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富士康小說網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九尾狐圈養日記-第1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一直叫嫂子老婆,總之,萊嘉覺得,自己也不能太不要臉了,在這一點上,他絕對不能讓步。
  
  “嗚……混蛋。”白然哭喪著一張臉,白皙的臉上盡是緋紅,漂亮的異眸迷離,看不到焦距,主動的翻過身來,張開雙腿,漂亮的眼睛閉起來:“老……老公……快點進來。”
  
  萊嘉的耳朵動了動,撲了上去就是一通亂舔,粗暴的頂入,次次命中敏感點,弄得白然都叫不出聲來了。
  
  一股白濁的液體噴射而出,快|感讓白然渾身痙攣,緊接著,一股比他的體溫滾燙不知多少倍的液體也噴射在了他的體內,白然長大嘴巴,他已經不能再發出任何的聲音了。
  
  事后,萊嘉又懶洋洋的變成了狐貍了,大舌頭幫白然身上的東西都舔的干干凈凈,身上全是他的味道,這才滿意的瞇起眼睛:“真想用獸型和你做一回啊。”
  
  白然嚇了一跳:“不要亂來啊。”
  
  萊嘉變成獸人那里就已經很粗很長了好吧,獸型是獸人型的一倍大呢,還要不要他活了啊,那里真的會壞的啊。
  
  萊嘉悻悻的吐了吐舌頭,順便又舔了白然一下吃豆腐,九條尾巴合起來,變成一條狐毛被褥,把白然蓋起來。
  
  大爪子輕輕的碰了碰白然的肚子,小聲咕噥道:“會生小狐貍的吧。”
  
  大街上
  
  白瀾的一襲白袍在月色下顯得異常的美麗,他看著身邊將臉捂得嚴實的斯洛克,漂亮的眼睛彎起來:“你要是笑起來,肯定很漂亮。”
  
  面無表情的斯洛克扭過頭來看著白瀾:“哦。”
  
  白瀾還以為斯洛克接下來會給他一個美美的微笑,于是含笑的看著他,斯洛克面無表情的扭過頭來,繼續往前走。
  
  白瀾:“……”
  
  斯洛克:“你不是要找那個什么獨角獸么?怎么還不快點走?”
  
  白瀾嘴角抽了抽,心說那么漂亮的貓咪,他怎么就不笑呢?那么漂亮的臉要是笑起來,肯定很多花兒似的。
  
  作者有話要說:更新來了,我昨晚更新了啊,JJ顯示不出來,不怪我,真心不怪我
  
  
  
  
  
  20、傳送魔法陣
  
  白瀾在小鎮上查了兩天,依舊沒有利茲的消息,緊接著,就從報紙上看到了利茲被關進了皇宮的報道。
  
  白然不太識字,抱著報紙看了半天,大概意思他是明白的,那就是利茲襲擊了皇帝的侍衛團而被逮捕,倒是斯洛克接過報紙看了一會兒,冷靜的說道:“上面說這頭獨角獸殺了小王子,又襲擊侍衛團,反遭逮捕。”
  
  白然瞪大眼睛,和萊嘉對視一眼,白瀾說道:“我在來小鎮之前在村子里打聽過,聽說是和小王子一起進入森林的雇傭兵有人活著出去了,但是聽那人說,小王子當時就已經死了,尸體還被魔熊抓走,他嚇得要死,躲在草叢里裝死,熊不吃死人,后來他意外的走出了森林,侍衛團的人進去了很多,沒幾個出來的,后來那個活著的雇傭兵就跟侍衛們透露這個消息。”
  
  斯洛克說:“你的意思是?他們找不到小王子的尸身,所以就把責任推卸給了獨角獸,獨角獸也是魔獸的一種,反正小王子是被魔獸吃了的,他們也沒本事去抓魔熊,只能抓到小獨角獸充數。”
  
  白瀾點了點頭。
  
  萊嘉蹙起眉,說:“利茲是什么時候不見的?”
  
