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富士康小說網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九尾狐圈養日記-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他怎么能不識字呢?怎么能呢?
  
  雖說自己上輩子學歷也高不到哪里去,可是最起碼他識字啊,可現在呢,大字都不識幾個,他甚至覺得那幾個阿拉伯數字有可能都不是表達數字的意思,要是一直那么下去,真是太沒有安全感了。
  
  丟臉?不識字丟臉?
  
  萊嘉瞇起眼睛來:“識字什么的不好玩。”
  
  白然主動湊了過去,雙手環著萊嘉的脖頸,整個身子都貼了上去,漂亮的異眸對上萊嘉的金眸,萊嘉覺得自己的心跳加快了幾拍。
  
  “老公,難道你不覺得,作為你媳婦的我不識字……有點丟臉嗎?”白然輕聲說道。
  
  萊嘉的耳朵動了動,白皙的臉頰上泛起了一絲可疑的紅暈:“不識字很丟臉嗎?”
  
  白然重重的點了點頭,自己不能那么沒有文化啊,他怕萊嘉不同意,又加了一句:“不識字的媳婦不是好媳婦。”
  
  萊嘉瞇起眼睛:“不識字的獸,是不是也不是好獸?”
  
  白然說道:“咱得當有文化的獸啊,你想啊,咱以后要生小狐貍的吧,小狐貍要上學的吧,要是我不識字,小狐貍家庭作業都得交給你來檢查,那你的多辛苦啊……”說完,還非常體貼的捏了捏萊嘉的肩膀,“多辛苦啊。”
  
  萊嘉的尾巴濕漉漉的,九條尾巴開始在浴缸上畫圈圈,“好吧,就暫時答應你,等過幾天找個老師啊。”
  
  一聽這話,白然高興的都蹦跶起來了:“萊嘉,你真好。”
  
  萊嘉的臉有點紅,尾巴又纏上了白然:“那今天晚上在浴缸里做。”
  
  兩人一夜風雨,萊嘉這條懶狐貍日曬三竿了還在睡,白然睜開眼來,一眼就看見了地上的畫像,就是昨天晚上他和萊嘉從墻上撕下來的。
  
  白然眨了眨眼睛,屁股撅了出去,他也不知道為什么,最近被這條懶狐貍給傳染了,懶得要命,白然扭過頭,尾巴動了動,伸到畫像的地方,尾巴一卷,把畫像給卷起來了。
  
  白然覺得,長了一條尾巴也是有好處的,就跟多長了一只手似的,多方便啊,白然的腰還被萊嘉霸道的圈著,拿到了畫像,白然就往萊嘉的懷里縮了縮,枕著他的手臂,開始仔細的看畫像了。
  
  說實話,畫像就是畫像,不是太像真人,而且自己的頭發也比畫像中長長了許多,將他特別的異眸遮住,看著那排他唯一認得的數字,白然深深地蹙起了眉。
  
  他記得,一個七音果大約值兩百個金幣的樣子,如果計數跟地球一樣的話,那么畫像上的就是二十萬,難道這具身體以前是非常有錢的公子哥?因為走失了,所以話二十萬發尋人啟事?
  
  這……這也不太可能吧,二十萬啊,那得多少金幣啊。
  
  又或者……
  
  白然一驚,他怎么沒有想到呢?會不會有可能自己是通緝犯什么的?那么這張畫像應該是通緝令,而并非尋人啟事?
  
  可是白然又覺得不太可能,萊嘉識字的吧,要是這真是通緝令的話,萊嘉也不可能大喇喇的拉著他在大街上走來走去啊?
  
  白然覺得還是有點不太靠譜,萊嘉一貫都是強盜作風,他這么一次兩次的,肯定沒人發現,他們要是在小鎮待上個十天半個月的,那絕對會被人發現的。
  
  他帶來的七音果還有一些,另外就是紫光果了,也不知道拿去賣了能換多少錢,總之他和萊嘉不能再那么下去了,得非常低調的過小日子。
  
  白然還在那兒盤算著呢,萊嘉就醒過來了,看著白然扒著手指頭也不知道在算什么,萊嘉覺得這樣的白然真是越來越有好媳婦的典范了,于是忍不住湊了過去咬白然的耳朵。
  
  “喂喂喂,別老這樣。”白然手里的畫像掉落在地,掙扎著推開萊嘉:“萊嘉,待會兒我們去把七音果還有紫光果什么的賣掉吧,咱們得賣點錢,你老是控制人家的思想也不好。”
  
  “好。”萊嘉笑起來,漂亮的丹鳳眼彎起來特別的好看,配著他腦袋上毛茸茸的耳朵,顯得既單純,又可愛,露出的獠牙也不讓人恐懼了,反而覺得更可愛了。
  
  白然想不明白,為什么萊嘉突然那么聽話了,有些疑惑,但也沒有多想,只覺著這樣的萊嘉真可愛,于是湊上去吻了他一下,繼續說道:“咱們把那些東西賣了以后啊,就在這里租房子住,這段期間,我會非常努力的學習的。”
  
  “嗯。”萊嘉重重的點了點頭。
  
  白然眨了眨眼睛,說道:“今天怎么那么聽話?”
  
