷史的軌道上不斷散發著奪目的光彩,國力強盛,天下太平,人才鼎盛。
  在王恕、馬文升的支持下,有三個人相繼進入內閣,他們的名字分別是劉健、李東陽、謝遷。
  這是三個非同一般的人,正是他們支撐著大明的政局,最終成就了朱祐樘的理想。這三個人堪稱治世之能臣,他們具有非凡的能力,并靠著這種能力在這個風云際會的年代建立了自己的功勛,有趣的是,他們三個人的能力并不相同,而這種能力上的差異也最終決定了他們迥異的結局。
  劉?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1 17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真人游戏名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