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富士康小說網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九尾狐圈養日記-第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萊嘉哼了一聲,繼續悠閑的甩尾巴。
  一直守在門外的木心敲了敲門,沉聲說道:“陛下,皇城外有三個貧民要見您,說什么是你以前的老友,侍衛們本來不想讓他們進來的,可是他們很厲害,把侍衛打倒了一半,我想有可能您認識。”
  白然一愣,說道:“三個什么人啊?”
  木心道:“一條人魚,一個鸀發男子和一個白發男子,他們的穿著很奇怪。”
  白然眨了眨眼睛,人魚……鸀發……
  “難道是阿鸀他們?”白然終于想起來了:“快點讓他們進來,別再打了。”
  花遙一家子的突然出現讓白然有點吃驚,萊嘉見到熟人了,淡定的甩了甩尾巴,直起身子,萌寵的模樣頓時全無,魔獸之王的氣勢頓時就出來了。
  “萊嘉老大……”阿鸀最為夸張了,臉上掛著兩條寬淚扭著腰飛奔過來,或許是腿軟,跌倒在地毯上。
  “呼呼呼——”阿鸀都還沒有好好地吐槽一下,徹底的冬眠了。
  魔獸都不是那么的喜歡變成獸人,阿鸀他們變成獸人都是為了xxoo,花遙雖然是野生的,但畢竟也是人魚,比較嬌貴一點,怎么可能承受得了他和白龍龐大的身軀呢,而且都是在湖里那什么來著,他們這一路的奔波都是用腿的,多久都沒有用腿走過路的阿鸀一路上摔了不知道多少。
  花遙嘆了口氣,白龍的眼睛半睜著,很顯然已經累到不行,如果可以的話,他也想馬上倒下去睡覺了。
  “萊嘉老大,我們生了寶寶了。”花遙非常努力的讓自己激動起來,雙手捧著一顆雪白的,巨大的蛋。
  萊嘉眨了眨眼睛,“這是什么東西?”
  花遙欲哭無淚:“是我們的寶寶啊,萊嘉老大,阿鸀和白龍要冬眠了,我們的體溫低,完全不能把寶寶給孵化出來,寶寶有可能會死啊。”
  萊嘉的金眸閃動了幾下:“孵蛋?”
  花遙重重的點了點頭,指望著旁邊的白龍說點什么,可白龍已經站著睡著了,還打呼嚕,花遙嘆了口氣,道:“萊嘉老大,我們的寶寶就拜托你了。”
  萊嘉一愣:“為什么要我孵蛋,找安格去,他們鳥類最會孵蛋了。”
  花遙靠在白龍身上,睡著了……
  萊嘉:“……”
  白然:“……”
  蛋蛋:“……”
  白然抱著那顆雪白的蛋蛋摸了幾下,蛋蛋表面有些粗糙,像是有千萬個透氣孔似的,但雪白雪白的倒也挺好看。
  “萊嘉,快點幫忙孵蛋吧。”白然把蛋蛋遞給萊嘉。
  萊嘉搖腦袋:“不要,我不是鳥類。”
  白然眨了眨眼睛,湊過去小聲的說道:“孵出來嘛,等咱以后兒子生下來也有個玩伴啊,話說他們冬眠要多長時間?”
  萊嘉想了想,道:“兩個月左右吧。”
  白然裂開嘴笑道:“多好呀,咱們誰都不會帶寶寶的吧,正好把蛋蛋孵出來養著玩,就當見習一下,咱們才能更好的把咱兒子養好。”
  萊嘉非常鄙夷的看著白然:“寶寶只要會走路了,就可以把他們扔出去了。”
  白然瞇起眼睛:“不可以,反正得聽我的。”
  狐貍耳朵動了動,萊嘉扭過頭去,用屁股對著白然,九條尾巴在地上掃來掃去。
  白然嘆了口氣,覺得這樣的萊嘉真是太別扭了,不就孵個蛋嘛,就當是養個童養媳,多好呀。
  揉了揉那狐貍耳朵,再捏了捏:“萊嘉,孵蛋吧。”
  也不管萊嘉拒不拒絕,白然就把那堅硬的蛋塞萊嘉肚子底下,順便順了順他的毛:“乖乖孵蛋,從今天起不可以離開這里半步,知道嗎?”
