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富士康小說網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九尾狐圈養日記-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弄干凈了,要是被他知道了……
  萊嘉把嘴里的東西仍在白然的跟前,囑咐道:“吃胖點。”
  白然每天被萊嘉的那句‘吃胖點’驚嚇N次,這次還是忍不住吐槽道:“我哪敢吃呀,我要是吃胖了,你肯定把我吃了。”
  當然啦,萊嘉讓白然吃胖點是讓他好看點,要知道,對于獸來說,膘肥體壯,皮毛順滑才算是美,這白然沒有毛,萊嘉也就不勉強了,可總不能長得瘦瘦小小嘛。
  好吧,雖然自己不介意他沒有毛,也不介意他瘦了點,可要是把白然養的跟黑帥他兒子那么壯實也挺好的呀,家庭聚會什么的,自己也倍兒有面子。
  白然也不知道萊嘉看沒看見自己昨晚打灰機的事情,一直有點膽心,趕緊的把臟衣物穿起來,撿起地上的東西,打開來一看,竟然是一條烤魚,香味撲鼻而來,白然開始流哈喇子了。
  萊嘉扭過頭,搖著尾巴出了狐穴。
  “什么?萊嘉,我沒聽錯吧,你想讓那個人類做你的伴侶。”一只巨大的,非常漂亮的鳥激動地撲扇著翅膀,由于太過于激動,掉了幾根羽毛下來。
  萊嘉打了個哈欠,悠閑的說:“我得負責任,他會懷孕的,我媽媽從小就教育我要做一個有擔當的狐貍,不能像我爸那樣到處留情。”
  安格激動地尖叫:“你終于破處了?”而后,安格的語氣軟下來:“我們都是魔獸嘛,是沒有節操的,你不用管他啦,就算是吃了七音果,也不一定就會懷孕的嘛……”
  萊嘉被安格的那句‘你終于破處了’給刺激到了,也不管安格是不是飛在天上,頓時跳起來,一口就把安格要咬下來,然后一陣拳打腳踢,羽毛到處亂飛。
  安格哭訴道:“萊嘉,為了伴侶打兄弟的獸不是好獸。”
  萊嘉把口中的血水吐掉:“沒有節操的鳥也不是好鳥。”
  這時,白瀾也來了,赤紅色的眸子看了被打的遍體鱗傷的安格一眼,走過去,用爪子拍了拍萊嘉,說道:“有節操的獸才是好獸,雖然白然丑了點,可最起碼是你第一個男人,讓他多吃點七音果,好好幫你生孩子吧。”
  安格聽見白瀾給萊嘉支招,陰陽怪氣的說道:“人家萊嘉昨天晚上還把處給破了呢,你這個大處男怎么會懂那些事情?”
  白瀾扭過頭,瞪了安格一眼。
  安格撲扇著翅膀,非常囂張的說道:“看什么看?老處男。”
  下一秒,安格再一次被白瀾咬住,緊接著又是一頓拳打腳踢,鳥毛掉了一地。
  安格打不過,罵罵咧咧的飛走了:“老處男,老處男。”
  萊嘉打了個哈欠,趴在地上,俯視著森林,他和白瀾安格是很多年的老友了,他和白瀾實力相當,安格除了有時候嘴巴賤了一點,除了偶爾揍他一頓,其實他們之間的關系還算是融洽的。
  萊嘉有些不解的說:“他好像很怕我的樣子。”
  白瀾眨了眨眼睛,說道:“萊嘉,你一開始是把他當零食養著的,他能不怕你嗎?”
  萊嘉這才想起來,貌似一開始自己是打算吃掉他的,誰知道那個家伙勾引自己,讓他有點點心動了。
  白瀾說:“你得讓他知道你是把他當伴侶,不是食物。”
  萊嘉不滿道:“我都讓他長胖點,等下次家庭聚會的時候帶他去來著。”
  白瀾杵著爪子想了一會兒:“你們狐貍是怎么求偶的?要不你試試看?”
  萊嘉想了一會兒,說:“我媽媽說,當年我爸爸追求她的時候老是色心不改的舔她的耳朵,用尾巴纏著她,還蹭蹭,蹭著蹭著,然后就把我蹭出來了。”
  白瀾瞪大眼睛:“萊嘉,這種私密的事情,別臉不紅心不跳的跟我說,我會害羞。”
  萊嘉疑惑的看著白瀾,說道:“我怎么感覺我不是處男以后,我都不會害羞了。”
  白瀾嘴角抽了抽:“你從來都不會害羞。”
  萊嘉悠閑的回狐穴,心想著待會兒回去必須要舔舔蹭蹭白然,才剛走到狐穴不遠處呢,就聽見喧嘩聲。
