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富士康小說網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九尾狐圈養日記-第2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先別說他是有老公的人了,那巨人族人高馬大的,自己這小身板娶一個巨人族的姑娘的話,肯定會被一巴掌拍死的,白然想都不敢想。
  貝塔對和親這種事情嗤之以鼻,巨人族和他們真打起來的話,巨人族絕對不是他們的對手,貝塔提議打仗。
  白然咳嗽了兩聲,掏了掏耳朵,道:“就和親吧,能不打仗就不打仗的好,咱們幫那巨人族公主物色一個好夫婿吧。”
  貝塔的臉色有些差,瞇起眼睛,四周的空氣溫度頓時下降。
  白然伸手指了指貝塔,道:“貝塔,你驍勇善戰,我皇族中人就屬你最出挑,我想……”
  貝塔冷哼一聲:“陛下想讓我娶那公主?”
  白然彎了彎嘴角,不語。
  貝塔眉毛微挑,看了白然一會兒,扭頭,在眾人訝異的目光中踱步出去,軍靴落在地板上的聲音極響,很顯然,貝塔是氣急了。
  白然裂開嘴笑了起來,貝塔你還能忍多久?
  半個月后,巨人族公主來到了帝都,而新郎官貝塔卻消失不見了,白然也不急,邀請巨人族公主入住皇宮之內,好吃好喝的供著,那巨人族公主還以為皇帝喜歡她,高興的不得了,其實,她是在被軟禁著。
  果然,貝塔私自帶兵討伐了巨人族,并且割地賠償,每年還會進貢各種寶物,貝塔確實厲害,但是他忤逆了皇帝最初的希望,也是有罪的。
  白然在得知此事之后開心的不得了,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們就可以回魔獸森林去了,唔,或許,等貝塔回來,一切就都該說清楚了吧。
  小狐貍在肚子里動的厲害,只要白然坐著不動,那廝就一個勁的踢他,出去散散步吧,小家伙就乖乖的了。
  最近的胃口特別好,也喜歡吃肉食了,有時候三分熟的牛排他都可以吃下去,心想著肚子里懷著小魔獸就是不一樣,竟然還想要吃這還帶著鮮血的肉,萊嘉為此倒是很開心的,魔獸嗜血,這是本能。
  白然胖了一圈,這次是真胖了,臉頰上肉肉的,倒也沒變難看,看上去氣色挺好,白瀾從魔獸森林里又帶了一些七音果回來,白然有很認真的吃。
  萊嘉謹記洛溪的話,到了懷孕后期的時候房事最好稍微頻繁一點,但不要過于太激烈,不然對寶寶不好,白然是男人,生寶寶也得靠那狹窄的甬道,為了生寶寶的時候不會太痛苦,在生之前一個月就一定要擴張產道。
  對于這件事情,萊嘉非常樂意去做。
  和變成獸型的萊嘉做過一次,白然覺得簡直要瘋掉了,那處可是比獸人的萊嘉大了好多好多,很痛啊,做過一次之后,白然打死也不想來第二次了。
  為此,萊嘉很是不滿。
  白然怕冷,但是為了照顧萊嘉的心情他都不敢穿皮草,生怕刺激到萊嘉,所以只能穿著不是那么太保暖的棉襖,哪還有一個皇帝的樣子啊,也就是鄰家弟弟的感覺。
  不過好在萊嘉很熱乎,出去的時候白然都騎著他,不怕冷,還有現成熱乎的狐貍毛毯可以蓋,白然渾身上下沒有哪一處是冷的。
  “萊嘉,魔獸森林也下雪么?”白然彎起嘴角,想起了美麗的魔獸森林,要是魔獸森林也裹上了銀裝,那該有多美啊,到了春天的時候,萬物復蘇,嫩嫩的鸀芽冒出頭來,生機勃勃。
  萊嘉用尾巴緊緊地裹著白然,從嘴里吐出熱氣:“當然啦,這邊都是房子,一點也不好玩。”
  白然笑著說道:“不冬眠的動物有哪些啊?你們會不會聚在一起玩呢?”
