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富士康小說網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九尾狐圈養日記-第2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萊嘉使勁的嗅著白然身上的味道,直到吸了個夠這才舔了舔嘴唇,說道:“唔,有點事情啦,不用太擔心。”
  
  白然皺起眉來,萊嘉和白瀾瞞著他們都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呢,神秘的很,想從安格那里套出點什么話來吧那廝又什么都不說,所以只能來問萊嘉了。
  
  “不說算了。”白然哼了一聲,也不跟萊嘉親近了,起身,抱起小瓜去小木屋。
  
  萊嘉哪里讓啊,兩步沖了過去堵在狐穴門口:“媳婦。”
  
  白然不理他。
  
  萊嘉委屈極了,九條尾巴在地上畫圈圈,尋思著要不要說出去,但又怕白然不喜歡那樣,九尾狐單純的心都糾結成多邊形了。
  
  “媳婦,我好想你呀。”九尾狐打算繼續撒嬌耍無賴。
  
  白然嘆了口氣,為什么身為九尾狐媳婦的他沒有撒嬌的權力?為什么這個家伙比自己大那么多歲還可以那么自然的撒嬌呢?真是不要臉。
  
  想到這里,白然就惡狠狠地掐著萊嘉的脖頸:“今晚就算了,明天你要是再不告訴我的話你就死定了。”
  
  萊嘉舔了舔白然的臉,異常歡快的甩了甩尾巴。
  
  萊嘉回來了小瓜自然高興,魔獸森林的其他家伙都不禁欺負,沒幾下他們就嚇得嗷嗷大叫,一點都不好玩,可是萊嘉回來就跟他搶媽媽了,一點也不好。
  
  萊嘉走過去,狠狠地舔了小瓜幾口,小瓜身子好小好小,被舔的摔了好幾個跟頭,小瓜憤憤的揮爪子:混蛋,混蛋。
  
  萊嘉根本就聽不懂小瓜在說什么,繼續舔。
  
  許久不見,當天晚上兩人都非常的熱情,一室旖旎,白然早已經累得睡著了,萊嘉其實也很累很累,他沒有像往常一樣在歡愛過后變成獸型,他貪戀的吻著白然的肩膀,一下又一下,毛茸茸的腦袋蹭了又蹭,發出滿足的聲音。
  
  為什么懷里的這個人自己總是抱不夠,巴不得把他時時刻刻的綁在身上,可遇上危難狀況的時候卻會想著還好他不在身邊,要是傷著他了,自己恐怕會覺得痛苦一百倍。
  
  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感覺呢?
  
  像魔獸森林的深水巨鱷就有三四個老婆,蟲族女王有成千上萬個老公,可為什么自己就是對他挪不開眼呢?
  
  萊嘉想起來一開始他和白然剛認識的時候,那個家伙非常非常怕他的樣子,而現在呢,他會發脾氣,膽子也越來越大了,擰他的耳朵就是家常便飯,可為什么自己卻非常喜歡他對自己這樣呢?
  
  難道,這就是白然口中所說的愛嗎?
  
  想到這里,萊嘉的臉又紅了起來,甩了甩腦袋,狐貍耳朵抖了兩下,萊嘉輕聲說道:“我愛你?”
  
  白然早就睡著了,甚至發出鼾聲來,呼嚕呼嚕的,特別的可愛。
  
  “我愛你?”萊嘉不太確定的又說道。
  
  白然哼了一聲,翻個身,雙手抱著他的腰,完了似乎覺得熱了,一條腿從萊嘉的尾巴被子里鉆了出來,夾著。
  
  萊嘉一顫,臉紅紅的把白然又蓋了起來,吻了吻他的嘴唇:“我愛你。”
  
  第二天一早,作為老大的萊嘉便招呼他的幾個兄弟來他們家做客吃飯了,個子帶上自家的媳婦,白瀾安格他們都非常自覺的帶著獵物來,還順便吃了個半飽,做客吃飯什么的,其實都是帶著個子的媳婦來吃點熟食而已,媳婦為主,他們為輔。
  