  白瀾說:“我記得利茲他媽跟我說,好像你們離開的那天,他說要送東西給小白,利茲他媽想啊,反正魔獸森林很安全,又有你在,利茲肯定沒問題的,所以就讓他去了,可是他三天沒有回來,利茲他媽這才著急了。”
  
  白然心里一陣內疚:“利茲要送什么給我?都怪我。”
  
  白瀾嘆了口氣,安慰道:“算了,事已至此,我們也只能把他救出來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我要去帝都。”
  
  白然弱弱的舉手:“我也去。”
  
  萊嘉用一條尾巴把白然舉起來的手拉下去:“我和你一起去,他是我魔獸森林里的孩子,不能出事。”
  
  白然說:“他也是我的朋友,我也要去。”
  
  萊嘉扭過頭來:“你不能去,別忘了你的身份,你就待在這里,你的契約獸會保護好你的。”
  
  斯洛克難得可以大顯身手了,立刻接嘴道:“殿下,我會好好保護你的。”
  
  當天晚上,白瀾和萊嘉就走了,白然一個人在屋子里別提多孤獨了,心里頭還掛念著利茲,雖然萊嘉讓他乖乖睡覺,等著他回來,但他怎么能放心得下呢。
  
  第二天一早,斯洛克就非常體貼的敲醒了二樓的門,給他送來了充滿愛意的早餐,一大盆子的魚啊,肉啊的,也不知道他是從哪里弄來的,白然沒心情吃了幾口便不想再吃了。
  
  換好衣服,白然打算下去走走,西恩在陽臺上澆花,見白然來了,立刻神秘兮兮的走了過來拉住白然:“白然,我跟你說個事兒。”
  
  白然有些疑惑,見西恩那么神秘,就讓斯洛克回避了一下,兩人站在陽臺前,西恩把水壺放在陽臺上,湊到白然耳邊輕聲說道:“我跟你說啊,那個安格,你們的朋友,他……他竟然有一半的鬼面鳳凰的血統啊。”
  
  白然嘴角一抽,那貨就是一純種的壞鳥啊,什么叫一半的血統啊?
  
  西恩比劃了一下,臉有些紅:“嗯,那個……我不是帶他去買東西什么的嘛,完了之后……總之,我撿到他身上掉下來的毛了,這個打死我都不會認錯的,那就是鬼面鳳凰身上的毛。”
  
  白然眨了眨眼睛,問道:“然后呢?”
  
  西恩說:“待會兒跟我一起去市場吧,那毛啊,很值錢的。”
  
  白然:“……”西恩,你還能再財迷一點嗎?
  
  西恩的臉更紅了:“你知道他住在哪里嗎?我找他有點事情。”
  
  白然當然不可能告訴西恩他們是魔獸森林里的魔獸了,于是搖了搖腦袋,避重就輕:“怎么啦?找他有什么事兒啊?”
  
  西恩一愣,藍色的眼睛不太敢看白然的:“我就想跟他做一筆生意啊,讓他把毛給我,我……我干什么都行。”
  
  白然想起了森林中大家對安格的抱怨,又想起了那貨差點把自己的腦漿給啄出來,于是小心翼翼的提醒道:“西恩,別跟他做交易……”
  
  西恩垂下腦袋,滿臉漲紅的說道:“和你想的不一樣,算了,他說過會來找我的,我就不去找他了,先把羽毛賣了再說。”
  
  白然眨了眨眼睛,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陪著西恩把羽毛賣掉,白然嚇得半死,安格的毛竟然值一百個金幣啊,真貴,也不知道萊嘉的毛頂不頂用,他還有一大把呢,拿出去賣也不知道能賣多少錢,萊嘉是魔獸之王,按理來說,一撮毛應該可以買兩百個金幣吧。
  
  到了晚上,白然就又給斯洛克做晚飯了,斯洛克話很少,所以兩人一直都非常的沉默,晚餐是魚,斯洛克顯然非常的喜歡,雖然從他那面癱的臉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但是吃魚的速度可是非常快的。
  
  “斯洛克,從這里到帝都需要多長時間啊?”白然吃了一口魚,問道。
  
  斯洛克說:“大概十分鐘就可以到了。”
  
  白然瞪大眼睛:“怎么那么快?我和萊嘉從魔獸森林出來都花了一天的時間呢。”
  
  斯洛克知道他是失憶,肯定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事情對他來說都是空白的,頓時有點可憐這個小王子了,于是非常耐心的解說道:“我們是使用傳送魔法陣過來的。”
  
  “傳送魔法陣?”突然又多了一個新鮮的詞語,白然有些疑惑的重復。
  
  斯洛克點了點頭,道:“傳送魔法陣是屬于一種傳送魔法,由魔法作為介質從而讓人以非常快的速度移動,當然了,制作傳送魔法陣非常的困難,第一,必須有兩以上,兩個相連,相互來回,第二,那就是基本上傳送魔法陣都是政府授權才能制作的,費用是看路程的長短,這里離帝都較遠,差不多需要五個金幣左右。”
  
  白然迅速的吸收斯洛克說的話,而后便說道:“為什么魔獸森林里不能弄傳送魔法陣?”
  