  “我啄死你,啄死你,因為你,老子今天被群毆了,啄死你。”悲憤的安格在回家的路上碰見了白然,頓時來了氣,一路啄著白然來到狐穴。
  “安格,別欺負小白,小白是萊嘉老大的獸,不能欺負。”黑帥跟在身后,多說了幾句話,激怒了安格,安格又扭過頭來繼續啄他。
  黑帥被啄的快流眼淚了,鼻子動了動,那是萊嘉老大的味道,捂住腦袋,把自己的屁股貢獻給安格啄。
  白然眼睛尖,看見自己的飼主回來了,慌忙跑到萊嘉的跟前,抱住萊嘉的一只腿:“萊嘉老大,萊嘉老大,這只鳥要吃我。”
  萊嘉怒吼一聲,用尾巴把白然卷起來放在自己的背上,白然抓住萊嘉胸前的皮毛,生怕自己掉下去。
  安格突然偷襲,欺負黑帥和萊嘉欺負的正爽呢,萊嘉突然回來,嚇得安格一頓,緊接著,被飛奔而來的萊嘉撲倒在地,又是一頓狂咬,黑帥以前也經常被安格欺負,乘機補了兩腳,白然也覺得解氣,順手拔了他幾根鳥毛。
  安格今天算是倒霉到家了,最后哭著鼻子飛走了,黑帥因為護駕有功,萊嘉說明天抓三頭野牛送給他。
  白然被安格欺負的很徹底,因為他沒有皮毛的保護,安格這只鳥類的嘴非常的尖,雖然隔著衣服,但還是啄出了許多的傷口,就連白然唯一的一聲衣服都已經支離破碎了。
  萊嘉神爪子碰了碰白然的衣服,可憐的布料頓時變成碎片掉落在地上,白然的身上全是傷痕,萊嘉湊了過去,伸出舌頭,幫白然舔舔。
  白然想起來,哥哥追嫂子的時候,嫂子根本就不鳥他,聽哥哥說,有時候啊,這媳婦是纏來的,纏著纏著就有了小狐貍,纏著纏著,就纏一輩子了。
  萊嘉的舌頭很柔軟,有著小小的倒刺,白然被舔的時候,身上有一種非常奇異的感覺,麻酥酥的,唾液帶過破了皮的地放,有些刺痛,但很舒服,白然的臉倏地紅了,因為萊嘉剛剛一個不小心舔到了白然胸前粉紅色的乳|尖。
  白然往后退了幾步,又被萊嘉用尾巴卷起來,然后把亂七八糟的褲子也給扯了下來,認真的把他腿上的傷口都舔干凈了。
  等白然全身被舔了個遍之后,白然的身體都變成了非常漂亮的粉紅色了,一雙手捂住自己有些發硬的小棍子,腦袋都快要垂到地上去了。
  萊嘉想了想,突然想起來,求偶什么的還要舔耳朵,纏尾巴,可白然沒有尾巴啊,萊嘉郁悶了,那就光舔耳朵吧。
  萊嘉又舔了舔白然的耳朵和脖頸,感覺白然的小身板在自己的舌尖下顫抖,萊嘉非常的滿意。
  “萊……萊嘉老大,我……我先出去了。”白然紅著臉,捂著自己下面就往外沖。
  萊嘉看著白然慌亂的背影氣得拍爪子,不是說纏著纏著就纏接受了嗎?為什么白然還是怕他?
  白然悲劇了,他被一條狐貍舔到硬了。
  而更加悲劇的事情是,他在打灰機的時候,想象的是萊嘉的大舌頭舔他的全身,而且甚至還接吻了……
  過后白然覺著有些好笑,萊嘉的嘴那么大,怎么接吻來著?
  郁悶的跳進狐貍洗洗干凈,白然有一種前所未有的負罪感,尼瑪呀,對著野獸你都能硬,你真是比野獸還野獸。
  人家萊嘉只是想幫你舔一下上口,幫你療傷什么的,你倒被舔的快要高|潮,鄙視你。
  白然自我鄙視了一番,洗干凈了,爬上樹找了塊大葉子前后遮一下自己的下半身,有人頹然的往狐穴走。
  白然剛走,花遙,阿綠還有白龍三個就從湖底鉆出來了。
  花遙:“還以為萊嘉老大破處了的事情是假的,現在看起來,簡直比針還要真一點啊,嘖嘖,整個湖里都是萊嘉老大的味道,還讓不讓我們住了。”
  阿綠:“我聽黑帥說,白然還讓萊嘉老大給他摘七音果吃,我想過不了一段時間,咱們魔獸森林里就會多出一群小狐貍了。”
  白龍:“阿遙,我們什么時候也生小寶寶啊?”
  阿綠:“不行,要生也得先生我的。”
  白龍怒了:“這個禮拜該我先和阿遙□的,你排后面去。”
  阿綠:“不行,先幫我生。”
  花遙看著吵得快要打架的兩人,悠閑的說的:“生寶寶什么的就暫時不提了,現在我最想把湖里面萊嘉的氣味給弄走。”
  花遙此話一說出口,白龍和阿綠同時變成了兩個成年男人,一前一后的把花遙圍起來,阿綠親吻著花遙的脖頸,白龍撫摸著花遙滑嫩的皮膚,而后緩緩沉入湖中。
  
