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富士康小說網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九尾狐圈養日記-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白然欲哭無淚,萊嘉老大,您老這么一說,我就更不敢吃胖了啊。
  
  萊嘉見白然一副很感動的模樣,甩了甩尾巴,進了自己的狐穴,留下白然一個人在外面抹眼淚。
  
  看著地上的魚,白然的肚子又開始叫囂了,悲憤的找來一塊石頭刮魚鱗,好吧,生魚他勉強能夠忍受,可是他也不能連著魚鱗也吃下去吧。
  
  作者有話要說:更新來鳥,哈哈,大家要多多支持,多多冒泡喲,眼睛會日更,是好孩紙吧,多冒泡泡啊,魔獸們會把大家給萌死了的。
  眼睛讀者群:186032502  敲門磚為眼睛文中任意名字。。。。。。
  
  
  
  
  
  3、沒毛沒鱗片
  
  第二天一早,白然是被凍醒的,打了個寒顫,在那個圈兒內原地活動了一下,直到身上熱乎了這才停下來,估摸著萊嘉目前也不打算吃自己,白然的膽子也放大了一點。
  
  白然第一次踏出了萊嘉給他圈的那個圓圈,圓圈挨著狐穴,他湊了過去,悄悄探出一個腦袋往狐穴里看去。
  
  狐穴里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楚,白然膽子更大了一點,半個身子都探出了一點點,他根本就沒有發現自己的身后站著萊嘉。
  
  萊嘉有些疑惑,抬起爪子拍了拍白然的肩膀,白然一把甩開了,“別鬧,我瞧瞧萊恩老大還睡著不?”
  
  身后的萊嘉收回爪子,說道:“他醒了。”
  
  白然鄙夷道:“你怎么知道?”
  
  萊嘉:“轉過身來。”
  
  白然看不清狐穴里有什么,轉過身來,萊嘉的狐貍臉就在自己的跟前,嚇得腿一軟,坐在了地上。
  
  “你鬼鬼祟祟的在我門口做什么?”萊嘉說道。
  
  白然有些心虛的戳手指,抬眼間萊嘉也沒有要發怒的意思,這才小聲的說道:“我想要給自己搭個房子在狐穴的旁邊,你不是說要圈養嘛,就畫個圓圈也不能算是圈嘛,我得把圓圈圍起來,把我關在里面,那樣才算是圈,對吧。”
  
  萊嘉的腦袋歪了歪,想了一會兒,恍然大悟道:“就像人類搭的狗窩?”
  
  白然內流滿面:“是呀,您就當是狗窩。”
  
  萊嘉點了點頭,說:“好啊,你自己折騰去,不懂得話隨手抓個魔獸問問。”
  
  白然心驚膽戰的點了點頭,他哪敢抓魔獸啊,是魔獸抓他吧。
  
  萊嘉又用狐貍尾巴把他給卷起來,掂了掂:“以后吃胖點。”
  
  白然:“……”
  
  萊嘉同意自己蓋個房子在旁邊,白然自然像脫韁了的野馬狂奔出去,心想著順便找找那個叫做紅纓草的東西,他得出去。
  
  在森林里走來走去,萊嘉發現了疑惑非常漂亮的湖泊,他昨天連水都沒得喝一口,嘴巴里干的厲害,心想著找紅纓草也不是一下子就能找到的,先去喝點水,順便洗個澡,自己身上有夠臟,而且有些細小的傷口上還有些血痂,得洗干凈才行。
  
  白然身上的衣服臟的都看不清顏色了,水很干凈的樣子,白然捧起來多喝了幾口,等把肚子喝飽了這才三兩下脫掉衣服,只穿著一條褲衩,開始在湖邊洗衣服。
  
  衣服洗干凈了,雖然沒有洗衣粉,但白然還是勉強把烏黑的衣服洗干凈了很多,樣式看上去像一件襯衫,但已經破了好幾個洞,白然想了想,反正要洗澡,于是又把褲衩給脫了,反正這叢林里都是野獸,自己也沒必要害羞。
  
  等所有都洗干凈了,白然找來枯樹枝自己搭了一個衣架子,衣服什么的就掛在上面晾著,白然再次摸到了湖邊。
  
  湖面很平靜,就像鏡子一樣,非常的漂亮,白然想了想,自己來到這里還不知道自己是長啥樣,到底是自己穿越了呢,還是自己重生在別人的身上了呢?
  
