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富士康小說網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九尾狐圈養日記-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這樣的話,這條九尾狐也太隨便了吧。
  
  白瀾說:“萊嘉對你有好感啊,雖然你丑了點,沒有毛,可能他對你的感覺還不錯,見你一副很想吃的樣子,所以就幫你摘了啊。”
  
  白然欲哭無淚,他又不知道這是求愛行為啊,混蛋九尾狐竟然就那么草率的答應了啊啊啊啊。
  
  白瀾又說:“那個碧羅果的果汁啊,雄性都不喝的,一般都是雌性生完小崽子,快要斷奶了之后,小崽子們喜歡喝的,這個東西倒是很多地方都有,聽說人類沒有奶水的時候,也是用這個喂小孩子的,雌性在孕期也會喝這個,好像有點像是補充奶水的感覺。”
  
  怪不得小狐貍不吃七音果,怪不得小狐貍不喝果汁,你奶奶的呀,原來這兩種水果那么變態啊,要是他也生孩子了,真是逆天了。
  
  白瀾用爪子拍拍白然,安慰道:“不用擔心,我們不會嘲笑你的。”
  
  白然捂住臉,他覺得自己已經被嘲笑的已經有抗體了。
  
  白瀾說:“唔,你就趕緊的多吃點七音果吧,養好身子,時刻準備著懷孕。”
  
  白然想死的心都有了。
  
  白然現在才不管什么桌子椅子凳子來著,頹然的來到湖邊,正巧看見阿綠和白龍在吵架,花遙也上了岸,杵著下巴看著他們吵。
  
  阿綠一尾巴甩在白龍的臉上,憤憤道:“都怪你,七音果那么脆弱的東西,你怎么能用蠻力去弄啊,好啊,現在樹都斷了,你讓阿遙怎么跟我生蛇寶寶?”
  
  白龍也不是好欺負的主,一爪子抓破了阿綠的鱗片,憤憤道:“你發什么瘋呢,樹斷了,可果子還好好地呢,再說了,你肯定是因為阿遙不愿意生了怪罪我,你真不是條好獸。”
  
  緊接著,綠蛇和白龍開始大打出手了,白然看的都膽戰心驚,問花遙:“他們打什么啊?”
  
  花遙粉紅色的頭發被風干了,特別的漂亮,就像海藻一樣,他杵著下巴看著打得正歡的兩獸,幽幽的說道:“我就是突然不想生孩子了,他們就打起來了。”
  
  白然手一抖,問道:“他們和你是什么關系啊?”他記得,某獸跟他說,他們是鄰里關系。
  
  花遙說:“唔,鄰里關系啊,偶爾也是情人關系嘛。”
  
  得,感情花遙還是一條濫交的魚。
  
  花遙嘆了口氣,說:“他們兩同時追求我,可我喜歡阿綠,又喜歡白龍嘛,丟下誰我都不甘心,于是我就提議我們三個在一起,一開始他們誰都不同意,那也沒辦法啊,阿綠和白龍在我沒來之前是好朋友啊,我也不能傷了他們的和氣啊,于是我就誰都不接受。”
  
  白然撇了那邊打得正歡的阿綠和白龍一眼,說道:“然后他們就妥協了?”
  
  花遙點了點頭,道:“一開始我是和阿綠在一天,然后又和白龍在一天,到了后來,有時候是三個在一起。”說到這里的時候,臉有點紅了:“雖然我同時承受他們兩個有點辛苦,但非常的刺激,我喜歡。”
  
  白然今天受到的刺激可真大,拍了拍花遙的肩膀,道:“您真奔放。”
  
  “本來好好地過著日子,也不知怎么了,這兩天他們想要寶寶,讓我生,我不愿意,他們倒也不逼我,可昨晚上親熱的時候,我太興奮了,貌似說了什么想為他們生孩子之類的話,今天一早,他們就去森林里找七音果了,等回來了,我又想不起昨晚說的話,不想生了,他們就打起來了。”
  
  白然:“……”
  
  那邊都打得頭破血流了,白然都不忍心看下去,倒是花遙還杵著下巴想事情,白然都為他急了,去勸架吧,還被阿綠一甩尾巴,把他又甩岸上來了。
  
  花遙扭過頭來,看著白然:“小白,你說我生不生啊?”
  