  萊嘉哼了一聲,算是妥協了,但依舊有點小抱怨。
  白然湊過去吻了吻他的狐貍嘴巴,萊嘉意思意思的舔了白然幾下,乖乖的開始孵蛋了。
  萊嘉孵蛋,白然則是找白瀾去了,他寢殿里的三個冬眠的獸都還沒有處理好呢。
  斯洛克的生活過的有滋有味,身上香噴噴的,寵物專用的香波,毛發又黑又亮,而且專門照顧他的侍女還為他挑選了一個非常漂亮的小禮帽帶著,別提多可愛了。
  而白瀾呢……
  白瀾很顯然不喜歡這樣的生活,一個勁的打噴嚏,赤紅色的眼睛看起來別提多委屈了。
  白然把阿鸀他們的事情跟白瀾說了一遍,白瀾非常自告奮勇的擔任起把那三個冬眠的家伙帶回去,因為他實在受不了那種有香味的東西了,好丑哇,難聞死了……
  最最主要的是,看著一個個的人從自己的跟前走來走去,就像是一個餓極了的人看見有n只燒雞在自己跟前走來走去又不能吃的感覺,尼瑪呀,真是太難受了。
  斯洛克看了白瀾一眼:“你要回去了?”
  白瀾立刻獻媚道:“把他們送回去我就回來了。”
  斯洛克扭過頭,不理他。
  白瀾湊過去蹭了蹭:“他們都冬眠了,而且又是冷血動物,若是放在家里的話他們也會不好受的,反正也就兩三天的路程,我馬上就回來了。”
  斯洛克唔了一聲,舔了舔爪子:“那個果子挺好吃的,帶點回來。”
  白瀾的眼睛一亮,湊過去又舔又蹭,斯洛克的小菊花縮了縮,很不爽的給了白瀾一爪子。
  白瀾湊過去用鼻子拱了斯洛克屁股兩下:“咱們幾天都見不到了……”
  斯洛克舔爪子。
  白瀾舔了舔斯洛克露在外面的小菊花:“我想要你。”
  斯洛克沒有說話,面無表情的變成獸人,蜷起腿遮羞,白瀾也變成了獸人,含笑著吻了吻斯洛克的嘴角,見斯洛克沒有拒絕,小心的分開他的雙腿,粉紅色的□似乎還害怕似的一縮一縮的,極其誘人。
  “我會馬上回來的。”白瀾沙啞著聲音說道。
  從斯洛克住所回來,白然有些無聊,這西斯的皇帝倒也不像中國古代的皇帝那樣去到那兒都有人跪一地,侍衛們站的挺直,見白然來了,也一動不動,白然走著走著走到的花園里,花園里的話因為有魔法的保護還開的正艷,特別的漂亮,白然忍不住往里頭走了幾步。
  紅彤彤的花朵在冬天看起來覺得異常的溫暖,特別是還有淡金色的魔法球包圍著,顯得異常的美麗,白然心想,等回到了森林,他也要種點花,多漂亮啊。
  魔獸森林里面的花都太恐怖了,會吃動物,像小老鼠啊,兔子之類的就會被吃掉,漂亮是漂亮,但是白然還真不敢種來欣賞。
  湊了過去,花香味撲鼻而來,這花長得很嚴厲,可香味卻非常的淡,白然裂開嘴笑了起來,覺得這香味太好聞了,忍不住多聞了一會兒。
  恰巧,這一幕被氣勢洶洶而來的貝塔看見,貝塔忍不住一愣,眼前的少年有著一頭非常漂亮的銀發,他穿著純白色的袍子,盡管他的腹部微微凸出來但還是覺得有些單薄,他陶醉的瞇起眼睛,嘴角掛著淺淺的笑容,貝塔的心忍不住一條,而后便蹙起眉,賭氣般的扭過頭去。
  貝塔咳嗽了兩聲。
  白然回過神來,見貝塔在,一愣,立刻笑吟吟的說道:“哥哥找我有事情嗎?”