  萊嘉搖了搖腦袋:“冬天都很忙的,而且又有很多事情要做,不玩。”
  白然捏了捏他的耳朵,紅褐色的耳朵動了兩下,最后軟趴趴的任由白然捏來捏去,瞧瞧,誰知道萊嘉老大會那么聽話呢?
  巨人族公主已經來到皇宮快一個月了,她見到白然第一眼就喜歡他了,她覺得白然好小,好可愛,粉嘟嘟的臉頰,還有腦袋上的貓耳,怎么看都可愛,一點也不像他們巨人族的那些武士魯莽。
  白然對她可好了,好吃好喝的都送給她,雖然不能常見面,但她還是非常想念白然的,只可惜,就在剛剛她才知道,要娶她的不是皇帝,而是皇帝的哥哥,那個傳說有著卑賤血液的男人,最可恨的是,那個男人不守信用,竟然跑去巨人族里撒野。
  貝塔沒有回來,她自然是要找白然理論一番了。
  當看到白然騎著九尾狐在花園里賞花的時候,公主猶豫了一下,還是走了上去,她身軀龐大,每走一步土地都會震一下,在巨人族里,力氣大,身材高大才會被人追捧,而公主就是巨人族中最最美麗的女子,她的力氣極大,身材高大,在巨人族里可是哥哥追捧。
  可是公主不喜歡族中的男子,他覺得族中的男子太粗暴了,他喜歡溫柔一點的,雖然皇帝個頭小了一點,但依舊讓她心動。
  白然看見眼前的龐然大物,一愣,笑道:“公主殿下也來花園賞花么?里面有你們巨人族的巨葵,花開的正艷呢,公主不妨去看看。”
  公主的臉上染上一抹羞紅,咬了咬唇,明明是害羞的模樣,可是看起來卻覺得有些猙獰:“陛下,我剛剛聽說,要娶我的是貝塔親王?”
  白然眨了眨眼睛,笑道:“是呀。”
  公主臉色一僵:“可是陛下,當初父親說我要嫁的是……”
  白然說:“要嫁的是皇族中最英勇的戰士。”
  公主皺眉,父王是那么說的,她以為是皇帝來著,卻沒有想到……
  想到這里,公主便開始流眼淚了:“可是我……我喜歡你……”
  白然還沒有什么反應,倒是他的坐騎萊嘉炸毛了,吼了一聲:“他是我媳婦。”
  可惜,巨人族公主不懂手語,只當那狐貍撒野,看著瘦瘦小小的白然,巨人族公主傷心的不得了,頓時伸手,一把就把白然給抓起來抗在自己的肩膀上。
  白然還沒有反應過來呢,公主已經扛著他走了好幾步,萊嘉也沒有想到這個巨人會來那么一下,頓時亂了方寸,想要撲上去咬破她的喉嚨,可是自家媳婦還被她扛著呢,不能啊,萬一傷到媳婦怎么辦?
  于是,非常不客氣的一口咬住公主的小腿。
  公主痛得要死,可她實在是喜歡白然,不想就那么放棄,她覺得自己夠美,夠強大,等把白然搶回去了養一段時間,白然一定會喜歡他的,反正她才不嫁什么親王呢,才不。
  “萊嘉,別傷著她。”畢竟對方是公主,白然可不想讓剛剛平息下來戰事又重演一遍,畢竟白然還是不喜歡戰爭的。
  萊嘉耳朵動了動,雖然很想要把這個家伙撕成碎片,很想要不聽媳婦話一次,可是……萊嘉還是乖乖松開那條粗腿,巨人族的皮膚像巖石一般堅硬,竟然愣是被萊嘉咬出一個駭人的口子來。
  公主見九尾狐也不跟著她了,頓時扛著白然跑了起來,她只覺得紅影一閃,前方,一個身穿紅色狐裘的男人站在那里,他的頭發很長,他站在雪地上,簡直比任何花兒還要耀眼。
  金色的眸子竟是比月亮還要漂亮神秘,一頭火紅色的長發被風吹起,公主頓時覺得自己的心里蕩起了一層漣漪……
  男人薄唇微啟,“忘記皇帝,你一點也不喜歡他……”
  公主眨了眨眼睛,寶石藍的眼眸有些空洞,緊接著,她把白然放下來,而后雙眼比起來,巨大的身軀倒在雪地里。
  白然松了一口氣,萊嘉急急忙忙跑了過來抱住自家媳婦,剛剛那魅惑人心的樣子頓時全無,一張臉上寫滿了焦急:“媳婦,受傷沒啊?”