  白然嚇了一跳:“問我干什么呀?”
  
  花遙苦著一張臉:“我可是雄性啊,怎么能生孩子。”
  
  這一點,白然頗有同感,握住花遙的手,一個勁的點頭。
  
  花遙又說:“可只要一想到以后有小人魚,或者小蛇啊,小白龍出生,我也挺開心的。”
  
  白然點了點頭,這話也沒錯,他想起了小狐貍了,多可愛呀。
  
  花遙嘆了口氣,朝那邊吼道:“別打了,老子給你們生。”
  
  此話一出,打架的頓時消停了,立刻飛奔過來,兩顆大腦袋頓時湊了過來,滿臉欣喜的看著花遙。
  
  花遙揮了揮手,道:“趕緊把七音果拿來,免得待會兒我又后悔了。”
  
  阿綠卷著許多七音果過來,吐了吐蛇信子:“阿遙,我最愛你了。”
  
  白龍不高興了:“阿遙,最愛你的人是我。”
  
  花遙瞪了他們一眼,抱起七音果狂啃,啃了五六個,再也啃不下去了,白龍和阿綠歡快的抱著在湖面上亂竄。
  
  白然嘆了口氣,真不了解野獸的思維,剛剛不是還打得頭破血流嘛,怎么現在一下子就那么好了啊?
  
  白然回到狐穴,萊嘉已經回來了,似乎抓了一些活物,正蹲坐在那里看著呢,白然真心覺得這條九尾狐非常的帥,皮毛亮澤,長得又壯實,可是……可是對方再怎么說也是野獸啊,還是巨型的,這……這人獸什么的,也太重口味了吧。
  
  萊嘉抓了一只小牛,和一頭大牛,白然看見了,頓時也不知道該怎么辦,自己都沒有做圏呢,只能草草找來藤條把大牛和小牛拴起來,捆在樹上,暫時就那么養著,白然見過放牛的農民,他們就會把牛拴在樹上了,只能照著葫蘆畫瓢了。
  
  白然今天碰見的動物特別多,還被阿綠甩了一尾巴呢,身上有各種味道,萊嘉不樂意了,大搖大擺的走過來,把白然舔了一個遍,這才揮揮爪子:“快點烤肉。”
  
  看著把自己當做伴侶的萊嘉,白然頓時覺得鴨梨山大啊。
  
  把小狐貍中午弄來的東西煮了一鍋子魚,還有炒豬肉和烤肉塊,烤肉白然全都切成大塊的,方便萊嘉吃,炒豬肉小塊的自己吃,大塊的萊嘉吃,魚白然很自覺地吃最小的那一條,野菜全都進了自己的肚子。
  
  吃飽喝足了,萊嘉舔舔爪子,悠閑的跟著白然去洗鍋子。
  
  白然覺得有點對不起小狐貍,他弄來的東西,全都進了萊嘉的肚子,白然想著,明天一定要起早一點,先去河邊多抓點魚,然后看看自己能不能抓點兔子啊,小豬之類的東西,要是實在抓不到,就把大牛殺了給小狐貍吃。
  
  到了晚上,白然盡管很想去弄點狐貍毛,可又不敢讓萊嘉誤會,在小木屋里糾結的要死,看見墻角的七音果,撿了一個,砸出去。
  
  ‘碰’的一聲,似乎砸到了什么東西,白然心驚膽戰的走到門邊,這里是狐穴旁邊啊,應該沒有哪個野獸敢來啊?
  