  作者有話要說:捉蟲,呵呵,不過晚上會更新的
  
  
  
  
  
  6、傭兵團侵入
  
  白然遮著兩片葉子,正巧碰上了來找他玩的利茲,利茲見他光著身子,語氣中頗有些責備的意思:“小白,你怎么可以在大庭廣眾之下曝露你的缺點呢,那么多獸看見你沒有毛的話,會可憐你的。”
  
  白然想死的心都有了:“利茲,聽說經常有傭兵團進入魔獸森林,你見過他們遮羞的布嗎?能不能幫我弄點來?”
  
  利茲眨了眨眼睛,想了一會兒,說道:“今天的人都被白瀾和黑帥他們給抓住了,萊嘉老大不愛吃人肉,但是大家會把人類的那些奇奇怪怪的東西送給萊嘉老大的。”
  
  白然哪還有臉見萊嘉啊,于是小聲說道:“那我去黑帥那里看看吧,萬一他吃了人,還剩下衣物沒有吃呢。”
  
  利茲點了點頭,示意白然坐在他身上:“我帶你去吧,你跑得慢,等去到黑帥家,你想要的東西肯定被小黑拿著玩了。”
  
  白然點了點頭,跨坐在利茲的身上。
  
  果然,利茲說對了,當白然看見比自己稍微高一點的小黑熊小黑穿著一件純白色泡泡袖睡裙的時候,白然的表情非常的精彩。
  
  白然是萊嘉的獸全森林都知道了,大家也不敢對他亂來,小黑還小,自然不太懂什么,見白然來了,一爪子拍了上來,把白然拍到在地,然后炫耀自己身上的連衣裙,“小白,你瞧瞧,我身上的東西好不好看?”
  