  白然蹲下來,朝湖面上一看,嚇了一跳,雖然已經做好了各種準備,可再湖面上看見自己的容貌之后,還是被嚇了一跳。
  
  倒不是長得真的跟猿猴似的那么抽象,反而很好看,那是一張十六七歲少年的臉,一頭銀色的短發,談不上多好看,但卻非常的清秀,但眼睛確實非常妖異的異眸。
  
  左邊的眸子是淡金色的,比萊嘉妖異的金眸要淡的多,接近琥珀色,而右邊的眸子確實湛藍色的,就像天空一樣。
  
  白然捏了捏自己的臉頰,他一大好青年現在怎么變成大好少年了啊?
  
  嘆了口氣,白然便往湖中走去,等走到水淹沒自己肚子的時候停了下來,湖水很涼,白然被凍得瑟縮了一下,開始在身上擦洗了。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白然覺得有什么滑滑的東西蹭了一下他的腳踝,心想著有可能是湖里的魚類便也沒有多想,依舊洗刷刷。
  
  忽然,他的跟前竄出水花,一個看起來二十多歲的年輕男人出現在自己的跟前,他跟自己一樣,是裸著上半身的。
  
  男人長得非常的精致漂亮,雖然漂亮不能用來形容男人,可白然還是為此屏住了呼吸,他有著一頭漂亮的粉紅色長發,微卷,高挺的鼻梁,漸漸地耳朵,幾近發白的唇色,如果不是他的胸部跟自己一樣平坦的話,自己真的會以為他是一個女人。
  
  “你好,沒有毛的小猿猴。”男人優美的聲音說道。
  
  白然的嘴角抽了抽:“我叫白然。”
  
  男人瞇起眼睛:“小白。”
  
  好吧,小白總比猿猴好,還是沒有毛的,白然抬起臉來,第一次見到同類,頓時也開心無比:“請問什么地方有紅纓草啊?”
  
  男人說道:“我叫花遙。”
  
  白然:“……”
  
  花遙非常開心的說道:“真好,我終于又見到一個沒有毛的家伙了,不過你比我還慘,沒有鱗片。”
  
  花遙說著,還用自己的魚尾在白然身上蹭了幾下,果然滑滑的,冷冷的,跟魚類沒有什么兩樣。
  
  白然還想說點什么呢,一條墨綠色的巨蟒和一條銀色的龍從湖底鉆了出來,花遙笑嘻嘻的介紹道:“這條蛇叫做阿綠,這個呢是白龍,他們是我的鄰居。”
  
  阿綠那天本來也打算跟著去看看這只沒有毛的猿猴呢,可是他貪吃,忙著吃東西,就忘記了,等打算去的時候,花遙和白龍他們已經回來了,說萊嘉老大發飆了,還是不要去看的好,所以他也就乖乖的躲進了湖底。
  
  阿綠湊了過去,嚇得白然一顫,臉上扯出一個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來:“你好,阿綠。”
  
  阿綠琥珀色的豎瞳看得人全身發冷,他挺喜歡這個小猿猴的,于是乎,巨大地尾巴就把白然給纏了起來,吐了吐蛇信子:“你好,小白。”
  
  終于沒有猿猴這個稱呼了,白然頓時覺得這條大蟒蛇也蠻可愛的。
  
  白然裹得有些不舒服,小聲建議:“那個,可以放開我嗎?我洗好澡了。”
  
  阿綠松開他,白然逃似的上了岸。
  
  阿綠:“他果然長得好難看?”
  