  白然還以為安格獨自來,沒有想到他帶著西恩,斯洛克就別指望他做飯什么的了,這廝就是一享福的命,好在西恩的手藝也還不錯,幫忙洗菜什么的也非常的勤勞,兩人一起炒菜做飯什么的,而斯洛克則是帶著小銀和小瓜在旁邊玩。
  
  就算魔獸們是好朋友他們也不會擅自進入別人的家,那是別人的領地,只能給被認定了的人進入,盡管他們是好朋友,但地盤意識還是非常強的。
  
  還沒有到飯點,白瀾,安格還有萊嘉又在老地方商量要事了。
  
  白瀾看著安格:“他是你媳婦?”
  
  安格搖了搖腦袋。
  
  萊嘉拍了安格一爪子:“不是媳婦就不要帶著來,別把我們媳婦帶壞了。”
  
  安格吃痛,憤怒道:“是他娶我,娶我好吧??他是入贅來的。”
  
  萊嘉鄙夷的看了他一眼,白瀾驚訝的瞪大眼睛:“呀,難道你是被壓的那一個?”
  
  安格哼了一聲,“怎么可能,誰說老公不可以嫁給老婆的?”
  
  萊嘉咳嗽了一聲:“咱還是說正事吧。”
  
  白瀾皺眉,道:“我回狼族查過了,除了紫金花之外,還有一種草名叫丹桐草,聽說在很多很多年以前,有一個有著魔獸血統的藥師因為害怕自己老死,畢生所學沒人繼承,意外之中,他發現了丹桐草,加以研究之后,他用丹桐草和魔藥把自己體內人類的血統逼出,只留著魔獸的血統,從而獸化。”
  
  萊嘉點了點頭,道:“我也查過類似的消息,但是都不太詳細。”
  
  白瀾道:“丹桐草的話,我們努力努力很快就能找到了啊,可那魔藥的配方我們就不知道了,而且丹桐草也不是什么長生不老藥,就是變成魔獸而已,而且有一個缺點,那就是必須要魔獸的血,從此以后,后天變成魔獸的獸類就成了獻出血液魔獸的附屬品,魔獸要是出了事情,那么附屬品也活不了了。”
  
  萊嘉裂開嘴來笑道:“我可以為白然獻出血液,和生命。”
  
  白瀾皺起眉來,赤紅色的眸子看著萊嘉:“那個魔獸只能是斯洛克,因為他們有血之牽絆,萊嘉,雖然我很不愿意斯洛克冒險,可是這也是為了斯洛克。”
  
  萊嘉看了看遠方,說道:“好吧,那么我們休息一段時間,養足精神就出發吧。”
  
  
  作者有話要說:更新來鳥,抱歉啊,兩天都木有更新,最近這兩天特別忙,事情特別多,所以,抱歉抱歉啦,話說,今天是我生日哦,妹紙們有什么表示咩??哈哈
  
  
  
  
  
  52、腹黑 。。。
  
  
  萊嘉回來了;原本平淡的日子又變得雞飛狗跳了;比如小瓜又欺負阿綠他們家的小黃鳥和粉小蛇;阿綠和白龍過來找麻煩;差點打起來。
  
  要是平時白然在的話,肯定會道歉啊;然后還發誓會教訓小瓜什么什么的,可偏偏萊嘉對自己兒子如此霸道而感到自豪;阿綠和白龍在那邊訴苦,他則是哈哈大笑指責別人家兒子太弱了云云。
  
  白然在摘野菜,等回到狐穴的時候他們三個已經把狐穴門口的樹都撞壞了好幾棵;那可是直徑有一米多粗的樹啊,這些個家伙真是……
  
  最后的最后,當然是萊嘉父子被白然教訓了,雖說在森林里當了老大,可也不能欺壓鄰居什么的,那不就是暴君嘛,萊嘉打架確實厲害,如果因為萊嘉的原因魔獸們不愿在這邊住下去的話,魔獸森林也不熱鬧了,感覺像是少了家的那種感覺。
  
