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富士康小說網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九尾狐圈養日記-第1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萊嘉咧開嘴巴笑了起來:“對魔獸來說,認定你是媳婦,這輩子都是我媳婦,會對你一直好就對了。”說這話的時候,臉還忍不住紅了起來。
  白然笑著搖了搖頭,這什么邏輯啊,可是白然也知道,這是萊嘉對自己的一種承諾,沒有我愛你那么煽情,卻讓白然渾身上下都暖了起來。
  白然拉著萊嘉的手,和他十指相扣:“你是我老公,我愿意為你生很多小狐貍。”
  萊嘉的眼睛一亮,果然,這種表白方式是萊嘉最最喜歡的。
  作者有話要說:更新來鳥,受刺激的眼睛看電影去,話說明明告白被對方拒絕了,可是還會在Q上問我腫么還不睡?我說還在外邊玩他還讓我趕緊回家什么的,擦,他是要表達個什么意思???
  哎,苦逼的眼睛走鳥
  求解答
  
  
  
  
  
  39、繼承
  
  白然他們第二天一早就走了;白然懷著小狐貍,萊嘉自然不能讓他太奔波;依舊趕著馬車走;木心和木恒兩人緊跟身后;當然了,還多了兩魔獸。
  “你為什么要跟著我?”斯洛克瞇起眼睛,難道這個變態狼還想要跟著回到皇宮舔他的小菊花么?
  白瀾用爪子輕輕碰了碰斯洛克:“你是城里的獸,我是農村的;你得帶我見見世面。”
  斯洛克想了想,尾巴甩了兩下,這匹狼雖然還蠻帥氣的;可惜是個土包子;沒有見過世面;想到這里,斯洛克也就有些心軟了,同樣是獸,自己怎么就那么命好呢?
  斯洛克抖了抖毛,懶洋洋的說道:“我帶著你去,但你不可以吃人。”
  白瀾連連點頭,尾巴都歡快的甩了兩下。
  斯洛克又想了想,道:“我的家雖然挺大的,但沒有多余的床,因為從來都沒有想過會有別的獸進我的家,就沒有準備過。”
  白瀾忙道:“不怕,我睡地上的。”
  斯洛克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變成小喵咪,蹦跶兩下跳進白然的懷里,白然一愣,摸了摸斯洛克的腦袋,讓他趴在自己的腿上。
  走到可以用傳送魔法陣的小鎮上已經是兩天后了,馬車丟掉,白然騎著狐貍,帶領著兩只魔獸一起回帝都了。
  白然用傳送魔法陣還是有些不適應,盡管萊嘉用尾巴緊緊地把他包裹了起來,可等出來的時候,臉色還是煞白。
  一出來,白然就驚訝的發現,四周竟然圍滿了侍衛,侍衛并排站著,隊伍龐大,熙熙攘攘的民眾都踮起腳尖來看他們的新皇帝。
  貓耳?尾巴?小王子什么時候變成獸人了?
