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富士康小說網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九尾狐圈養日記-第2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白然怎么也曬不黑,出來風吹日曬兩個月左右,皮膚依然白皙,或許是在魔獸森林里各種高級植物吃多了,竟然吃出了防曬的功能來。
  
  親吻愛撫已經不會再像以前那般害羞了,白然現在非常的放得開,生過孩子的人就是不一樣,被摸得很舒服的時候也不再隱忍,則是發出讓萊嘉興奮的聲音來。
  
  萊嘉單手就可以把白然的腰給攬起來,太細了,可偏偏屁股上卻肉呼呼的,彈性俱佳,萊嘉摸他的屁股就跟揉面團似的,捏過來,揉過去,不一會兒,屁股就成了粉紅色的了,白然呻吟一聲,雙腿攀上了萊嘉的腰,白皙的胸膛上下起伏著。
  
  萊嘉親吻著他的鎖骨,接下來便是胸膛,然后緊接著就把他胸前的粉紅含住一陣吸允,白然呻吟連連:“啊……唔……”
  
  白然的聲音就像貓爪子似的在萊嘉的心尖撓來撓去,萊嘉伸出一只手來慰問著白然前面的小棍子,非常的舒服,可是總覺得少了點什么。
  
  白然環住萊嘉的脖頸繼續和他親吻,自己悄悄地伸了一只手下去,緩慢的探入了一根手指,后面的小洞非常的緊實,火熱,這才剛進去一根,白然的頂端就已經興奮的濕漉漉的了,萊嘉顯然發現白然正在偷偷的弄后面,非常不開心的抓起白然的手固定在兩旁,就是不讓他碰。
  
  后面得不到滿足,非常的饑渴,甚至露出了晶瑩的液體,白然蹭了蹭萊嘉,“進來……”
  
  萊嘉最最喜歡親吻白然的全身了,每一次的前戲都讓白然快要發瘋了,粗糙的手掌撫摸著他的背脊,酥麻的感覺讓白然緊緊地貼住他,然后這個家伙會讓他以非常羞恥的跪爬式跪趴在地上,然后沿著他的脊柱往下吻,直到那個非常神秘的小洞……
  
  當那處被親吻的時候,白然舒服的連尾巴都卷起來了,腿還大大的分開,后面一張一合,像是在跟萊嘉說話似的。
  
  萊嘉的進入一點也不溫柔,那就是純粹的野獸派,好在前戲做的很足,所以根本就沒有受傷,雖然基本上每天都在做,可是后面還是那么的緊,當然,除了讓白然在做的時候有點悶痛以外也更加的敏感了。
  
  就著這個姿勢狠狠地被貫穿了半個小時,萊嘉停下來,吻了吻白然的背脊,然后那東西就在里面,萊嘉抱著他起身,而后雙手扣住他的腰,尾巴卷著他的手猛烈的進攻。
  
  “啊……啊……”白然尖叫著,扭過頭來,漂亮的異眸中帶著氤氳的水汽,被萊嘉吻得通紅的嘴唇微張,發出細碎的呻吟聲,真是太誘人了。
  
  沙灘上,走過一小排螃蟹,烏溜溜的眼睛看了看他們,然后淡定的離開,白然羞的都不敢直視那些純潔的小螃蟹了,哪只,萊嘉反而抬起他的一條腿,白然只靠一條腿支撐本來就很吃力了,再加上萊嘉又在后面頂弄差點就摔倒了,好在萊嘉尾巴多,把他給拉住。
  
  白然的后面已經汁水橫溢了,弄濕了兩人相連的地方,里面真是又熱又緊,萊嘉猛烈的頂弄,在他體內射了出來。
  
  白然被弄得尖叫連連,可萊嘉的那東西根本就還沒有出來,甚至還有脹大的表現,感覺體內的東西越脹越大,白然知道,自己今天晚上不被弄暈是不可能的了。
  
  果然,萊嘉坐下來,面朝大海,而白然則是跨坐在他的腰腹間,身體還緊密相連著,萊嘉拍了拍白然的屁股,說道:“媳婦,動兩下。”
  