  狐貍耳朵豎直了,似乎不太高興。
  白然搖了搖頭:“沒事啦,快變回去吧……”
  忽然,白然覺得腹中的小狐貍踢了他一下,緊接著就開始接二連三的猛踢,白然皺起眉,覺得腹部開始痛了起來。
  臉色一白,一開始那疼痛自己還能忍受,可后來竟然痛得他想要暈過去了,白然抓住萊嘉的手,顫抖著說道:“萊……萊嘉,快帶我回去,小狐貍好像要出來了。
  作者有話要說:更新來鳥,粉小蛇好可憐的,鳩占鵲巢啦,好可憐,呼呼
  
  
  
  
  
  44小瓜
  
  白然懷孕這種事情大家自然是不知道了;侍衛們只看見皇帝的坐騎帶著皇帝回來了,皇帝的臉色不大好;但依舊笑著說沒事,侍衛們覺得有些奇怪,但也不敢多問。
  一回到寢殿;萊嘉就急得團團亂轉;撞倒了n個古董花瓶;想去找洛溪去,洛溪生過小狐貍;肯定知道怎么辦;可是他又不知道洛溪在哪,急得都快要瘋了。
  白然躺在床上,痛得整個人都蜷縮了起來;不對啊,按理來說明明要下個月才生的,怎么那么快啊?不是要懷六個月嗎?
  難道……
  難道在魔獸森林里他就已經懷著了?使他們粗心沒有發現而已嗎?
  “萊嘉……”白然都痛出了一身的汗,下腹墜痛的厲害,感覺像是小狐貍想要出來在努力的往外頭鉆似的。
  聽見自己媳婦叫自己,萊嘉安靜下來,變成獸人,半抱著白然,寬大的手掌撫摸著他的肚子,另一只手則是幫他把褲子褪下來,總不能穿著褲子生小狐貍吧。
  “我一定要把那個丑女人殺掉。”萊嘉怒氣騰騰的說道。
  白然抓住他的一條尾巴:“別鬧,是我們記錯了,唔……好痛……萊嘉,小狐貍好像要出來了……”
  白然不太敢叫出聲來,張口咬住萊嘉的尾巴,他像是有了點什么感覺,非常的努力,臉都紅了,萊嘉慌忙分開他的雙腿,想起了洛溪說的話,一定要幫忙擴張,他們雖然也有弄過,可是還想著有一個月,慢慢來也不用急,卻沒有想到小狐貍會提前出來,萊嘉急得滿頭大汗,大手在甬道的周圍按摩著。
  白然痛得眼淚都出來了,萊嘉比他更急,雙腿間,一個火紅色的毛腦袋出來了,眼睛緊閉著,樣子特別的可憐,“頭出來了。”
  白然痛得很,道:“頭是最大的,現在頭出來了你輕輕的托著它的頭,試試看,能不能把它拉出來。”
  萊嘉急得鼻尖上都冒汗了,他力氣大,魯莽,也不知道會不會傷到小狐貍,可若是不把他取出來,媳婦就會遭罪,萊嘉醞釀了一下,還是輕輕的用手拖住小狐貍的腦袋,或許是因為用獸型做過一次的關系,那處也不是特別的緊了,萊嘉輕輕的一拉,小狐貍就被拉了出來。
  然而白然也在這一秒暈了過去,他終于明白為什么洛溪不想要生小狐貍了,真的很痛很痛……
  白然的那處還流著血,萊嘉把小狐貍扔一邊去,變成獸型,舌尖舔了舔那一張一合的入口,似乎是在止血,舔了好一會兒,不流血了,萊嘉叼著被子把白然蓋起來,順道舔了舔小狐貍,把沾在它身上的血水舔干凈。
  今天屋里的氣氛很特別,小黃鳥和粉小蛇特別的安靜,也不吵鬧,也不打架,乖乖的趴在窗臺上齊刷刷的看著窗外的血,唔……非禮爀視啊……
  等白然醒過來了,那處也不痛了,忽然想起了狐貍爸爸交代的事情,找出那紅色的小藥丸吃掉,原本冰冷的身體竟然變得有些暖暖的了。
  床上全是血,顯得有些可怖,就連白然的腿上都有一些,掀開被子,床角出一只火紅色的小狐貍蜷縮成一團正在睡覺,那一瞬,白然的眼角竟然濕潤起來。
  摸了摸那小狐貍,他哼了兩聲,眼睛也不睜開來,似乎好冷的樣子,白然趕緊把他抱在懷里,小狐貍身上的毛不似萊嘉那樣有些扎人,是那種軟乎乎的小絨毛,紅彤彤的,小狐貍看起來像是一個火球。
  白然彎起嘴角,真是太神奇了,自己真的生了一只小狐貍了……
  可是……萊嘉呢?