  白然有些緊張,可也應該有皇帝的范兒,騎著九尾狐招了招手,他臉色有些白,而且也笑不出來,倒是給人一種冷靜睿智的感覺。
  大家看著那紅彤彤的九尾狐別提多害怕了,他們柔柔弱弱瘦瘦小小的皇帝陛下正騎在它的身上,而九尾狐也一副很小心的模樣,甚至用一條尾巴纏著皇帝的腰,沒有想到魔獸還有不兇猛的呢。
  當然了,民眾們除了對萊嘉恐懼之外,更多的則是想把他的皮拔下來做大衣,瞧瞧,多美麗的顏色啊,要是變成一件大衣,那該有多漂亮……
  九尾狐的身后還跟著一匹赤炎魔狼,都是屬于高級魔獸,他赤色的眼睛掃視著周圍,頓時讓人不寒而栗,然而下一秒,他做出了一個當然跌破眼鏡的舉動。
  銀色的尾巴搖了兩下,他用鼻子拱了拱走在前面的小黑貓的屁股,小黑貓扭過頭來,很不客氣的給了他一爪子。
  本還以為,魔狼會一口把小黑貓吞掉來著,哪知,魔狼的尾巴又小幅度的搖擺了幾下,臉上一副‘我被撓,我很開心’的模樣,似乎還非常的享受。
  果然,一切都只是傳說而已。
  一路朝皇宮走去,白然的臉色好了些,不似一開始那樣煞白了,然而臉頰透露著一點點的粉紅,看上去更加的可愛了。
  進了皇宮,來到繼位儀式的大殿,白然忽然感受到一股冰寒的視線,凍得他竟然發起抖來,抬起頭來,對上了一雙凌冽的眸子,白然都有點不敢直視。
  “媳婦,我可以把那個混蛋咬死嗎?”看那人很不爽的萊嘉說道,雖然只是問問,但他似乎已經想行動了,渾身的毛都直豎了起來。
  “別鬧,他是大皇子,你要是把他弄死了,咱可要在這里待一輩子了。”白然壓低聲音說道。
  萊嘉很不爽的收回爪子,舔了兩下:“暫且留著他的命吧。”
  “歡迎陛下回宮。”男子單膝跪地行禮。
  “貝塔,起來吧,咱們是兄弟,何必行這君臣之禮呢?”白然說道。
  貝塔起身,看了白然一眼,盡管他行禮恭恭敬敬,可是他的眼神似乎要把白然殺個千萬遍的樣子。
  九尾狐伏低身子,白然從他的身上下來,九尾狐慵懶的甩了甩尾巴,站在白然的身旁,像是騎士一樣守護在白然的身邊。
  放眼望去,大殿里全是大臣,白然心里別提多緊張了,但也不得不裝作很冷靜的模樣:“父王才剛離世,繼位儀式就從簡吧。”
  貝塔說道:“陛下,繼位儀式乃歷屆皇帝最為珍惜的洗禮,繼位儀式不可從簡。”
  西斯大陸倒不是什么封建的地方,老爹剛死,兒子繼位,這意味著另一個時代的來臨,君主會帶領著大家走向另一個巔峰,繼位儀式絕對不能草草了事的。
  “就這么辦吧,我很累,需要休息。”說罷,摸了摸身后九尾狐的腦袋,九尾狐匍匐在地上,白然坐上九尾狐的背,大喇喇的就走了。
  木心木恒沒啥表情,皇帝都走了,他們跟著做什么,所以也走了。
  “小王子頑劣不堪,先是刺殺陛下,如今又藐視繼承大典……”
  “我們需要的是明君啊……”
  貝塔的眉毛動了動,一臉的冰冷。
  白然是故意的,自從決定讓貝塔繼位了,他就有好好地了解過這個人,他雖然是侍女所生,但他確實很適合做一個君王。
  其實白然不那么做也知道,這朝中大概許多的大臣都是投靠貝塔這邊的,而另外的一些也并不是看好他,而是他是皇帝最喜愛的小王子,而且他的母親是獸人族的公主,血統高貴,僅此而已。
  繼承儀式的確是從簡,白然就簡單的沐浴更衣,接受洗禮就完事了,皇宮雖大,可白然總覺得像是牢籠,明明就有很大很大的花園,可白然就是覺得,那些美麗的花兒還沒有魔獸森林里的一顆枯草有朝氣。
  白然是正正經經的皇帝了,國家大事就算白然不想接手也不得不接手,先是處理了二皇子等余黨,白然這次倒是處理了干干凈凈,反正,和二皇子關系很好的是笨蛋小王子,又不是他。
  皇宮很無聊,萊嘉被圏起來養著,大臣們覺得萊嘉危險系數太強,于是做了一個大號的籠子送來,讓白然把萊嘉關進去。
  那是他老公啊,他怎么舍得關?