  “小瓜,你要是再欺負小銀和花遙家的兩個哥哥的話,我會把你趕出去的。”白然板著一張臉說道。
  
  小瓜搖了搖尾巴,裝作聽不懂,蹭了蹭白然的腳踝,哼哼,他是小狐貍,有撒嬌撒潑的資本。
  
  白然才不吃這一套呢,把小瓜拎起來,惡狠狠的說:“我知道你聽得懂,我再認真的說一遍,要是再欺負他們,就把你趕出去,反正你也會捕獵了,”
  
  小瓜嗷嗚叫了一聲,繼續蹭。
  
  兒子教訓完了,白然使勁的拉著萊嘉的耳朵扯了好幾下:“教好你兒子,不許再耍流氓了,知道嗎?”
  
  萊嘉的尾巴甩了兩下,氣哼哼的說道:“那不叫耍流氓,霸氣要從小開始訓練。”
  
  白然繼續扯,說道:“所有的小魔獸都被小瓜欺負,都不跟他玩了,那樣會造成他性格孤僻,不好。”
  
  萊嘉翻了個白眼,火紅色的狐貍現在看起來別提多囂張了:“那再生一個不就行了,哼。”話說回來,剛剛白然當著白龍和阿綠的面就揪他的耳朵,真丟臉,丟死獸了。
  
  白然都不知道該怎么跟萊嘉溝通了,也不扯他耳朵了,扭過頭,去狐穴里收拾東西,一邊收,一邊從鼻孔里發出異常氣憤不削的聲音。
  
  萊嘉眨了眨眼睛,瞧瞧扭過頭去,白然正在收拾自己的衣物,九條尾巴甩的不是那么囂張了,蔫蔫的,漫不經心的掃著地。
  
  白然收拾好東西了,從狐穴里出來,說道:“從今以后,你自己帶著你兒子,我自己過自己的。”
  
  白然鉆進小木屋,‘啪’的一聲把門關起來。
  
  萊嘉眨了眨眼睛,他家媳婦現在是要跟他分居了嗎?不要他了嗎?想到這里,萊嘉終于不淡定了,撒丫子的朝小木屋跑去,瞬間變成小狐貍,非常不要臉的翻窗子進去。
  
  “媳婦……”萊嘉乖巧的走過去蹭蹭。
  
  白然哼了一聲,把萊嘉推過去,拿被子把自己裹起來,他現在真是不想再看見狐貍了。
  
  萊嘉哼了兩聲,鉆進被窩,舔了舔白然的腳踝,完了之后再舔了舔他的脖頸,從白然的懷里鉆出來:“媳婦,我看還是把小瓜趕出去,讓他自己歷練歷練吧。”
  
  白然一聽這話,也急了,使勁的掐萊嘉的尾巴:“你敢?”
  
  萊嘉蹭了蹭他的手臂,說道:“那好嘛,媳婦,你跟我回去啦,我以后會好好教育小瓜的。”
  
  白然看著小小的萊嘉,皺起眉來:“怎么教育?”
  
  萊嘉揮了揮爪子:“愛的利爪教育,我會讓他乖乖聽話的,咱們的孩子不能寵,還有啊,不能讓他欺負別的獸,變成大流氓獸,我雖然是老大,但還是很正派的。”說這話的時候,小小的狐貍滿臉認真。
  
  白然‘唔’了一聲,“要好好教育啊。”
  
  萊嘉連連點頭,湊過去舔了舔白然的臉頰。
  
  白然彎了彎嘴角,哼哼,萊嘉就吃這套。
  
  小瓜也怕白然不要他,其實他也不怕出去外面歷練來著,只是好舍不得白然喲,喜歡他身上的味道,還聽說自己以后會多個弟弟,唔,作為一個好獸,是絕對不會拋棄媽媽和還沒有出生的小弟弟的,哼。
  