  可惜他錯了,來的正是萊嘉。
  
  萊嘉是想讓白然給自己梳梳毛趕緊的睡了,可白然躲屋子里不出來啊,小木屋都還沒有萊嘉大,于是萊嘉的大腦袋就在門前,還想著把這屋子破壞掉,進去直接把白然給卷走,可還沒有實施呢,就被果子砸了。
  
  白然嚇了一跳,趕緊出來認罪:“對不起,對不起,萊嘉老大,我不是故意的。”
  
  被果子砸了對萊嘉來說是小菜一碟,他也不會像笨蛋洛溪那樣生氣吃七音果,倒是老神在在的說:“快點進來幫我梳毛。”
  
  白然見萊嘉沒有生氣了,臉上露出討喜的笑容:“萊嘉老大,我馬上出來。”
  
  白然轉過身去,嘆了口氣,嘴角也微微彎起來,其實,萊嘉也不那么可怕嘛……
  
  作者有話要說:更新來鳥,JJ卡,登陸一個小時上來,苦逼,看在我那么辛苦的份上,大家冒泡吧,嗯??
  
  
  
  
  
  10、監守自盜什么的最討厭了
  
  第二天,白然起得很早,出了狐穴,發現那頭肥壯的大牛不見了,萊嘉倒是難得的趴在狐穴口曬著太陽。
  
  “萊嘉,你抓的牛不見了。”白然非常激動的對著那條懶洋洋的狐貍說道。
  
  萊嘉的狐貍耳朵動了動,舔舔爪子:“不見就不見了。”
  
  白然瞇起眼睛,發現萊嘉的嘴角有血漬都還沒舔干凈,立刻湊了過去看個仔細,還真是血啊,白然這可來氣了啊,昨天小狐貍抓那么多東西回來,他還打算今天殺了那頭牛請小狐貍吃呢,現在牛也不見了,敢情是被萊嘉偷吃了啊。
  
  監守自盜什么的最討厭了,白然也不怕萊嘉了,踮起腳尖,扯了扯萊嘉的狐貍耳朵,自己力氣小了,不解氣,又對著他的耳朵咬了一大口,狐貍耳朵動了動,萊嘉一爪子把白然按倒在地,
  
  “你……你怎么偷吃牛啊?”白然急了。
  
  萊嘉的耳朵動了動,說:“我沒有偷吃啊,我光明正大的吃。”
  
  白然氣得要死:“不是說了要養著的嗎?你怎么那么能吃啊?怎么一頭牛吃了,就不剩點牛肉什么的?”
  
  萊嘉尾巴非常自豪的甩了兩下:“我要吃一頭牛,再一些魚才飽。”
  
  白然:“……那我給你做的是什么啊?那么多,魚,豬肉,那么多,這算什么啊?”
  
  萊嘉伸出舌頭舔了白然兩下:“零食。”
  
  白然:“……”
  
  萊嘉覺得剛睡醒的白然最迷人了,雖然沒有多少毛,可怎么看,怎么順眼,忍不住多舔了幾下,脖頸,喉結,總之,□的地方都舔了,沒有□的地方照樣舔了,白然的身體頓時僵硬住,男孩子都會晨勃的,雖然隔著褲子,為毛萊嘉連他那里都舔了啊。
  
  白然的臉憋得通紅,還偏偏萊嘉甜的很歡樂,白然又推不動他,只能閉著雙眼裝死,更加可悲的是,萊嘉被舔了舔著,后來還射了。
  
  真是太無地自容了。
  
  萊嘉舔夠了,聞見白然身上的味道,眼睛都笑彎了,發了瘋似的往森林里跑了,白然尷尬的提著褲子,不打這樣的啊,耍流氓之后,甩甩尾巴就走了,真有強X犯的風采。
  
  白然郁悶的提著褲子去湖邊,
  
  果不其然,等他回去的時候,小狐貍已經來了,坐在灶臺旁邊,一只爪子死死的按著一只小白兔,另一只爪子按著一只雞。
  
  白然甩了甩腦袋上的濕發,把洗干凈的衣服晾起來,又把抓到的魚扔鍋子里,這才摸了摸小狐貍的腦袋,說道:“抱歉,小狐貍,以后別給我抓這些東西來了,旁邊住著一條壞狐貍,會偷吃你的東西。”
  