  白然才剛開口拒絕,那些個白發蒼蒼的大臣都下跪,一個個流眼淚的,白然看了看萊嘉,最終還是把萊嘉關起來了。
  被關起來的萊嘉很氣憤,籠子都被他咬破了,過了兩天,又送來一個質量更好的,沒完沒了。
  “他是魔獸,不喜歡被束縛。”白然第N次向大臣們解釋了。
  大臣苦口婆心的說道:“陛下,家養的狗還會咬主人呢,更何況是那么兇猛的魔獸,我建議陛下把他關起來,讓專人飼養,陛下要是想他了,可以老遠遠的看兩眼。”
  白然嘆了口氣:“你們都看見啊,他很乖巧的,都不咬人。”
  大臣道:“陛下,他是危險生物,您還是少接觸為妙。”
  白然看向萊嘉,萊嘉甩了甩狐貍尾巴,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白然嘆了口氣,摸摸萊嘉的腦袋:“打個滾給眾大臣看一下。”
  萊嘉嘴角抽了抽,他不是馬戲團的猴子,不要當著那么多人的面表演嗷嗷嗷,最最主要的是,那樣撒嬌的動作,他萊嘉老大做不來,哼。
  萊嘉伸爪子撓了撓白然的腿:“媳婦,我不要睡籠子,我晚上要跟你睡。”
  白然笑呵呵的道:“那就滾一個?”
  萊嘉慢騰騰趴下,爪子墊著腦袋,然后滾————
  滾完了,嗷嗚嗷嗚叫了兩聲,九條尾巴甩的很歡騰,湊過去蹭了蹭白然的腳,唔,這不是只有狗狗才會那樣么?
  “你們看見了吧,他是有靈性的,會聽話,而且又不鬧騰,大家不必為我擔心了。”白然再次苦口婆心的勸說道。
  大臣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退一步道:“那明天老朽給陛下從個項圈來。”
  白然一愣:“要那個做什么?”
  大臣道:“拴起來。”
  萊嘉徹底的怒了,張口咆哮,一口含住大臣額腦袋,萊嘉只是嚇嚇他而已,哪知把要送項圈的大臣嚇暈倒了。
  白然扶額,這里果然不適合萊嘉居住啊。
  讓人把受了驚嚇的大臣都送回去,萊嘉覺得世界徹底的安靜了,媳婦終于是他的了,走過去蹭了蹭白然的腳踝:“媳婦,咱們什么時候回去?”
  白然嘆了口氣:“別急,還早。”
  萊嘉繼續蹭:“我想我的狐貍窩了,我還在窩里面藏了好東西呢。”
  白然皺起眉:“你藏什么了?”
  萊嘉吐了吐舌頭:“骨頭。”
  白然嘴角抽了抽:“什么骨頭?”
  萊嘉想了想,道:“有魚骨,牛骨,人骨……”
  白然:“你收藏了做什么?”
  萊嘉裂開嘴笑了,舌頭露了出來:“留著以后給我兒子玩。”
  白然:“……”
  哎,為毛人家白瀾會收集寶石什么的,黑帥會收集鍋子啊之類的東西,就他家的狐貍,為什么會收集骨頭?
