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富士康小說網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九尾狐圈養日記-第1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獍。?br />   
  
  
  
  
  24、那些可都是小狐貍啊
  
  太陽升起,勞動人民也開始起床干活了,可白然卻還遭受著折磨。
  
  “萊……萊嘉,等斯洛克回來,我變成人了又那個可以嗎?”白然眼淚汪汪,眨巴著自己漂亮的貓眼說道。
  
  萊嘉才不管呢,抖了抖尾巴便把白然壓在了身下,伸出舌頭舔了舔白然脖頸間,不知道為什么,要是在從前,自己被萊嘉那么舔,肯定會受不了的,可如今被那么舔舔,甚至輕咬一下竟然還覺得很舒服。
  
  “你不相信我。”變成了小狐貍的萊嘉一口咬住白然的脖頸上,然后又舔舔。
  
  一點兒也不痛,白然用自己的爪子推了萊嘉兩下:“我是很擔心你啊。”
  
  “我那么強大,你竟然不相信我能把利茲給帶回來。”萊嘉似乎非常糾結這事兒,要知道,在魔獸森林里,要是哪個魔獸的伴侶不能信任一家之主是會被嘲笑的。
  
  “我……我相信。”白然吐了吐粉嫩嫩的舌頭“我知道你很強,可是還是會忍不住的擔心你,對不起,就算以后你再次離開,我也還會擔心你的,你是我的男人,我不能沒有你。”
  
  萊嘉的動作一頓,媳婦難道是在表達自己的愛意嗎?
  
  “我是擔心你,不是不信任你。”白然又說道。
  
  萊嘉看著白然,眼睛都彎了,“那就原諒你一次,但我還是要懲罰你。”說著,九條尾巴一起上陣,把白然給翻了過來,背對著他,白然還納悶著呢,就覺得自己的小菊花一熱,原來萊嘉正在舔自己的那里。
  
  白然真是害羞到不行了,連忙想要用尾巴擋住,那里……就算是變成了動物,那里也是不能被舔來舔去的……
  
  萊嘉似乎早就做好了準備,尾巴纏上白然的,當他動彈不得,自己舔夠了,騎在白然的身上,小狐貍的小弟弟就那么頂了進去。
  
  “喵嗚~~~~~~”白然舒服的眼睛瞇成了一條縫兒,利爪漸漸收回,軟軟的肉墊子擋住自己的臉,嘴里發出喵喵的呢喃。
  
  “媳婦,你叫的好好聽。”萊嘉喜滋滋的說道。
  
  白然哼了一聲,卻不知發出的貓叫聲更加的撩人酥骨,雖然萊嘉變成小狐貍了,可是自己也變小了很多啊,最最主要的是,他真的沒有想到自己還能那么重口味,和野獸也能做得起來,好吧,雖然自己現在也是一只貓了。
  
  “唔……萊嘉……”白然的聲音里帶著哭腔,可是聽上去特別的撩人,萊嘉越聽越起勁,只想狠狠地疼愛白然,讓他叫的更大聲一點。
  
  “媳婦,你現在一身毛,真好看。”萊嘉還不忘贊賞一下自己的小媳婦。
  
  白然翻了個白眼,這算是什么贊賞啊?他不要一身毛啊,他要變成人啊,這種愛愛的感覺真的是太尷尬了,也就是他心里素質好,不然一定會暈厥的。
  
  那邊呢,斯洛克處理完的伊薩的事情之后深刻的檢討了一下自己,他有些慶幸,慶幸他的王子殿下已經忘記了所有的事情,不然的話,王子一定會傷心難過的。
  
  王子和二皇子關系那么好,他還記得王子殿下用糯糯的聲音一次次叫著‘皇兄,皇兄’當時的小王子開心的都快要飛起來了。
  
  他真想把伊薩千刀萬剮,可是……
  
  要是再死一位皇子的話,那么就天下大亂了,不過毀了他的容,現在看他怎么辦,就算他的母親是一個貴族,他的那張丑陋的臉和他斷了的腿也不可能當皇帝了,誰會讓一個半身不遂外加毀容的人當皇帝呢?
  
