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富士康小說網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九尾狐圈養日記-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不是所有的魔獸都認識。”
  
  白然在想,是不是萊嘉發現了小狐貍的事情,然后背著自己,偷偷把小狐貍給解決了,想到這里白然可急了,不能啊,小狐貍也算是他的朋友啊,怎么可以被萊嘉偷偷解決掉呢,小狐貍真可憐。
  
  白然認識的魔獸都不肯說,白然自然就去找萊嘉理論了,萊嘉的反應更詭異了,“小狐貍什么的我都不認識,而且我從來都不打幼崽的。”萊嘉雖然如此態度強硬的說著,可是他的尾巴卻心虛的在地上畫了九個圈,白然更加的懷疑了。
  
  第三天的早上,白然在萊嘉的懷里醒過來,看著這條巨大的狐貍,毛茸茸的,大熱天的,還抱著自己睡覺,利爪早就收回,爪子上只有柔柔軟軟的肉墊子,摸起來特別的舒服。
  
  萊嘉的尾巴正好蓋著白然的重要部位,白然的身體上還有著昨夜歡愛留下的痕跡,雖然體力耐力比以前好了太多太多了,可皮膚上青青紫紫的吻痕卻特別的明顯,白然覺得身上的這些東西真是尷尬死了。
  
  萊嘉醒來,見白然看著自己,很自覺的變成了獸人型,慵懶的金眸特別迷人,白皙的皮膚嫩的都能掐出水來,絕美的容顏微微一笑,湊了過去,吻住白然。
  
  萊嘉的吻一向都非常的火熱,或許是因為萊嘉是動物的關系,所以親親舔舔什么的都是出于他的本能,除了第一次,萊嘉魯莽了一點,之后的性生活中,萊嘉一向都是舔遍了他的全身,他都快要哭了的時候,萊嘉才提槍上陣。
  
  萊嘉舌頭上的小倒刺舔舐著他的口腔,舌尖相觸,之后便開始糾纏在了一起,萊嘉的尾巴也沒有閑著,像是覺著好玩似的,輕輕的在白然的身上畫著圈圈,很癢,但卻很舒服。
  
  “唔……”白然推開萊嘉,如果再不結束這個吻的話,結局就是自己又被壓著上一次。
  
  自己再怎么說也是男人啊,雖然他是有點喜歡萊嘉,但是還是不太喜歡被人上,心里面有點排斥,不過和萊嘉接吻的感覺倒是挺好的。
  
  萊嘉欲求不滿,湊了過去輕咬了白然腦袋上的耳朵,身體蹭了蹭他,手就不懷好意的去摸白然的那活兒了,“小白……”
  
  “別了……老這樣不好,縱欲什么的最傷身體了。”白然婉拒道。
  
  萊嘉眨了眨眼睛,金色的眸子一亮:“媳婦,我體力很好,一點也沒有傷身體,而且自從我們在一起之后,我覺得我比以前更有勁兒了呢,所以……”說著,便抬起了白然的一條腿,猛地頂了進去。
  
  “啊……”白然抓住萊嘉的肩膀,蹙起眉來,倒不是痛,就是……大清早的做這種事情……完完全全可以看見萊嘉在自己的身上馳騁,巨大的那東西在自己的體內進進出出,白然太尷尬了。
  
