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富士康小說網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九尾狐圈養日記-第2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斯洛克都痛成這樣了,那白然豈不是更要痛上一百多倍?
  
  他在島上有繞了好幾圈,一次次的呼喚白然的名字,心想著有可能白然會從深潭里被水吸走什么的,搞不好會在別的有水源的地方出去,可這個島上偏偏只有那深潭是淡水,剩下根本就沒能找到一條消息或者湖什么的。
  
  天剛蒙蒙亮,萊嘉又跳進深潭一次,魔獸不會魔法,所以根本就不能利用魔法在水中照亮,這一次他沉住了氣,并沒有像昨天那樣很快的把空氣用完,這一次比上一次深了三百多米的時候,萊嘉覺得自己的胸腔快要被這水壓給壓炸了,終于還是受不了,迅速往上游。
  
  剛剛探出腦袋,萊嘉就咳了一口血出來,這樣潛水潛的很深,實在是太傷人了。可他現在真的著急的很,生怕白然出了什么事情。
  
  就在萊嘉他們在尋找白然的同時,白然也在尋找萊嘉他們。
  
  白然是在一個池子里醒過來的,自己的半個身子泡在池子里,整個池子的水竟然是血紅色,而自己的渾身上下竟然也都是鮮血的味道。
  
  或許是一池子的血看起來有些駭人,白然根本就沒有注意那個池子到底深不深,而是落荒而逃。
  
  白然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反正就是一覺醒來,自己已經在這里了,而且他覺得自己的聽力比以前更好了,而且在這黑漆漆的石洞里他都能夠看得清楚,白然覺得這很有可能是萊嘉他們不在自己的身邊,自己那一般魔獸血統的特性就出來了。
  
  白然在這個石洞中發現了好幾條通道,大約有九條,白然很糾結到底應該走哪一條,可又怕走了不該走的地方自己會小命嗚呼,好在白然倒也不膽小,上輩子自己有一次登山碰上下暴雨,自己又受了傷,他在山上找到一個山洞,在里面一住就是一個禮拜,直到搜救隊趕到。
  
  九選一,是九死一生的意思嗎?
  
  白然也不知道該選擇哪一條,索性把山洞標記號,打算一個一個的來,要是走不通,再折回來就好了。
  
  可第一個山洞偏偏走得通,從第一個山洞里進去,又從第九個山洞里回到了水池,白然有些郁悶,只能一個山洞一個山洞的走,可不管怎么走都是回到這里,到了這下,白然才急了。
  
  也不知道是白天還是黑夜,白然也餓了,好在自己留著一些食物,胡亂吃了點,又怕很快就把食物吃完了,忽然想起自己把那種黏膩的跟芝麻糊似的東西裝了一個水囊袋,那個耐餓,于是擰開蓋子喝了好幾口。
  
  折騰了好一會兒,白然也累了,在這種地方他絕對不能慌,不能亂,還得保持好體力,總不能不睡覺吧,吃飽喝足了,白然靠在山洞邊就睡著了。
  
  又是那種被火燒灼的疼痛,白然痛得渾身上下都濕透了,太痛了他覺得自己像是被放進了高壓鍋里燜煮一樣,很熱,很痛,渾身上下到每一個毛孔,每一個關節,每一個器官都痛,白然被痛得暈厥,又被痛得醒過來,然后再次暈厥。
  
  白然以為自己已經死了,自己所在的地方一定是地獄,不然怎么可能會有一個血池,為什么他會遭受這樣的痛苦,可他再次醒了過來,自己躺在血泊里,在血池里被染成淡紅色的衣服在此刻變成了血紅色,然后這次的力氣比以前大了許多,手上的指甲竟然能夠隨意的伸長貨縮短,伸長之后,白然驚訝的發現可以一爪子就把石頭給抓碎了。
  
  真是太神奇了。
  
  白然知道,有可能是因為他喝了那東西才會讓他變得那么怪異,雖然很奇怪,但夠強大,白然雖然很怕痛,可若是喝了那些東西可以讓自己變得強大,走出這里的話,白然會豁出去的。
  
  自暴自棄的抬起水囊就往嘴里面灌,喝得越多痛得就越厲害,那么反反復復的喝了好幾次,痛了很多次,白然乍一看上去徹底的成了一個血人了,白然也不知道這些血是從哪里來的,自己身上沒有傷口,流了一地的血醒來之后,體質反而更好了。
  
  喝到最后竟然也不怎么痛了,而后漸漸地就像是普通胃痛一樣,過后全都好了,水囊里的東西都喝完了,白然驚訝的發現自己現在可以跳的很高很高,而且身體也變得好柔軟,白然抬起頭來,視力已經變得極好的他可以看見這巨大的石洞上面,差不多離自己有二十多米遠的地方竟然也有一個山洞,山洞的周圍長滿了青苔,還有一株非常漂亮的小花。
  
  白然一愣,難道那就是傳說中的丹桐草?
  