  貝塔被這聲哥哥叫的臉有些紅,但他來找皇帝是有正事的,板起臉來:“巨人族已經在各地發生大□了,你竟然都不管。”
  白然眨了眨眼睛:“哥哥,我們打不過巨人族的,他們那么厲害,而且……”
  貝塔暴怒:“什么叫他們那么厲害,巨人族只是人高馬大一點,論聰明才智和領袖風范,誰能和我們相比?”
  白然愧疚的低下頭:“對不起哥哥,我不會治國我太軟弱了。”
  貝塔冷哼一聲,見白然如此委屈,聲音也不自覺的柔了幾分:“當皇帝就要有當皇帝的魄力,你看看你……”
  白然慌忙道:“不如哥哥來當這皇帝可好?”
  貝塔的臉色頓時很難看,漆黑的眸子里像是射出萬根利劍似的,薄唇微啟,語氣中夾雜著不可言喻的怒氣:“你是在施舍我?”
  白然一愣,顯然知道自己一時性急說錯話了,當然現在他解釋的話貝塔也聽不下去,索性裂開嘴笑了笑,樣子特別的欠揍。
  “我是在施舍你。”白然說道:“你天生就是一個好的領袖,可惜……”
  “閉嘴。”很顯然,貝塔也討厭自己的身世,雖然身為皇子,可他的待遇和白然他們是不能相比的,從小就被挖苦,而自己的母親也沒能母憑子貴,在生下他以后自盡而死,只為了不給他蒙羞。
  他背負著太多的痛苦,所以努力讓自己強大,努力讓自己變得很聰明,很聽話,可到了后來他才發現,自己那么那么努力的聽話父皇也不會多看他一眼,只因為他的身上流著侍女那卑賤的血液。
  他明白,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就必須自己去爭取,而并不是等著別人給予和施舍,而眼前的這個少年,自己羨慕嫉妒了很多年的少年如今卻赤裸裸的揭開了他的傷疤……
  貝塔一把抓起白然的領子,壓低聲音怒道:“我要的不是這個皇位,我要的只是天下蒼生太平安好,而這些你都沒有本事可以完成,所以……”貝塔的慢慢的朝他靠近,白然的身體微微發抖,就連呼吸都小心翼翼了。
  貝塔的鼻尖抵著他的,一只手緊緊地扼住白然:“所以……我才是最后的王者……”
  等貝塔松開自己,白然這才大口大口的呼吸,感覺自己胸腔里的空氣全部都用完了似的,貝塔嘴角挑起一抹邪笑,而后轉身離開。
  軍靴踏著泥土,發出沙沙的聲音,而白然依舊嚇得一身冷汗。
  白然還以為,貝塔會直接捏死自己……
  不過這樣如果可以激怒貝塔叛變的話,白然覺得值得……
  作者有話要說:更新來鳥,呼呼,大家多多冒泡啊,最近太不給力了啊
  
  
  42蛋蛋打碎什么的
  
  九尾狐孵蛋什么的真是太萌了;那么大一條狐貍就一動不動的蜷縮起來,形成一個球;懷里抱著那顆蛋蛋,九條尾巴幫忙包裹住。
  萊嘉已經孵蛋有一個月了……
  萊嘉是非常敬業的‘母雞’的,自從孵蛋以來;這貨就完全蛋不離身;也不騷擾白然了;也不吵著要愛愛了,也就偶爾不甘心的用尾巴去亂摸白然;可惜怎么摸萊嘉都覺著不夠。
  雖然很不想孵蛋;可是蛋蛋冷冰冰的樣子看起來好可憐的,萊嘉是非常有愛心的獸,除了脾氣暴躁了點;其余之外他都是上等的好獸啊……