  白然的體質變得比較特殊了,白然想,要是一般人一直都是用后面做,而且還得承受非常巨大的那里的話,肯定會松弛的,特別是昨天夜里還一夜風雨過。
  
  可現在不同了,那里很柔軟,被頂進去除了有點點的脹痛之外其他都很好,那里像是具有很強的彈性似的,不管對方有多粗,它都能夠緊緊地含住他。
  
  昨夜在白然體內留下的液體因為萊嘉的進出而帶出了一些,白然呻吟著,雙腿攀在萊嘉的腰間,他緊閉著雙眼,都不敢睜開來。
  
  很快,白然就射了出來,好吧,他承認,現在的自己光被插后面就能射了,雖然有點丟臉,但他卻非常喜歡那種高潮來臨的快感。
  
  最后,萊嘉終于在他的體內發泄出來,滾燙的液體燙得白然一陣痙攣,那處更加的緊了,裹得萊嘉舒服的瞇起了雙眼,垂下腦袋,吻著白然的嘴唇。
  
  完事之后,白然別提多后悔了,提著褲子就要去湖邊,他都不好意思了,因為白龍抱怨過,說什么整個家都是萊嘉的味道了,他們很不舒服。
  
  剛走幾步,白然就被萊嘉扛起來了,萊嘉拍了拍白然翹翹的臀部,說道:“別老是去洗澡,把我給你的東西全都吃光光,很快就會有小寶寶了。”
  
  白然嚇得菊花一緊,想要下來,卻被萊嘉重重的拍了一下臀部:“別動,縮進,別流出來了。”
  
  白然憤恨的咬住萊嘉的耳朵,心想著咬死他,咬死他,就算要不死,見點血也好,白然可是有獠牙的啊啊啊。
  
  萊嘉的耳朵動了動,就跟被撓癢癢了似的,還非常不要臉的扭過頭親了白然的屁股一下:“去拿東西準備走了啊,咱也讓阿綠他們過點好日子,別老污染水源,聽說鎮上有幾家旅館很不錯,有按摩浴缸,在里面做會很舒服。”
  
  白然想死的心都有了,對著萊嘉一陣拍打,可萊嘉的身子看起來性感無比,可是很硬啊有木有,打了一會兒,白然手都痛了,最后還是咬咬牙罷手了,打萊嘉他都覺著吃虧,還是不打算了,痛的也是自己啊。
  
  白然換上衣服,白色的襯衫松松垮垮的,就連褲子也都不屬于他的號,特別的大,萊嘉則是又變成了獸型,白然發現,萊嘉似乎都不太喜歡變人。
  
  “你怎么變成狐貍了?你不怕出去了被人扒了皮做大衣嗎?”白然還是忍不住擔憂的問,雖然他大概知道外面的世界不會有多先進,但是人類虐殺動物可是從原始社會就開始的了,雖然萊嘉是萬獸之王,可是……白然還是有點怕怕的。
  
  萊嘉不削的哼了一聲,長吻咧開,露出獠牙來:“老子把他們都吃了。”
  
  白然覺得萊嘉這模樣真是可愛極了,忍不住摸了摸他脖頸間的毛:“你不是不吃人的嘛?”
  
  萊嘉搖了搖腦袋,說:“不是不吃人,是不喜歡吃人,人不好吃,每一次我去小鎮里,那些個人都故意要讓我吃,沒勁。”
  
  白然無語,對外面的世界更加不抱有任何期待了。
  
  白然背上的背包鼓鼓的,很重,白然現在力氣比以前大了不知多少,被個大包一點兒也不累,只是他的身材嬌小,怎么看都有要被包壓扁了的感覺,萊嘉用腦袋頂了頂白然,說:“騎到我身上來,不然走十天半個月也別想要出去。”
  
  白然愣了愣,見萊嘉匍匐在地,白然的心里一暖,扯著萊嘉漂亮的皮毛便爬了上去,萊嘉的尾巴戳了戳白然的臉,白然有些疑惑,萊嘉說道:“把那個包給我。”
  
  白然乖乖的把背包給了萊嘉,萊嘉張口叼住,含糊的說道:“抓好了。”
  
  說完,萊嘉便開始狂奔起來。
  
  白然半趴在萊嘉的背上,雙手緊緊地拉著他的毛,生怕自己掉下去,不過……掉下去又怎么樣呢?反正萊嘉會接住他的。
  
  作者有話要說:更新來鳥,終于出去了,外面的世界很奇妙,外面的世界很有愛,啊哈哈哈哈哈
  
  
  
  
  