  白龍:“噓,小聲點,被他聽見了,他會自卑的。”
  
  花遙:“真可憐。”
  
  把這一切聽在耳里的白然想撞樹了。
  
  跑上岸,白然把還濕漉漉的衣服穿上去,那些個魔獸還非常客氣的跟他說了再見,白然心想著,要不自己先在這里住著,鍛煉一下身體,順便找著那紅纓草,然后準備點食物再離開?這些魔獸看起來還挺友好的。
  
  白然正想著呢,白龍就叼著一大條魚飛過來放在白然的跟前:“看你很瘦的樣子,要不要吃點魚?萊嘉老大說你得吃胖點才好。”
  
  白然嚇了一跳,那魚他都不敢要了,雖然很餓,可是也害怕自己吃胖了之后就等著被吃了,于是立刻轉移話題:“白龍,請問森林里有沒有可以蓋房子的樹啊?”
  
  白龍眨了眨眼睛,說道:“有啊?你想蓋房子嗎?”
  
  白然點了點頭,特意說道:“是呀,萊嘉老大讓我自己找木頭蓋房子。”
  
  白龍搖了搖頭,道:“我住在湖底,對木頭這些東西不太懂,要不我幫你去問問黑帥,讓他幫你弄點木頭送過去?”
  
  白然瞇起眼睛笑了,漂亮的眸子半瞇著,白龍歪了歪腦袋,唔,他雖然沒有毛,但眼睛好漂亮啊。
  
  謝過了白龍他們,白然還是往叢林深處走去,他不敢吃肉類,但肚子實在是太餓了,他就不相信整個森林里找不到可以吃的果子。
  
  往叢林的深處走去,遇到了許多魔獸,似乎他的臉上寫著‘我是萊嘉老大的儲備零食’,所有的獸類見到他都盯著他看,然后說:“你好呀,沒長毛的猿猴。”
  
  后來白然也麻木了,去他媽的猿猴,他才不管咧,現在最主要的是找到果子吃。
  
  皇天不負有心人,白然終于找到了一個不知名的樹,上面結著紅溜溜的小果子,大概有拳頭大小,很好吃的樣子,才剛看見,白然就流口水了。
  
  樹有點高,但好在夠粗,所以白然便抱著樹開始爬,他并不是嬌生慣養的人,爬樹什么的對他來說是小case,沒幾下就爬到了頂端,一手勾著樹,另一只手去摘果子。
  
  果子很扎實,白然單手力氣小了一點,弄了半天只弄下了一個,而且摔在地上都壞了,白然雙腿夾緊樹干,打算挑戰一下,兩只手去摘,可白然顯然是低估了這具身體的耐受力,這果子還沒有摘到呢,腿就使不上勁了。
  
  忽然,他聽見嘶嘶的聲響,不好的預感來了,藏在樹枝內的一跳青色的小蛇探出一顆腦袋,白然嚇了一跳,腿一軟,頓時就從樹上摔了下來。
  
  白然只覺得一陣風呼嘯而過,一個火紅色的身影及時出現,然后下一秒,白然只覺得腰間一緊,一條火紅色的狐貍尾巴將自己圈起來,白然膽都嚇破了,那邊萊嘉把他放在地上,金色的眸子看著他。
  
  “你要吃這個?”萊嘉問道,抬起頭看著這棵樹。
  
  白然點了點頭,他不太敢吃肉,只能吃果子了:“我想吃。”
  
  萊嘉抬眼看了看那火紅色的果子,狐貍臉上有一瞬間的不解,然后張開嘴巴,露出鋒利的牙齒,然后一口就把這樹給咬斷了。
  
  白然還震驚著呢,萊嘉已經又把多余的地方給咬碎了,只叼著有果子的那邊,抬眼看了呆滯的白然一眼,尾巴抬起來,再一次把白然給卷了起來,然后悠閑的回狐穴去了。
  
  作者有話要說:更新來鳥,哈哈,大家要多多冒泡喲,眼睛日更的喲
  
  
  