  接下來的好幾天,小瓜別提有多乖了,也不欺負別的小魔獸了,去找人家玩規規矩矩的,也不咬,也不打,小魔獸們都規規矩矩的叫他大王,作為老大的小瓜帶著他們到處撒野,小瓜覺得這也挺不錯的,當大王當得不亦樂乎。
  
  斯洛克當了媽媽為人也不那么死板冰冷了,偶爾還會和花遙交流一下育兒經,每當聚餐的時候這廝就只管帶著小魔獸們,什么都不做,很是享福。
  
  “媳婦,咱們出去旅游吧。”在一次聚餐之后,萊嘉無比興奮的說道。
  
  白然眨了眨眼睛,這樣不太好吧,貝塔是知道他沒有死的,當時他可是很清楚的明白貝塔到了最后沒有殺他是什么意思了,自己對于貝塔來說是個禍害,自己也怕暴露魔獸森林,他怎么能出去旅游呢?
  
  想到這里,白然的臉色有點不太好:“不要啦,我喜歡這里,不要去旅游了。”
  
  萊嘉其實也不想帶白然去的,他和白瀾兩個完全可以擺平,可是又怕什么突發狀況,覺得還是帶著白然和斯洛克去比較好,把自己媳婦拴在身邊是最好的。
  
  “斯洛克和白瀾也去的,我們組團旅游。”萊嘉說道。
  
  白然還是搖頭,他覺得現在出去太危險了,還是過上一兩年比較好。
  
  “我們三個會保護你的,其他人打不過的。”萊嘉認真的說的。
  
  白然嘆了口氣,說道:“我還是有點怕。”
  
  萊嘉舔了舔白然的臉頰:“不用怕啦,小瓜和小銀會交給安格幫忙照顧的,沒事。”
  
  白然瞪大眼睛:“不行啊,安格最沒有貞操了,小瓜和小銀會學壞的。小魔獸要從小教育,不然以后跟安格一眼誤入歧途。”
  
  萊嘉說:“沒事啦,西恩也在的,西恩會照顧好的。”
  
  白然猶豫不決,一是放心不下自己兒子,而是有些擔憂去到外面會發生一些什么亂七八糟的事情。
  
  猶豫了三四天,萊嘉早就把包袱給收拾好了,直接用尾巴卷著白然就上路了。
  
  萊嘉也不著急,一路慢悠悠的,再加上只有白然是獸人,他們都是魔獸,戰斗力很強,就連馬車也不需要雇用了,白然直接騎著狐貍,到了城鎮就變成獸人,確實像是在旅游。
  
  一開始白然還有些害怕,把頭發耳朵什么的全都染成了黑色的,那雙眼睛也變了顏色,被他上任,可以說是國泰民安,沒有戰爭,小鎮一片安靜和諧。
  
  白然早就料到他們旅游是‘自助游’,所以也帶了各種調味品來,他們幾個出去捕獵都會順便帶幾塊肉回來,白然用火魔法生火烤肉,倒也方便。
  
  天氣漸漸轉熱,他們竟然一路走走停停的走了快兩個月,沒幾個魔獸識字,白然也不能寫信回去報平安,而且,也沒誰敢把信送回魔獸森林啊。
  
  白然太想念小瓜了,可是他們的旅途還很長,很長……
  
  萊嘉其實是帶著白然去找丹桐草來著,一路上非常兇險,萊嘉帶著白然一路走過那么多的地方,如果白然細心一點的話其實會發現萊嘉和白瀾有時候捕獵會很長時間才回來,身上有幾處傷,這一點斯洛克都發現了,威逼利誘白瀾,最后色誘,白瀾也不義氣的把事兒全都招了。
  
  斯洛克是誰啊,在知道這件事情之后,斯洛克基本上就一直是他保護,自己也都不怎么吃熟食了,也不敢跑的很遠找有河的地方捕魚,隨便吃點野雞野鴨什么的,偶爾弄得多了他才吃一點熟食。
  