  14、外面的世界
  
  盡管萊嘉的速度非常快,他們也到了晚上才到了魔獸森林的邊緣,也就是充滿了毒霧的地方,毒霧是暗紫色的,到了接近毒霧的地方,白然發現那邊的草和樹木都有點不太一樣了,到處是一些奇形怪狀的枯木,看起來倒像是進了哪里的恐怖森林似的。
  
  四周很安靜,沒有任何的鳥鳴和蟲叫聲,很荒蕪,雖然萊嘉有保證過毒霧不會對他有任何傷害,可在這個時候,萊嘉還是伸出了一條尾巴捂住了白然的口鼻。
  
  又是一路的狂奔,白然吸了好些毒霧,可是沒有半點不適,倒也沒覺得怎么樣,毒霧包圍的很廣,越到里面就越濃,白然估摸了一下距離,大概有兩公里那么深的迷霧,果然不是一般的傭兵團是進不來的。
  
  終于出了魔獸森林,他們來到一個小村落不遠處的森林里,萊嘉這才變回了獸人的模樣,白然早就為他做好準備了,找出衣物來讓萊嘉換上。
  
  萊嘉雖然不愿意,但穿衣服是人類的習俗,雖然自己是魔獸,可是去到別人的地盤上,還是知道入鄉隨俗的好。
  
  村子里有一些零零散散的雇傭兵入住,有的是命好,進了魔獸森林吸了毒霧也不知怎么地就又走了出來,有的則是住在村子里,萬一遇上雇主,自己也能謀個好差事。
  
  萊嘉背著白然的包,一條尾巴非常霸道的纏著白然的,兩人并肩走在一起,萊嘉說道:“這個村子離小鎮非常的進,我們找一輛馬車,很快就能到的。”
  
  白然問道:“為什么不直接變成魔獸,你跑起來肯定比馬快?”
  
  萊嘉說:“好像是什么重要人物進了魔獸森林就沒有回來過,這段時間,有很多傭兵團侵入魔獸森林去尋找來著。”
  
  白然蹙了蹙眉,道:“咱還是低調點。”
  
  萊嘉滿意的用尾巴蹭了蹭他:“這才是聰明的好獸。”
  
  白然的尾巴被萊嘉纏的受不了了,小聲說道:“咱們這樣太高調了,纏尾巴什么的大庭廣眾之下成何體統。”
  
  萊嘉哼了一聲:“人類沒有獸靈敏的嗅覺,如果我們兩個尾巴不纏在一起,就會有人跑過來搭訕的,很討厭。”
  
  白然撅了撅嘴,說:“人類是靠牽手來辨別這個人有沒有伴侶的,我們還是別纏尾巴了,牽手吧。”說著,便拉起萊嘉寬厚的大手,然后和他十指相扣,“諾,就是這樣。”
  
  第一次被牽手的萊嘉臉有些紅,但卻非常喜歡這種感覺,覺得小白的手真是又小又軟,那么牽著,感覺真好。
  
  萊嘉松開尾巴了,和白然十指相扣。
  
  到了晚上,村子里的人睡得都比較早,盡管現在還并不是很晚,但路上已經沒有多少人了,來來回回的也就幾個,萊嘉領著白然來到了村子里雇傭馬車的地方,人家都要關門了,見萊嘉和白然來了,不耐煩的揮了揮手:“關門了,不進城了。”
  
  萊嘉的金眸里閃過一絲光芒,他金眸看著男人的黑眸:“我們要一輛馬車進城。”
  
  男人的臉上立刻露出的討好的笑容:“好嘞,兩位先生,我這兒有豪華包車,和普通包車,請問您要什么的?”
  
  萊嘉:“豪華。”
  
  男人應了一聲,連忙去拉馬車去了。
  
  白然拉了拉萊嘉的衣角,問道:“為什么要豪華的啊?你有錢嘛?”
  