  頓時弓起身子,尖指甲伸出來,而后挑起兩米多高,雙手雙腳在崖壁上一碰,然后腳尖一踮,又竄了兩米多高。
  
  好不容易爬了上去,白然松了口氣,還怕自己掉下去摔死呢。
  
  小心翼翼的看著山洞口的那一株小花,小花沒有葉子,只有一根獨獨的枝干,然后上面是紅色的花瓣和紅色的蕊,乍一看像是白然曾經見過的曼珠沙華,沒錯,這就是丹桐草,他聽斯洛克描述過的,只是……斯洛克說,丹桐草是雪白的,可這花怎么會是紅色的呢?
  
  雖然疑惑,但白然還是不太敢輕舉妄動,這紅色的丹桐草也不知道有沒有毒,白然仔細一看,驚訝的發現這山洞的周圍竟然全都是丹桐草,紅彤彤的一大片,看上去太詭異了。
  
  白然心想著竟然有那么多,自己帶走一兩株也是可以的。
  
  小心翼翼的把丹桐草連根挖起,然后從包包里找出一個盒子,在里面填了點土,再把三株紅色丹桐草放在里面,小心翼翼的收起來,這種盒子是他在旅途的路上買的,是一個可以根據土地模擬空氣,陽光溫度的一個魔法盒,其實就是一個景觀盒而已,只是有許多的小型魔法陣在里面,可以讓在盒子密封的情況下也能讓植物們健康成長,當時白然買這個花了二十多個金幣,很是心疼,現在派上用場了,也覺得那錢花的也沒錯。
  
  弄好一切之后,白然便進了山洞,洞內曲折蜿蜒,白然一路走走停停,忽然覺得很累很累,吃了許多的魚也不見好,感覺像是自己所有的力氣和能量都從身體里被抽離了一樣。
  
  走著走著,白然終于看見了一道亮光,他虛弱的往前走,大約又走了十幾分鐘,他終于從山洞里走了出去。
  
  一出洞口,亮光便刺得白然瞇起眼睛,一陣頭暈目眩,恢復了好一會兒,他才睜開眼睛,他似乎站在一個樹洞前,在他的對面有一個巨大的樹洞,而樹洞的周圍竟然有許許多多白色的小花,特別的漂亮,仔細一看,竟然是一大片雪白雪白的丹桐草。
  
  暖暖的陽光穿過樹葉照下幾束在丹桐草上,特別的溫馨漂亮,一陣微風吹來,香氣撲鼻。
  
  白然虛弱的笑了笑,這是丹桐草,他們找了那么多天的丹桐草啊……
  
  腳步蹣跚的走了過去,白然覺得自己的身體似乎不再屬于自己了,明明走在陸地上,卻像是踩著天上的云彩,終于,白然體內最后的力氣也被抽光,他的身體軟軟的倒在了花叢中……
  
  他腦海中一片混沌,睜著自己的雙眼,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出現了幻覺,他感覺有什么東西在向他靠近,很近很近……
  
  那東西身上有著讓人熟悉的味道,沒錯,是魔獸,然后,一張巨大的狐貍臉映入眼來,白然嚇了一跳,而后裂開嘴笑了,用自己全部的力氣抬起手來,拉了拉狐貍的耳朵:“萊嘉……萊嘉……”
  
  他實在是太累了,終于,手松口,那雙漂亮的眼睛也閉了起來。
  
  
  作者有話要說:更新來鳥,來鳥,大家多多冒泡呀,嗷嗷嗷嗷
  
  
  
  
  
  56、重生 。。。
  
  
  萊嘉他們在深潭前守了快一個月了;也就是說;白然消失已經快一個月了;除了一開始的那一個禮拜;斯洛克痛的死去活來,再賠上了一條命之后;白然那邊就再無動靜。
  
  斯洛克還是那句話,白然好好的;什么事兒都沒有,可就是消失了。
  
  萊嘉只差把這個島給掀了,他急得都不吃東西;原本漂亮的紅毛也沒有了光澤,沒有愛人在身邊,自己光有一身漂亮的毛又有什么用啊?
  