  這一路上來,白瀾和萊嘉闖了很多族群的老窩,為的就是差丹桐草的下落,一路上查來查去,也都一樣,雖然沒有得到太多有用的消息,但最起碼也得了許多的法寶,只希望在路途中可以用到。
  
  又走了半個月的山路,白然老遠就聞到了咸濕的味道,果然,當他們走出森林的時候引入眼簾的就是汪洋大海,深深地吸了好幾口空氣,白然彎起了嘴角,這個世界的海他是第一次看見。
  
  “今天晚上我們就在海邊過夜嗎?”白然問道。
  
  萊嘉變成了獸人,從懷里掏出一張羊皮紙看了一會兒,又看了遠處的大海,似乎發現了什么東西,說:“今晚先在這邊過夜吧,不遠處有一個小島,咱們明天在這個島上多弄些食物帶著,明天晚上咱們出海。”
  
  白然瞪大了眼睛:“出海?怎么出啊?難道明天坐竹筏?”
  
  萊嘉咧開嘴巴笑了笑,道:“媳婦,明天的事情明天再做話說,趁著天還沒有黑,大家開始捕獵吧。”
  
  白然點了點頭,打算去找點枯樹枝回來生活。
  
  海水沖刷著白色的沙灘,異常的唯美,靠近沙灘的位置還有許許多多的橡膠樹,椰子樹,白然現在爬樹比較厲害了,爬上椰子樹弄了幾個椰子下來,斯洛克見到海挺開心的,竟然撲騰進了海里,不一會兒,來來回回的竟然抓了許多魚。
  
  斯洛克把魚清理好帶著過來了,白然用樹枝串起來烤,魚兒肥嫩,烤出一層魚油,撒上作料,香氣四溢。
  
  斯洛克和白然也不等他們回來了,自顧自的吃了好幾條,斯洛克胃口比白然大多了,到了后面,白然就負責給斯洛克做烤魚。
  
  看著斯洛克吃的很滿足,白然也忍不住的笑了,說道:“唔,我多烤一點吧,等萊嘉他們回來讓他們也嘗嘗。”
  
  斯洛克唔了一聲,算是應了,完了之后又開始吃,白然杵著下巴笑道:“斯洛克,你們是不是有事瞞著我們啊?”
  
  斯洛克忙著吃,根本就沒有發現白然在套他的話,點了點頭,隨口答道:“唔,也不算是瞞著你啦,這也是對你好。”
  
  白然一愣,果然,他猜得沒錯。于是又問道:“你們瞞我什么啊?還打著旅游的幌子?”
  
  斯洛克說:“我也不是太清楚,反正就是為了讓你變成魔獸,可以和萊嘉在一起一輩子,不管生與死。”
  
  說完這話,斯洛克這才反應過來,手里的魚也掉了下來:“小……小白……。”
  
  白然瞇起眼睛,說道:“斯洛克,你詳細跟我說說吧。”
  
  斯洛克鼓了鼓腮幫子,小王子失憶了之后比以前聰明了好多啊……
  
  
  作者有話要說:更新來了,話說我弄了好幾遍了,嗷嗷嗷,JJ又卡了啊啊啊,感謝妹紙扔的地雷,太卡了,看不到是誰扔的,總之謝謝
  
  
  
  
  
  53、蓬萊島 。。。
  
  
  斯洛克全盤托出;白然聽了之后眼睛濕漉漉的;其實他一直都很在意這事的;他怕自己蒼老的只剩下一把骨頭;而萊嘉還是如此的漂亮,他也怕自己死而復生;浪費了斯洛克剩余八次的復活的機會。
  
  他怕的太多了,以至于怕到不敢去反抗;他以為萊嘉不懂的,沒有想到他卻想盡辦法的去幫他爭取……
  
  “你怎么哭了啊?”斯洛克瞪大眼睛,有些失措。
  
  白然彎了彎嘴角;把眼角的淚擦掉:“我是太高興了。”
  