  萊嘉現在的生活就是每天那么孵蛋,吃飯有白然喂,白然有空了還會幫他梳梳毛什么的,小日子別提多滋潤了,只是萊嘉不活動,就那么躺著吃高熱量的食物,胖了一些,身材都快要走樣了,白然都不敢讓萊嘉變成獸人,就怕胖的連自己都嫌棄了。
  白乎乎的蛋現在已經變得有點粉紅了,看起來特別的可愛,萊嘉孵蛋其實很小心的,就把把蛋蛋給壓碎了,所以當他出去噓噓什么的時候都帶著,偶爾白然不在,他就會把蛋蛋偷偷放在白然的被窩里頭。
  萊嘉深知自己發福,趁著噓噓的空隙開始跑步運動,火紅的大狐貍四處亂跑,侍衛還以為九尾狐暴動了跟著他屁股后面追,他們哪里追得上九尾狐啊,只感覺咻咻兩下,火紅色的身影消失了。
  這邊呢,白然才剛剛聽長老們教訓完了,拉攏著腦袋回寢殿,還有一條狐貍等著他回家呢,想到這里,白然才振奮起精神來。
  回到寢殿,狐貍不在,蛋蛋也不在,白然想著萊嘉肯定出去噓噓去了,那個家伙一直舍不得把蛋蛋放著,白然打了個哈欠,這段時間累得很,果斷的鉆進被窩里,也不知道踢到了什么東西,只聽見‘啪’的一聲悶響,白然撓了撓耳朵,以為枕頭掉地上了,沒管,睡著了。
  白然哪里知道萊嘉在他被窩里藏了蛋蛋啊,可憐的蛋蛋就那么被摔碎了。
  一條淡粉色帶翅膀的小蛇從蛋殼里出來,眨了眨自己琥珀色的眸子,吐吐蛇信子,唔……能見到外面的世界真好呀……
  小蛇撲騰兩下翅膀,奈何翅膀太小,自己身體又比較長,于是只能挪動身子爬上了床,躺在那里的是自己的媽媽嗎?
  唔……
  好餓哦,好想吃奶哦……
  小蛇扭來扭去,終于爬上床了,這個人身上的味道真好聞啊,有點像媽媽的味道,可又有點不像,陌生中帶有一點點熟悉的感覺。
  白然做了一個夢,他夢見有什么東西纏著自己,好冷,先是纏著他的腳踝,那東西緩緩地往前進,弄得渾身又冷又癢,緊接著白然覺得有什么東西在舔自己,他以為是萊嘉,可自己實在是太困了,翻了個身,繼續睡。
  被壓住的小蛇吐了吐蛇信子,壓住我了,壓住我了。
  白然繼續呼呼大睡……
  然后,小蛇被壓暈了。
  白然睡得正熟,萊嘉也運動回來了,整條狐貍就跟瘋了似的,渾身的毛都亂七八糟的,好久沒能好好的狂奔,雖然這邊障礙物太多了,閑雜人等也多,但能夠好好地跑一次真的是太幸福了,真想快點回到魔獸森林嗷嗷,在皇宮里生活的真憋屈。
  所以,當萊嘉喜滋滋的回到房間發現床下有一堆碎了的蛋殼的時候,終于不淡定了。
  狐貍尾巴直豎了起來,就連漂亮的眼睛都瞪大了,大舌頭伸出來,‘碰’的一聲,萊嘉老大竟然嚇得跌倒在地上了,完了,完蛋了啦,花遙家的蛋蛋被摔碎了啦。
  九尾狐急得不行,在房間里轉來轉去,最后有些心虛的吐了吐舌頭,走到床邊,九條尾巴看似隨意的把蛋殼掃進床底下,四周看了看,沒人,呼……真是太好了……
  清理干凈蛋殼之后,萊嘉心虛的用爪子抓地毯,怎么辦,怎么辦,萬一自己媳婦醒來發現花遙家的蛋蛋碎了,會不會把他的狐貍皮扒下來?
  萊嘉其實是妻管嚴啊有木有?
  萊嘉心虛的要死,那邊白然就醒了,睜開眼來:“你剛剛去哪兒了?”
  萊嘉悄悄用爪子搭著床沿,打算坦白從寬。
  白然問:“蛋蛋呢?”