  白然哼了一聲,有些不太甘愿,那些東西在身體里太不好受了,黏黏膩膩的,但還是緩慢的動了幾下,發出了黏膩的聲音,一下又一下。
  
  雖然海邊晚上都會比較冷,但白然還是出了一聲的汗,他體力比不上萊嘉,而且自己動幾下萊嘉覺得慢,自己動快一點吧他的腿又直打顫后來萊嘉干脆就扣著他的腰上上下下,這樣彼此都很舒服。
  
  白然實在是太累了,竟然睡著了,躺在萊嘉的懷里,萊嘉設在了他的身體里,就算睡著了,白然還是本能的呻吟出聲。
  
  萊嘉把脫掉的衣服胡亂的鋪起來,把白然放在那上面,然后自己變成大狐貍在白然的身邊睡下,九條尾巴把白然裹得嚴嚴實實的,只露出一顆腦袋。
  
  這幾天實在是太累了,就連萊嘉也睡著了,過了一會兒,天氣又冷了一點,而后狂風四起,海水拍打著沙灘,發出聲響。
  
  萊嘉的眼睛猛地睜開來,斯洛克和白瀾早已經站在不遠處了,白瀾扭過頭來看了萊嘉一眼,似乎是在嘲笑:“兄弟,你要是再睡一會兒,那些個怪魚早就被你放跑了。”
  
  萊嘉瞪了白瀾一眼,沒說什么,叼來薄被,把白然蓋了起來,完了之后,用尾巴弄了點土壓在背角,這樣被子就不會被海風吹走了,萊嘉抖了抖身上的沙,說道:“這種魚非常的兇,牙齒也厲害,有毒,大家小心不要被咬到。”
  
  白瀾和斯洛克點了點頭。
  
  萊嘉說:“一定要把他們拖上岸了,那樣他們會安靜下來,記住,四條。”
  
  說罷,三頭魔獸頓時沖進海里。
  
  像是嬰兒般哭泣的聲音在海面上環繞,海水蕩起一陣陣的水花,不一會兒,萊嘉就用尾巴卷著兩條巨大的魚出來了,把魚甩在沙灘上,那魚竟然是魚身鷹爪,身上的鱗片竟然是鋸齒形的,可想而知,抓這種魚肯定會讓自己受傷。
  
  那魚掙扎著,起身,想要朝海里沖,萊嘉非常不客氣的給了他們一魚一爪子,道:“我們要去蓬萊島。”
  
  鷹魚橫沖亂撞,似乎不想搭理萊嘉,萊嘉瞇起眼睛,金色的眸子閃爍,詭異的看著鷹魚:“帶我們去蓬萊島。”
  
  鷹魚眨了眨眼睛,非常乖巧的趴在沙子里,似乎已經被降服。
  
  不一會兒,白瀾和斯洛克一獸叼著一條鷹魚上來了,萊嘉都控制住他們的思想,搖搖晃晃的爬到了淺水區,似乎在等待。
  
  萊嘉抖了抖身上的毛,尾巴處還有一些猙獰的傷口,海風吹干他的毛發,血跡和紅色的毛分不太清楚:“好好休息吧,明天中午咱們又出海,那個時候霧要淡一點。”
  
  大家分頭睡去,萊嘉在白然的身邊坐下來,小心的舔了舔他的臉頰,然后九條尾巴又附上那薄被,把白然蓋起來,這才躺下睡覺。
  
  到了蓬萊島,他們就可以找到丹桐草了……
  
  他可以和白然一直一直在一起了……
  
  
  作者有話要說:更新來鳥,大家多多冒泡哇
  
  
  
  
  54、深潭 。。。
  
  
  白然睡得很沉;依稀覺得昨天晚上有點什么動靜;可就是睜不開眼來;他實在是太累了;他就算有著一半的魔獸血統可終究也是人類,白天趕路;晚上又要做如此劇烈的運動,實在是受不住;所以第二天醒來已經快中午了,得了,早飯都省得吃了。
  
  斯洛克又抓了很多魚;已經全都弄好,只等著白然醒來烤給他吃,生好火,烤魚,不一會兒吃飽喝足,萊嘉和白瀾又回來了,每個人的肚子都鼓鼓的,白然鄙夷的看著他們,再看了看斯洛克,肚子也是鼓鼓的。
  
  白然一愣,臉色有點不太好:“難道你們也都懷孕了?”
  
