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富士康小說網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九尾狐圈養日記-第1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萊嘉點了點頭,白然也賠笑臉,把地上的兩只小狐貍都抱起來,或許是白然身上散發出了只有孕夫才有的香甜的味道,小狐貍很喜歡,于是蹭了蹭,伸出粉嫩嫩的舌頭舔了白然一臉的口水。
  “大哥,小狐貍大了,吃奶根本就不夠,可以喂肉了。”懷里的洛溪又提醒了自己一次,白然這才想起來,如實說道。
  貝魯一愣,道:“不是說要一個月才能吃肉嗎?這個小家伙才出生不到十天。”
  白然蹙起眉,瞪著懷里個兒比較大的白狐貍,洛溪怎么這樣,自己兒子還那么小,竟然狠心的拋棄他,就算要離家出走也得帶著孩子啊。
  想到這里,白然也覺得洛溪不對了,于是替貝魯和小侄子打抱不平:“嫂子也真是的,兒子還那么小,他怎么舍得走啊。”
  洛溪一怔,惡狠狠地瞪著貝魯。
  貝魯倒沒有看見洛溪憤怒的眼神,反而抓了抓腦袋,說道:“是我的錯啦,當初洛溪不喜歡我,我還硬纏著他,幫我生了三個兒子他也夠辛苦的……”
  洛溪揚了揚高傲的下巴,心說:“哼,小白,你知道我有多偉大了吧。”
  貝魯接著說道:“我知道洛溪不喜歡生小狐貍,可是這也是沒辦法的啊,我們又不可能不過性生活,我現在想通了,我再也不纏著洛溪了,要是他找一條母狐貍在一起,我也會祝福他的。”
  洛溪一顫,銀灰色的眸子定定的看著貝魯。
  貝魯彎了彎嘴角,看起來像是在哭:“反正我這輩子只喜歡洛溪了,有三個兒子陪我我已經算是很幸運的了,只要洛溪能夠幸福,我也會很開心的。”
  總之,貝魯是一條非常大度的狐貍。
  白然聽了個大概,總之聽來聽去,他就是覺著懷里的洛溪是壞的,你瞧瞧,人家貝魯不會帶小孩的現在都帶小孩了,以前那么那么喜歡洛溪他竟然也可以放手……
  萊嘉嘆了口氣,道:“大哥,要是我見到嫂子,一定要要勸勸他的。”
  貝魯苦著一張臉,從白然的懷里接過兒子,輕輕的摸了摸小狐貍的腦袋,說道:“兒子,以后就跟爸爸生活了,好嗎?”
  小狐貍張牙舞爪:“我不要和你在一起,沒有肉吃。”
  洛溪的狐貍耳朵拉攏下來,耳朵動了動,小聲咕噥道:“不想再生小狐貍了,痛的要死,丟臉的很……”
  貝魯似乎這才注意到洛溪,就像發現新大陸似的:“這條小狐貍真像洛溪。”
  白然不擅長騙人,萊嘉就更不行了,從白然的懷里把洛溪抱起來,遞給貝魯:“是我兒子,你可以抱抱,親親。”
  當熟悉的味道撲鼻而來,洛溪瞇起眼睛,好吧,他承認,其實他也挺想貝魯的,習慣了這個家伙的窮追猛打,忽然那么圣母起來,洛溪都有點受不了了。
  貝魯輕輕的撫摸了洛溪的腦袋一下,然后湊了過去吻了吻他的腦袋,輕聲說道:“真漂亮。”
  洛溪心里更加的糾結了,好吧,貝魯就是腹黑了一點,黏人了一點,對自己太好了一點,在床上太勇猛了一點,其實貝魯還算是好獸的。
  自己……自己也不能因為貝魯跟他說還想再生小狐貍的事情翻臉吧。
  生狐貍肚子會痛,養小狐貍很麻煩,還要擔心他們獨自出去闖蕩遇到危險……
  真的是恨死了自己會懷孕了,要是自己沒有吃七音果,不會懷孕的話,自己也沒有那么多擔心的事情了。
  洛溪看了一眼貝恩懷里的小狐貍一眼,他才剛剛把小狐貍生下來,本該是一家人溫馨的場面自己卻賭氣離開。
  
  唔……
  白然似乎看出來洛溪猶豫了,腦中一閃,立刻說道:“大哥,要不你重娶一個媳婦吧,既然洛溪不喜歡你,你也不能再一棵樹上吊死啊。”
  貝魯連連搖頭:“還是算了吧。”
  白然眨眼睛:“不喜歡?”