  白然嘴角抽了抽,說出了真心話:“難看。”
  
  能好看嘛?膘肥體壯的黑熊竟然穿著女人的睡裙,真是滑稽中的戰斗機啊。
  
  就算是魔獸,小孩子還是最受不了打擊的,一聽這話,扯著嗓子哭了起來:“媽媽,媽媽,小白說我難看,嗚哇哇哇————”
  
  白然被小黑的聲音震得耳膜都快破了,捂住耳朵,這時,黑帥他老婆從樹洞里出來了,腦袋上扣著一個鐵鍋,白然再次忍不住的笑了。
  
  黑帥他老婆揉了揉小黑的腦袋,說道:“咱別跟沒毛的一般見識,兒子,有毛的比沒毛的好看多了,別哭了。”
  
  這時黑帥也出來了,看見白然之后,立刻笑著說道:“小白,你要不要吃點人肉,很香的啊,今晚可以在我家做客,吃蜂蜜人肉。”
  
  白然頓時覺得自己胃里一陣翻騰:“不用啦,不用啦。”
  
  黑帥問白然:“小白你來這里做什么呢?”看見白然白花花的身體之后,熊臉板起來:“小白,多找點東西遮著,給不認識你的獸制造一個假象,毛那么少,也不知道遮遮,你還真對你的身材自信。”
  
  白然這段時間也習慣了大家在有毛沒毛上的爭執了,淡定的說:“黑帥,我就是來找你要點人類穿著的衣服,我聽利茲說你今天抓了許多的人,可不可以分點衣服給我啊?”
  
  黑帥裂開嘴笑了:“當然啦,我進去把那些衣服都拿出來給你。”
  
  黑帥他老婆拉住黑帥,說道:“干嘛都給他啊,留著給兒子玩玩。”
  
  黑帥小聲說道:“萊嘉老大明天會抓幾頭牛送給我們,我們要是多給小白點東西,萊嘉老大高興了,肯定會多給幾頭牛的,”
  
  黑帥他老婆一聽有牛,也不阻止了。
  
  沒一會兒,黑帥就拿著一堆東西出來了,有衣服,有書本,有兵器之類的東西,白然看的眼睛都亮了,再看了一眼黑帥他老婆腦袋上的鐵鍋,白然不怕死的指了指,說:“那個可以給我嗎?”
  
  黑帥他老婆想都沒想就取下來了,還非常殷勤的問道:“小黑穿著的那個要不要?”
  
  白然擺了擺手,道:“不用啦,小黑喜歡就讓他穿著玩嘛,謝謝你們啦,我就先走了。”
  
  有利茲幫忙托運,白然把布料之類的東西讓利茲馱著,自己則是抱著大鐵鍋,鐵鍋里有匕首啊,亂七八糟的不知道是什么東西的東西。
  
  利茲說:“咱們再去白瀾老大那里看看吧,白瀾老大獨居,有些不要的東西肯定會丟在離他家不遠的地方。”
  
  白然點了點頭。
  
  果然,在靠近白瀾狼穴的地方,白然又撿到了一大堆東西,先別說有沒有用,白然一股腦都帶回去了,謝過利茲,白然請他吃七音果,利茲嚇跑了。
  
  自己的小木屋在中午的時候經過黑帥的幫忙已經全都制作好了,白然把東西堆在小木屋里面,開始著手整理。
  
  其中有三個包,白然從里面找到了三床完好的被子,一些餅子之類的干糧,還有肉干,衣物等等,鐵鍋一口,書三本左右,可白然看不懂上面寫的是什么,就丟一邊去了。
  
  白然把沾了血的和破損的衣物單獨給分類出來,又從一些衣物的包里面找出了許多東西,有用瓷器裝著的一些調味料,白然小心的收起來,這些東西可真貴的,打開一個鐵制的小盒子,一小簇火苗立刻竄了出來,嚇了白然一條,正好,以后可以用火自己弄熟食吃了。
  
  等白然都折騰好了之后,萊嘉又給他送熟食來了,正好白然肚子也餓了,慌忙出來拿走,然后躲進木屋里吃了起來,他真是沒有臉面對萊嘉了。
  
  萊嘉愣了愣,搖著尾巴回狐穴去了。
  
  白然把可以穿的衣物整理出來,抱著一大堆衣物就去了湖邊,這些都是別人用過的東西,怎么著他也得洗洗。
  
  湖邊的樹上都掛滿了衣服,阿綠還非常熱情的幫白然把衣服掛在高一點的樹枝上,白然光著身子在湖邊等了一會兒,稍微薄一點的最先干了,自己換上一件被洗的白生生的襯衫,一條亞麻色的褲子,然后把還有些潮濕的衣服都收了回去。
  