  斯洛克說:“魔獸森林的毒霧會讓傳送魔法陣□擾,聽說曾經有好多人都不知道被傳送到哪里去,然后再也沒有回來過。”
  
  白然驚嘆連連。
  
  斯洛克又說:“當然了,也會有許多魔法師偷偷的弄傳送魔法陣來著,只是沒有通行證,要是被抓到的話,會被罰款然后遣送回來拘留半個月。”
  
  白然感嘆道:“真是太奇妙了。”
  
  見自己的小主人那副表情,斯洛克的臉也稍微柔和了一點,最起碼從那張面無表情的臉上可以看得出一點點的溫情。
  
  “斯洛克,你是偷渡來的呢?還是出錢來的啊?”白然好奇的問道。
  
  斯洛克眨了眨眼睛:“偷渡來的。”
  
  白然眨了眨眼睛,湊了過去,斯洛克忽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果然,白然笑吟吟的說道:“要不你帶我去嘛,我就去看看。我好擔心利茲的。”
  
  斯洛克立刻搖頭:“不行,您要是一現身,搞不好又會遭來殺生之禍,雖然我會保護好您的,但是在關鍵時刻千萬不要冒這個險。”
  
  白然很擔心萊嘉他們啊,他知道萊嘉很強,但是他還是會忍不住擔心:“斯洛克,你帶我去嘛,我還得見見二王子呢,他肯定很傷心。”
  
  小王子殿下撒起嬌來眉毛緊蹙,嘴巴微撅,粉嫩嫩的樣子讓斯洛克很不好受,他最最受不了的就是小王子撒嬌了,頓時閉起眼睛,整個身體開始變大,而后一只雪白的貓咪就出現在了白然的跟前。
  
  貓咪比較大,不連著尾巴就有兩米長,原本漂亮的藍眸在此刻變成了琥珀色的豎瞳,它的額頭處有一撮黑色的毛,形成一個非常怪異的圖騰,沒錯,這就是斯洛克的獸型,傳說中的九命怪貓。
  
  “殿下,我不能帶您去。”斯洛克說道。
  
  白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湊上前去,摸了摸斯洛克的脖頸:“帶我去吧。”
  
  大貓身子一顫,立刻臥倒裝死,還裝得有模有樣,側躺著,四條腿伸直,看上去像死了很久的貓咪。
  
  白然蹲下|身,拉了拉斯洛克的尾巴:“帶我去,我保證不添亂,你瞧,我會喬裝打扮,我肯定弄得萊嘉也認不出我來。”
  
  大貓用爪子捂住自己的眼睛,瞧瞧的露出一條縫兒來,小主人確實變了很多,被壓制著的魔獸血統顯現出來,現在又染了一個黑頭發,黑耳朵,黑尾巴的,乍一看確實不大像,可是那雙眼睛是絕對騙不了人的,天底下有幾個人會像殿下那樣的異眸呢?
  
  白然嘆了口氣,對這只貓無招了,于是伸手過去拉了拉大貓的爪子,斯洛克頓時把利爪收回,生怕傷著他,然后,白然捏了捏大貓的肉墊子,說道:“斯洛克,我太任性了,對嗎?”
  
  斯洛克舔了舔白然的手:“你是最好的。”
  
  白然蹙著眉,認真的看著他的眼睛說道:“我很擔心萊嘉啊,明明只離開了一天,可是我真的很擔心他,我不知道皇宮是個什么樣的地方,有著什么樣的危險,我知道萊嘉很強大,可同時我也害怕他的對手很強大,他是我的愛人,更何況,利茲也是因為我才會被抓,讓我坐在這里干等著,我真的做不到。”
  
  斯洛克看著傷心的小主人,垂下腦袋,不會撒嬌的他用大爪子輕輕的拍了拍白然的肩膀上:“你準備一下,我帶你去。”
  
  作者有話要說:更新來鳥,最近JJ不給力,妹紙們也不給力,然后,眼睛也不給力了,卡文又開始了  … …
  
  
  
  
  
  21、帝都
  
  帝都某郊區的小樹林內
  
  “哇……”白然捂著自己的胃,扶著樹狂吐,那個傳送魔法陣弄得他頭暈目眩,胃里一陣翻騰,這才剛出來呢,他就狂吐不止。
  
  “殿下,你沒事吧?”斯洛克別提多擔心了,一邊輕柔的幫白然拍背,漂亮的眉毛皺起來。
  
  白然又吐了一陣子,這才好些了,臉有些差,但嘴角卻掛著微笑:“唔,好啦,沒事啦,別擔心。”
  
  斯洛克非常的自責:“我不該帶您來的。”
  
  白然說:“沒事的,我挺好,咱們現在去皇宮里吧,或者可以先打聽一下消息什么的……”
  
  斯洛克點了點頭,道:“我們今晚不要擅自行動,我會打聽一下獨角獸的事情,萬一萊嘉他們已經把獨角獸救走了呢?”
  
