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富士康小說網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九尾狐圈養日記-第1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兩人對視一眼,道:“遵命,陛下。”
  作者有話要說:更新來鳥,更新來鳥,大家多多冒泡哈,恩恩,咱們小白要進宮當皇帝去鳥,咱們萊嘉只能當小寵物,哼哼,好可憐的說,哎呀,一個不小心透劇了
  多多冒泡
  
  
  
  
  
  37 情狐
  
  白然天生就不是會勾心斗角的人;上輩子宅斗中成了炮灰,這小王子也成了宮斗中打醬油的;還以為自己附身在他身上和萊嘉在一起可以過無憂無慮的日子了;卻沒有想到;自己怎么著也逃不過那個枷鎖。
  既然決定了要去做,白然也開始著手準備了起來。
  白然大字不識幾個,斯洛克和伊芙他們便開始教他,薩摩的女朋友珍珠則教白然宮廷禮儀;每天都忙的要死要活的。
  自己媳婦跟自己在一起的時間短了,萊嘉非常的不高興,白然學習的時候他就在旁邊用尾巴蹭白然;反正他有九條尾巴;蹭來蹭去的;白然被蹭的煩了,把萊嘉推出去。
  學了一會兒,萊嘉變成小狐貍又來了,萊嘉似乎抓到了白然的弱點,那就是特別特別喜歡小動物,變成可愛的小萌狐,自己媳婦當然舍不得把自己推出去了。
  確實是那樣的,白然抱著縮小了的萊嘉學習,可是萊嘉不知悔改,只要別的獸或者別的人太靠近白然他就會發威,揮舞著自己的小爪子告訴他們,白然是他媳婦。
  還有誰不知道白然是他媳婦啊……
  后來白然實在是煩了,拎著他的尾巴把他扔出去了。
  為此,萊嘉很生氣。
  原本來參加家庭聚會就等于是度蜜月的,往年家庭聚會,大家都會比賽捕獵,火大打架玩啊什么的,多好啊,可現在卻變得那么無趣,連媳婦也被搶走了。
  萊嘉瞥了一眼跟門神似的兩人,頓時火氣更重,二話不說,變成大狐貍一只,狂妄的甩著自己的九條尾巴,弓起身子就撲了上去。
  木心和木恒自然也很厲害,躲過了萊嘉的攻擊之后,竟然從手心射出木釘,萊嘉狂吼一聲,尾巴一甩,強大的氣流將木釘甩飛到一邊,頂在門前的樹上。
  盡管這樣,還是有一顆打中了萊嘉,萊嘉皮厚,也不覺著有多疼,哼了一聲,一條尾巴把木釘拔了出來,流了一兩滴鮮血,血的味道讓萊嘉更加的瘋狂了,渾身的毛都豎了起來了。
  木心和木恒一愣,他們木釘內有毒,可以麻痹敵人的神經,讓他們不能攻擊自己,怎么對萊嘉無效?
  怎么可能有效啊,在魔獸森林里,萊嘉什么苦沒有吃過,他曾經和阿綠這帶有奇毒的巨蟒打架,萊嘉差點因為中毒死掉,但好在和阿綠打斗的時候也把阿綠咬上,喝過他的血,阿綠的血中也帶有劇毒,以毒攻毒,后來竟然淡化了,從那以后萊嘉便百毒不侵。
  木恒一個沒有注意,被萊嘉撲倒在地,萊嘉一口將木恒的肩膀咬掉,不會流血,只是流出一點墨綠色的汁液,木恒蹙起眉,似乎很痛的樣子。
  眼看著那邊,木心墨綠色的長發瘋長,萊嘉被木心的頭發綁住了手腳,嗷嗚嗷嗚的叫了兩聲,把斷臂吐在地上,那斷臂落地,頓時變成了枯木。
  木心木恒頓時臉色大變,他們是樹,落地生根,這個家伙竟然可以把他們的斷肢給傷的那么嚴重,不能復活……
  “你們不要打了。”白然怒氣騰騰的站在窗前怒斥。
  兩人一狐貍一頓,安靜下來了。
  萊嘉想了想,還是覺得不解氣,齜牙咧嘴的打算再咬他們幾口,可木心的頭發還纏在他的身上,怎么都掙脫不掉,火氣更大了。
  “再打我就……”白然不知道該怎么辦,小心翼翼的問道:“我從這跳下來,怎么樣?”