  真是猜不透……
  作者有話要說:更新來鳥,現在是存稿徹底沒了,問題是還卡文了,哎不知道明天能不能更新,但是,我會努力的。
  出去玩去鳥,謝謝大家對我的關心,想通了,但有時候又想不通,哎昨天眼睛犯賤,和朋友看電影之前給他發了個短信問他看不看,于是乎,被委婉的拒絕鳥,擦老子再也不那樣了
  
  
  
  
  
  40 冬天快到了
  
  雖然萊嘉不用被拴著養了;可萊嘉卻非常的不喜歡這樣的生活,這里的空氣不太好;到處都是魔法球;這里的伙食不太好;肉太肥,一點也不像森林里捕食的獵物那樣肉香。
  最最主要的是,他洗澡是絕對不會抹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在身上,雖然他很喜歡被弄得一身的泡泡的感覺;但是他絕對不喜歡身上有一股非常刺鼻的臭味呀。
  其實那是高檔香水,可惜,咱萊嘉實在是欣賞不來。
  ‘阿切……阿切……’萊嘉已經打了N個噴嚏了;鼻子都濕漉漉的;金色的眼睛還淚汪汪的感覺。
  “他是魔獸;你們怎么可以把香水噴在他的鼻子上呢?”就算是白然的脾氣再好,也忍不住生氣了。
  精靈族的侍女們一聽見白然的怒斥,頓時嚇哭了,一雙雙大眼睛里噙著淚水,“陛下,我們不知道呀,我們想著把九尾狐弄得香噴噴的,陛下您一定會喜歡的。”
  白然嘆了口氣:“你們下去吧,我要沐浴了。”
  侍女們對視一眼,松了口氣,慌忙的走開。
  “媳婦……我們回去吧。”萊嘉眼淚汪汪的咬白然的褲腳。
  白然揉了揉他的腦袋,笑起來:“我幫你把身上的香味洗干凈吧,我知道你不喜歡。”
  萊嘉連連點頭。
  見沒別人了,萊嘉變成小狐貍,白然抱著他來到浴室,皇帝陛下的浴室是非常的豪華的,一個足足有游泳池那么大的浴池,水溫永遠都不會涼,隨時都可以洗熱水澡。
  才走到浴池邊上,萊嘉就跳進浴池里了,香水的味道讓他太難受了,看著濕漉漉的小狐貍,白然嘆了口氣,三兩下也脫光了,這才下水。
  把小狐貍拉近自己的懷中,從旁邊的小盒子里抹了一點淡金色的粘液在小狐貍的毛發上,開始揉搓,不一會兒,小狐貍就被白乎乎的泡沫所包圍了。
  “這個就沒有味道了吧,以后我不讓她們碰你了,我幫你洗。”白然說。
  萊嘉連連點頭:“就是,她們實在是太恐怖了,老是拉我的尾巴,對了,還有一個掰開我的嘴巴弄我的牙齒,對了對了,還有,老子的指甲都被剪光了不說,還都磨平了。”
  萊嘉伸出自己的小爪子,果然,以往鋒利的指甲早就不在,一顆顆的指甲被磨得非常圓潤可愛,可是,魔獸的爪子不是用來賣萌裝可愛的,就這爪子,連條魚都抓不死。
  白然很不厚道的笑了,摸著那圓圓的指甲說道:“挺可愛啊。”
  萊嘉頓時炸毛了,“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老子早就把她們給吃了。”
  白然好脾氣的揉了揉萊嘉的腦袋:“哎呀,別生氣了好不好,指甲還會再長出來的嘛,吃人不好,而且你又不喜歡吃人的,對吧。”
  萊嘉哼了一聲,任由白然伺候著自己。
  有媳婦就是好呀,以前自己洗澡就跳進湖里撲騰幾下出來,甩甩毛就好了,現在媳婦還會幫他很認真的洗毛啊,唔,真是太幸福了。
  更讓萊嘉幸福的是,唔,媳婦的小紅豆就在自己跟前了,要不要吃一口???
  萊嘉非常糾結的對爪子。
  白然垂下腦袋吻了吻小狐貍的腦袋,說道:“你也不要急,知道嗎?貝塔這個人可不是那么好打發的,如果我把皇位就那么給他了,他會覺得這是對他的侮辱,可這個皇帝我要是好好的做,咱們就得在這里待一輩子,萊嘉,我不要天下,就要你。”
  萊嘉眨了眨眼睛。
  白然的臉有些紅,垂下腦袋說:“我知道這樣的我很沒什么出息,可我真的不喜歡這樣的生活,我要的很簡單,那就是安安靜靜的過日子,我從來都不是一個好的領袖,我只是你媳婦。”
  萊嘉舔了舔白然的手心:“媳婦……”
  白然抬起頭來看著萊嘉,臉更紅了:“嗯?”