  
  
  4、偷吃(附加小劇場)
  
  第二天,黑帥抱著一捆處理好的木頭來了,白然也不知道怎么建房子,就把木頭堆在門外,這邊的動物都是住在樹洞里,而白然似乎沒有找樹洞的權力,只能蓋房子了。
  
  沒有釘子之類的東西,房子根本就不可能蓋的好,白然又從森林里找到一種藤蔓植物,藤蔓非常的壯碩,比麻繩還粗一些,而且很牢,白然和黑帥把木頭并排捆了起來,正好可以當地板用,怕它散了開來,綁的很認真精細。
  
  地板做好了就要開始做墻壁,白然跟魔獸比較起來真是太弱小了,做了一會兒就累得要命,而且因為不敢吃肉體力有些不太好,不一會兒就餓了,白然累得很,靠在一邊看著黑帥幫他弄房子,自己則從萊嘉帶回來的果樹上摘了一個果子下來啃。
  
  這個果子比那天利茲送給他的要要好吃多了,有些酸甜,口感脆的很,非常好吃,白然吃的正爽,黑帥扭過頭來,小眼睛瞪得圓圓的:“小白,你怎么吃那個啊?”
  
  白然眨了眨眼睛,有些疑惑:“萊嘉老大給的,不能吃嗎?味道挺好的啊。”
  
  黑帥拍了拍自己的熊腦袋,恍然大悟道:“哦,萊嘉老大給的啊。”
  
  黑帥幫忙做好了四面的墻,白然的小木屋基本上已經成型了,只是還差一個屋頂,到了晚飯時間,利茲回家吃晚飯了,黑帥也起身說道:“小白,我就先回家了啊,我老婆孩子還等著我呢。”
  
  “唔,你回去吧,謝謝你了。”白然也不好意思再要求什么,畢竟自己也沒啥可以給黑帥當做報酬的東西。
  
  小木屋其實還蠻大的,大約有四十平米左右,他一個人住夠了,而且還特別的高,白然還想弄兩層呢,到時候一樓儲存食物,二樓睡覺,對了,還要弄個窗子,那樣屋子里會亮一點。
  
  就在白然打算是否要再次長期居住下去的時候,萊嘉回來了,見白然在那傻笑,走了過去,把含在嘴里的東西放在白然的跟前,香味撲鼻而來,白然低下頭,地上是用樹葉包著的食物,看起來還熱乎著呢,白然看了萊嘉一眼,萊嘉甩著尾巴進了狐穴。
  
  撿起地上的東西,白然跑進自己沒有頂的屋子里,光聞著香味白然的肚子就咕咕亂叫了,三兩下把樹葉撕開,白然激動的揉了揉眼睛,竟然是一只烤雞啊。
  
  除了剛來的那天晚上白然吃過生魚之后,這是白然第一次見到熟食,激動的眼淚都流了下來了,長時間沒肉可以吃,胃里難受到不行,頓時抱起整只雞就啃。
  
  十分鐘后,一整只雞全都進了白然的肚子,白然滿足的揉了揉自己的肚子,吃撐著了,他這才反應過來,自己不能吃撐著啊,不能吃胖啊,不然自己就會沒命了。
  
  跑出木屋,白然打算劇烈運動一番,反正不管怎么著,千萬不能讓脂肪囤積,千萬不能胖,圍著狐穴周圍跑了大約三十來圈,肚子里的東西也都消化的差不多了,白然心想跑那么一會兒,也不知道卡路里消耗了多少。
  
  天色漸漸地暗了下來,白然蜷縮在沒有屋頂的小木屋里,樹木太粗糙了一點,磕得他有些難受,但好在四周被圍了起來,沒有風吹進來,倒也還算不錯。
  
  白然迷迷糊糊的睡著,很快,天空下起了豆粒般的雨,一開始白然還睡得著,可后來雨下大了,身上被雨點打的生疼,白然覺得沒有比自己還倒霉的了,為什么他不要求黑帥先幫他蓋個屋頂呢?
  