  斯洛克正在吃魚,‘噗’的噴了出來,萊嘉嘴角抽了抽,解釋道:“我們要在海水一段時間,有可能會沒有吃的,所以現在多吃點,到時候也能耐餓。”
  
  白然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又捧起一條魚來吃,白瀾問:“你怎么又吃?還沒有吃飽?”
  
  白然說:“為了在海水不被餓。”
  
  萊嘉說:“你現在吃多少都沒用的,你不是動物,不會像我們一樣懂得合理的運用自己的能量,你現在吃再多,到了海上你都得餓。”
  
  白然有些失望:“那我把這些儲存起來好了。”
  
  萊嘉點了點頭,說道:“恩恩,多烤一點收起來,我們倒是吃點生魚,在海上你不能生火,還是現在多儲存一些比較好。”
  
  白然大約又烤了好多的魚都儲存了起來,把包包跨好,這才想起來,沒有船他們怎么穿過大海啊?
  
  萊嘉似乎知道白然在想些什么,變成了獸人,拉著白然的手來到海邊,兩人都光著腳丫子,海水沖刷著他們的腳踝,萊嘉指了指潛在淺水區的那四條銀光閃閃的怪魚說道:“我們坐這個去。”
  
  白然瞪大眼睛,好吧,雖然這些魚挺大的,差不多快兩米長了,而且又很壯碩的樣子,可騎著魚什么的真是太奇怪了,他目前也就騎過狐貍,騎過獨角獸而已。
  
  “哎,他們的鱗片好像很堅硬的樣子,好恐怖啊。”白然皺了皺眉,有些后怕的摸了摸自己的屁股說道。
  
  萊嘉哈哈大笑,那邊白瀾和斯洛克已經拖著兩顆直徑一米左右的大樹過來,萊嘉變成獸型,尾巴卷起一顆大樹,‘卡擦’一聲,大樹變成兩截,剩下的另一顆也被萊嘉分尸了。
  
  完了之后,他們都用自己的爪子刨阿刨,撓啊撓,在大圓木中間的地方弄出一個凹槽來,剛剛夠坐一個人,雖然有些粗糙,但還挺可愛的,那么一個小小的簡易獨木舟就做好了。
  
  白瀾和萊嘉變成獸人,一人肩膀上扛著兩個就走過來了,這時候退潮,海里的怪魚終于露出了真面目,白然瞪大眼睛,沒有想到,這怪魚的背脊上竟然有大約十根十多公分長,孩子手臂般粗的骨刺,看上去銳利無比,萊嘉把‘獨木舟’對準骨刺刺下,白然瞇起眼睛,道:“他們會不會痛?”
  
  萊嘉說:“不會,這種魚的鱗片和骨刺是世界上嘴硬的東西。”
  
  白然點了點頭,沒說什么,依次都把‘獨木舟’弄好,白然把手放在額前眺望遠方一會兒,鼻子動了動,眼睛一亮,把白然抱起來,放進小獨木舟內:“準備出發吧。”
  
  大家都坐好,萊嘉用命令的口吻說道:“出發。”
  
  海水非常的藍,在淺水區的時候都可以看見海里的珊瑚和魚兒,甚至連海底沉著的東西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太陽有些毒辣,白然被曬蔫了,手隨意的搭在外面,任由海水沖刷他的皮膚。
  