  斯洛克有些理解不來,但他也能感覺得到白然現在非常的開心,不一會兒,白瀾他們回來了,叼著許多的肉塊。
  
  白然就當自己什么也不知道,把肉塊洗干凈,烤熟,然后用帶有冷藏功能的保鮮盒裝起來,他們現在可是要出海了,萬一沒有吃的,這還稍微能墊肚子。
  
  把東西都收拾好,天已經黑透了,天上的星星特別的明亮,甚至還有一些彩色的,在魔獸森林里白然很少能看見彩色的星星,沒有想到,海邊的風景是如此的美麗。
  
  白瀾蹭了蹭斯洛克,兩獸跑進森林里了,白然看著兩獸消失的背影,更加靠近了萊嘉一點,拉了拉他的尾巴,萊嘉扭過頭來,歪著腦袋,有些疑惑。
  
  “唔……謝謝你。”白然輕聲說道。
  
  萊嘉眨了眨眼睛,也不知道白然謝的是什么,毛茸茸的大腦袋湊了過來,大舌頭舔了白然好幾下:“媳婦,喜歡旅行嗎?”
  
  白然靠在萊嘉的身上,厚厚的皮毛非常舒服,蹭了蹭,把火紅色的狐貍毛弄得亂糟糟的:“喜歡,但還是喜歡魔獸森林。”
  
  萊嘉忽然覺得今天的白然好誘人喲,雖然夜很黑,但他也能看見白然的臉蛋此刻是非常美麗的粉紅色呢,真是比鹿肉還要可口呢,真是太想要吃掉他了。
  
  白然用手把萊嘉順溜的毛都倒著摸了一遍,帥氣的狐貍頓時看上去像炸毛一樣,特別的可愛,萊嘉被弄得癢癢的,抖了兩下,毛毛順溜了一點,但還是蓬蓬松松的。
  
  “等小瓜大了,把他趕出去,我們就出來旅行吧?”萊嘉說道。
  
  白然點了點頭,道:“也可以,但還是要回魔獸森林啊,那邊有好多好多朋友呢。”
  
  萊嘉說:“我希望小瓜去別的山頭稱霸,然后我再生上幾只小狐貍,他們都要成為最勇猛的,等老了,咱們就一家兒子去上幾年,咱也不捕獵了,讓他們捕獵,把肉撕碎了給我們吃。”
  
  白然彎起嘴角,輕輕的拉了拉萊嘉的耳朵:“切,你都不養你兒子了,還指望著你老了以后兒子養你啊?我看還是算了吧,等老了我養著你,每頓就喝點粥啊,吃點野菜什么的我還是能夠養得起你的,而且吃得清淡也不用擔心高血壓,高血糖什么的,多健康 啊,挺好。”
  
  萊嘉慌忙搖腦袋,認真的說道:“不行,魔獸不吃肉的話,毛就不亮了。”
  
  白然說:“你老了毛就都掉光了,還在乎亮不亮嗎?”
  
  萊嘉哼了一聲,扭過頭,似乎在幻想著自己老了以后成了禿狐貍的模樣,氣哼哼的變成獸人,把白然壓在自己的身下:“不許想。”
  
  白然笑得露出一口白牙來,實在是太好笑了,萊嘉那么漂亮的一條狐貍,要是真的老了,掉了毛,額……那是有多怪異啊。
  
  白然笑得太欠揍,萊嘉氣哼哼的啃了白然幾口,而且還非常惡趣味的留下了一排排的牙印和吻痕,緊接著,啃咬變成了親吻,白然環著萊嘉的脖頸,與他纏綿。
  
  一路上他們可沒少親熱,一開始因為有斯洛克和白瀾在有些不太好意思,可后來慢慢地也就習慣了,今年他已經十七歲了,自從生掉小瓜之后白然竟然還長高了好多,但萊嘉實在是太高大了,自己好不容易才長到了他的下巴,矮著一個頭,不過挺好。
  
  白然怎么也曬不黑,出來風吹日曬兩個月左右,皮膚依然白皙,或許是在魔獸森林里各種高級植物吃多了,竟然吃出了防曬的功能來。
  
  親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真人游戏名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