  萊嘉彎了彎嘴角,說:“誰說我要給錢了。”
  
  男人正好聽見這句話,臉上跟樂開了花兒似的:“當然不要您錢了,兩位先生請稍等,馬上就好了。”
  
  白然嘴角抽了抽,他大概知道萊嘉又控制別人的思想了。
  
  令白然驚訝的是,外面的人說的話自己能聽懂,自己也說得出口,只是語言卻不是獸語,這一點,白然還是分得清的。
  
  不一會兒,男人就拉著馬車過來了,雖說是豪華版的,可除了好看了一點點之外,也沒有豪華到哪里去,拉車的白馬腳下有火紅色的火焰,就連馬車的輪子上都有一層淡藍色的東西,看上去像是火焰白然覺得好奇,忍不住問道:“那些是什么?”
  
  馬夫笑著說道:“白馬的腳下是火系魔法陣,可以幫助它加快速度,而車輪子上面的卻是風系魔法陣,讓馬車的重量減輕,讓馬兒奔跑的時候更加平穩。”
  
  白然有點茫然,但還是點了點頭,什么風系魔法陣,火系魔法陣什么的……難道他來到了魔法世界么?
  
  當白然來到了小鎮才知道,原來這個世界可以如此的奇妙。
  
  小鎮的夜生活很豐富多彩,街道上有街頭藝人在賣藝,整個小鎮給人一種非常活力溫馨的感覺,建筑物看上去像是歐式建筑,算不上太華麗,但覺得漂亮,有較大一點的城堡,也有矮矮的平房,街道上有跟他們一樣有尾巴的獸人,也有一個個非常漂亮美艷的精靈,也有小矮人,當然了,也有非常高大的巨人。
  
  白然目瞪口呆的看著見到的人們,這個世界真是太太奇妙了,小鎮很熱鬧的樣子,路邊攤上也有各種各樣的小吃出售,白然看得眼花繚亂。
  
  萊嘉不喜歡自己的伴侶忽視自己,臉色有點不太好,一張漂亮的臉蛋緊繃著,尾巴纏上了白然的,拉扯了兩下,白然沒發現自己不高興,于是萊嘉更不高興了。
  
  萊嘉心里打著算盤,待會兒住旅館的時候,要選擇超級超級大的床,然后把白然上到眼里只有他為止。
  
  白然的腳步一頓,目光停留在了不遠處的墻角的一張畫像上面,蹙了蹙眉,那是……
  
  萊嘉徹底的怒了,捏著白然的下巴,自己站到了白然的眼前,遮住了白然的視線,萊嘉的臉上寫滿了不高興,“我是你的伴侶,你為什么老是看別人?”
  
  白然順著萊嘉的目光看去,一個有三米高的巨人對他拋了個媚眼,白然嚇得一抖,慌忙擺手道:“不是的,不是的,我是看那個。”說完,指了指墻角的畫像。
  
  萊嘉往那里一看,‘哦’了一聲:“是你的畫像。”
  
  白然一愣,趕緊拉著萊嘉過去看看,墻角的畫像大約A4紙那么大,畫中的少年有著一頭銀色的頭發,長相很普通,但他的雙眼卻給人一種驚艷的感覺,是一雙異眸,非常的漂亮,為他秀氣的臉加分了很多。
  
  “這是什么啊?”那絕對不是一張普普通通的畫像,因為畫像的下面似乎有在寫什么,然后下面還有一排阿拉伯數字,白然數了數,前面是2,后面有五個零,難道這是尋人啟事咩?
  
  萊嘉摸著下巴看了一會兒,漂亮的臉上別提多糾結了,最后,緊蹙的雙眉伸展開來:“畫像啊,你看不出來嗎?”
  
  白然指了指下面的幾排字,說:“那寫的是什么?”
  