  貝魯的臉有些紅:“這么著不行的,雖然我是有貞操的狐貍,可是在洛溪還沒有徹底更我分手離婚之前,我是絕對不會出軌的。”
  白然裂開嘴笑道:“你的意思是,只要洛溪跟你離了婚,你就重新討媳婦了啊?”
  貝魯有些不太自然的點了點頭,但還是聲明:“但我還是最喜歡洛溪的了。”
  洛溪在一旁聽得都要被氣死了,混蛋,萊嘉的媳婦不是好獸,竟然攢動著自己的大哥搞婚前外遇,還有,這家子的狐貍都不是好狐貍,花心,哼。
  萊嘉很單純,也最最純情了,說了一句最公道的話:“大哥,你這樣不行的,喜歡著嫂子,又和別的獸在一起,你不僅對不起洛溪,還對不起別人。”
  貝魯嘆了一口氣:“可是小狐貍不能沒媽啊,我不太會照顧孩子。”
  萊嘉想要告訴貝魯洛溪就是那白色的小狐貍,可是想了想,還是覺得自己的媳婦重要,注意,他不是壞狐貍,他只是比較愛自己媳婦,疼媳婦而已,不得已才出賣了自己的大哥。
  “大哥,我們一起走吧,順便在路上找嫂子,反正人多一點,找到嫂子的可能性也強一點。”萊嘉還是非常體貼的幫貝魯和洛溪制造獨處的空間。
  貝魯想了想,看了看白然懷里的洛溪,又看了看自己黑不溜秋的兒子,嘴角露出得逞的笑意:“就麻煩你們了。”
  洛溪的耳朵動了動,那什么,放在身邊也好,免得還沒有離婚老公就被別的獸給搶走了,怪丟人的……
  作者有話要說:第二更,飄過
  
  
  
  29、又來一個
  
  就那么有多了一個人外加一條狐貍;他們的生活可以說是不亦樂乎,原本白然是在外面陪著萊嘉一起趕馬車的;馬車被洛溪占領;而現在呢;萊嘉和貝魯趕馬車,白然他帶著兩條小狐貍在馬車里。
  洛溪好久沒有見到兒子,湊了過去蹭蹭黑漆漆的小狐貍,把他渾身上下舔了個遍;當然啦,小狐貍是絕對認得那是他爹的,當然是喜歡的瞇起眼睛;發出類似享受的聲音來。
  ”
  他們已經走了四天了;又經過了三個小鎮;一路上都會在小鎮補給東西,白然自己做飯吃,胃口好了許多,也胖了點,原本平坦的小腹微微的鼓起,白然會習慣性的用手去撫摸一下,其實乍一看,還以為是小小的啤酒肚呢。
  白然一邊感嘆大自然的神奇,一邊領著兩只小狐貍,生活倒還悠閑。
  他們快要到目的地了,也就是萊嘉的家,只需要再走兩天,因為是森林,趕馬車進去會比較慢,所以一天的路程變成了兩天。
  白然把自己頭發的顏色給換回來了,也不知道這種藥水會不會對胎兒有影響,白然不敢冒這個險,那天晚上聽伊薩說,九尾狐是屬于狐族中的畸形兒,他倒是想再生個九尾狐出來給萊嘉做做伴,但也不知道能不能遺傳到萊嘉的基因。
  “萊嘉,可以停車嗎?我們休息一下吧。”白然覺得胸口有些悶,大概是坐在車里時間長了而導致的。
  萊嘉一見自己媳婦臉色不好,連忙停車,都不舍得讓白然自己下來,他先跳下去,等白然出來之后打橫抱起來,雖然白然現在是十六歲少年,可是……可是對公主抱什么的還是有些不習慣啦……
  “媳婦,餓了沒?渴了不?”萊嘉進去馬車內,把水袋拿出來,那些水是專門白然喝的,以前自己喝生水倒也沒什么,可是懷了小狐貍,還是別喝生水了,萬一有寄生蟲什么的,所以每天晚上白然都會燒一鍋子水,萊嘉等水涼了,倒進水袋里留著第二天喝。
  白然接過水袋喝了一口,臉有些紅:“好像是餓了。”
  其實在車里他就吃了一些酸酸的果脯了,當時覺著飽了,可現在又餓了起來,難道懷著孕,孕夫的胃都是無底洞么?