  斯洛克上了二樓,想要安慰一下自己的小王子,可是卻聽到了一些曖昧不已的聲音。
  
  “唔……萊嘉……”
  
  “媳婦,我很勇猛吧,老大不是白當的。”
  
  “啊……快一點……”
  
  緊接著,肉體拍打的聲音大到透過門縫一般人都能聽見,更何況他是聽力敏銳的魔獸呢?斯洛克臉一紅,唔,貌似王子殿下都還沒有便會獸人型啊……
  
  斯洛克吐了吐舌頭,閉起眼睛,默念了幾句咒語……
  
  房內
  
  萊嘉在XXOO這件事情上是無比的配合白然,他是魔獸哎,外邊站著斯洛克他可是早就知道了,所以,當斯洛克念下咒語的時候,萊嘉也跟著變成了獸人。
  
  感受到萊嘉與常人不同的滾燙的肌膚,白然的心里踏實了不少,就連跪趴著的姿勢都比之前多了幾分慵懶。
  
  萊嘉騰出一只手來摸了摸白然染得黑漆漆的尾巴,有些不悅的說道:“還是真的好,這染出來的舔起來有點苦,又沒有光澤。”
  
  白然抓住一根萊嘉的尾巴,張口咬了上去,他倒是要嘗嘗,這原汁原味的狐貍尾巴是什么味道。
  
  萊嘉還在白然的身體里,竟然就把白然給轉過來了,換成白然仰躺在床上,然后將白然修長的腿扛在肩上,下面頂弄著,上面則是啃咬著他的乳|尖。
  
  “啊……恩恩……”白然就連呻吟的聲音都有些支離破碎了。
  
  內壁被摩擦的很舒服,萊嘉的那處很粗,很長,頂弄的完全沒有技巧可言,完全就是將它塞滿,然后又離開,可是這對白然來說真的太刺激了,緊緊地抓住床單,就連腳趾頭都舒服的蜷縮起來了。
  
  這樣的性|愛讓白然有些飄飄欲仙,心想著這輩子這樣下去也挺不錯的,雖然自己是被壓的那個,但是現在真的覺得后面好空虛,想要被萊嘉狠狠地疼愛,就算是生一窩小狐貍也可以的,只要……
  
  只要可以永遠在一起,沒有背叛,沒有算計,只有滿滿的愛……
  
  “啊……”白然渾身痙攣,萊嘉終于發泄出來,燙得白然私|處緊縮,把萊嘉包裹的更加緊實了。
  
  萊嘉被夾得很舒服,眼睛都瞇了起來,扣住白然的腰抽|插了幾下,把白濁的液體都帶出了許多,那可是精華啊,那些可都是小狐貍啊,萊嘉覺著有些可惜,重重的頂入,干脆就不動了,就那么埋在白然的體內。
  
  高|潮過后,白然終于發現不對勁了,萊嘉的那里還在自己的體內呢,身體現在比之前敏感了不知道多少倍了,他依稀能夠感覺得到萊嘉那東西的輪廓,光是那么想著,白然有些不太自然的動了動,那東西摩擦著內壁,白然不禁呻吟出聲。
  
  “媳婦,原來你不滿足啊。”萊嘉恍然大悟。
  
  白然:“……”
  
  感覺那東西再次膨脹,白然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叫苦,自己很累了啊,一夜沒有睡啊,可是……后面又真的很需要萊嘉的疼愛……
  
  白然還在糾結呢,萊嘉就替他做了選擇,把他抱起來,讓白然跨坐在自己的腰腹上頂弄著他,白濁的液體被帶出了一些,因為萊嘉的運動而變成了白色的泡沫狀,萊嘉也不管可不可惜了,反正待會兒還得射,一定會把自己媳婦喂飽的。
  