  白然慌忙跑出木屋想去樹下躲雨,可又怕被雷劈中,急得團團亂轉,銀色的短發都淋濕了,身上的衣服緊緊地貼在身上,很不習慣。
  
  這時,萊嘉從狐穴里出來,看見淋著雨的白然,走了過去,爪子拍了拍他,白然有些疑惑的看著萊嘉,難道是讓他進去狐穴里嗎?
  
  還沒有搞明白萊嘉是想要表達個什么意思,萊嘉就非常粗暴的用尾巴卷著他進了狐穴,才出去了那么一小會兒,萊嘉身上的皮毛也濕了,把白然放在地上,甩了甩身上的毛,悠閑的往洞里面走。
  
  “謝謝你,萊嘉老大。”白然覺得這狐貍其實也蠻好的嘛,還知道疼惜……疼惜自己的零食 o(╯□╰)o。
  
  狐穴很大,而且很深的樣子,而且越往里面走就越明亮,白然驚訝的發現,狐穴內似乎在用電燈泡照明,難道這個時代已經高科技成這樣了?
  
  白然跟著萊嘉往里面走,有些好奇的看著洞頂上的‘燈泡’,顏色是淡黃色的,非常的漂亮,而且還會動,白然好奇,把手伸了過去,然后燈泡往旁邊挪了挪,不讓他碰。
  
  這……這真是太奇怪了。
  
  萊嘉說:“是螢火蟲,他們膽子小,不要碰它們。”
  
  白然湊近細細一看,好像確實是很多螢火蟲聚集成的。
  
  這時,萊嘉往洞內最深處的東西叼著一樣東西出來,是一條有些臟的毯子,萊嘉把毯子放在地上,然后再毯子的旁邊趴著,眼睛閉起來。
  
  這就睡覺了?
  
  白然不敢多磨蹭,身上的衣服也濕了,反正對方也是野獸,于是三兩下脫了,狐穴內很干凈,白然把衣服平鋪在地上,也不怕它臟了,白然只是不想穿著濕衣服睡覺而已。
  
  脫光光,躺在毛毯上,毛毯夠大,白然卷起來,剛好可以把自己包起來,于是就躺在毛毯的一邊,另一邊卷起來當被子。
  
  或許是今天的勞動力太大,又有毛茸茸的毯子可以睡,白然一躺下去,幾分鐘就睡著了,白然睡了一會兒,有點冷了,感覺身邊有非常溫暖的東西,就著毛毯裹住自己,往那邊滾了過去。
  
  毛茸茸的感覺,非常的熱乎,白然就連睡著了表情都是面帶微笑的,唔,毛茸茸的,很溫暖,于是又靠近了一點。
  
  白然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鉆進了萊嘉的懷里,還非常不客氣的雙手抓著萊嘉的毛,萊嘉睜開眼睛來,用自己的肉爪子推了推白然,白然哼哼兩聲,抱他抱得更緊了。
  
  接下來,令人驚訝的事情出現了,萊嘉竟然以肉眼能見的速度在縮小,然后漸漸地幻化成人形,說是人形吧,又不太像,因為他的腦袋上頂著一對紅褐色的狐貍耳朵,軟趴趴的樣子看起來特別的可愛,身后的九條尾巴也在,但比獸型的時候小了不止多少倍。
  
  人形的萊嘉有著一頭火紅色蓬松短發,白皙的皮膚可以和白然的相媲美了,雖然白皙,但看起來一點也不弱勢,反而很健壯,該有的肌肉都有,特別是他的六塊腹肌非常的有看頭,而且他的背上還有鮮紅色的詭異的圖騰,特別的漂亮。
  
  萊嘉有著一雙非常漂亮而魅惑人心的丹鳳眼,但卻一點也不女氣,反而給人一種囂張和冷酷結合的美感,他皺了皺眉,看著把臉埋在自己胸口的白然,嘴角微微的彎起來,臉上竟然有著可疑的紅暈。
  