  萊嘉有些后怕,爪子收回來:“蛋蛋被我藏起來了,不要吵我,我要孵蛋。”說著,自己找了一個空房間把自己給關了起來。
  白然眨了眨眼睛,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低下頭,這才發現自己正壓著一條淡粉色的小怪物,嚇了一跳,可湊近一看,那明明就是蛇的身子,可是卻有一對翅膀,很是奇怪。
  白然拎起來抖了兩下,小蛇動了動,白然怕被咬,趕緊找了讓人找來一個透明的玻璃盒子把小蛇放進去了,這種顏色的蛇肯定有毒,哼哼,先關起來。
  萊嘉急得要死,打算去偷蛋,反正蛋都長一個樣,龍少見,可蛇就多見了吧,雖然帝都魔獸較少,可也有巨蟒啊,反正,先弄個蛋蛋來再說。
  小蛇終于醒了過來,發現自己被放在桌子上,而且還被關在了一個密閉的盒子里,小蛇頓時就想哭了,擠了兩滴眼淚,撲扇著翅膀,蛇信子吐出來。
  白然嚇得倒退好幾步,瞧,果然,這蛇絕對有毒,那尖尖的獠牙里肯定有劇毒,再瞧他粉紅色的身子,一般的蛇怎么可能會是粉紅色的呢??
  于是,白然看著這條蛇越看越覺得恐怖,于是果斷的找來一塊布把這玻璃盒給蒙起來,話說,花遙家的蛋蛋也快要出小寶寶了,極有可能是小蛇或者小龍,到時候把這粉紅色的小蛇送給他們做禮物也不錯啊,聽說阿鸀就是很毒很毒的毒蛇啊,兩條毒蛇在一起肯定能交上朋友的。
  那邊的萊嘉去帝都的森林里打了n條蛇,翻了n條蛇的窩,可現在是冬天啊,蛇都冬眠了,哪里去找蛋啊……
  就在這時,一只金色羽毛的大鳥從頭頂飛過,萊嘉眨了眨眼睛,于是,忽然靈機一動,反正只要是蛋就可以了吧……
  白然去給萊嘉送晚飯的時候萊嘉還趴在地毯上敬業的孵蛋呢,白然覺得這樣的萊嘉真是性感到不行啊,多帥氣的狐貍啊,孵蛋什么的太性感了。
  “媳婦,今晚吃什么?”萊嘉怕被白然看出來,很聰明的轉移話題了。
  白然笑嘻嘻的說道:“很多啦,對了,剛剛我撿到一條很恐怖的蛇,很漂亮,等蛋蛋出來,咱們把小蛇送給他做生日禮物吧。”
  萊嘉心虛的點了點頭。
  吃飽喝足了,萊嘉的心也不虛了,白然想要看看蛋蛋,萊嘉打死都不給,使勁的抱住,白然的力氣哪有萊嘉的大,搶不過萊嘉,只能恨恨的咬了幾口萊嘉的耳朵,這才解氣。
  到了晚上,白然閑著沒事干,而且也好長時間都沒有那個過了,于是抱著枕頭去找和他分居了的萊嘉。
  萊嘉的毛量很足的,白然絕對不用擔心會著涼,光著腳丫子來到了萊嘉在的房間,見萊嘉正用嘴巴叼著一顆大大的蛋,白然頓時不淡定了,連忙跑過去揪著萊嘉的尾巴:“你怎么要吃掉蛋蛋啊?”
  其實是那樣的,萊嘉剛剛在孵蛋,發現那蛋蛋里面有聲音,頓時嚇到了,不能破殼而出啊,千萬不能啊,于是打算叼著蛋蛋把它送回去,另外再找個蛋回來。
  萊嘉慌忙搖頭,不是啊,不是啊,我要去找蛇蛋,不然龍蛋也可以啊,那樣才能蒙混過關嘛……
  “吐出來。”白然命令道,伸著手。
  萊嘉搖了搖腦袋,含含糊糊的說:“媳婦,我不吃它。”
  白然才不信呢,揪他的耳朵:“快點吐出來,不然以后別碰我了啊。”
  萊嘉急了,張口說道:“不行,不行,你是我媳婦,我不碰你碰誰?”