  白然蹙起眉,為什么妻子在生產完了之后醒過來看見的第一個人不是自己的丈夫呢?就算是白然,他也還是有些不高興了,最最主要的是,這個家伙竟然把他們的孩子仍床上就走掉,真是太不負責任了。
  白然正郁悶著呢,萊嘉叼著東西回來了,他的脖頸間還挎著一個包包,白然記得,那是他們在小鎮上用紫光果換來的。
  “媳婦,好點了沒?”萊嘉都不知道自己媳婦在生氣,把嘴里叼著的東西扔地上,立刻就撲了過來。
  白然挪開,狐貍把床給撲塌了。
  萊嘉有些疑惑的眨了眨眼睛:“媳婦?”
  白然挑了挑眉,走過去使勁的擰萊嘉的耳朵:“你去哪兒啦?你這個沒良心的,都不等我醒來就跑掉了。”
  萊嘉連連搖頭,道:“媳婦,你剛剛生產完,身體太弱了,我就回了一趟魔獸森林找東西給你。”
  白然狐疑的看了他一眼:“現在才晚上七點,你怎么可能五個小時就去了一趟魔獸森林,還一個來回?”
  萊嘉自知媳婦生氣了,一個勁的搖尾巴討好:“媳婦,我速度很快的,到小鎮只需要十分鐘左右,我一路跑著回去的,特別快。”
  白然皺起眉:“我記得當初出來的時候我們可是走了一天。”
  萊嘉繼續甩尾巴:“我是怕媳婦你受不了我的速度。”
  白然的心里暖暖,揉了揉他的耳朵:“怎么都不說一聲啊?或者留個字條什么的。”
  萊嘉的九條尾巴拉攏下來,同時在地毯上畫著圈圈,非常不誠實的說:“懶得寫字條了。”其實他也不識幾個字的吧。
  白然嘆了口氣,他是錯怪這狐貍了,他是情狐啊,舍不得離開自己伴侶一分一秒的情狐啊,就算有點呆,有點笨,可自己就是他的生命這一點白然也是知道的,肯定萊嘉也知道他沒事了才會離開的。
  想到這里,白然便吻了吻狐貍腦袋:“以后別不說一聲就走了。”
  萊嘉重重的點了點頭,舔了白然一口,然后又非常小心的舔了舔小狐貍,小狐貍哼了兩聲,睜開一只眼睛來,漂亮的金眸和萊嘉極其相似,眨了眨,又閉了起來,繼續睡覺。
  讓侍女進來把床單什么都換了,萊嘉除去了她們的記憶,所以白然生小狐貍的事情也沒人知道,萊嘉帶回了很多的七音果,紫光果,還有一些不知名的花花草草回來,變成獸人的萊嘉裸著上半身,把白然壓在床上,分開他的雙腿。
  “喂喂,你做什么啊?”白然急了,臉都紅了起來,這個家伙是要做什么?他才剛生掉小狐貍啊喂,他又想做什么□的事情了?