  萊嘉又舔了舔:“我也想幫你洗澡。”
  白然一愣:“怎么突然那么勤快了?”萊嘉其實是一條懶狐貍來著。
  萊嘉變成了獸人,紅色的頭發已經變長了,也才半個多月的時間,頭發竟然長到了腰間,此刻濕漉漉的,萊嘉正用自己漂亮的勾人的眼睛看著白然,握拳:“我是很疼媳婦的。”
  白然肚子都笑疼了。
  白然的肚子也不再長了,依稀可以感覺到有東西偶爾在肚子里面踢兩下,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會生,所以白然一直都很小心翼翼的觀察胎動。
  萊嘉把白然洗干凈了,變成大狐貍,甩了甩毛,用尾巴把白然卷起來放在大床上,自己變成獸人,也跟著上了床。
  “媳婦,我想魔獸森林了。”萊嘉抱著白然,幽幽的說道。
  白然嘆口氣:“我也想了。”
  此刻,魔獸森林里。
  人魚生蛋只需要三個月,花遙生了一個蛋蛋之后,一家子都郁悶了。
  蛋蛋里面是什么呢?會是小龍還是小蛇啊?又或者是一條漂亮的小人魚呢?真是太奇怪了。
  孵蛋什么的都需要熱血動物,可花遙他們一家子都屬于冷血動物,一直都住在湖底,體溫都比較低,又碰上冬天,他們的孩子一定要孵化出來,不然就會死掉啊。
  可惜……
  魔獸森林里大批動物都冬眠了。
  阿綠巨大的身子把一顆白色的蛋蛋卷起來,非常努力的用自己的體溫在孵蛋,時而眼睛半睜著:“哎呀,熱死我了,還好累啊。”
  花遙他們一家子為了孵蛋,上岸來了,陸地上的溫度比水里要高一點,阿綠他們不太習慣。
  白龍說:“你休息一下,我來吧。”
  阿綠點了點頭,軟綿綿的把蛋蛋松開,然后爬上一顆大樹,倒掛著,蛇信子吐出來:“嗚嗚……腫么辦,老是想睡覺。”
  阿綠也要開始冬眠了。
  花遙嘆了口氣:“我也好想睡覺。”
  白龍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我也是。”
  本來花遙是不會冬眠的,起因是那樣的,他們三個在一起生活也有很長很長一段時間了,平時兩人你爭我打的為了可以和他獨處,可是每到冬天,他們就都擠在花遙家門口冬眠了,兩人獸身太巨大了,花遙出不去,被迫也跟著冬眠了。
  接下來的好幾年,花遙每到冬天就覺著無聊,因為大部分的動物都冬眠了,他一個人也不好玩也就跟著睡,可誰知道啊,懷蛋蛋也不知道挑個好日子,這蛋生下來了,竟然已經快到冬天了。
  往年不冬眠的動物也就白瀾和萊嘉還有安格,他們三獸可以說是魔獸森林的守護神了,冬天的時候也是毒霧最最淡的時候,到時候進入魔獸森林的機會比往常大了很多很多,而他們三個會非常敬業的保護好森林里的魔獸們。
  而今年,萊嘉老大走了,白瀾走了,只留下了一只不靠譜的壞鳥,大家真是太擔心今年的冬天了。
  花遙的眼睛一亮,忽然覺得一點也不困了:“咱們去帝都吧,讓萊嘉老大幫忙孵蛋怎么樣?”
  萊嘉老大喜歡小崽子是出了名的,以前在森林里,哪家生了小崽子,萊嘉老大都會非常熱心的幫忙捕獵,碰上吃素的魔獸,萊嘉老大還會去幫忙找野菜什么的,等小崽子會走動了,壞脾氣的萊嘉老大竟然可以忍受讓小崽子們咬他,啃他來著。
  所以……那么熱心腸的萊嘉老大應該會幫忙孵蛋的吧。
  阿綠困的最厲害,含含糊糊的說道:“唔,省得出去了,讓安格幫忙孵一下吧。”
  白龍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同樣是熱血動物,眼前就有一個不冬眠的,還不如就讓他幫忙一下呢,他們現在可是累得很。
  花遙給了他們一獸一個爆栗:“混蛋,安格那沒有節操的獸,我怕咱們孩子一出來就被他給吃掉了。”
  白龍阿綠對視一眼,同時嘆氣。
  花遙提議:“要不咱們去小白那里弄個大鐵鍋吧,把蛋蛋放在水里泡著,把水燒熱,等我們冬眠醒來,咱們寶寶就已經長大了。”
  阿綠眨了眨眼睛:“萬一水燒干了呢?”