  “不可以,陛下。”木心纏在萊嘉身上的頭發頓時枯萎。
  “陛下,不可以。”木恒的斷了的手臂又長了出來了,仰著頭,看著上面的白然。
  “媳婦,跳吧,我接著你……”萊嘉以為白然跟他玩呢。
  白然嘆了口氣,以最快的速度下樓,萊嘉見媳婦肯下來了,頓時撲了過去……
  白然一把抓住萊嘉的狐貍尾巴,扯了兩下,然后又揪著他的耳朵:“不許鬧。”
  狐貍耳朵拉攏下來,不高興了。
  白然有些無奈,在他耳邊輕聲說道:“乖乖的,晚上任你折騰。”
  狐貍耳朵頓時直豎,還非常歡快的動了幾下:“媳婦,說好了啊。”
  白然重重的點了點頭,說:“所以現在乖乖的,知道了嗎?”
  還要狐貍不鬧騰了,白然學習也快了許多,很快就到了晚飯時間,吃著晚飯,萊嘉的狐貍尾巴都纏著他的腳踝,似乎一刻都不打算松懈。
  餐桌上多了阿魯克之后,氣氛歡愉了不少,美人媽媽變成女人,一副賢妻良母的模樣,阿魯克鼻青臉腫,但臉上的幸福之色,他們這些小輩的可是都能夠感染到,看來阿魯克被美人媽媽打的很開心。
  往常白然晚上都還有要學習的呢,白然忙著在白天就都學掉,好不容易騰出晚上的時間來陪萊嘉,所以連他都異常的珍惜。
  好久都沒有親熱了,前幾天他學習完了之后特別的累,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所以今天才會比往常鬧騰的厲害,畢竟被冷落了那么長時間了。
  一進門,萊嘉的尾巴就纏著白然,嘴巴湊了上去吸允著白然的嘴唇,白然非常配合的張開嘴,用舌尖舔了舔萊嘉的嘴唇。
  白然非常喜歡和萊嘉舌吻,曾經覺得這種吃口水的感覺不太好,可現在卻非常的喜歡,萊嘉的舌頭上有小倒刺,舔的他很舒服,又或者說,自己也算是半個魔獸了,某些獸類的習性也漸漸地顯露了出來。
  那么貼在門板上吻了好一會兒,白然身上的袍子大開,露出漂亮的鎖骨和粉紅色的蓓蕾,萊嘉一手揉搓著他的臀部,一手蹂躪著他胸前的粉紅,兩人的呼吸都有些急促,萊嘉又開始興奮了,從喉嚨里發出呼呼的聲音。
  白然現在懷著小狐貍,萊嘉不太敢亂來,有時候真想就那么提槍上陣,可又怕白然受傷,那處已經早早的翹起來了,白然非常自覺的用尾巴將萊嘉的那處包裹起來。
  “唔……”當萊嘉吸允著他胸前的蓓蕾的時候,白然發出貓兒般的叫聲,更加的刺激萊嘉了。
  砰砰砰——
  敲門聲響起,兩人的動作一頓,而后不再理睬,白然環住萊嘉的脖頸,任由他親吻著自己的鎖骨。
  “那什么……”狐貍媽媽的聲音響起:“你們先打住可以嗎?小白出來,美人媽媽有事要跟你說。”
  萊嘉怒了,怎么母親也來跟他強媳婦啦?漂亮的眉毛皺起來,很不樂意。
  “美人媽媽,我馬上就來……”白然慌忙整理了一下衣物,美人媽媽肯定是有事才會打斷他們的,白然堅信。
  “媳婦……”萊嘉的眼神別提多幽怨了。
  白然摸了摸萊嘉的耳朵:“乖,等我回來。”
  萊嘉指了指翹起來的小棍子:“它等不了了。”
  白然的眉毛抽了抽,指著萊嘉的尾巴說道:“你有那么多條尾巴,先將就著用,等我回來。”