  其他的三個魔獸只有斯洛克還算淡定,萊嘉和白瀾兩個全都吐著舌頭,萊嘉則是開張尾巴,整個人縮起來,尾巴幫他遮住一點點的陽光,但是尾巴可能會很燙。
  
  “早知道就弄點樹葉來,好歹也遮遮涼。”萊嘉抱怨道。
  
  白然安慰道:“沒事啦,要是熱的話就用水洗把臉,海水很涼快的。”
  
  四個魔獸齊刷刷的說道:“不喜歡海的味道,又咸,又腥。”
  
  白然嘆了口氣,不知道怎么安慰。
  
  鷹魚的速度非常的快,游了三個小時左右白然他們大約就看到了前面有小島,但是被薄霧包圍著,朦朦朧朧的,也不知道還有多遠。
  
  鷹魚顯然是海中比較厲害的生物了,基本上沒什么小魚敢靠近他,可這樣也讓萊嘉他們非常的苦惱,抓不到魚,好在他們都吃飽了,現在也都不用他們出力所以一個個都還很精神,白然就不行了,雖然吃了好多,可在下午的時候肚子還是不爭氣的餓了,拿出食物來分給他們,他們一概不要,自己啃了一條魚,還不飽,也不敢多吃。
  
  在太陽快要落山的時候,他們終于抵達了一個小島,小島很小很小,光用肉眼就能夠看穿,說實話,這個地方可以算是世外桃源了吧,與世無爭的感覺。
  
  萊嘉一上島就皺起了眉,和白瀾對視一眼,兩人都有些不解,蓬萊島不可能只有那么大一丁點吧?還有那傳說中的丹桐草也不太可能在這個沒有一點危險性的小島上吧……
  
  總覺得有什么地方不對勁……
  
  眼看著太陽快要下山,沒辦法,再覺得不對勁,現在也只能在這里先落腳,一切等第二天再說。
  
  小島的確夠小,而且都沒什么大一點的動物,也就一點點兔子,野雞什么的,好在小島上有許多的水果,也有一個小小的淡水湖,萊嘉他們隨便抓了點野雞添肚子,把水囊里裝滿了水,自己也都喝個夠,而斯洛克則是專心致志的捉魚。
  
  夜晚,他們在小島上生起火來,在捕獵的時候白瀾和萊嘉又巡視過一遍,這里根本就不具有危險性,索性窩在一起全都睡了起來。
  
  第二天一早醒過來,什么事兒都沒有發生,萊嘉覺得有些奇怪,但又不知道哪里奇怪,他和白瀾在島上轉悠了一圈,仔細的查找,根本就沒有傳說中的丹桐草,上面的花花草草還有植物什么的,在魔獸森林里都見過。
  
  白然心里有數,自己也有偷偷的尋找,可找來找去依舊找不到什么,有些郁悶呢,心想是不是弄錯了啊?
  
  “是不是弄錯了啊?”萊嘉皺起眉,問道。
  
  白瀾搖了搖腦袋:“不知道啊,可的確是有這個傳說的,蓬萊島隱藏在南海的迷霧之中,每到中午下午的時候蓬萊島會若隱若現,但在大海中,霧氣太大會辨別不了方向,傳說鷹魚是大海中日行萬里的魚兒,他們的背脊上的骨刺永遠都只朝著南面,而且不會因為四周礦石而產生影響,在大海中,只要有鷹魚就都不會迷路,只是這種魚比較難抓,可現在我們魚也有了,是他們把我們帶來這里的。”
  