  萊嘉每天都要潛水一次,一次比一次深,什么結果都沒有,每次上來都要吐好幾口血,白瀾他們都不忍心看了,斯洛克除了告訴他白然沒事,其余的忙什么也幫不上,也急得要命。
  
  為了不讓萊嘉因為潛水而斃命,白瀾可是和萊嘉打了好幾架,萊嘉這個家伙本來脾氣就暴躁,性格也不是那種穩重型的,和白瀾打完了之后依舊跳進去,白瀾和斯洛克沒有辦法,只能在深潭旁邊守著,等萊嘉上來了,他們也好拉他一把,免得他到時候沒力氣,又沉了下去。
  
  萊嘉發現今天的深潭有些奇怪,竟然咕嘟咕嘟的開始冒泡泡,用爪子碰了碰,水依舊冰涼,這幾日他們都是喝的這里面的水,沒有哪里不好,也從沒有見過這水會冒泡泡,像是被煮沸了一樣。
  
  斯洛克想了一會兒,突然說道:“小白去找水的那天,就是失蹤的那天,我好像聽到過這種聲音。”
  
  白然和萊嘉皆是一愣,三只魔獸把這深潭給圍了起來,時不時的用爪子撥弄兩下,親眼看見這清水慢慢的變得黏稠,萊嘉想了想,對白瀾和斯洛克說道:“我現在要跳下去,但是你們兩個不能下來,也不知道這下面有什么東西,如果我找到我媳婦的話會跟你們會合的。”
  
  斯洛克忙說道:“我要去救小白。”
  
  萊嘉說:“不可以,他是我媳婦,輪不到你來救。”
  
  斯洛克氣急:“你……”
  
  白瀾沉默了一會兒,說道:“那好,現在我們聽你的。”
  
  斯洛克瞪了白瀾一眼:“你不關心小白,你在上面等著吧,我會下去的。”
  
  白瀾說:“老婆,這一次,聽我的。”
  
  斯洛克愣了愣,忽然覺得這一刻的白瀾有哪里不一樣了,赤紅色的眸子有著說不出的認真,斯洛克點了點頭,不再說什么了。
  
  萊嘉說道:“現在你們也知道了,一個月才有一次,這就是這地方古怪的地方,你們就當在島上散散心,等上兩三個月,若是我和白然沒有出來的話你們就回去吧,小瓜拜托你們了。”
  
  白瀾剛想說什么,萊嘉就又說道:“別下來救我們,如果我和我媳婦出的來的話是不會耽擱的,不要為了我們放棄你們的性命,你們還有小銀,我家小瓜以后也得交給你們了。”
  
  斯洛克不說話,轉過身,用屁股對著萊嘉。
  
  萊嘉對著白瀾點了點頭,他和白瀾認識好幾百年了,他們都挺了解彼此的,萊嘉變成獸人,此刻的他憔悴不堪,以往紅潤的嘴唇此刻干裂開來,紅色的頭發比冬天的時候短了好多,但不似以往亮澤,像是一堆枯草。
  
  “兄弟,我等你們回來。”白瀾說道。
  
  萊嘉點了點頭,毫不猶豫的跳進了這詭異的深潭。
  
  阿方索是蓬萊島的老大,蓬萊島所有的魔獸都怕他,阿方索脾氣很怪,霸道,囂張,但卻是一條善良的狐貍。
  
  某天,阿方索去猿猴家蹭飯吃去,等回到自己家的時候就發現了一個……快要死的獸人,他死就死嘛,讓他最最忍無可忍的就是這個家伙把他養的丹桐草給弄臟了,好多的血,阿方索打算把這個獸人叫醒之后教訓他幾句,哪只,那個家伙竟然用自己帶血的手使勁的扯他的耳朵,還叫著別人的名字。
  
  然后,死了。
  
  阿方索研究了一會兒,這個家伙很奇怪,是一個半獸人,有一半的魔獸血統,可他身體里卻只有魔獸的血,而身上的那些血就是自己的,他的渾身上下沒有一道傷口,可這些血是從哪里來的呢?
  
  阿方索想了好一會兒才明白,這個家伙肯定是喝了圣露,把自己體內的人類的血全都逼了出來。
  
  圣露對于魔獸來說可是難能可貴的補品啊,喝了可以增強體力什么的,總之很好啊,自己偶爾也會喝一點的,但喝多了會上火,看這個半獸人體內沒有半點魔獸的血,鐵定喝了很多,不過……他是怎么來到蓬萊島的啊?
  