  萊嘉不甘心:“媳婦……”
  白然湊過去又和萊嘉一通深吻:“乖啦……”
  九尾狐撒起嬌來最麻煩了,那么可愛,白然忍不下心。
  白然出門,美人媽媽已經等在外面了,此刻他已經變成了男人的模樣,但依舊給人一種美到不可方物的感覺。
  薩維牽起白然的手,說道:“我們去書房說吧。”
  白然有些不太自然,臉都有些紅了,說實話,小時候自己的母親對自己并不是太好,有時候連牽手和擁抱對白然來說都覺得陌生,母親對自己一直都很冷淡,一直到白然的父親把遺產交給白然的時候,母親才有了個母親的樣子。
  身為魔獸,薩維的體溫很高,被長輩牽著手的感覺很溫暖,像是被自己從小所缺的母愛父愛一樣團團包圍,白然喜歡這樣……
  白然還以為薩維也不識字呢,可看著書架上那滿目琳瑯的書籍的時候,白然還是深深的佩服薩維,這年頭,識字的魔獸真的很,像薩維看那么多書的魔獸,更是少之又少。
  “小白,你坐。”薩維把白然按在沙發上,讓他做好,自己也坐在了白然的旁邊,拉著他的手,滿臉的微笑。
  “小白,阿魯克說你們明天就要回帝都去了,所以我就把這個儀式提前舉行。”薩維說道。
  白然愣了愣,問道:“什么儀式?”
  薩維說道:“先聽我說一個故事,怎么樣?”
  白然重重的點了點頭:“好的。”
  自古以來,不管人類,精靈,還是魔獸都會有很多條分支,當然了,狐族也不可例外,曾經有一種狐貍叫做情狐,因為他們重情義,只要是認定的伴侶,這輩子都不會拋棄。
  情狐縱然厲害,可是太過于癡情,經過了幾百年,終于找到了喜愛的伴侶,弱找到同樣是魔獸的伴侶還好,因為他們還有很多的幾百年可以揮霍,可情狐若是找了比自己弱小,壽命比自己短的伴侶,情狐的下場凄慘,但也算是美好。
  伴侶若是死掉,情狐會不吃不喝的陪在伴侶的身邊,直到自己的生命也漸漸地流失,伴侶如果都不在世上了,這情狐根本就不愿意在這世上多待一天。
  這就是為什么強大的情狐會越來越稀少的原因了,白然瞪大眼睛,顫抖著說道:“萊嘉是情狐?”
  
  薩維點了點頭:“其實一開始我并不看好你的,可是情狐認定的伴侶是誰也替代不了的,你很好,也討人喜歡,可是你的壽命……說實話,我并不想讓萊嘉早早的消失在這世界上,萊嘉是我生的孩子當中,情狐血統最最純正的孩子……”
  白然一愣,似乎明白了點什么,嘴角擠出一絲苦笑:“美人媽媽是想要拆散我們么?”
  作者有話要說:更新來鳥,眼睛失戀鳥,今日告白失敗,擦,一個阿姨打電話叫我唱歌去,哎,出去散散心
  
  
  
  
  
  38 諾言
  
  38、諾言
  薩維一愣;歪著腦袋看著白然。
  白然垂著腦袋,有些慌亂的說的:“美人媽媽;我會保護好自己;不讓自己受傷;哦,對了,我和斯洛克的命是連在一起的,他有九條命……”
  說到了后面;都有些語無倫次了。
  
  薩維揉了揉白然的腦袋,無奈的說道:“傻孩子,我怎么會拆散你們呢?”
  白然瞪大眼睛;看著薩維。
  薩維的表情柔和;一點也不像是要拆散兒子的惡婆婆的樣子;心有一絲動容了,真的不會被拆散么?