  曾經聽媽媽說,懷著他的時候特別喜歡吃酸的東西,而且特別能吃,就算是酸菜拌飯她也能吃三大碗,而且好像永遠都不會覺得飽,總之覺得餓。
  萊嘉湊過去親了親白然的臉頰,最近吃得多了,臉頰上都有肉了,看上去像是自然的嬰兒肥,長得這幾斤肉倒也沒讓白然的臉變形。
  “媳婦,今天想吃什么呢?”萊嘉的尾巴非常自然的甩著,臉上的表情寫滿了討好和寵愛。
  白然想吃酸菜,可惜沒有,不過好在這邊有那種酸酸的果子可以用來做調味料,想到這里,白然口水都快要流出來了:“想吃魚。”
  萊嘉頓時變成巨大的九尾狐一只,蹭蹭兩下就跑的沒影兒了。
  那邊貝魯抱著兩條小狐貍下來了,先是親親白色的,接著再親親黑色的,一副慈父的模樣,兩條小狐貍下地,頓時跑得沒影兒了,其實是黑色小狐貍就跟瘋了似的往外頭跑,洛溪跟在屁股后面追,怕自己兒子遇上野獸。
  貝魯很自覺的生火,把鐵鍋拿出來,倒了水燒著,沒一會兒,萊嘉回來了,叼著四五條處理干凈的魚,直接就丟進果子里,白然開始放調料和剛剛摘的一些可以食用的蘑菇,不一會兒就香氣四溢了,白然開始發碗,然后吃魚。
  小狐貍胃口還挺大的,吃了一條肥魚,小肚子都圓滾滾的了,當然啦,途中洛溪還會把好的部分放在兒子的碗里。
  白然喝了很多湯,特別的酸鮮可口,吃完了,白然收拾果子去洗,萊嘉當然是陪同啦,因為他不會洗。
  兩人來到小河邊,洗洗刷刷再親熱一番倒也覺得幸福,最近萊嘉都不太敢做那事了,怕傷了小狐貍,可萊嘉怎么著也是一大齡魔獸了,初嘗愛|欲的他有時候根本就控制不了,明明就只是想要抱著自己媳婦親親蹭蹭,可是媳婦身上的味道太誘人了,媳婦的屁股太翹了,有些懷念媳婦里面的緊致和火熱了……
  萊嘉很可恥的翹起了棍子,而此刻白然正被他抱著,囂張的棍子在白然的臀部上蹭了兩下,白然的臉頓時紅了。
  “萊嘉……”白然有些為難,用手捏著他的耳朵把玩:“我也不知道可不可以做,就算可以我也怕傷了小寶寶。”
  萊嘉悲憤的點頭,他也怕,所以這是他第一次心存悔意,不該那么早就要小狐貍的,真是……
  白然的臉通紅,湊了過去吻了吻萊嘉的額頭:“不過我可以用嘴幫你的。”
  萊嘉的耳朵豎起來,金色的眸子直勾勾的看著白然,就像馬上要把他生吞了似的。
  白然握住萊嘉昂起的棍子,感覺手里的東西又大了一圈,白然的臉更紅了,吻住萊嘉的嘴唇,用另一只手拉扯萊嘉的衣服。
  精壯的胸膛露了出來,白然的吻慢慢的滑落下來,舔過萊嘉的喉結,緊接著便是含著萊嘉褐色的乳|尖,時而用牙齒磨一下,萊嘉興奮的哼了兩聲。
  當萊嘉的衣服都被扒光了的時候,白然也被萊嘉的九條尾巴給扒光了,其實白然比萊嘉更白一些,那處挺起來的時候也是很漂亮的粉紅色,萊嘉用一條尾巴把白然的那處圈起來來來回回的蹭著。
  當看見萊嘉那處的時候,白然眼睛都瞪大了,那么大,那么長,真是想不到自己的后面怎么能夠容納那么巨大的東西,白然抬起眼來看著萊嘉,萊嘉的臉頰有些紅,金色的眸子就像香檳一樣醉人。