  小狐貍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沒事沒事,我很厲害的,我也喜歡吃魚啊,今天吃魚吧,兔子太小了,都不夠塞牙縫。”
  
  白然對小狐貍的理解表示很開心,低頭,吻了吻他的腦門,“你就先看著他們一下啊,我做個圏,馬上就好。”
  
  小狐貍點點頭,把腦袋湊過去:“再親親我吧。”
  
  白然哈哈大笑,湊了過去親了他的腦門一下,小狐貍舔了舔他的臉頰。
  
  白然以最快的速度爬上了狐穴門口的樹,拿著鋒利的匕首割了一些樹枝下來,白然把一條條的樹枝用藤條綁起來,擦在土里,圍成一個圈,這才把野雞和小兔子放里面。
  
  做這個柵欄就用了一個多小時,白然知道小狐貍也餓了,趕緊的燒水煮魚,他能力欠佳,只抓了兩條,白然在魚里面多放了點豬油,香氣四溢,
  
  把兩條魚放在樹葉上涼著,白然把湯倒進湯碗里,然后就開始炒野菜了,野菜的味道很不錯,白然真是沒臉吃魚了,想起他在包裹里看見的干糧,白然拿了點出來,也不敢多吃,就扯了一小塊,硬的很,但卻有一股子麥香味,白然有點懷念這個味道了。
  
  小狐貍見白然就著干糧吃野菜喝魚湯,小臉皺起來,低下頭,叼起一條較大的魚,放進白然的碗里:“吃魚。”
  
  白然眨了眨眼睛,把魚又放回去:“你吃,你餓了吧。”
  
  小狐貍甩甩腦袋:“不餓,我吃過飯了。”
  
  白然拍了他一下:“不許說謊,快吃。”
  
  小狐貍的狐貍尾巴拉攏下來:“我真的吃過了,兩條魚太撐了。”
  
  白然眨了眨眼睛,狐疑的問道:“真的嗎?”
  
  小狐貍點點頭:“真的,真的,小白你快點吃吧。”
  
  雖然有點不太好意思,但白然還真吃了,小狐貍吃完魚,喜滋滋的喝著魚湯,途中白然給他夾野菜,小狐貍聞都不聞一下。
  
  吃完了,端著鍋子去洗,難得小狐貍沒有跟著,雖說有些疑惑,但他也沒有多想,小狐貍也有家人的吧,回到家,白然發現自己小木屋的門口有一堆紫色的小果子,說實話,白然都不敢吃七音果和碧羅果了,突然見到那么一堆的小果子,頓時就來了興趣。
  
  肯定是小狐貍弄得吧,白然那么想著,心里的負罪感就更重了,小狐貍對自己那么好,他都沒有什么可以報答的東西呢,他又送果子來了……
  
  白然想著,明天還得早起,幫小狐貍抓魚去,讓他多吃點,把他養的白白胖胖,哦,不,是紅紅胖胖的。
  
  白然拿起一個果子洗了洗,塞進嘴里,酸甜多汁,特別美味,比七音果好吃過了,這個有點像沒有籽的葡萄,但是是大顆的,有李子那么大,白然不禁拿水全都洗了,真的好好謝謝小狐貍。
  
  有點偏酸的水果吃起來特別的美味,不然不禁多吃了幾顆,也不知道是從哪兒弄來的,真好吃。
  
  白然又重新的整頓了一下圏,把兔子和雞分開來養,兔子就喂點草,可雞應該都是谷類的吧,白然一時間有點發愁了,也不知道該喂什么好,想到自己還剩下幾個面餅,有些心疼,要不用面餅混著碎肉喂?
  