  薩維拉住白然的手,像是捧著珍寶一樣捧在手心:“首先我先謝謝你,謝謝你愿意愛我的萊嘉。”
  白然完全石化了。
  薩維說道:“萊嘉天生畸形,又是純種的情狐,他認定的伴侶,我怎么舍得拆散,我也不敢拆散啊,我看得出來你也喜歡萊嘉,所以我想來問你,你確定好了,想要和他在一起嗎?不管滄海桑田,不管海枯石爛……”
  白然好不容易消化了薩維的話,慢慢的點了點頭,而后非常認真的道:“美人媽媽,這一點我可以做到的,我喜歡萊嘉,想和他在一起……”
  薩維彎起眼睛:“永不變心么?”
  白然點頭,雙拳都緊握了起來:“永遠不變心。”
  薩維抱住白然,大手輕拍了他的背部幾下,像是在安慰他,可又像是在安慰自己。
  薩維的眼角閃著淚花,可是笑容卻越來越深了:“和魔獸交歡,時間越長,壽命也會越長。”
  白然瞪大眼睛,會有這樣奇特的功效么?
  薩維接著說道:“可人類的壽命再怎么長,也長不過魔獸的,恰巧,你有一半的魔獸血統,其余的一切就好辦了。”
  “媽媽是想讓我……變成魔獸?”白然顫抖著說道。
  薩維點了點頭。
  白然嘗試過變成貓咪的那種感覺,如果變成魔獸,自己是不是也變成了貓了?有一種好奇怪的感覺。
  白然有些心動了……
  薩維說道:“這是最佳的時期,你懷著小狐貍,身上的獸性已經發揮到了極致,你只需要……找一個皇族的人,讓他甘愿為你獻出自己的肝臟。”
  白然一顫,連忙搖頭:“媽媽,這種事情,我做不了。”
  薩維蹙起眉,道:“魔獸吃一兩個人也沒問題的。”
  白然依舊搖頭:“美人媽媽,有其他的方法嗎?我真的不想那么做。”
  薩維瞇起眼睛,似乎有些不太高興:“還有一個辦法,那就是你和魔獸換血,他的血流進你的身體里。”
  白然問道:“那么,魔獸會怎么樣?”
  薩維冷硬的說道:“會死。”
  白然一振,蹙起眉來,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白然覺得自己的胸腔都快要爆炸了,這才說道:“媽媽,我答應你,如果某一天,我覺得自己不能再陪萊嘉走下去了,我會偷偷地離開,給他留一封信,讓他像你一樣等下去,讓孩子們陪著他,一輩子。”
  薩維閉起眼睛,似乎不忍心看白然,最后只能嘆了一口氣:“當初我會留下來等他是因為我可以感受到阿魯克還活著,萊嘉的血統比我更純正一些,我都不敢想象,如果你不在了,萊嘉會怎么樣。”
  白然垂下腦袋,心想美人媽媽肯定埋怨自己吧,因為自己固執,所以萊嘉有可能因為自己而喪命。
  白然似乎看見了自己不見了,化為一縷幽魂,萊嘉在看見了他的尸體之后,一次又一次的去撞巖石,去撞大樹,最后力竭而死。
  火紅色的九尾狐趴在自己的尸體旁邊,大舌頭就像往常一樣在白然的身上舔來舔去,最后發出嗚咽的聲音,九條尾巴都拉攏著,沒有一點精神……
  “薩維,不要再逗咱兒媳婦了,他可是皇帝啊。”阿魯克戲謔的聲音傳來,只見一個黑發的獸人男子從書架那邊走了出來,嘴角帶著笑意。
  白然揉了揉濕潤的眼睛:“父親。”
  阿魯克哈哈大笑,走過來在薩維的身邊坐下來:“孩子,我不把萊嘉叫來其實也是有原因的,當時我的主人,也就是你的父親在得知你活不過十八歲的時候有拜托我去幫你尋藥。”
  白然眨了眨眼睛,阿魯克那么說,是不是就等于找到藥了?