  白然點了點頭,覺得也對,于是再次掏出鏡子來看看自己武裝的怎么樣,依舊是低調的黑色毛發,白然還特地把自己的膚色弄成了黑不溜秋的,一看就是個剛從農村出來的獸人,渾身灰撲撲的感覺,偏長的劉海把他漂亮的異眸遮住了,頓時就跟換了一個人似的。
  
  斯洛克還是有些擔心,要是自己來的話,完全可以變成獸型,再縮小,潛入皇宮的幾率很高,這帶著殿下一起,于是就多了許多麻煩事。
  
  現在正是帝都最最熱鬧的時候,就算他們想要潛入皇宮也得等到大半夜才可以,于是偽裝了的兩人打算找一個落腳點。
  
  “我們找一個小旅館住吧。”白然提議。
  
  斯洛克說:“不可以,帝都可不比其他地方啊,就算是住小旅館也需要身份證,你我都沒有,住不了旅館。”
  
  白然咕噥道:“可是我有錢啊。”
  
  斯洛克說:“殿下,剛剛你把晚上吃的都吐出來了,現在就再吃點吧,完了之后我再帶你去洗桑拿,完了之后也差不多了,我就可以帶你進去。”
  
  還有桑拿可以洗啊,白然連忙點頭,心說這個世界貌似沒有家用電器之外,還挺不錯的。
  
  帝都的物價高,雖然小鎮很繁華了,可是來到帝都白然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繁華,這真的是魔法世界咩?為毛給人身處未來的感覺。
  
  帝都最大的建筑物就屬帝都鐵塔了,真的好高好高,也不知是用的什么材料,雖然名為鐵塔,可是在漆黑的夜空中,鐵塔的本身竟然散發出淡金色的光芒來,鐵塔的頂端有三盞照明燈,來回的照耀著帝都,像是一個兢兢業業的騎士,無時無刻不在守護著自己的家園。
  
  “這鐵塔怎么那么高啊?”白然感嘆道。
  
  斯洛克看了一眼滿是好奇的白然,垂下腦袋,要是以前的殿下是根本不會對帝都鐵塔感興趣的,都怪自己保護不周,但傷心難過的同時,斯洛克還是解說道:“有了帝都鐵塔在,迷路的人們,總能找到回家的路。”
  
  白然彎了彎嘴角,笑著說道:“是在說我么?”
  
  白然的肚子還真餓了,帝都的美食可比小鎮上的多得多了,白然就喜歡吃路邊攤,就算是那么富裕的帝都照樣也有路邊攤的存在。
  
  在白然提出要吃路邊攤的時候,斯洛克瞪大了他漂亮的眼睛,天哪,殿下說他要吃路邊攤,路邊攤哎,他這只貓都不吃的路邊攤,殿下以前見都沒有見過,那么臟的東西怎么能吃呢?
  
  斯洛克面無表情的說的:“殿下,那些東西太臟了。”
  
  白然被斯洛克那一板一眼的臉看的不舒服,于是也學著他,面無表情的說:“可我就想吃路邊攤。”
  
  斯洛克終究抵不過白然,只能服從,誰讓白然是他的主人呢?主人的話不能不聽。
  
  路邊攤有許多的小吃,或許是因為剛剛吐過的關系,白然非常想吃酸酸的東西,燒烤什么的太過于油膩,水果煎餅的看起來還不錯,酸酸甜甜的正是他的最愛,買了一個拿在手里頭邊吃邊走,一雙眼睛還四處觀望,尋找著下一種合適自己的食物。
  
  吃也吃飽了,斯洛克就帶著白然來了他們曾經經常出入的高級會所,因為自己是寵物的關系,也有專門的特殊待遇呢,斯洛克想起了專屬他的桑拿房里,有大胸獸人美女幫他順毛,撓癢癢,還會有許多好吃的魚啊,多幸福啊。
  
  斯洛克想起了自己最近風餐露宿的日子,他真是懷念以前的生活啊。
  
  但是……
  
  斯洛克他錯了,因為他們現在是一介草民啊喂,那么高檔,只有會員能夠進入的地方腫么能讓他們進去呢?
  