  萊嘉的臉一下子憋得通紅,然后憤然的將畫像撕下來,藏在懷里:“回去慢慢看。”
  
  白然狐疑的看了萊嘉一眼,也是,還是等找到住的地方慢慢的看吧。
  
  他和萊嘉一路來都沒怎么吃東西,萊嘉倒是很方便,反正是吃生食的,而白然則是為了趕路,被迫吃了好多七音果,原本帶著許多的七音果來,結果卻吃掉了大半,為此,白然可心疼了。
  
  攤販有賣燒烤的,煎餅的,果汁的,各種各樣的小吃,滿目琳瑯,白然的肚子也餓了,咕嚕嚕的叫了兩聲,看向萊嘉。
  
  萊嘉挑了挑眉,道:“咱們先去換身衣服吧,完了再去吃東西,這衣服穿著實在是太難受了。”
  
  白然想想也對,他們身上穿的一點兒也不合身,要是在魔獸森林里也就算了,反正穿了也沒人看,可他們現在在外面的世界,穿成那樣就成了奇裝異服了,打算低調的白然和萊嘉打算低調到底。
  
  白然和萊嘉進了一家服裝店,挑了合適的款式穿上,白然沒錢,萊嘉就更別多說了,他又控制了老板的思想,他們免費就得了一身衣服穿,還得了一個魔法包,包是很平常的斜挎包,但是加了風系魔法陣,就會讓包里面的東西減輕重量,白然真是再合適不過了。
  
  萊嘉選的是非常寬松的黑色的袍子,外加一個斗篷,大街上這樣穿成這樣的人多得是,所以顯得很普通,白然選的是襯衫和長褲,當然啦,也是獸人穿的那種褲子后面有開口的,不過他也選了一件斗篷,帶起帽子,遮住了自己的大半張臉來。
  
  銀色的斗篷將白然整個身子都罩起來了,只露出一張白凈的臉,萊嘉看了一眼自己的伴侶,非常滿意的彎起嘴角:“這樣挺好,別人都看不見你的樣子了。”
  
  白然的嘴角抽了抽,原來他還是一條占有欲極強的狐貍啊。
  
  萊嘉自然是當慣了強盜,控制了店主的思想,大搖大擺的拉著他就走了出去,白然心里有點過意不去,把雖然帶著的紫色果子放了兩個在柜臺上,白然哪里知道,那種紫色的果子叫做紫光果,治愈能力非常好的一種果子,最主要的是還能提升法力和體力,一顆最起碼也值一百多個金幣來著,而萊嘉和白然眼光差,選的衣物,唔……大概也就值一個金幣三個銅幣左右吧。
  
  萊嘉和白然手牽著手,大搖大擺的在街上走來走去,白然手里捧著一個煎餅,萊嘉則是拿著N串燒烤,吃霸王餐的兩人似乎還有點不亦樂乎。
  
  吃著水果煎餅,白然幸福的都瞇起眼睛來了,要知道他是有多久沒有吃過面食之類的東西,正處于興奮當中,前面走來一個穿著黑色斗篷的男人,他有著一頭銀色的頭發,冰冷堅毅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白然總覺得那個人熟悉,可是他發誓,自己沒有見過那個男人。
  
  男人走了過來,不小心碰到了白然,將他手中的煎餅撞落。
  
  “抱歉……”男人輕聲道歉,而后從懷里掏出了三枚金幣塞進白然的手中。“這是我的一點心意,請笑納。”說罷,便匆匆走了。
  
  萊嘉怒了:“媳婦,要不要我把他抓回來吃掉?”
  
  白然搖了搖頭,攤開掌心,他的手掌心靜靜的躺著三枚金幣,還有一張不大不小的紙條,白然有些疑惑的扭過頭去,那人的身影早已經消失了。
  
  
  作者有話要說:更新來鳥,看見有讀者說這是萌文,是萌文咩?哈哈,萊嘉很可愛的呀,哇卡卡卡
  
  
  
  
  
  15、寵媳婦的獸是好獸
  
  白然不知道那紙條上寫的是什么,有些疑惑,心想也許是那個男人不小心給他的,萬一上面有他的聯系地址什么的,于是就拿給萊嘉看。
  
  萊嘉看了一會兒,面無表情的說:“哦,這個啊,是備忘錄,你看,上面寫的是‘要買牙膏’。”
  
  白然恍然大悟,說道:“原來這幾個字叫要買牙膏啊?可是為什么多出一個字來?感覺不合適啊?”
  