  當初他在做房子的時候,還拜托黑帥幫他做了一個簡易的衣架子,大概就是用有分叉的樹枝插在地上,再找一根筆直的樹枝搭在上面,白然把衣服掛在上面曬著,白皙的臉因為忙碌而有些發紅,特別的好看。
  
  萊嘉躲在狐穴里看著白然忙來忙去,也不知道白然在忙些什么,只是白然身上現在沒有半點自己的味道了,萊嘉很不高興。
  
  到了晚上,衣物都干了,白然把衣物疊起來,回到自己的家里,琢磨著明天是不是該找幾塊石頭搭個灶,現在有匕首之類的東西了,白然覺得自己完全可以好好地在森林里生活下去,當然,前提是萊嘉不吃他。
  
  那天萊嘉幫他摘得果子到現在都還沒有壞,白然現在有家了,就把果子一個個的摘下來堆在屋子里,放在外面萬一被誰偷了可不好,這果子好吃著呢。
  
  天漸漸地涼了下來,白然窩在被窩里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覺,白然覺得自己跟野獸生活了這幾天,貌似也變得有些殘忍了,他竟然能夠面無表情的收購被吃掉的人的東西,然后洗洗干凈,接著用……
  
  白然忽然想起了自己的遭遇,他是一個富豪的私生子,母親從小就不喜歡他,因為那個富豪不能承認他,偶爾母親喝醉了還會打他,漸漸地,白然對外人產生了一種懼怕甚至于自閉,后來富豪死了,他繼承了富豪的產業,家族里個個都對財產虎視眈眈。
  
  比起人類,白然更喜歡和動物在一起,他也無意去爭這些,自己拿了些錢,買了車子和戶外用品,經常在全國各地旅游冒險,后來愛上了攀巖這種刺激的戶外活動,卻意外的來到這里。
  
  雖然在這里白然是以弱小的身份存在的,但魔獸們非常的單純,沒有心機,相處起來也特別的開心,白然漸漸地覺得自己已經融入了他們的生活。
  
  白然翻了個身,心想,或許是因為他沒有見到過跟自己一樣的人,所以才會那么想吧,可他確實對人沒有太大的好感,如果外面的世界也是爾虞我詐,勾心斗角的話,他到寧愿在森林里待一輩子。
  
  其實白然挺喜歡萊嘉的,跟他在一起也蠻有安全感,不用擔心會被其他魔獸吃掉,他還會弄熟食來給他吃,如果白然沒猜錯的話,萊嘉的熟食都是在外面的世界弄回來的吧,弄得最近都覺得萊嘉不會把自己吃掉了的樣子。
  
  白然睡不著,從被窩里爬起來,套上了一件有些厚的外衣,森林里很安靜,偶爾有鳥叫聲,蟲叫聲,白然彎了彎嘴角,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他覺得,這里的空氣格外的新鮮。
  
  一直在狐穴偷看木屋的萊嘉聽見白然出來的動靜,甩了甩身上的毛,這才走了出去,萊嘉走路沒聲音,所以白然也根本沒有發現萊嘉在他的身后。
  
  萊嘉嗅了嗅,白然的身上的味道很好聞,有一股七音果香甜的味道,只是他身上的衣服有一股子花遙和阿綠白龍的味道,萊嘉尾巴伸過去,把白然裹起來,九條尾巴換著蹭。
  
  白然被弄得頭暈眼花的,剛想求饒,萊嘉的大舌頭又舔了舔他的臉,覺得自己的味道淡了一點,于是又多舔了幾口。
  
  等萊嘉舔夠了,滿意的卷著白然進了狐穴,白然被舔的滿臉通紅,內心咆哮:“不打這樣的啊,難道我的房子白蓋了?”
  