  白龍說:“萬一寶寶被煮熟了呢?”
  同時嘆息。
  花遙說:“挖個洞把寶寶埋起來?”
  阿綠說:“不行,萬一寶寶醒來被悶死了呢?”
  白龍連連點頭。
  三個對視一眼,花遙說:“咱們還是去帝都找萊嘉老大吧,聽說現在小白當了人類的老大,厲害著呢,聽說人類的溫度孵蛋最好了,咱們還是去帝都吧。”
  阿綠的蛇信子歪在一邊:“可是好想睡覺啊。”
  白龍非常不客氣的給了阿綠一下:“現在寶寶最重要。”
  花遙蹙起眉,道:“咱們趕快收拾收拾東西,在冬天真正來臨之前把蛋蛋送過去,不然咱們的蛋蛋真的要完蛋了啦。”
  阿綠半睜著眼睛:“唔……感覺走路都走不動了啦……”
  遠在帝都的萊嘉連續打了三個噴嚏,舔了舔鼻尖,淡定的把白然露出來的一條腿用尾巴纏起來,打了個呼嚕,吐著舌頭睡覺
  作者有話要說:更新來鳥,明天我會努力更新的,哈哈,大家為我加油吧
  
  
  41花遙一家的造訪
  
  自從小王子繼位以來;朝中可以說是大亂,小王子只喜歡玩;雖然不好美色,但卻極愛他帶回來的那條九尾狐,傳說每到夜晚;小皇帝就獨自和九尾狐待在寢殿里;并且會發出一些不太和諧的聲音來。
  于是;西斯大陸的小皇帝有戀獸癖就傳遍了整個帝都。
  冬天到了,萊嘉就更懶了;有時候躺在地毯上動都不動幾下;但眼睛還睜得大大的,他倒也不是想冬眠了,而是有點懶得動。
  白然閑著沒事;這幾日他突然發現自己竟然也有魔法的能力,找來了幾個老師稍微的學習了一下,發現自己的魔法竟然屬于火系的,白然有些開心,以后做飯有著落了,于是就更加的賣力了。
  白然不太會處理國家大事,冬天的時候倒是喜歡窩在屋子里,身上穿著寬松的睡衣,挺著大肚子,光腳丫伸進萊嘉的肚子下面,魔獸體溫高,皮毛很溫暖,只要雙腳暖呼呼的,渾身都不會冷了。
  “萊嘉,我剛剛看書才發現,原來狐貍還分風火雷電的屬性呢,唔……紅色的屬火,黑色的屬雷,白色屬風,金色屬電。”白然用腳丫子夾起萊嘉身上的毛弄了幾下:“你是火狐嗎?”
  萊嘉的九條尾巴甩了甩,淡定的說:“不是。”
  白然蹙起眉來:“上面明明就說紅色屬火啊。”
  萊嘉特意把九條尾巴豎起來,就跟孔雀開屏似的:“可我不是普通狐貍。”
  白然裂開嘴來笑道:“那你是屬什么的啊?”
  萊嘉搖了搖尾巴:“我是無屬性的。”
  白然笑道:“原來你除了這身狐貍皮讓人垂涎就沒其他的啊。”
  萊嘉被自己媳婦輕視了,有些不高興,尾巴纏著白然的腳踝,另一條撓他的腳板,弄得白然眼淚都笑出來了。
  “知道為什么那么多人想要得到我嗎?我是狐族的畸形,除了外形,我的能力也非常的變態,我是無屬性的,但是我身上的每一樣東西都是帶有魔法的,魔法師可以利用我來增加自己的魔法,不管什么系的魔法我都能夠幫助到他們。”萊嘉說道。
  白然點了點頭:“你好厲害啊,特別是可以控制別人的精神和思想,這個能力最變態了。”
  萊嘉哼了一聲,繼續悠閑的甩?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真人游戏名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