  白然深吸了一口氣,張口含住。
  人萊嘉都不嫌棄自己,自己有用不著舔萊嘉后面,只是叼一下前面而已,一點也不臟。
  當欲|望被包裹的時候,萊嘉舒服的哼了一聲,推開白然,雙手捧著他的臉,吻了吻他的嘴角,聲音沙啞著說道:“媳婦,我們那里。”
  來到一塊平坦的地面,萊嘉躺在地上,把白然抱起來,讓他趴在自己的身上,以一個六九的姿勢,自己媳婦都那么主動了,自己也要幫媳婦好好含。
  真是太刺激了,旁邊是河,嘩啦啦的流水聲,甚至還會有幾只鳥捕魚吃,白然有一種被偷窺了的感覺。
  白然的那里當然比他的秀氣了許多,張口含著覺得好玩,以前他都是舔白然那里的,現在含在嘴里舔弄起來覺得特別好玩,很快,白然就在萊嘉的口中射了出來,看見萊嘉竟然把他射出來的東西吞了下去。
  ”
  萊嘉親吻著白然的大腿內側,然后吻了吻他圓滾滾的臀部,白然的尾巴都直豎起來了,像是讓萊嘉去親吻臀縫間的那個小洞穴。
  萊嘉伸出舌頭舔了兩下,果然,白然舒服的哼了一聲,就連動作也停了下來想要逃走,雙腿被萊嘉拉住,反而更加親密的親吻那處,甚至用舌尖往里面探。
  “唔……。”白然從鼻子里發出這種幾近極樂的聲音,腳趾頭都蜷縮起來了,后面好想讓萊嘉進去蹂躪,白然含住萊嘉筆挺的東西,努力的吸允著。
  粉紅色的小□被萊嘉舔軟了,一張一合的似乎在邀請著他,萊嘉將舌頭探進去來來回回的沖刺,很淺,但舌頭那種柔嫩帶有倒刺的感覺讓白然幾乎快要瘋了,萊嘉被含的很舒服,這邊的動作就更快了,白然前面的小棍子又再一次挺起來在空中搖搖晃晃。
  “啊……”白然呻吟出聲,萊嘉的液體噴了他一臉,而自己也射了出來,白然覺得渾身都沒有力氣了,就那么趴在萊嘉的身上,任由液體沾在自己的臉上。
  萊嘉怕白然冷著,九條尾巴分別把白然給過了起來,只露出一張臉來,兩人又休息了一會兒這才起身,萊嘉找來水幫白然臉上的東西擦干凈,還抱怨道:“為什么不吞下去呢?你的我可是一滴不留了啊。”
  白然訕訕的道:“下次啦,我第一次幫別人弄,還不太熟悉。”
  萊嘉聽了這話,這才滿意。
  兩個人洗碗將近洗了兩個小時,等回到他們停車的地方的時候這才發現又多了一個人,一個海藍色頭發的精靈,精靈的身材都不會太高大,娃娃臉,一雙大眼睛看起來特別的無辜可愛,精靈都會給人一種比較纖弱的感覺,他正非常體貼的幫貝魯收拾東西。
  另一邊,洛溪也不管自己兒子了,黑色的小狐貍在地上滾來滾去的玩泥巴,洛溪扭著頭不看那邊,狐貍臉上寫滿了不削。
  “伊芙,你怎么會在這里?”萊嘉有些驚訝。
  伊芙扭過頭來看見萊嘉,臉上掛起調皮的笑容來:“我正巧去旅行,哪知在路上遇見你哥哥了,你們又是參加家庭聚會么?”
  萊嘉點了點頭,見兩人動作親密,一愣:“你們……”
  伊芙彎起嘴角笑道:“我和貝魯現在的關系很特別。”
  白然挑了挑眉,這就是傳說中的小三???