  萊嘉覺得有些奇怪,他明明就控制了鷹魚的思想,讓他們帶著自己來到蓬萊島,而且現在他們在濃霧之中,外界是看不見他們的,放眼望去,四周都是大海,根本看不見島嶼。
  
  “再找找看吧,總能找到點什么。”萊嘉說道。
  
  白瀾點了點頭。
  
  斯洛克一直在抓魚,他打算讓白然把魚弄熟了儲存起來,畢竟到時候還要回去,這小島上沒啥可以吃的,只能捕魚來吃,魚不耐餓,所以還是多弄一點路上吃。
  
  水喝完了,白然就在小島上找可以喝的湖水,順便找一找丹桐草,小島實在是太安全了,就連萊嘉都放心白然獨自一人在森林里逛來逛去。
  
  白然的聽覺敏銳,雖然不及萊嘉的,但和以前比起來確實敏銳了不少,他似乎聽見了什么噗嗤噗嗤的聲音,像是水燒開了聲音,那就是有水了,白然手里頭拿著四個水囊,雖然看上去不大,但可以裝很多很多的水,而且加了風系魔法陣,就算裝滿了也一點也不重,想著終于可以為大家做點事情了,白然開心的尋著聲音去找水了。
  
  果然不出他所料,走了二十分鐘左右,找到了水源,一個直徑足足有一米多的深潭,水很清,但是卻看不見底,而且水面上還一直冒著泡泡。
  
  白然蹙起眉,有些疑惑,難道這水里有什么東西?又或者說水是沸的?
  
  白然湊上去去,輕輕用手碰了一下那水,竟然是冰涼的,真是太奇怪了,白然捧起來喝了一口,味道甘甜,還帶有著一股淡淡的清香味,白然連忙把水囊里灌滿了水。
  
  水面上的泡泡越來越多,等白然把三水囊灌滿,那深潭里的水乍看上去竟然像是凝固了一般,可水面上依舊冒著泡泡,一下又一下。
  
  白然覺得好奇,想要用手去捧,可手上的觸感確實那種黏膩清涼的感覺,一點兒也不像是水,而像是透明的膠狀物體,白然就納悶了,剛剛還是清澈的水呢,怎么現在就成了膠狀的呢?
  
  隨意的撥弄了幾下,白然把沾滿粘液的手抬起來湊在鼻尖聞了聞,香味更加的濃郁了,伸出舌頭舔了舔,唔,味道比之前甜了一點……
  
  白然覺得這可能是好東西,又把另一個水囊里裝滿,或許是膠狀的,裝了好一會兒才滿了,而且沉甸甸的,把水囊都塞進包包里,自己到現在都還沒有喝上幾口呢,為了省水,他還是先喝足了再說吧。
  
  捧起來大口大口的喝著,白然覺得自己的肚子都喝的圓滾滾的了,可那東西的確非常的好喝,而且越來越黏稠了,一開始喝著像藕粉,到了后面竟然像是沖的很濃的芝麻糊一樣,喝下去竟然有飽腹感。
  
  喝足了,白然只覺得自己的眼皮像是有千斤重似的,眼睛都睜不開了,腦袋昏昏的,整個身子都熱了起來,而且伴隨著一種無言的痛,痛,就像是用火燒著他的心口,燒著他渾身的血液一般。
  
  “啊……唔……”白然終于忍不住疼痛呻吟了兩聲,倒退了兩步,渾身都在痛,很熱,很痛,他覺得自己快要支撐不住了,終于,雙眼一翻,一個踉蹌,整個人栽進了深潭之中,黏膩的膠狀物體把白然的渾身都裹起來,緩慢的沉入潭底……
  
  而后,深潭里的膠狀物質緩慢的變淡,變稀,到了后來,竟然又變成了一汪池水。
  
  
  
  作者有話要說:更新來鳥,大家爭取多多冒泡嗷嗷嗷嗷
  
  
  
  
  
  55、山洞 。。。
  
  
  斯洛克正在捕魚;忽然覺得心口有種灼燒感;但只是蹙了蹙眉;緊接著全身都痛了起來;斯洛克顫抖著爬上了岸,是小白出事了嗎?斯洛克非常的擔心。
  
  等斯洛克再次醒來的時候天已經快要黑了;白瀾和萊嘉都還沒有回來,小白絕對出事了;絕對,斯洛克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往森林里跑去。
  
  尋著白然的味道;斯洛克找到了深潭,然后,白然的味道就消失了。
  
  雖然不太敢確定,但小白還活著,這一點斯洛克是絕對可以確定的,因為他并沒有死,也就是八條命還在,而且現在自己精力旺盛也就可以證明,小白現在身體沒有什么狀況,想到這里,斯洛克才稍微松了一口氣,只要他還活著就好。
  
  忽然,草叢里傳來聲音,斯洛克立刻弓起身子,準備突襲。
  
  雪白的狼從草叢里鉆了出來,嘴里吐出好幾口草來:“為什么感覺整個島上都是我老婆的味道?”
  