  話說回來,蓬萊島多少年沒來過生人和生獸了啊,阿方索還是很激動滴。
  
  這個家伙死了,阿方索打算清理一下現場,他漂亮的花都被壓得不成形了,真是討厭,既然這個家伙死了,拿自己也沒辦法了啊。
  
  阿方索把死人叼起來放在一邊,變成了獸人,非常耐心的把壓倒的花扶正,然后用自己的衣服把沾了血的地方擦干凈,等一切都弄好之后,阿方索便找了一塊不算太美的地方挖坑,挖坑當然要變成魔獸了呀,用爪子拋兩下,一個大坑就出來了。
  
  阿方索還算很溫柔的,把死人放進坑里,然后跳上來開始填土,忽然,阿方索的動作一滯,驚訝的瞪大了眼睛,那個人明明就已經死了啊,心跳呼吸早已經停止,怎么現在他似乎又聽見他的心跳和呼吸了,很微弱,但一次比一次強。
  
  救還是不救???
  
  唔,要不埋了吧,反正都挖了坑了,順便把他埋了??
  
  唔,可是還有一點點的呼吸啦……
  
  最后,阿方索還是跳進去把白然給叼起來,他是一條善良的狐貍。
  
  來蓬萊島上尋找丹桐草的人和魔獸特別特別的多,但大多數都來不到這里,就算來到了,也不一定找得到通往這里的路,丹桐草什么其實一點也不珍貴,后山上還有一大片呢,他家門口這些其實也就是他種著玩的,這個家伙很明顯是想要變成魔獸,體內人類的血已經被排出了,現在只需要丹桐草,他就可以完完全全的成為魔獸了。
  
  算了,反正就喂點小花嘛,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多好啊。
  
  魔獸不會把陌生的人帶進自己的家,阿方索就把白然放在家門口,這算是他最后的底線了,白然的呼吸越來越強烈,阿方索變成了獸人,隨手抓了一大把,連著根莖一并塞進白然的嘴里,想了想,似乎又覺得不妥,又取出來用手弄碎了之后再次塞進白然的口中,讓他吞下。
  
  對于死過一次的白然來說,其實他不怕死的,他還記得當自己掉下懸崖的時候,感覺自己的心臟都快要掉出來了,非常的刺激,終生難忘。
  
  然而現在他非常非常的怕死,他有萊嘉,萊嘉會疼他,愛他,不會算計他,他也愛萊嘉,他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會有一份這樣的愛情,有了愛情,就有了弱點,所以他怕,當感覺自己渾身的器官都在衰竭,感覺自己的雙眼漸漸模糊,聽力漸漸消退,心臟緩緩地停止跳動。
  
  太恐怖了。
  
  不……
  
  他不要就這樣死掉,雖然知道他還會活過來,他是他真的好害怕自己醒不過來,或者說他醒過來了,而他也不再是他了,或者后者更好一點,找到萊嘉,和他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盡管他已經不再是他,可只要萊嘉活著就好。
  
  白然努力的讓自己清醒著,感覺像是有什么東西要把他的靈魂從這句身體上剝離下來一樣,他貪婪的抓住,抱緊這具身體,他不要離開,死也不要……
  
  冰冷席卷而來,白然覺得自己的眼皮越來越重,努力的瞪大眼睛,他知道,如果自己閉了眼,有可能再也醒不過來,也有可能醒來他已經不再是他了……
  
  就在白然快要崩潰的時候,一陣暖流從自己的心口開始蔓延,他感覺到了自己的心跳聲,也感覺到了呼吸的時候那一陣陣的香氣,嘴里不知道被塞了什么,很香,很甜,他忍不住咽了下去,暖流劃過全身,很舒服,就像冬日里的陽光照在身上一般。
  
  怎么會那么舒服呢?
  
  終于,白然還是支撐不住,睡著了。
  
  再次醒來,白然是被餓醒的,睜開眼來,四周的風景還挺不錯,而自己就躺在一個樹洞外面,樹洞里有著陌生的味道,白然不太敢靠近,往后走了兩步,忽然發現有點不太對勁,怎么走路那么別扭呢?
  
  白然打了個哈欠,驚訝的瞪大了眼睛,因為……因為他的手變成的爪子……貓爪子嗷嗷嗷嗷……
  
  怎么自己暈過去,再醒過來之后就變成魔獸了呢?白然真心的感覺到高興,而且變化也挺大的,以前他也變過小貓,但那時因為斯洛克的原因,而現在,沒有斯洛克他都可以變成貓了,也就是說,從今以后,他就是魔獸了咩?
  