  再一次翻騰覆雨后,白然尖叫著暈了過去,萊嘉滿意的吻了吻白然的鼻尖,這才從白然的身體里抽離,白濁的液體流了出來,萊嘉蹙起眉,又頂了進去,就這么著吧。
  
  白然和萊嘉是在次日早晨才醒過來的,兩人都是餓醒的,萊嘉的辦法真的很奏效,那些東西被他那么堵住竟然真的沒有流出來,到了早上醒來的時候,白然又被萊嘉拉著做了一會,這才雙雙洗澡出去覓食。
  
  白然偏愛酸甜的東西,所以選擇的盡量都是一些酸甜可口的食物,水果類的居多,再者就是面包之類的東西,而萊嘉則是大口吃肉,大口啃骨頭,吃到后來白然算了算,萊嘉大約吃掉了三頭牛的分量。
  
  果然,魔獸是餓不得的,這才餓了一天一夜,他竟然吃下了三天的分量。
  
  白然瞅著萊嘉鼓鼓的肚子,不懷好意的摸了一把:“萊嘉啊,該不會是你懷孕了吧,肚子都大了。”
  
  萊嘉的臉皮一紅,伸手掐了掐白然翹翹的臀部:“媳婦,你壞了啊。”
  
  回到住處,發現斯洛克紅著臉蹲在墻角,白然有些疑惑,和萊嘉對視一眼,說道:“斯洛克,你蹲在這里做什么啊?西恩不讓你進去嗎?”
  
  斯洛克的臉都紅透了:“殿下,我可不可以找別的地方住啊?這里,我真住不下去了。”
  
  白然有些疑惑,萊嘉倒是非常爽快的說道:“好啊,你可以去魔獸森林里安家,我媳婦有我就夠了。”
  
  斯洛克抬起頭看了一眼白然,白然的皮膚白里透紅,嘴唇的顏色也有些偏紅,跟以前病態的模樣相差了許多,難道這就是愛情的滋潤么?
  
  小主人的伴侶是非常強大的魔獸,就算斯洛克想要留下來陪在白然的身邊,可是萊嘉也得允許啊,而且這棟房子他真待不下去了,樓上小主人每天在XXOO,自己的室友會被一只鳥XXOO,這些個獸還把不把他放在眼里了啊……
  
  斯洛克垂下腦袋:“我知道了,殿下,要是有什么事情要找我的話您就連續叫三聲我的名字就可以了,我會出現在你的面前。”
  
  萊嘉非常滿意的點了點頭:“白瀾會照顧好你的,森林里的魔獸都非常好相處。”
  
  斯洛克嘆了口氣,把斗篷的帽子拉起來遮住自己的大半張臉,轉身離開。
  
  他的小主人已經找到可以依賴的人了,不會再膩在他的懷里撒嬌了,雖然心里有些難過,不過小主人臉上的幸福就連斯洛克都能感覺得到。
  
  只要他過得好,自己也會很幸福的……
  
  作者有話要說:更新來鳥,大家千萬不要提肉啊之類的,不然就說“小狐貍什么的好可愛”就行了,眼睛懂得的,大家都懂得的,哈哈,肉肉好吃不?
  
  
  
  
  
  25、蟲族領地
  
  斯洛克來到魔獸森林已經是第三天的事情了,他雖然屬于高級魔獸,那些個毒霧對他沒什么效果,可是斯洛克現在也沒有什么好掛念的事情了,去魔獸森林的路上很無聊,曾經被螞蟻搬家而吸引了N次注意力,終于迷路了。
  
  魔獸森林很廣闊,而且危機重重,斯洛克打敗了深水巨鱷之后,又再次闖入了魔蟲的領域。
  
  斯洛克已經一天沒有找到食物了,魔蟲生活的地方潮濕陰冷,到處都長滿了各色的蘑菇菌類,斯洛克好不容易找到一條河打算捕魚,可是河里的魚好恐怖的,他可是親眼看見有小白兔在河邊飲水,愣是被魚給拽下去,三兩下,連骨頭都不剩。
  
  斯洛克舔了舔自己的爪子,他很愛干凈的,剛剛在泥沼里和巨鱷打了一架現在渾身的毛都臟兮兮的了,難看死了,好不容易見到小河,還想著可以洗個澡,順便吃個飽,可是那些魚還是深深的傷害了斯洛克的心。
  
  萊嘉不是說白瀾會在魔獸森林等他么?怎么他走了那么久都還沒有見到白瀾呢?是不是他迷路了?
  