  在很久以后白然才知道,自己的房子沒有白蓋,最起碼,唔,還可以當一下自己的娘家,和萊嘉鬧別扭了,偶爾睡睡被窩也蠻不錯的。
  
  作者有話要說:唔,更新來鳥,好累啊,昨晚上我瘋去了,喝醉了不說,半夜三點才結束,六點四十有起床上班來了, 現在感覺整個天都虛脫了,求安慰  T A T
  
  
  
  
  
  7、小小九尾狐
  
  白然似乎能夠知道萊嘉在想些什么了,昨天晚上卷著他回到狐穴一通亂舔,舔的白然欲|火焚燒,而萊嘉則是單純的用尾巴纏著他睡了。
  
  在動物的世界里,地盤意識很強,白然想起來自己穿過陌生人的衣物,盡管是洗過的,可也不是屬于自己的,萊嘉肯定覺得不好,所以才把他拉回狐穴一通亂舔,在他的身上留下他的痕跡。
  
  第二天一早,萊嘉又消失不見了,白然起床,找了幾塊大石頭搭了一個簡易的灶臺,把鍋子放在上面,撿來一些枯草,枯樹枝便開始燒水準備做飯了。
  
  他先去湖里捉了幾條魚,處理好了之后帶回來,把魚丟進鍋里,找來放鹽的瓷瓶,倒了一些在鍋里,魔獸森林的魚非常的肥,而且只有魚骨,沒有小刺,白然不一會兒就煮熟了,香氣四溢,白然用自己做的筷子夾起一點點放入口中,鮮嫩的魚肉特別的可口,白然還來不及做吃飯的碗呢,暫時就用大大的樹葉洗干凈,夾起一條魚放在樹葉上,然后用筷子吃。
  
  感覺自己的腳踝處被什么東西蹭了兩下,還被濕漉漉的舌頭舔了舔,白然低下頭,一只火紅色的小狐貍似乎聞到香味過來了,尾巴一甩一甩的,金色的眸子討好似的看著他,樣子特別的可愛。
  
  小狐貍毛茸茸的,很小,才四十厘米左右的樣子,身后的尾巴太大了,走兩步還會因為不協調而跌倒在地,白然頓時被小狐貍給萌住了,把他抱起來,放在腿間,把另外的一條魚也拿了出來,放在樹葉上,湊到小狐貍的嘴邊:“是不是餓了啊?”
  
  小狐貍使勁嗅了嗅,張大嘴巴,一口咬在魚上。
  
  魚還燙的很,小狐貍一口咬上去,燙得眼淚都出來,從白然的腿上跳下去,尾巴太大,跌倒了。
  
  白然看得哈哈大笑,再次把小狐貍抱起來:“笨死了,等涼了又吃吧。”
  
  小狐貍憤然道:“所以我最討厭吃熟食了。”
  
  白然一愣,會說話,想來小狐貍也是魔獸,于是捏了捏小狐貍的尾巴,說道:“是你太笨了,燙的話就吹吹。”
  
  小狐貍被摸得很舒服,仰躺在白然的腿上讓白然幫他摸摸胸口的毛,看著如此可愛的小狐貍,白然真是被萌的要死了。
  
  白然消滅完自己的那一份,另一條魚也涼了,白然再次把魚湊到小狐貍的跟前:“吃點吧,很香的。”
  
  小狐貍先伸出粉嫩嫩的舌頭舔了一下,發現真的不燙了,這才小口小口的吃著,別看狐貍小,胃口倒是挺大的,快有他那么大的魚竟然被他一個人吃光光了,鍋子里的湯也涼了,白然抱起鐵鍋喝了幾口,味道鮮美,鹽放的極少,雖然味道有點淡,但喝起來卻有一股魚香味,讓人意猶未盡。
  
  小狐貍覺得魚好吃了,看見白然喝魚湯,小爪子在白然的胸前撓啊撓:“我也要喝,我也要喝。”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真人游戏名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