  “兩位先生,抱歉,沒有會員卡是不能進去的。”迎賓小姐是漂亮的人魚,胸部超大的,白然看的一陣頭暈眼花,瞧瞧,瞧瞧,他是跟萊嘉呆一起久了,要不是今天突然見到身材那么火爆的美女的話,他肯定就覺著這里的女人都是平胸來著。
  
  在美女的面前,白然自然是非常的霸氣:“錢不是問題。”
  
  迎賓小姐像是在看暴發戶似的眼神看著他。
  
  “說罷,辦那什么會員卡要多少錢?”白然昂首挺胸的問道,斯洛克杵在一邊,明明人高馬大的,可是卻一副非常崇拜白然的模樣,只差沒有拿紙筆要簽名了。
  
  淡藍色頭發的美人魚含笑著說道:“先生,我們這里屬于私人會所,只有貴族才能辦理會員卡自由出入,就算是非常有錢的富豪,如果沒有貴族邀請的話,也是不能進去的。”
  
  白然算是知道了,原來這個時間有錢還不行,還必須有著貴族的頭銜,哪怕落魄了,別人也會尊敬他萬分的。
  
  白然正糾結著呢,其實去不去都無所謂啦,人家不是說了么,只有貴族才能進入,自己穿成這樣,一典型的難民,怎么可能進得去。
  
  不過這地兒也真牛逼,只能讓貴族進去,那他們怎么賺錢啊?有些富豪可比貴族有錢多了,白然拉了拉斯洛克,說道:“我們去別地兒吧,又不是只有這里才能洗桑拿。”
  
  斯洛克戀戀不舍的朝里面看了幾眼,不死心道:“里面真的很好。”說到底,斯洛克就是一只吃不了苦的喵,就算以后得過苦日子了,可是還是想要享受一番。
  
  白然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理解。
  
  “哎,你們快讓開,快讓開,我們的老板來了。”兩條美人魚把斯洛克和白然推開,紛紛迎了上去,會所內頓時沖出二十號人來,分為左右兩邊迎接。
  
  白然和斯洛克被擠得老遠,疑惑的朝那邊看去,心想果然是老板啊,排場那么大。白然個子矮,還努力的踮起腳尖,只看見一輛馬車駛過來,然后一個穿著黑色軍裝的青年從馬車上下來了。
  
  一頭漆黑蓬松的短發,個子很高,很強壯,一張堅毅的臉俊美無比,狹長的眸子給人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特別是那漆黑的眸色,似乎就像他本人意愿深不可測。
  
  “小心,是大皇子。”斯洛克拉著白然往后倒退了幾步,按著他的腦袋,讓他的劉海遮住他的雙眼。
  
  白然愣了愣,雖然很好奇想要多看幾眼,但卻被斯洛克按住腦袋,低著頭,都不能看,斯洛克在他耳邊說道:“雖然他沒有見過獸人型的我,可是大皇子心機城府極深,他可是認得你的,我們還是小心為妙。”
  
  白然表示理解,點了點頭。
  
  大皇子排場極大,折騰了好一陣子,斯洛克拉著白然隨便進了一家桑拿館,白然選擇的染發劑并不是一次性的,帶有魔法,必須要用溶解劑才能把他身上和頭發上的顏色給洗掉,所以就大喇喇的享受了。
  
  到了午夜,白然昏昏欲睡,斯洛克把他搖醒,“殿下,我們走吧。”
  
  結了帳出來,午夜路人的行人不多,僅僅只有幾個淡黃色的魔法球在照亮大街小巷,白然打了個哈欠,揉揉眼睛,“我們怎么去?這是魔法世界,應該有隱身衣之類的東西吧?”
  
  斯洛克搖了搖頭,道:“那種方法太低級了,皇宮是什么地方?就算穿著隱身衣也進不去的。”
  
  白然疑惑的問:“那我們怎么進去?”
  
  斯洛克那張千年不變的面癱臉上終于有了點別的變化,嘴角微微彎起來,像是冷笑,卻更多的像是在耍詐。
  
  下一秒,斯洛克變回了獸型,可是卻比白然之前見到的要小了很多,就普通貓咪的大小,白然一愣:“怎么還能變小?”
  
  斯洛克歪了歪腦袋,漂亮的眼睛看著自己的主人:“高級魔獸是無所不能的。”
  
  白然忽然就想到了魔獸森林里的小九尾狐了?萊嘉變的?白然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小狐貍那么可愛,賣萌賣的太敬業了,萊嘉他學得來???
  
  斯洛克用爪子撓了撓白然的腿,讓他注意力集中,于是嘴里頭也不知道念了什么,緊接著,白然覺得自己胸口發熱,整個世界都開始放大了。
  
  白然有些疑惑,伸出手來想要揉揉胸口,哪只他看見了一?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真人游戏名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