  斯洛克到現在還沒有意識到自己迷路這回事。
  
  他雖然屬于高級魔獸,可也是嬌生慣養的,和這些自由隨性的野獸們可不同,而且貓咪都愛干凈,是絕對受不了身上那么臟兮兮的,一點兒也不符合自己的身份。
  
  于是,斯洛克想都沒想,跳進河里。
  
  撲騰了幾下,湖中泛起漣漪和血水,分不清是斯洛克的還是魚的,只見水花越來越大,緊接著,一只大貓從水里躥出來,雪白的皮毛上沾著血漬,很多條長著利齒的魚掛在他身上。
  
  斯洛克哼了一聲:“小小的食人魚也敢吃魔獸。”
  
  抖了兩下,魚都掉落在地上,緊接著,斯洛克身上的污漬不僅沒有少,反而多了起來,黑漆漆的一片片的,斯洛克頓時就成了花貓。
  
  當然啦,又沒有鏡子,斯洛克根本就沒有發現自己身上的變化,抖了抖毛,黑色更多了,漸漸地,白色消失不見,白色的貓咪成了黑漆漆的。
  
  身上干凈了,斯洛克心情也好了很多,把食人魚統統吃掉,摸了摸自己的肚皮,慶幸自己是大貓,那么多魚咬上來也夠他吃的了,而且皮厚,雖然食人魚牙齒尖銳,可是魔獸的皮有時候也是無堅不摧的。
  
  斯洛克又走了一會兒,來了,叼了幾個巨大的樹葉撲在地上,趴在上面,午睡時間到了,他一直有這個好習慣。
  
  “快看,快看,是大貓啊,那個就是萊嘉老大的朋友么?”森林的深處,嘰嘰喳喳的聲音在說道。
  
  “唔,我看不像,白瀾不是說過么?那只大貓是白色的,眼前的這個黑漆漆的,怎么可能是呀。”
  
  “我看咱們還是把它他抓起來,給女王陛下養著玩?”
  
  “不行,萬一對方有很強的攻擊性呢?女王陛下可是受不得一點傷的,十三,你真是太笨了,怪不得這把年紀了,還沒有得到女王陛下的垂憐。”
  
  “哼哼,你也好不到哪里去,聽說昨夜女王陛下召見你,你竟然還能走著出來,你真是有辱我們蟲族男子的尊嚴。”被叫做十三的開始進行精神上的攻擊。
  
  顯然,對方被深深地打擊到了。
  
  斯洛克聽見有異動,睜開眼來,發現不遠處的大樹后面有東西鬼鬼祟祟的,頓時渾身的毛都直起來了,踮著腳,優雅中帶著警惕的走了過去。
  
  “蟲十三,最起碼女王陛下召見我了,你卻入不了陛下的眼。”
  
  “蟲四十,你是要打架嗎?”
  
  “哼哼,瞧瞧,你就是那么的沒品,女王陛下才看都不看你一眼呢。”
  
  于是,兩蟲開始準備打架。
  
  斯洛克瞪大眼睛,天哪,天底下怎么會有那么好玩的東西?這兩個家伙上半身赤|裸著,身材很好的樣子,而他們的下半身卻是沖的四肢。
  
  真是太好玩了,天底下怎么會有那么丑,那么恐怖,并且好玩的東西?于是終于忍不住,伸出爪子拍了拍正在僵持的兩條蟲。
  
  蟲十三和蟲四十扭過頭來,斯洛克漂亮的藍眼睛看著他們,兩人頓時尖叫,相互抱在一起:“你你你,滾開。”
  