  蛋蛋從萊嘉口中掉落下來,白然慌忙去接,可還是晚了一步,雪白的蛋蛋掉落在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緊接著,一個毛茸茸的小腦袋從蛋殼里鉆了出來,嘰嘰喳喳的叫著。
  萊嘉用爪子捂住眼睛,天吶……完蛋了啦……
  白然蹲下|身小心的幫小東西把蛋殼全都弄碎,原來這蛋蛋里面是一只黃色的小鳥兒啊,好可愛好漂亮啊。
  白然瞇起眼睛,把小鳥舀起來捧在手心,毛茸茸的晃腦袋,黑漆漆的眼睛,真是太可愛了,還有他那軟綿綿的翅膀,怎么看,怎么可愛。
  忽然,白然覺得有點不太對勁,摸了摸小家伙那毛茸茸的腦袋,毛茸茸……毛茸茸……毛茸茸……
  白然臉色一白:“萊嘉,花……花遙是不是和安格有一腿啊?怎么生出一只鳥來?還是有毛的……”
  萊嘉用爪子捂眼睛,他心虛到不行了……
  白然:“話說,等花遙他們來我們該怎么辦?要不要告訴他們真相啊?”
  “不知道……”
  白然:“剛剛我撿到一條小蛇,要不咱就說那是他們的兒子?”
  “……”
  白然:“身為魔獸森林的老大,你不能不管這事,對了,你回去暴打安格一頓,那個家伙肯定是強迫花遙的……”
  “……”
  白然:“怎么辦?怎么辦?為什么我覺得好心虛啊……”
  “……”
  作者有話要說:更新來鳥,哎,最近好失落哦,沒人約我玩,寂寞。。。。。。孤獨。。。。。。大家多多冒泡吧
  
  
  
  
  
  43巨人族
  
  粉小蛇真是太可憐了;出生到現在連奶都喝不到一口就被關起來,四周黑漆漆的感覺好恐怖;忽然,粉小蛇的世界亮了,他眨了眨眼睛;只見一只黃色的小鳥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
  粉小蛇吐了吐蛇信子:嗚嗚;快點放我出去啦。
  小黃鳥:我媽媽說你是我的寵物。
  粉小蛇哭死的心都快有了;粉色的身子盤起來:放我出去啦……
  小黃鳥撲扇了兩下翅膀:你要跟我玩……
  終于,小黃鳥讓白然把玻璃缸子舀開了;粉小蛇喜極而泣;這時,一條漂亮的九尾狐走了過來粉小蛇眼睛一亮,趕緊的扭著腰肢過去了。
  嗚嗚;媽媽呀……
  沒錯,粉小蛇是記得這個味道的,狐貍的味道,就是他用溫暖的身體包裹著他,就是他,會用爪子輕輕拍蛋殼,粉小蛇想哭了,果然世上只有媽媽好啊……
  萊嘉有些疑惑,為什么這條粉紅色的小蛇會纏著自己的腿??這是為毛??想打架嗎?可是,粉紅色小蛇的樣子好可愛……
  媽媽……
  粉小蛇用腦袋蹭蹭萊嘉……
  萊嘉眼睛一轉,粉小蛇啊,這是一條小蛇啊,還是粉紅色的,如果說他是花遙家的小孩子也沒人不會相信啊……最起碼比那只小黃鳥更能讓人信服一點啊。
  萊嘉決定了,粉小蛇和小黃鳥是雙胞胎……
  白然要上朝,有些忙,所以萊嘉就成了全職保姆,在家里帶著粉小蛇和小黃鳥,屋外大雪紛飛,屋內兩個小家伙都非常自覺的爬到了萊嘉的腦袋上睡覺。
  萊嘉是好獸,不讓他們摔著,腦袋搭在爪子上打著瞌睡,做著白日夢,他想,要是爬他腦袋上那兩個小家伙是他的小狐貍該多好啊,于是就更加的想讓白然快點生小狐貍了。
  唔,小狐貍最好像他,打架厲害,長得又漂亮,紅毛什么的最帥氣了,如果生下一個白毛的也行啦,反正他是超級喜歡小狐貍的。
  白然上朝的時候顯得很心不在焉,巨人族暴動的事情依舊沒有解決,老臣們提議和親,意思很明了,讓白然娶巨人族的公主。
  那怎么可能?
  先別說他是有老公的人了,那巨人族人高馬大的,自己這小身板娶一個巨人族的姑娘的話,肯定會被一巴掌拍死的,白然想都不敢想。
  貝塔對和親這種事情嗤之以鼻,巨人族和他們真打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真人游戏名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