  想到這里,白然高興的快要飛起來了,心里想著,腿上一蹦跶,頓時跳的老高老高,嚇了白然一條,落下來之后,腳尖輕輕一點,優雅的落地。
  
  喵嗚,變成魔獸什么的真的好厲害啊。
  
  感覺有什么東西在靠近,白然獸性的本能便是警惕的環視四周,那聲音是從樹洞里傳出來了,一下,兩下,腳步聲,緊接著,一條巨大的狐貍從樹洞里探出一顆大腦袋,琥珀色的眸子看了白然一眼,似乎有些害羞,往里頭縮了兩下,然后愣了愣,大搖大擺的出來。
  
  又是狐貍??白然覺得,這輩子自己跟狐貍真是太有緣了。
  
  當整條狐貍出現在白然跟前的時候,白然驚訝的瞪大了眼睛,天哪,九尾狐,白色的九尾狐……
  
  作者有話要說:更新來鳥,大家多多冒泡,眼睛正在做面膜,嗷嗷,最近辣椒吃多了,臉上竟然長痘了,我記得長痘貌似是兩三年前的事情了,哎,好好保養保養,人老嘍
  
  
  
  
  57、再次相見 。。。
  
  
  九尾狐鄙夷的看了一眼那只已經呆掉的貓;非常不爽的說道:“看什么看?沒見過九尾狐嗎?”
  
  白然搖了搖腦袋;說道:“我見過九尾狐的;我見過。”
  
  阿方索一愣;有些小心翼翼的問:“在哪里見到的?”
  
  白然覺得身上有點癢,于是撓了撓毛;說道:“魔獸森林,你認識嗎?那條九尾狐是我老公;紅色的,比你漂亮。”
  
  阿方索哼了一聲,不再乎的搖了搖尾巴:“世界上沒有比我還漂亮的狐貍了;我全身的毛毛都是雪白的,沒有一絲雜質,哼。”
  
  白然撇了阿方索一眼,由衷的說道:“還是我老公漂亮,渾身的毛火紅火紅的,他還會用尾巴在地上畫圈圈,九條尾巴同時畫。”
  
  阿方索的尾巴一顫,悄悄的落在地上,想要同時畫圈圈,可怎么也弄不了,他只能一條一條的畫,而且不能同步,有些郁悶的瞪了白然一眼,說:“我是你的九命恩獸。”
  
  白然眨了眨眼睛,看了看自己四周的丹桐草,彎起眼睛道:“謝謝你。”
  
  一金一藍的眼睛笑起來彎的跟月牙一眼,眸子若隱若現,特別的好看,阿方索不太自然的甩了甩尾巴,說道:“既然你來了我蓬萊島,那你從今以后就是我蓬萊島的獸了,我是老大,允許你住在這里。”
  
  白然小心翼翼的問道:“我可以回去嗎?我老公肯定還在找我呢。”
  
  阿方索哼了一聲,露出一個惡劣的笑容:“不可以,我救了你的命,你就是我的獸了,別想著離開我。”
  
  白然癟了癟嘴:“我老公很想我。”
  
  阿方索才不管呢,直接說道:“別想著從原路逃回去啊,就算進去了你也不能回到島上,哼。”
  
  說完,囂張的甩著九條尾巴進了狐穴,完了之后又探出一顆腦袋來:“我的丹桐草被你壓死了好多,你要賠我。”
  
  白然嘆了口氣,瞧見那原本漂亮的花海似乎確實缺了那么一大塊來著,可這丹桐草怎么種啊?
  
  白然變成魔獸了,有皮有毛的,御寒能力比以前高了好多,而且他也有努力的學習著捕獵,他就像是一個幼崽一樣,他想,小瓜都比他厲害吧。、
  
  想到小瓜,白然是無比的想念自己的兒子啊,這會兒他應該和小銀他們在玩吧,又或者說是在捕獵。
  
  白然的獸型只有普通貓咪的體積大小,跟斯洛克的大貓相比,白然簡直就像是斯洛克的兒子,太小了,比幼崽大一些,白然嘆了口氣,難道自己變成了獸也是未成年的咩?他要多久才能長到斯洛克那么大啊。
  
  蓬萊島里也居住著許多的魔獸,也有熊啊,鳥啊什么的,知道蓬萊島上多了新的魔獸了,都爭先恐后的來看他,白然有一種回到了他剛去魔獸森林的感覺,自己像是動物園里的動物被他們觀賞。
  
  白然想要回去找萊嘉,他知道,要是萊嘉找不到自己的話那個家伙很可能會不吃不喝甚至死掉的,他不想等回到魔獸森林的時候看見的是萊嘉的尸體,他不要。
  
  每天,白然都去移植丹桐草過來,阿方索還算是一條非常非常善良的狐貍,雖然不知道他有沒有動過把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真人游戏名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