  萊嘉的臉一紅,把白然壓在身下,赤|裸的肌膚相貼,萊嘉那過于高的體溫燙得白然臉色發紅:“我這不叫聽話,我這叫寵媳婦。”萊嘉非常自豪的說道。
  
  “寵媳婦啊。”白然忍笑道:“寵媳婦的獸是好獸啊。”
  
  萊嘉的眸子一沉,笑容不變,慢慢的俯下|身去,額頭抵著白然的:“以后會一直寵著你的。”
  
  萊嘉忽然這樣倒弄得白然有些不好意思了,尷尬的看向別處:“唔……好啊……”
  
  “那……你最近壞孩子了嗎?”
  
  “……”
  
  “我說……你怎么還不懷啊?”
  
  “……”
  
  “我告訴你啊,不會懷小狐貍的媳婦不是好媳婦。”
  
  “……”為什么這貨對生小狐貍那么的執著啊?
  
  “好吧,如果不能生的話,我就去搶一個回來,我大嫂也快要生了啊,要不搶回來養?我很厲害的。”
  
  “你怎么就知道我不能生啊?”白然忍不住抱怨道。
  
  萊嘉眨了眨眼睛,臉上的笑意更濃了:“我就知道你是好媳婦。”
  
  白然:“……”這貨真是…。。。
  
  作者有話要說:更新來鳥,最近有點卡文,所以昨天就沒有更新了,不過卡卡更健康啊,哈哈
  
  
  
  
  
  16、神秘男人(重發)
  
  白然不太敢把自己的眼睛露出來,他似乎也發現了,自己的異眸真的是奇異的,也可以算是他的特點了吧,于是就一直讓劉海遮著眼睛去打聽。
  
  小鎮挨著魔獸森林,有些雇傭兵會單獨行動,有的甚至帶回了一些不得了的東西,他們都會去市場上進行交易,白然打聽了地點,拉著萊嘉就去了。
  
  這個世界的貨幣是由金幣,銀幣,銅幣還有最差的鐵幣四種組成,一個金幣等于十個銀幣,一個銀幣等于十個銅幣,一個銅幣則等于十個鐵幣,物價也不算太高的樣子,一個煎餅果子大約也就兩個鐵幣左右,在小鎮上租房子一個月的房租也就五個金幣左右,而且還是公寓。
  
  白然想到了自己的畫像,上面可是二十萬啊,也不知道是二十萬金幣還是鐵幣,總之白然有點怕,白然總覺得,自己沒有那么高的身價。
  
  交易市場并不是每天都有人,這邊的人都覺得這是一份開張就能吃三年的工作,所以大家每個禮拜選一天進行交易,其余時間人家還要第二分職業呢。
  
  今天恰巧就是交易日,白然拉著萊嘉來到了交易市場,他從白瀾那里知道了七音果是非常非常珍貴的果實,所以也沒敢多帶,只是拿著一顆七音果和一顆紫光果去了市場,先去探探底細,聽說呀這個交易市場是整個大陸上最大的交易市場,紫光果就不說了吧,總之七音果是非常的貴的。
  
  本來萊嘉就起得很遲,睡到日曬三竿才起床,又打聽路線啊,物價啊之類的東西花了不少時間,所以等到了交易市場已經快下午了。
  
  盡管已經下午了,交易市場還有好多人,算不上人山人海,可卻看上去還是比較熱鬧的,有些攤位已經空著了,好像把貨物賣出去早早收攤了。
  
  白然和萊嘉找到一個靠近中間的位置,這邊的人擺攤的方式真的很普通,要么就把東西放地上,稍微珍貴一點的也就鋪一塊布在地上,白然照著葫蘆畫瓢,在攤位前拉著萊嘉蹲下來,還沒有把東西拿出來呢,旁邊的一個青年就笑著打招呼了。
  
  “你們才從魔獸森林出來吧,那么晚才來。”青年笑著說道。
  
  白然愣了愣,說:“是呀。”他看見青年的攤上擺著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看起來像是羽毛啊,石頭之類的東西,沒想到這種東西也能賣啊。
  
  這時來了一個少年,他站在青年的攤子前看了一會兒,拿起一根泛著暗紫色光芒的羽毛,說道:“這是什么鳥的羽毛啊?”
  