  后來又鉆出一條火紅色的狐貍:“是你太想他了,不過為什么我媳婦的味道越來越淡了。”
  
  斯洛克發現是他兩,這才松了一口氣,渾身上下的毛都拉攏下來了,看上去柔順無比,白然見到自家老婆,幸福的跑過去蹭蹭,斯洛克現在才沒有心情跟他蹭來蹭去呢,一爪子把他拍飛了,說道:“小白不見了。”
  
  萊嘉一聽,立刻焦急的湊了過來:“他怎么了?”
  
  斯洛克把事情的原委說了一遍,白然的味道在這里就消失不見了,很有可能掉進這深潭里了。
  
  萊嘉急得團團亂轉,都怪他,他也就在這個島上繞了好幾圈就確定這個島沒事了,怎么可以那么草率啊?他那么弱小,自己怎么能單獨讓他進去森林里呢?
  
  “萊嘉,你先別急,我們想想辦法。”白瀾拉住自己的好友,想讓他冷靜下來。
  
  萊嘉的呼吸都有些急促起來,急得圍著那個深潭繞了好幾圈,湊過去聞了聞,看了又看,太深了,都看不見底的,可白然明明還活著,他就掉進這里面。
  
  “這可怎么辦?”萊嘉整條狐貍都蔫了,但卻焦躁的圍著深潭轉,最后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我下去找找看。”說完,噗通一聲就跳進了深潭中。
  
  天快黑了,深潭里的水冰涼,萊嘉被凍得一陣激靈,他并不擅長在水中戰斗,可他也能憋氣好長一段時間,萊嘉也不知道游了多深,只知道水越來越冷,而四周也越來越漆黑。
  
  他想要喊,可張了張嘴,只吐出了幾個泡泡,終于,萊嘉胸腔里的空氣都被用盡了,四周還是漆黑一片,無奈,只能往上游。
  
  斯洛克和白瀾在上面等的很心急,萊嘉已經潛進去很長一段時間了,可怎么一直也不出來,急得白瀾也想跳進去了,這時,萊嘉才從深潭里鉆出來。
  
  “怎么樣?”白瀾問道。
  
  萊嘉搖了搖頭,道:“這個深潭是一個倒立的漏斗狀,入口看起來很窄,可里面越深越寬敞,太深了,完全看不見底。”
  
  斯洛克怕萊嘉做出什么傻事,說道:“你不要太著急,小白沒事的,我可以感覺得到。”
  
  萊嘉點了點頭,抖了抖身上的水,然后在深潭前趴下來。
  
  金色的眸子黯然無光,光看著他的眼睛竟然也能夠察覺到一股濃濃的憂傷,都怪自己,都怪自己……
  
  明明自己是他最最親密的愛人,可現在他還要通過斯洛克才能知道白然到底好不好,萊嘉覺得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最不稱職的獸了,他竟然讓自己的伴侶失蹤了,萊嘉嗚咽一聲,金色的眼眸有些濕潤。
  
  斯洛克的話很顯然成了靈丹妙藥可以暫時的讓萊嘉放心,可到了天才蒙蒙亮的時候,斯洛克的渾身又開始劇痛了起來,這一次就連斯洛克都受不住了,黑色的大貓在沙灘上滾來滾去,白瀾急得團團亂轉,而萊嘉的一顆心也揪了起來。
  
  斯洛克都痛成這樣了,那白然豈不是更要痛上一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真人游戏名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