  紙上有五個字,又或許是五個單詞,那種怪異的文字白然從來都沒有見過,肯定不認識,但在這一點上還是有點疑惑。
  
  萊嘉看了白然一眼,把小紙條搶過來扔掉:“走啦,繼續買吃的,再去找旅館。”
  
  白然還是覺得有些奇怪,但拗不過萊嘉,也就沒去管了,并且還要下定決心好好地識字,就那么當著文盲,真是太沒有安全感了。
  
  不遠處的巷子里,穿斗篷的男人看到那一幕,漂亮的眉毛皺起來,臉上滿是不解:“殿下是怎么了?”
  
  在大街上大吃了一通,萊嘉拉著白然進了一家旅館,要了一間房,萊嘉要的是情趣套房,床非常非常的大,還有手銬啊,制服之類的東西,萊嘉看見比較鐘情那張大床。
  
  一進門,萊嘉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吻住了白然,手上也不閑著,開始到處亂摸,把白然的衣服都扯得歪歪扭扭的。
  
  “唔……等一下,等一下。”白然好不容易推開萊嘉,那廝又饞了上來,用牙齒啃咬著他的耳朵,弄得白然一陣痙攣。
  
  “先……先洗澡吧,這樣不好。”白然顫抖著說道。
  
  萊嘉想想,覺得也是,把白然扛起來就進了浴室,浴缸也就普通大小,上面有一些凸起的圓,浴缸有土系的魔法陣,會讓浴缸自己震動,很舒服的,萊嘉最喜歡這種按摩浴缸了。
  
  在浴缸里放了水,白然就跳了進去,萊嘉剛要變身,就被白然揪住耳朵:“不許變狐貍啊,要是變了今天晚上你就睡地上。”
  
  萊嘉尾巴甩了甩,漂亮的眉毛皺起來,歪著腦袋看著白然,一張臉看起來單純到不行:“不變狐貍不舒服,洗澡就是要變狐貍,才能把毛都洗干凈。”
  
  白然說:“這個浴缸小,你太大了,進不來的。”
  
  萊嘉看了看那個浴缸,確實太小了,要是自己真變成狐貍進去,沒準會把白然給壓死,那可不行啊,白然是他媳婦啊,萊嘉搖了搖腦袋,不變了,整個人也擠進了浴缸里,讓白然坐在自己的腿間,雙手環著白然的腰,靠在浴缸邊,非常享受的瞇著眼睛。
  
  白然知道,萊嘉的懶病又犯了,不過他真的好喜歡這條懶洋洋的狐貍,扭過頭去,親了萊嘉的臉頰一下。
  
  “媳婦,明天咱們去哪兒呢?”萊嘉疑惑了,外面的世界很復雜,不像魔獸森林那樣自在快樂,萊嘉不喜歡外面,所以在這一刻也有點茫然了。
  
  白然想了想,說道:“你不是老說什么家庭聚會嘛,那么家庭聚會是在哪里集合啊?還是在這個鎮上嗎?”
  
  萊嘉搖了搖腦袋,狐貍耳朵軟趴趴的頂在腦袋上:“是在帝都聚會的,還早著呢,還有一個月呢。”
  
  白然眨了眨眼睛,有些討好的笑道:“要不……咱們就在小鎮上待上一段時間,正好我可以學習一下,我都不識字的,真是太丟臉了。”說到這里,白然憤憤的瞪起了眼睛。
  
  他怎么能不識字呢?怎么能呢?
  
  雖說自己上輩子學歷也高不到哪里去,可是最起碼他識字啊,可現在呢,大字都不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真人游戏名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