  這雞的伙食也忒好了點了吧。
  
  忙活了一陣子,終于到了晚上,萊嘉那廝終于帶著獵物回來了,這一次是一頭小豬,外加三只被咬殺了的野雞,白然偷偷瞪了萊嘉一眼,還是乖乖地做飯去了,再怎么說,也得把萊嘉的零食給弄好。
  
  萊嘉趴在地上看著白然忙出忙進,總覺著白然越來越好看了,雖說沒有毛吧,可是那白凈的臉和漂亮的異眸卻讓他有些心動,萊嘉忽地就想起了前段時間去外面幫白然覓食的時候,看見有許多墻上都有貼著白然的畫像。
  
  唔,畫像沒有真人好看。
  
  萊嘉扒著爪子算了算,還差一個多月就要家庭聚會了,到時候可以帶白然出去走走。
  
  吃完飯,白然收拾收拾東西就去湖邊洗澡了,也不知道怎么了,到了晚上天氣有點涼了,自己竟然還熱出了一身的汗來。
  
  湖面很平靜,花遙阿綠似乎也在家里忙著造小孩,白然來到稍微有點淺的水域開始洗洗搓搓,似乎沒有發現,一個火紅色的身影正悄然無息的向他靠近。
  
  真的是太熱了,明明自己已經站在這冰涼的湖水里了,可白然還是覺得熱得厲害,總覺得自己周圍的湖水都是熱的,白然郁悶的轉過身,一張巨大的狐貍臉就在自己跟前,嚇得白然一個踉蹌,踩到了湖底的石子,頓時就滑落下去,喉嚨中嗆了一口水,嗓子火辣辣的疼,緊接著,自己就騰空而起了,萊嘉的尾巴緊緊地卷著自己。
  
  萊嘉讓白然站好了,這才松開尾巴,悠閑的甩甩尾巴,似乎有些心虛,但卻故作驚訝的說道:“呀,你也來洗澡啊?”
  
  白然要是能從狐貍臉上看出表情來就好了,還真以為是偶然相遇,臉有些紅,捂著自己的命根子,笑著打哈哈:“呵呵,萊嘉老大?要不你洗?我洗好了?”
  
  萊嘉左看看,右瞧瞧:“洗干凈了?”
  
  白然被萊嘉看的心里有些發慌,嘿,萊嘉老大,您不是不吃我了咩?腫么還用看零食的眼神看著我呀??
  
  萊嘉甩了甩毛,道:“你洗干凈了,就幫我洗洗吧。”
  
  白然這才松了一口氣,不是要吃自己呀,原來是想要特殊服務呀……
  
  白然洗澡也都帶著那種會產生泡沫的果子的粉末,暫時當萬能洗滌粉用,用來洗頭什么的還不錯,可是……
  
  仰起頭來看著萊嘉,如此龐然大物,那么點泡沫粉怎么夠用啊?難道讓萊嘉先在水里泡泡,然后自己回木屋拿泡沫粉過來幫他洗?
  
  “萊嘉老大,要不……”白然抬起眼來,打算讓萊嘉先泡泡,眼前哪里還有萊嘉,而是站著一個跟自己一樣赤裸著身體的男人。
  
  火紅色的短發,性感的腹肌,緊致的皮膚,因為他過高的關系,明明到白然腰部的湖水現在只到男人的腰間,白然有些心虛的瞟了一眼,那種大尺寸的東西讓他嫉妒的要命。
  
  “你……”白然總覺得眼前的人有頂啊熟悉,可又說不上來是哪里,再細細的觀察,白然這才發現,眼前的男人有著一對毛茸茸的耳朵在腦袋上,紅褐色的,跟萊嘉有些相似,緊接著,一條尾巴探過來,輕輕的碰了碰白然的腰,白然這才發現,眼前的男人有尾巴。
  
  一條,兩條,三條……竟然有九條???
  