  青年見有生意了,也不管別人的閑事了,連忙說道:“這是鬼面鳳凰的尾毛,最適合你這種中級魔法師修煉了。”
  
  少年蹙了蹙眉:“我才剛考上埃利斯學院,主修火系魔法,這個對我有用么?”
  
  青年說道:“鬼面鳳凰屬雷系,對你有輔助的作用,可以讓火系的魔法攻擊力加強三倍以上。”
  
  少年問:“這個多少錢啊?”
  
  青年伸出五個手指,說道:“五個金幣,不講價。”
  
  五個金幣啊????白然瞪大了眼睛,這才一根羽毛啊,能賣五個金幣啊,真是太貴了一點吧……
  
  讓白然覺得驚訝的是,少年似乎覺得價錢還挺合理,又看了一眼其他的東西,挑出一塊不知道是什么東西的鱗片出來:“那么這個呢?是什么的鱗片啊?”
  
  “是龍的,不過這個屬水系,不太適合你。”青年非常好心的說道。“龍也有很多屬性的,這一塊真不適合你,而且比較適合中級以上水系魔法師使用。”
  
  少年嘴角彎起來,晃了晃手中的鱗片和羽毛,說道:“羽毛我要用的,鱗片是送我哥哥的。”
  
  青年也覺得自己多管閑事了,撲哧一聲笑起來:“這塊鱗片是從高級魔獸身上取下來的,魔力很強,比較貴,二十個金幣,不能少了。”
  
  少年皺起眉來:“這個好貴的。”
  
  青年聳了聳肩,說道:“這位少爺,您也知道,學習魔法是最燒錢的了,可是沒有辦法啊,學習魔法需要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而且魔法要學就學到最好的,你瞧瞧我,當時就是家里窮,沒錢買這些東西,魔法不好不差,半吊子,干體力活吧不行,魔法吧,也就一般般,那么平庸的生活著,多憋屈。”
  
  少年似乎也覺著青年的話很對,點了點頭,“你便宜點嘛,我沒太多錢的。”
  
  青年搖了搖頭,道:“這個真不能少,我頂多可以送你一小塊風石,這個對你也很有幫助的,這是我最后的底線了啊。”
  
  少年點了點頭,心不甘情不愿的說道:“好啦,風石就風石吧。”
  
  青年收了錢,又挑了一塊藍色的石頭遞給了少年:“這塊足夠分量吧,最差也值六個銀幣呢。”
  
  少年收下石頭,緊緊地握著自己已經空了的錢袋,這才依依不舍的離開。
  
  青年點了點錢,今天生意真不錯,快賺了五十個金幣了吧,夠用好一陣子了。
  
  “怎么這些東西那么貴啊?”白然看呆了,不禁感嘆道。
  
  青年點了一根煙,將自己金色的長發束起來,露出了藍色的眸子,他看了白然和萊嘉一眼,說道:“你就不知道了吧,這些東西,真的一點也不貴,多難弄啊。”
  
  萊嘉說:“那根本就不是鬼面鳳凰的羽毛,就算是尾毛也不長那個樣子。”
  
  青年一愣,壞笑著說道:“這位兄弟眼光可真好啊,那還真不是鬼面鳳凰的羽毛,鬼面鳳凰多兇啊,而且非常愛惜自己的羽毛,我們怎么可能抓得到,抓幼崽又沒用,這紫玉雀的羽毛也挺難弄的,而且和鬼面鳳凰是同一個屬性的。”
  
  白然驚訝的瞪大了眼睛,一開始他還覺著奇怪呢,鬼面鳳凰不就是安格那只怪鳥嘛,那么難搞定的家伙的毛竟然都被弄來了,眼前這個人該有多厲害啊,沒想到,這家伙是賣假貨啊。
  
  青年自我介紹:“我叫西恩,精靈族,你們是新來的吧,你叫什么名字?”
  
  聽西恩介紹自己的精靈族的,白然才發現,西恩的耳朵有點點的尖,而且整個人長得非常的柔和好看,甚至可以說分不出男女的感覺,白然說:“啊,我叫白然,呵呵,他叫萊嘉,我們是旅游到這邊來的,獸人族。”
  
  西恩說:“你們是賣什么啊?還不趕快擺出來啊,待會兒人少了,要等天黑人才會逐漸多起來,而且晚上那些家伙都不大愿意買,怕買到假貨。”
  
  萊嘉淡定的把七音果和紫光果拿出來擺在地上,西恩一開始還很好奇呢,整顆腦袋都湊過去了,看見萊嘉掏出來的是七音果和紫光果的時候,驚訝的眼睛都瞪得老大:“天哪,這是真貨嗎?”
  