  伊芙說:“貝魯答應帶我去參加家庭聚會了。”
  那邊的洛溪從鼻子里發出非常不削的‘嗤’的聲音,有些急躁的甩著尾巴,銀灰色的眸子不時朝貝魯那邊看去。
  伊芙彎了彎嘴角,笑道:“我們是一家人了,而且很快我也要入你們家的族譜了。”
  作者有話要說:第三更,給力吧,我期待大家讓我再更一章,哈哈
  
  
  
  
  30 神秘的伊芙
  
  至于伊芙是誰;要從很多年前說起,精靈的壽命也挺長的;最老可以活到八百歲左右;精靈都比較聰明討人喜歡;于是在某年某月的某天,洛溪和貝魯的第N次吵架,貝魯拉著萊嘉去找洛溪,然后就遇到了伊芙。
  
  精靈族都比較弱;伊芙遇上強盜了,萊嘉和貝魯英雄救美,然后很俗套的;伊芙喜歡上貝魯了;而且還非常的黏人。
  于是;伊芙就成了洛溪的情敵,當初洛芙對貝魯窮追猛打的,怎么也甩不掉,還發誓一定要進他們家的族譜,額,類似現代的戶口本什么的,發誓要是不能進他們家的族譜,就……就自殺……
  后來很長時間都沒有見到伊芙了,他們還以為伊芙早就悲憤的自殺而死,或者找到的新的伴侶了。
  沒想到,這貨竟然還對貝魯感興趣,白然頓時化身為正義的天使,為洛溪打抱不平:“洛溪和貝魯才是原配呢,你來搗什么亂?”
  伊芙眨了眨眼睛,娃娃臉上露出乖巧的笑容:“唔,我沒有搗亂啊,我是認真的。”說著,還非常自然的把在地上滾來滾去的小黑狐貍給抱起來,說道:“他好臟哦,我去幫他洗澡吧,你們可要等我哦。”
  伊芙有了人質,也不怕他們不等他。
  于是,又多了一個人。
  洛溪一路上都很沉默,都不愿意跟伊芙在車里,直接就非常囂張的趴在馬背上,爪子捂著眼睛,也不知道是在想事情呢,還是在哭。
  白然安慰了兩句,可是狐貍的心思不能亂猜,洛溪哼了兩聲以后,繼續趴在馬背上。
  不得不承認,伊芙是一個好幫手,知道白然有身孕了,搶著做晚飯,還找來一些野菜炒了,晚飯異常的豐盛,除了有香噴噴的大米飯之外,還有一個蘑菇湯,一個炒野菜,還有兩個大份的肉。
  白然看了看忙進忙出的伊芙,再看了看依舊趴在馬背上捂眼睛的洛溪,很不想承認,但伊芙真的很賢惠勤勞啊……
  當然啦,洛溪想事情想了半天也不是沒道理的,他決定了,把伊芙殺掉,或者直接吃掉也可以,總之,他是不喜歡這個家伙。
  晚上,萊嘉變成狐貍和白然找了一個較為安靜但卻非常干凈的地方睡覺,尾巴可以當毛絨墊子,自己的毛和體溫也足夠讓白然能夠很溫暖,洛溪不肯下車,他打算和伊芙一起睡。
  貝魯把兒子丟上車讓伊芙抱好,自己則是抱著洛溪往不遠處的草叢里走去:“乖啊,跟叔叔去那邊睡。”
  洛溪氣急,差點變成大狐貍了,掙脫不了貝魯,洛溪張嘴,一口咬在貝魯的手上,貝魯也不惱,反而幫他順了順毛:“乖。”
  洛溪徹底沒脾氣了,任由貝魯抱著,心里頭正在盤算,反正還有兩三天的路程,他有的是時間把伊芙吃掉。
  貝魯抱著洛溪坐下來,化成獸型,也變成小狐貍了,一只黑漆漆的狐貍,金色的眼睛在夜里顯得特別的妖異。
  貝魯蹭了蹭洛溪:“老婆,別生氣了啊。”
  洛溪一愣,往旁邊挪了挪,裝作不認識貝魯。
  貝魯舔了舔洛溪耳朵邊上的毛,說道:“老婆,我錯了。”
  洛溪用屁股對著貝魯。
  貝魯干脆把洛溪撲倒,舔了舔他的臉頰:“老婆,我不知道生小狐貍有多疼,對不起,我不該一直叫你生小狐貍。”
  洛溪哼了一聲,扭過頭去。
  貝魯說:“老婆,我就是想啊,多生幾個小狐貍,以后每年咱也定個日子,讓他們不管多遠都回來陪陪你,你最喜歡熱鬧了,不是么?”