  “萊嘉老大?”白然有些不確定的喊。
  
  男人忽然笑了,漂亮的眼睛瞇起來,他還以為自己變成了沒毛的,白然會認不出來,會不喜歡呢,沒想到白然一眼就能認得出來,果然是自己選的伴侶。
  
  白然才到萊嘉的肩膀,不管怎么看萊嘉,白然都必須仰視,心里有點小小的不平衡,白然還是有點好奇,湊了過去,拉著萊嘉的一跳尾巴扯了扯:“萊嘉老大,您怎么會變人啊?”
  
  萊嘉被白然扯得有些癢了,尾巴甩了甩,從喉嚨里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似乎有些興奮,緊接著,萊嘉就用尾巴他把纏起來,拉到自己的跟前,肌膚相貼,金色的眸子望著他。
  
  不知道為什么,白然忽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下一秒,萊嘉吻住了他。
  
  作者有話要說:更新來鳥,大家多多冒泡吧
  
  
  
  
  
  11、半獸人(補全了)
  
  “唔……”白然掙扎了半響,終于把萊嘉推開了,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空氣,“你……你干什么呀?”
  
  萊嘉漂亮的眉毛輕輕皺起:“親你。”
  
  白然無語了:“為什么要親我啊,我是男……雄性猿猴。”
  
  萊嘉甩了甩尾巴,自豪的說道:“你已經是我的伴侶了,還是你先勾引我的。”
  
  白然被說的臉火辣辣的,有些心虛的說道:“我怎么知道那七音果是那種意思啊。”
  
  萊嘉向他走進了一點,固執的單手環住白然的腰:“反正你要吃,我又給你摘了,你就是我的伴侶,還有,你今天早上都發情了。”萊嘉瞇起眼睛,故作神秘的說道。
  
  忽然想起了早上,自己被萊嘉舔的都射了的事情,臉更紅了,“那……那不是……”
  
  萊嘉低下腦袋,吻了吻白然敏感的脖頸,說道:“這種事情你就別撒謊了啊,我是都知道的。”
  
  白然欲哭無淚,萊嘉的溫度很熱,可是被他吻的地方卻覺得很舒服,白然才不會承認自己很想要接著被親呢,有了這個想法的他,更加的悲憤了。
  
  萊嘉含住白然的耳垂,呼出來的熱氣噴在白然的耳朵上,萊嘉沙啞動聽的聲音響起:“你明明就很喜歡的,不是嗎?”
  
  其實白然挺喜歡萊嘉的,從一開始萊嘉對他的防備,到了后來,他們兩依偎在一起睡覺,白然其實大部分是知道了,如果動物讓你進了他的門,就表示你也是他的人了,白然不太擅長跟人接觸交談,可來到這里之后,白然都覺得自己開朗了許多。
  
  這萊嘉說變人就變人,這對他的視覺沖擊力實在是太大了,一時間有點緩不過來,將自己僅有的一點理智拉回來,白然小心翼翼的問道:“我要是不給親,會怎么樣?”
  
  萊嘉的耳朵忽然直豎了起來,表情別提多兇狠了:“強X什么的我才不會做呢。”
  
  白然松了一口氣,沒有想到,萊嘉還是一個遵紀守法的好魔獸呢。
  
  萊嘉憤憤的甩著尾巴,眉毛挑起來,金色的眸子看著白然,白然雙手緊緊地抱住萊嘉,親吻著萊嘉的胸膛,抬起眼來看著萊嘉,白然的異眸里竟然滿是情|欲。
  
  白然才不會做出那種事情呢,剛剛也不知道為什么,萊嘉就那么看他一眼,明明嘴唇沒有動,但他卻聽見萊嘉說:“吻我。”緊接著,自己的動作就不聽使喚了。
  
  真是……真是太神奇了。
  
  白然的身體本來就非常的敏感,萊嘉操控了他的意識,但卻讓他體內的欲|望勾了出來,忽然發現自己的意識回來了,白然已經整個人掛在了萊嘉的身上了,萊嘉豎起來的小棍子戳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真人游戏名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