  萊嘉點了點頭,道:“是的呀。”
  
  西恩無比激動的說:“老兄,七音果那么難弄的東西都沒你弄到手了,真是太佩服你了,我好幾次進魔獸森林都不能進去到深處,沒想到到現在還能找到新鮮的一整顆的七音果啊。”
  
  白然指了指萊嘉,道:“萊嘉很厲害的。”
  
  聽見自己媳婦那么夸自己,萊嘉覺得心里頭就跟吃了糖似的,頓時忍不住伸了一條尾巴偷偷鉆進白然的斗篷里,纏住他的。
  
  西恩眨了眨眼睛,臉上盡是討好的笑意:“兄弟,把七音果賣給我吧,我給你二百三十個金幣,怎么樣?”
  
  白然眨了眨眼睛,能賣那么好的價錢?
  
  西恩以為白然嫌錢不夠,頓時急了:“我只有那么多錢了,要不我再把我這些東西都給你,就換那個七音果。”
  
  白然看向萊嘉,萊嘉點了點頭,他不太懂這些,反正就是可以賣錢,橫豎都是賣,還不如現在就賣了,待會兒好好去吃頓飯呢。
  
  最后,西恩買到了七音果,但是白然沒有要他的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第一是帶在身上沒用,第二,自己有七音果了啊,賣一個就夠他和萊嘉吃喝一陣子了,而且那些東西雜七雜八的,有什么作用都不知道,要了干嘛啊。
  
  西恩收拾東西就走了,白然順便朝他打聽了一下紫光果的價格,便又安心的蹲在那兒,等待買主了。
  
  萊嘉纏著他的尾巴,“媳婦,肚子餓了,我去找吃的。”
  
  白然看了他一眼,掏了五個金幣給他:“不能偷不能搶啊,咱現在是遵紀守法的好公民,要用錢買的,知道嗎?”
  
  萊嘉點了點頭,把金幣收起來,白然說道:“給我帶個煎餅果子吧,我喜歡吃這個,酸酸的,味道挺好的。”
  
  萊嘉去外面買吃的去了,白然就蹲在那兒吆喝道:“紫光果,紫光果,我這兒有紫光果……”
  
  市場里的人已經沒多少了,聽西恩說要等到晚上人才會多一點點,現在是人最少的時候,這時,走來了一個穿著斗篷的男人,軍靴在白然的攤前停下。
  
  終于來生意了,白然抬起頭,有些愕然,這不就是昨晚上把他煎餅撞掉了的男人嘛?怎么會來這里呢?
  
  “伊文。”男人低聲說道。
  
  白然沒有聽清楚,說道:“先生,您剛剛說什么?我沒有挺清楚。”
  
  斗篷遮住了男人的大半張臉,看不太清楚表情,男人說:“晚上你來午夜酒吧,我會在里面等你的。”
  
  男人留下那么一句話之后,便用手拉了拉斗篷,將臉遮的更加徹底了一點,還沒等白然問什么呢,男人便匆匆離開。
  
  白然眨了眨眼睛,覺著有些奇怪,這個男人難道以前認識他???
  
  作者有話要說:抱歉 … … 我沒有發現自己貼錯了,抱歉抱歉
  
  
  
  
  
  17、家庭教師
  
  兩顆紫光果買了兩百多個金幣,白然的收獲還算很大的,摸著自己鼓鼓的錢包,白然別提多開心了。
  
  白然當然沒有去那個午夜酒吧,對方是他不認識的人,雖然他很好奇,可是他也不敢冒險,白然在街上買了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回來,有噴霧染發劑,白然把自己的頭發染成了黑色的,耳朵和尾巴也一道染了,鼻梁上架上一副大大的鏡框,看起來更加的蒼白嬌小了。
  
  萊嘉非常不高興的拉著白然的尾巴放在鼻尖嗅了嗅,然后一口咬上去,“呸呸,苦的。”
  
  白然炸毛了,揉著自己的尾巴:“你怎么能咬我的尾巴呢?痛啊。”
  
  萊嘉眨了眨眼睛:“媳婦我是在求歡,跟纏尾巴,舔耳朵是一個意思。”
  
  白然:“……”
  
  萊嘉摸著下巴看了白然的樣子,皺起眉毛來:“比以前難看了。”
  
  白然裂開嘴笑道:“也不是很難看啊,我這叫喬裝打扮,你要不要也弄一下?”
  