  斯洛克不高興了,但是玩心大起,把抱成一團的蟲十三和蟲四十當成球兒玩,爪子一下把他們拋到這邊,然后跑過去又接著拋。
  
  魔蟲雖然是魔獸,但也是不耐玩的,被斯洛克折騰了幾下,兩條蟲團團抱著暈倒了,斯洛克眨了眨眼睛,在兩條蟲的旁邊坐下來等他們醒來,他得問問路。
  
  ‘噗’的一聲,斯洛克有些疑惑,眨了眨眼睛,似乎沒有再發現其他好玩的東西了,但就是覺著味道有點點的臭,打了個噴嚏,斯洛克華麗麗的暈倒了。
  
  地上,蟲十三起身,非常驕傲的揚下巴:“啊哈哈哈,我的毒氣厲害吧。”
  
  蟲四十捂住鼻子一個勁的抱怨:“你的屁太臭了。”
  
  蟲十三動作一頓,哼了一聲,不滿道:“如果不是我,你早就被他玩死了。”
  
  蟲四十皺鼻子,滿臉的不削:“還想打架嗎?”
  
  蟲十三:“我們還是先把這只大貓運回去吧,他是危險的生物,我們回去叫上所有蟲獸把他殺掉,晚上讓陛下吃貓肉。”
  
  蟲四十覺得不錯,也不跟他鬧了,點了點頭,兩蟲齊心合力的把斯洛克拖回去……
  
  小鎮
  
  “萊……萊嘉,我最近老是想吐,你要是想吃肉的話,我給你錢,出去外面吃,別讓我看見就行了。”白然看著大口吃肉的萊嘉,努力的忍住胃里翻騰的感覺,說道。
  
  萊嘉抬起眼來,金色的眸子看著白然,眨了眨,給了白然一大塊烤牛肉:“媳婦,多吃點肉才能生小狐貍。”
  
  白然現在是最怕油膩的了,看都不想再看一眼,以前覺著燒烤什么的味道很棒,可是現在聞起來卻格外的刺鼻,白然咽了咽口水,努力壓制住自己反胃的感覺。
  
  萊嘉終于發現自己媳婦不舒服了,湊了過來,嘴角還沾著肉汁,白然終于忍不住了,一把推開萊嘉,跑去衛生間里狂吐。
  
  白然覺得自己的膽汁都被吐出來了,接水漱口,大口大口的喘息著,胃里這才好過一點,那邊跟著來到衛生間里的萊嘉眉毛皺在一起,媳婦這是怎么了?
  
  萊嘉湊過去想要親親抱抱自己的媳婦,哪知,嘴巴才剛湊了過去,白然就捂住他的嘴巴,虛弱的說道:“刷牙,有肉的味道,我聞著難受。”
  
  萊嘉委屈的耳朵都拉攏下來了,身后九條尾巴就跟蔫了似的,在地上慢悠悠的掃來掃去,地上的灰塵都被掃干凈了。
  
  “媳婦,以后我跟著你吃素好了。”地板掃干凈了,萊嘉拉攏著腦袋說道,臉上的表情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
  
  白然撲哧一笑,拉了拉他的耳朵:“你是魔獸,怎么可能吃素啊?要是不吃肉的話就不會膘肥體壯,毛發也不會那么漂亮了,以后你出去外面吃就好了。”
  
  其實白然還算是一個賢惠的媳婦,很能體諒自己的老公。
  
  見白然那么的理解自己,還為自己的毛著想,萊嘉高興的耳朵又豎了起來了,身后的九條尾巴就跟孔雀開屏似的:“媳婦,你最好了。”
  