  阿魯克攤開手掌,一顆紅色的小藥丸靜靜的躺在他的手中:“孩子,這藥是根治你的病的,可人終究是人,雖然獸性暫時把你的病壓住了,可是病根還在那里,吃了它,你的病好了,身為皇族的你,會有一百五十多歲的壽命,你還可以陪萊嘉一百三十多年。”
  白然顫抖著把藥丸接了過來:“謝謝。”
  阿魯克揉了揉他的腦袋,慈愛的說道:“要謝謝你的父親。”
  白然點了點頭。
  阿魯克說:“那藥現在還不能吃,你要等把小狐貍生下來,獸性減弱的時候吃下去才好,不然藥性也會被獸性吞噬掉的,這顆藥可是很難得的。”
  看著白然離開,薩維蹙起眉來:“你怎么不告訴他,只要紫金花開,喝下一碗魔獸的血,他也會變成魔獸?”
  阿魯克嘿嘿笑了兩聲,從懷中小心翼翼的拿出一個水晶盒,不,是萬年寒冰雕成的盒子,阿魯克不敢打開來,因為一打開,溫熱的空氣會把紫金花的花苞給熱死的。
  薩維瞪大眼睛:“你那么摘了回來做什么?萬一沒有效果呢?”
  阿魯克哈哈大笑:“我終于知道那狗屁紫金花怎么那么難找了,你知不知道,前段時間我捕獵,一個不小心掉進海里,差點淹死,好在遇上了北極之海的龍王,我和他認識,順道救了我,聽說我要找紫金花,二話不說就送了我一朵,紫金花在他們北極之海就是一普通海藻,平時他們都吃著玩的呢,哎,老子白白等了那么多年。”
  薩維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不可能只有你掉進北極之海里吧,其他的魔獸或者人類肯定也掉進去過。”
  阿魯克有些心虛的說道:“那什么,龍王他妹妹是我曾經相好的。”
  薩維頓時變成一條金色的大狐貍,二話不說,給他一尾巴,外加幾爪子。
  阿魯克嗷嗷大叫:“薩維,我花心的毛病已經改了,改了啦。”
  薩維繼續撓。
  阿魯克悲憤的哭訴:“嗚嗚,我的臉花了啦,不漂亮了啦……”
  薩維重重的給阿魯克小弟弟一腳。
  “嗷~~~~~~薩維,我真的不花心了……”
  白然回去的時候,萊嘉已經變成狐貍了,他蹲坐在門口,聽見腳步聲來,立刻搖晃著自己的尾巴。
  白然捧住萊嘉的大腦袋,狠狠地吻了他一下,多熱情啊,弄得萊嘉很不好意思,伸出舌頭舔了舔白然。
  萊嘉變成獸人,赤|裸著身體坐在地上,白然無比的激動,眼前的這個人會對自己不離不棄,一輩子……
  曾經以為一輩子是一個非常遙遠的詞語,而現在的這個一輩子,卻壓得白然有些不能呼吸……
  自己的一輩子是一百五十年,而萊嘉的一輩子則是很多個一百五十年,或許自己可以狠心一點,自私一點,如果自己變成魔獸的話,可以陪萊嘉很多個一百五十年……
  可是代價卻是魔獸的血,或者是人類心甘情愿奉獻出來的肝臟……
  白然是絕對下不了手的。
  魔獸多可愛啊,他不舍得,人類狡猾,可若是讓他親手剖開一個人的肚子,那處肝臟,那么他肯定也會的,因為可以找一個自己恨的人,可是讓人類心甘情愿的奉獻……
  哎……
  傻子才會呢。
  對自己媳婦熱情的表現萊嘉非常的滿意,看著他嫣紅的小嘴吞吐著自己高昂的欲|望,進進出出,帶著一些唾液,萊嘉興奮的瞇起眼睛來。
  白然的身材不像剛開始那樣單薄了,腹部微微隆起,身體白皙的就像瓷器一樣,光滑,細嫩,還帶著一點小粉紅。
  終于,萊嘉射了出來,這一次白然沒有像往常一樣吐掉,而是非常努力的吞掉,還把那上面的都舔干凈,萊嘉覺得這樣的媳婦真是……真是太美了。
  兩人上了床,白然頓時跨坐在萊嘉的腹部,笑著說道:“你不要亂動哦,小心我幫你那里夾斷。”說著,還輕輕的彈了一下那處。
  萊嘉咽了咽口水,“媳婦,我想舔你。”
  白然哪里聽萊嘉的,扶著萊嘉滾燙的硬挺,對準,緩慢的坐了下來……
  萊嘉驚恐道:“媳婦,不怕戳到咱兒子啊?”