  萊嘉慌忙往邊上挪了幾下:“那種臟東西,不往身上抹。”
  
  白然吐了吐舌頭,“走啦,去街上,我順便報一個成人學習班什么的,咱還得租房子,不能老住在旅館。”
  
  小鎮還算是比較繁華的,叫賣吆喝的,各種便利店,服裝店等等等等,雖說規模不太大,但還是都齊全的。
  
  白然通過了喬裝完全跟畫像中的不一樣了,也就不再帶著帽子了,只是一直不敢露出眼睛來,他和萊嘉進了一家小餐館,點了一大桌子的肉,萊嘉是從來都不吃蔬菜的,而且胃口很大,所以就連老板都瞪大了眼睛。
  
  這個餐館的墻上也貼著他的畫像,白然有些好奇,問老板:“哎,老板啊,畫上那人是誰啊?我怎么在好多墻上都看見他啊?”
  
  老板是個四十來歲的精靈族,個子不算是很高,淡藍色的頭發里都有白頭發了,他笑了笑,說道:“一看你就是從偏遠地方來的,在咱們城里甚至整個西斯大陸,這個家伙都是被通緝的,你瞧,賞金多高啊,二十萬金幣呢。”
  
  白然嚇了一跳,看向萊嘉,萊嘉不是說那是普通的畫像嘛?怎么真成了通緝令了?還好自己前兩天聰明,不太敢露臉,要是被抓住了,肯定死翹翹了。
  
  萊嘉被白然看得有些心虛,一個勁的大塊吃肉,漂亮的金眸還時不時的偷看白然一眼,對上白然審視的目光,又會心虛的看向別處。
  
  “他是誰啊?那么高的賞金啊?”白然裝作不在意的說道。
  
  老板說道:“哦,聽說是伊文王子叛亂,企圖謀反還是毒害陛下什么的,總之就是犯了大罪啊。”
  
  白然臉色煞白,他還真沒有想到,這具身體原來干了那么些事兒呢,看來他真的得一直低調下去了。
  
  老板說:“聽說他雇了傭兵團還是背后有什么人保護來著,總之進了魔獸森林,就再沒回來過,有士兵進去魔獸森林看過,但不能進入到最深處,士兵們只發現了王子的衣服,大概是被魔獸吃了吧,可是陛下還是不太放心。”
  
  白然點了點頭,忽然覺得眼前的美味都無法下咽了,再看一眼萊嘉,那廝早已經把食物都消滅光了,白然嘆了口氣,拉了拉萊嘉的耳朵,輕聲說道:“其實你也不識字的吧。”
  
  萊嘉的臉頓時紅了,腦袋甩了甩,掙脫了白然的魔爪:“我是高級魔獸,才不會學習人類的字呢。”
  
  白然彎了彎嘴角:“那咱們干脆請一個家庭教師來吧,咱兩一起學。”
  
  萊嘉扭頭:“不學。”
  
  白然捏了捏萊嘉的耳朵,他基本上已經摸透了他的性格,這條狐貍其實心性就跟小孩子差不多,單純別扭又囂張,懶的要命,脾氣有時候很差,要是捏捏他的耳朵,摸摸他的脖頸他就會很乖巧,就跟狗狗一樣,白然壓低聲音說道:“一起學吧。”
  
  萊嘉的耳朵動了動,一副很不情愿的模樣:“那晚上你要給我干。”
  
  白然忍不住吐槽道:“你那天晚上不干我了?”
  
  萊嘉揚了揚下巴,非常不削的說道:“可是你每天晚上都說‘不要不要’今天晚上你一定要說‘老公我要你,老公我愛你’知道嗎?”
  
  白然被他說得一張臉通紅,而且萊嘉聲音挺大的,弄得其他客人都用非常曖昧的眼神看著他們倆,白然真想挖個地洞鉆進去。
  
  忽然對上一雙藍色的眸子,白然一愣,笑意從臉上消失,為什么那個男人又找到他了?而且還坐在他們的對面?
  
  萊嘉找了一塊非常好的肉放白然的盤子里,頗為關心的說道:“媳婦,多吃點肉。”
  
  男人的視線一直都落在他的身上,白然有點不想在這里待下去了,可是轉念一想,那個人,到底是敵是友?這一點他總的要搞清楚啊?
  
  正在琢磨著今后該怎么辦呢,那個男人就已經走上前來了,他在萊嘉他們那桌的旁邊坐下來,雖然冷著一張臉,但卻在很努力的想要微笑,可一張俊臉卻出現了一種非常怪異的表情:“兩位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真人游戏名字大全