  帶來的果子還有一些,白然這些天也不知怎么了,特別的想吃七音果,把剩下的都吃完了之后就開始吃紫光果,這些個貴的要命的果子真心好吃,不像蘋果葡萄什么的,都是一個味。
  
  萊嘉見白然吃七音果,眼睛都笑彎了,心想著多吃點吧,多吃點才會有小狐貍啊。
  
  自從小王子死了的消息傳開之后,通緝令什么的都沒了,白然還是有些怕,所以一直都保持著黑發的造型,而且現在多出了一種小物件,就是彩片,當然啦,那是白然的叫法,這邊的人就叫眼片,白然買了一對,把自己漂亮的異眸徹底的弄成了黑色,不過不像地球的隱形眼鏡那么麻煩,戴上去之后不會對眼睛造成任何傷害,不需要的話,用魔法溶解液滴在眼睛里就會消失不見。
  
  白然渾身的黑,萊嘉不高興了,他還是喜歡以前白乎乎的白然。
  
  白然最近越來越懶了,每天睡得比萊嘉還早,有時候竟然在愛愛的時候睡著了,等自己醒來的時候,萊嘉已經早就醒了,因為他緊緊地抱著萊嘉的尾巴,萊嘉舍不得把他弄醒,害得萊嘉空著肚子等他醒來。
  
  當他們過著逍遙日子的時候,斯洛克就不那么的幸運了,因為,他都快要成了蟲子的腹中餐了。
  
  巨大的山洞內,斯洛克被用十多根藤條緊緊地綁著,要是平時,斯洛克肯定掙脫兩下就能離開,還順便踢翻蟲子的窩,可惜,他中了毒,渾身軟綿綿的沒有力氣,就像生病了一樣,現在他連打個哈欠的力氣都沒有了。
  
  那邊呢,尋找斯洛克快要找瘋了的白瀾來到了蟲族的領域,剛進來,就有年輕的蟲族勇士跟他打招呼:“嘿,白瀾,今天我們捉了一只大貓,我們打算把他殺掉給女王陛下吃,你要不要也來點啊?”
  
  大貓?
  
  白瀾蹙起眉,有些不悅道:“我不是讓你們幫忙找大貓嗎?怎么突然想要吃貓了?不想活了?”
  
  蟲族勇士連忙擺手道:“沒有啦,沒有啦,兄弟們一直在幫忙找啊,不過我們抓到的是一只黑色的大貓,長得一點也不漂亮。”
  
  白瀾的鼻子動了動,貓咪的味道既熟悉,又有點陌生,皺了皺眉,道:“能帶我去看看嗎?”
  
  蟲族勇士挺起胸膛:“當然啦。”
  
  當然白瀾來到了山東,眼睛都瞪直了,被五花大綁的那個,不就是自己苦苦尋找了幾天的斯洛克嗎?而且渾身是通體的黑,特別的漂亮。
  
  “他就是萊嘉的朋友,斯洛克。”白瀾說道。
  
  蟲族們動作一頓,下一秒便紛紛逃走了,天哪,天哪,這只大貓就是傳說中的斯洛克啊,完蛋了啦,白瀾絕對是來代表萊嘉老大消滅他們的。
  
  “哎……”白瀾還沒有說完呢,這些個家伙就全溜了,嘆了口氣,走到斯洛克的跟前,用爪子碰了碰他:“你怎么樣了?”
  
  斯洛克看見白瀾頓時覺得無比的親切,但是渾身沒力氣,就連激動的心情都沒了,郁悶的說道:“我沒力氣了。”
  
  白瀾想了想,說道:“那能變成獸人型嗎?”
  
  斯洛克眨了眨眼睛,身上的藤條像是專門為高級魔獸設計的似的,每當他縮小,藤條也跟著縮小,依舊把他綁的很緊,他基本上已經放棄了,點了點頭,頓時變成了獸人。
  
  漆黑的長發散落一地,變成獸人的他沒有衣服穿,可以說是赤身裸|體的,斯洛克從小就是在城市長大的,自然不習慣,有些害羞的蜷起腿來想要遮擋一下,乍一看上去,倒像是斯洛克在玩什么捆綁游戲,讓人血脈噴張。
  
  白瀾嘆了口氣,變成了獸人型,也是光著身子,?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真人游戏名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