  萊嘉抓了一把草藥塞進嘴里面嚼碎,然后吐了出來,抹在后面受傷了的地方,雖然不痛了,可是白然還是有一種非常強烈的異物感,很不舒服,而且火辣辣的,那東西摸上去之后竟然有點涼意,舒服了很多。
  “這個是做什么的?”白然問道。
  “有消炎的作用,我以前受了傷,敷上這個很快就會好了。”萊嘉非常認真的說道。
  白然摸了摸他的腦袋,沒有說話。
  白然知道現在吃七音果對身體好,也不扭捏,也不怕懷孕了,反正懷都懷了,又不是他現在不吃七音果就不會懷孕了。
  給小狐貍喂了奶,萊嘉夫夫就非常糾結的給小狐貍取名字了,想了很多個別扭的名字之后,白然決定先取一個小名,大名慢慢的取,萊嘉覺得媳婦的話很對。
  小狐貍的小名叫呱呱,頂呱呱的意思,但是白然會叫他小瓜,多可愛呀,白然和萊嘉很不負責,不是自己家的崽子就不給取名,那邊的粉小蛇和小黃鳥都還沒有名字呢。
  小瓜是非常厲害的狐貍,第二天他就能睜眼了,柔嫩嫩的小爪子怎么看怎么可愛,白然真是愛死了他,把小瓜的毛摸順了,又把小瓜的毛弄得亂七八糟。
  白然玩的不亦樂乎,小瓜則是被摸得很舒服,粉小蛇看著新出現的魔獸非常歡快的過來打招呼,纏上小瓜的脖頸,吐了吐蛇信子:你好呀。
  小瓜不喜歡涼涼的東西,毫不猶豫的一爪子把粉小蛇拍走。
  小黃鳥在邊上嘲笑:哈哈,來看本大爺的。
  小黃鳥走上前去,非常拽的唧唧叫了兩聲:以后就做我的小弟吧,那個家伙,那條蛇是我的左護法,以后右護法就給你當了。
  小瓜打了個哈欠,看上去懶洋洋的,小黃鳥正囂張的得意忘形,小瓜撲了過去一口就咬住小黃鳥。
  倒也不是咬他,而是含著而已,含在嘴里頭,小黃鳥的個頭沒有萊嘉大,所以看上去像是大半個身子都被小瓜含起來了,乍一看上去,倒像是把小黃鳥啃得只剩下一顆頭了。
  白然推門而入,看見這幅景象,頓時嚇到不行,雖然那小黃鳥是安格的,可小瓜也不能這樣啊啊啊,這可怎么辦?要鬧獸命了。
  “萊嘉,萊嘉你死哪去了?”白然來一次河東獅吼。
  果然,沒一會兒,萊嘉竄進來,狐貍毛上還沾著雪花:“媳婦,怎么了?怎么了?”