  白然哼了一聲,緩慢的動了起來:“不怕,咱兒子跟你一樣,很厲害,不會介意的。”
  “啊……啊……唔……”白然一上一下的動著,腸壁被摩擦的無比舒服,想要動快一點,可是腰酸腿酸,又沒有力氣,于是非常郁悶的起身,躺在床上。
  拉著萊嘉的手,探了三根手指在自己的體內,敏感的腸壁包裹住手指,似乎想讓它們再進去一點,萊嘉的呼吸越來越急促了起來。
  “老公……”白然看著萊嘉,輕聲說道:“快進來,我想要你……”
  狐貍耳朵動了動,萊嘉非常認真的和自己媳婦商量:“我還是想要舔你。”
  白然側躺著,和萊嘉面對面,主動抬起一條腿架在萊嘉的身上,手里頭握著萊嘉的東西,后面緩緩地把它吞了進去,白然呻吟一聲,“老公,快點動啊……”
  白然的聲音太撩人了,萊嘉都忘記自己想要干嘛了,本能的便開始勇猛的動了起來,不一會兒,噗嗤噗嗤的水聲傳來,異常的淫|靡,白然半瞇著眼睛,用貓兒般柔柔的聲音呻吟著,叫喊著……
  好幾天沒能吃的萊嘉獸性大發,抱著白然換了個姿勢,讓他就那么仰躺著,雙腿大大的打開,白然的腹部已經濕了,上面竟是白濁的液體,那是他自己的,萊嘉瞇了瞇眼睛,湊過去,舔干凈。
  白然舒服的蜷起腿來,萊嘉舔夠了,便轉移目標,被自己蹂躪了的地方是紅色的,一張一合的,一絲濁液流了出來,粉紅色的小嘴很努力的想要閉合,可無奈,液體還是流了出來了。
  “萊嘉……進來……”被撩撥了的白然懇求道。
  萊嘉輕輕地吻了一下他的臀部,算了,反正以后有的是時間舔他。
  長驅直入,一下子就戳中了白然的敏感點,白然失聲,后面緊緊地夾住萊嘉。
  “媳婦,不要夾太緊……”萊嘉蹙了蹙眉,俯下身子吻著白然的脖頸。
  白然大口大口的呼吸,這才放松了一點,含住萊嘉的手指吸允著,而萊嘉也開始發動攻擊。
  白然不記得做了多久,只知道自己累的不行,射都射不出來,和萊嘉依偎在一起,白然吻了吻他汗濕了的脖頸,說道:“喜歡我么?”
  萊嘉自然是喜歡的,可是面子上過意不去,輕哼了一聲:“也就一般啦。”
  白然裂開嘴笑了,抱住萊嘉:“可是我很喜歡你。”
  狐貍耳朵動了動。
  白然說:“當初為什么選擇我啊?要是當時你把我吃掉不就好了。”
  萊嘉的耳朵動了動:“已經吃了啊。”
  白然撲哧一聲笑出來:“和你的零食談戀愛啊。”
  萊嘉悠閑的甩了甩狐貍尾巴,蓋住白然:“唔,總之你不要再問我愛不愛你,喜不喜歡你這種問題了,很奇怪。”
  白然眨了眨眼睛:“有什么奇怪的啊?”
  萊嘉咧開嘴巴笑了起來:“對魔獸來說,認定你是媳婦,這輩子都是我媳婦,會對你一直好就對了。”說?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真人游戏名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