  真是的,先是主動要求他給摘七音果吃,現在又脫光了往他懷里鉆,明明長得就那么難看,渾身上下就沒多少毛,而且很脆弱的樣子,不能吃肉,只會吃點熟食,很難養活的樣子。
  
  萊嘉忽然想起了大哥的話,大哥說讓他快點找只狐貍給他生小狐貍,可這個沒有毛的猿猴真是太奔放了,弄得他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萊嘉抬起眼來看著白然熟睡的臉頰,手指伸了過去,戳了戳他白皙粉嫩的臉頰,手感不錯,而且這個人類的身上還有一股子非常好聞的味道,那種吃了七音果身上特有的香甜的味道。
  
  白然溫熱的呼吸噴在萊嘉的身上,癢癢的,萊嘉用手支著下巴想了一會兒,要不?就讓他給自己生幾個小狐貍?
  
  萊嘉又搖了搖頭,不行,他沒有毛,家庭聚會的時候帶他去會被笑話的。
  
  可是……
  
  自己也給他摘了七音果,要是不要他,他會傷心的吧?
  
  這時,白然在他身上蹭了蹭,萊嘉的臉驟然變紅,身體也僵硬起來,真是會勾引人,動不動就來蹭蹭。
  
  萊嘉也抱住白然,他只覺得自己下腹部脹痛的厲害,萊嘉蹙了蹙眉,現在又不是春天,為什么身體的情況那么的奇怪。
  
  白然的手挪了挪,不小心碰上了高高昂起的萊嘉的命根子,萊嘉一顫,白然似乎也覺得摸到了什么不太好的東西,收回手,繼續抱著萊嘉。
  
  萊嘉滿頭大汗,抱緊了白然,把他壓在了自己的身下,然后在他腹部蹭了蹭,灼灼的目光看著白然的嘴唇,萊嘉湊了過去,舔了舔白然的嘴唇,然后自己的嘴唇也貼了上去,粗暴的開始吸允起來,寬大的手掌摩挲著白然光滑的皮膚。
  
  就那么又親又摸又蹭的,過了好一會兒,萊嘉終于釋放了出來,弄濕了白然的腹部,萊嘉的臉有些紅,但表情卻非常的滿足,然后下一秒,漂亮的丹鳳眼突然瞪大,表情非常的糾結。
  
  這……這會不會懷孕啊?
  
  作者有話要說:更新來鳥,話說JJ好卡啊,還是說只有我這里卡,有木有?九尾狐有木有很可愛啊。
  萊嘉心虛對爪:“會不會懷孕啊。。。。。。”
  白然睜開一只眼睛來:“乖,不會的,咱是男人啊。”
  萊嘉瞇起眼睛,一爪子把白然按到,變成獸人型:“現在讓你懷。”
  白然欲哭無淚:“您到底是要我懷呢,還是要我懷呢。。。。。。”
  
  
  
  
  
  5、求愛
  
  白然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以后神經一直都處于緊繃的狀態,根本沒可能睡得著,難得可以好好睡個覺,昨天晚上在萊嘉的懷里,白然睡得可熟了,當然,他也不知道萊嘉偷偷對他做了些什么。
  白然醒過來發現萊嘉不在旁邊,這才松了一口氣,低下頭,看見自己腹部有干涸的白色液體時,頓時黑了臉,這……難道他昨晚上睡得很熟都自己打灰機了?
  白然有些后怕,雖說野獸可能不懂什么叫打灰機,可他懂啊,也不知道昨晚上萊嘉是不是看著自己打灰機的……
  完了,再怎么著也不能對著一條狐貍意淫吧。
  這時,萊嘉從外面回來了,嘴里依舊叼著什么東西,見到白然還赤|裸著的身體,有些心虛的往別處看了看,完了,他昨天晚上竟然忘了把那些東西弄干凈了,要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真人游戏名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