  白然指了指小瓜和他嘴里的小黃鳥,天哪,小黃鳥被咬死了啦。
  萊嘉也嚇了一跳,不打這樣的啊,雖然小黃鳥不是花遙家親生的,可自己兒子也不帶那么欺負獸的啊,萊嘉走上前去,用爪子推了推小瓜。
  小瓜嗷嗚一聲,口水滴答滴答流了出來,小黃鳥使勁的撲騰翅膀:媽媽快救我,快救我……
  當然,萊嘉是絕對聽不懂小魔獸在說些什么的,于是,非常不客氣的用尾巴把小瓜卷起來,腦袋倒掛著抖了兩下,小黃鳥終于從狐貍嘴巴里得救了,撲扇著翅膀淚奔去找粉小蛇,混蛋,還是粉小蛇好欺負嗷嗷嗷。
  見小黃鳥如此活蹦亂跳白然也就松了一口氣,接過小瓜拎著,抖了兩下,小瓜終于睜開朦朧的眼睛了。
  嗷嗚~~~~~~
  小瓜的四只小斷腿微微張開,粉紅色的肉墊子露了出來,一副很委屈,快點抱抱我的模樣,白然嘆了口氣,好了,既然小黃鳥沒事的話,就原諒他一回啦。
  白然哪里知道,他寵著兒子不光沒讓他變得乖巧,反而等于放縱了這個家伙,從而導致很多年以后,魔獸森林里的獸只要碰見小瓜都會恭恭敬敬的叫一聲‘大王好’,然后又逃似的跑開,不想再見到他。
  果然,慈母多敗兒啊……
  作者有話要說:更新來鳥,抱歉,現在才來,明天我媽媽生日,陪她逛街去了
  
  
  45回歸
  
  貝塔回帝都了;態度囂張,一丁點認錯的樣子都沒有;以前他對皇帝還算恭恭敬敬,現在卻一點面子都不給,只要是皇帝做的決定;他都一一反駁;可問題是;他所做的決定,找出來的理由都可以讓大臣們信服。
  所以;暗地里;許多大臣都投靠貝塔了,更有人慫恿他弒君,來一個改朝換代。
  當然;這些事情白然都知道,他不敢做沒有把握的事情,雖然自己死了還可以活回來,可他怕死了自己醒不過來,而是另外一個靈魂占據著這具身體和萊嘉共度余生了,他真的怕死了。
  所以,白然的萌寵斯洛克可是很忙的,要忙著喚來野貓,老鼠,讓他們幫自己收集信息,那邊還要防止白瀾的騷擾,貝塔絕對會叛變,而白然也做好了完全的準備。
  花遙一家子冬眠也快要結束了,白瀾把兩個小家伙送回魔獸森林,起初小瓜也要被送回去的,可是那個家伙死活不走,咬著白然的褲腿兒,尖尖的爪子抓著白然的褲子,看的白然心里難受,一時沖動,讓小瓜跟著自己。
  白然也非常坦誠的跟木心和木恒說了一下繼位的事情,他現在是皇帝,他不想當了,想把皇位傳給自己的哥哥,木心和木恒兩人是傀儡,是木偶,他們只會執行,并且白然也有下達任務,讓他們去遠處幫他辦事。
  萊嘉目標很大,就算是縮小了也會有許多人認得出他來,所以他帶著自家兒子在帝都的森林里等待,而白然就交給了斯洛克了。
  雖然萊嘉很想時時刻刻保護著白然,可是白然不許,他不需要被保護,他必須死,不然貝塔怎么會甘心?他不想把魔獸森林也牽扯進去,魔獸森林是樂土,他會盡自己的能力保護好的。
  斯洛克已經變成了獸人,他看了看白然,小聲說道:“真的要這樣嗎?會很疼的。”
  白然搖了搖腦袋,笑著說:“沒事,斯洛克,謝謝你。”
  斯洛克臉有些紅,伸出利爪在白然的食指上扎了一下,鮮血流出……
  白然睡得正熟,忽然覺得眼前一個黑影閃過,睜開眼來,發現那個黑影已經站在自己的床前了,他驚訝的瞪大眼睛:“貝……”
  男人彎下身子,捂住他的嘴巴:“我的陛下,睡得好嗎?”
  白然忍不住的心慌,驚恐的想要尖叫,可是卻發不出一點聲音,貝塔俯下身來,漆黑的眸子看著他,眼睛瞇起來:“你說,這么晚了,我是來做什么?”
  白然搖頭,眼神中帶著討好的意味。
  貝塔蹙起眉,臉上全是厭惡之色。
  “你不配做一個好皇帝。”貝塔壓低聲音說道,語氣里全是陰狠。
  白然搖了搖頭,想要說點什么,但卻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你必須死。”貝塔瞇起眼睛,然后把匕首硬生生的插|進了白然的胸口,頓時鮮血噴涌,然而貝塔的表情卻有那么些心不在焉。
  那是他的弟弟,他從小一直羨慕,一直嫉妒的家伙,從小自己待遇一般,而那個小家伙卻是尊貴的很,他記得那年他十四歲,而他才兩歲,他在自己的寢殿正在努力的練習劍術,也不知怎么的了,自己的寢殿非常非常偏遠,可和父親住的最近的伊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真人游戏名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