  洛溪的慢慢的扭過頭來,銀灰色的眸子對上貝魯的:“那個伊芙呢?”
  貝魯湊過去在洛溪的耳邊嘀嘀咕咕也不知道說了什么,洛溪滿臉的鄙夷:“我不喜歡他啊。”
  貝魯舔了舔洛溪的臉:“多賢惠啊。”
  洛溪哼了一聲,表示不滿。
  貝魯說:“老婆,我們很長時間沒有愛愛了吧。”
  洛溪一腳把貝魯踹飛:“我不要再生了。”
  貝魯又蹭過去:“老婆,我發誓不射進去就好了嘛。”
  洛溪:“……”這個家伙就這句話不能信。
  伊芙掀開門簾,見兩只小狐貍打鬧著,不禁捂住嘴偷笑,另一只手輕輕的附上自己的肚子,嘴里喃喃道:“我就說我能進你們家族譜。”
  好的,現在讓我們回到魔獸森林,那里還要一只大貓和白眼狼呢。
  斯洛克發現,自己近段時間想小主人的時間少了,而打架的時間多了一點,斯洛克舔了舔自己的爪子,非常驕傲的揚起下巴:“看你還敢不敢亂舔我。”
  事實上是這樣的,斯洛克在吃了白瀾送給他的七音果之后的某天晚上,他被白瀾吃掉了,斯洛克也是一只很純潔的喵,而且從來都不拘小節,他以前習慣了小主人會親他,抓他尾巴,或者非常好奇的用手指去捅他的小菊花。
  所以,當白瀾在他身上亂蹭,親吻,啃咬的時候,他以為白瀾跟他鬧著玩,要知道,他來魔獸森林也才沒多長時間,可愛的魔獸們都被他得罪了個遍,眼看著就白瀾肯對他好了,他也就意思意思的和白瀾蹭蹭,咬咬。
  所以,當白瀾舔他后面的時候,他覺得這狼很變態,算了,反正自己也是要舔的,可是他絕對不會幫白瀾舔,舒舒服服的讓白瀾伺候,完了以后白瀾舔他小弟弟了,斯洛克很是茫然,想著曾經小主人在很小的時候拉著他的小弟弟玩過,也就沒多想。
  到了后來,白瀾長驅直入,插得他喵喵亂叫的時候,斯洛克這才想起來,貌似自己小主人和他的伴侶就會那樣,而且小主人被插的叫的別提多誘人了。
  等白瀾把他吃掉了,斯洛克這才反應過來,奶奶的,這個家伙算是變相的強|奸了自己啊,頓時不客氣的給了白瀾一爪子。
  在山里的魔獸百毒不侵,皮也比較厚,倒沒有像斯洛克想象中的那樣皮開肉綻,但最起碼也破了點皮,其實,他們是獸型的時候做的,斯洛克順溜的毛都亂糟糟的了,氣得斯洛克好幾爪子的撓白瀾。
  今天晚上,白瀾又非常厚臉皮的過來蹭蹭親親了,赤紅色的眸子就像著了火似的,斯洛克弓起身子,尾巴直豎,渾身的毛都豎起來了。
  “斯洛克,你做什么呢?天那么晚了,趕緊來睡覺吧。”白瀾用爪子拍了拍撲了地毯的地方,聲音沙啞著說道。
  魔獸森林里的魔獸不管再厲害都太過于單純了,他到現在都以為斯洛克打他是因為斯洛克在這方面有特殊的愛好,當然啦,他也是詢問過安格的,那廝雖然有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真人游戏名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